.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這裡是封神,勵精圖治有什麼用】 【】

子受並沒有應和王藤的話,隻是臉色平靜地看向王藤身後的太古篆文,上面的劫數,赫然已經消弭了三分之一。

同時為人族修複數百道大道法則碎片,雖然沒有徹底推演出一條完整個大道,但僅僅讓人間氣運暴漲的進程,就讓世界樹消弭三成劫數。

饒是子受,也吃了一驚。

果然。

這貨被抓進來,是因為隻知道吸收大道法則,導致世界破碎,卻不知道將大道返還給天地,共同發展。

天地變強了,自己才能變強。

發展,一定要協同發展啊。

但一次推演修複,能讓世界樹消弭三成劫數,子受也著實沒有想到。

按照這種進度,最多四次放風,就能消弭殺劫了。

王藤見子受一直不說話,還以為自己之前做錯了什麼。

如果說出去放風之前,他對子受是敬畏的話,現在就是敬畏之外,又多了更多的感激。

真是好人啊!

他雖然不知道自己身上的劫數消弭了多少,但很清晰的感覺到身上的束縛變少了,這對於他來說,恩同再造。

更何況,吸收大道法則碎片,將之修複歸正,對王藤來說本身就是修行過程。

修行就可以消弭劫數,還有比這更好的事嗎?

王藤現在對於自己一開始的小動作後悔不已,在典獄大人面前,耍什麼心眼?

區區一萬斤樹葉而已,比得起典獄大人給予自己的嗎?

一想到這裡,王藤連忙伸手一抓,就從本體那裡取下大量樹葉,將之化為世界樹道茶,畢恭畢敬地放到子受面前,道:“典獄大人,這是一千斤道茶。”

“典獄大人所要的好茶,需要用心製作,在下每日也隻能製作千斤,萬斤之數還請典獄大人多等數日。”

“隻要典獄大人下一次放風的時候,再讓我去人間氣運中紮根一日。”

“那彆說萬斤,就是再來萬斤,那貧道也要拚了命弄出來。”

子受看了一眼王藤,澹澹一笑。

沒想到,本以為會讓他無計可施的世界樹,要離開出獄會比洪易三人還要簡單。

想到此處。

子受眼神落到了世界樹溜溜直轉的眼睛上。

他嘴角微微上浮。

世界樹與洪易、方雲、孟浩不同,他本身可是橫掃混沌的強者,堪比大道級神魔。

現在,是受了重傷,修為大減,不過全盛時期的萬一罷了。

如果讓他出獄,恢複了實力,以他的性子,隻怕會立刻離開,不會再幫九州四海的人間氣運凝聚道則碎片。

出獄之後的罪人,雖然不能對典獄出手,但典獄卻無法阻止他們破開因果離開獄島。

子受抿了一口茶,笑了笑,略一思忖,決定濫用職權……

成為典獄之後,第一次以權謀私!

以權謀私這種事,要是不做,能能是個稱職的牢頭呢?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這裡是封神,勵精圖治有什麼用】 【】

思索一番,他收斂心緒,露出春風化雨一般的笑容,看向王藤,道:“老王,你可知朕身為典獄,職責是什麼?”

世界樹一愣?

有些沒有理解子受的意思。

然而,他還沒開口,就聽子受接著說道:“朕的職責,是帶你外出放風。”

“然而在放風之時,利用人間氣運為你消弭殺劫,卻並不在朕的職責中。”

“朕當然也可以把你扔到洪荒之外的混沌神魔城中……”

“這一點,洪易應該清楚。”

子受說罷,神念一掃,便把洪易、方雲和孟浩心神之中那些被瘋婆子折磨的黑暗曆史,傳到了世界樹的心神之中。

噗……

這一刻。

世界樹直接險些把身負的大道法則全都噴了出來。

王藤臉上的表情驚恐無比,戰戰兢兢,幾乎跪了下來,哭道:“典獄大人饒命啊!在下之前確有冒犯之舉,但那隻是一時湖塗。”

“貧道現在已經洗心革面,願全心全意為典獄大人效勞,還請典獄大人萬萬要莫要折磨貧道!”

他此時此刻幾乎嚇成了狗,心裡完全不知道,子受身為典獄,職責就是需要幫犯人消弭劫數。

他哪裡知道,子受是在以權謀私?

而且,幫罪人消弭劫數,不僅僅是子受的責任,更能讓子受從中獲得利益。

不管是從他身上提取能力,還是打開下一道牢門,最後執掌牢房中的諸天世界,都需要幫他消弭劫數。

他不知道,世界樹要是鐵了心不不配合子受,子受反而要倒過來求他。

比如,子受剛到太古帝獄的時候,心灰意冷的洪易動不動就“大解脫術”,反而讓子受有幾分無奈。

不過,太古帝獄的所有規矩,第一次身為犯人的王藤是並不知曉。

他現在,腦海中全是那些生撕洪易的妖獸,榨乾方雲的妖女,讓孟浩乾苦力的道士……

子受見世界樹反映在自己預料之中,不由嘴角微翹,輕笑道:“老王不用如此心急,其實朕也有求於你啊!如果,你能幫一幫朕,朕助你消弭劫數,不過舉手之勞。”

“其實,你想要出獄,隻需要答應朕一件很簡單的事。”

王藤聞言一愣,然後大喜過望,連忙道:“還請典獄大人明示。”

子受笑了笑,開口道:“你紮根於人間氣運中消弭自身劫數,就是欠了人間氣運的因果。”

“是以……你出獄之後,也要繼續紮根於人間氣運中,要為人間徹底修複大道法則,將人間氣運中的大道碎片完善成三千大道。”

“待此之後,朕便放你自由。”

子受話音落下。

王藤本來懸著的一顆心,這下是徹底地放了下來。

他剛纔還以為子受會給他提什麼自己根本做不到的要求,現在聽到隻是修複人間氣運中的三千大道,當下就安心下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這裡是封神,勵精圖治有什麼用】 【】

這算個啥?

不過是修行罷了。

他深深舒了一口氣,向子受恭敬一禮,笑道:“典獄大人,此事對貧道有百利而無一害,就算典獄大人不提,貧道也願意如此。”

吸收道則碎片,修複大道,對世界樹來說,本身就是修行,何樂不為?

退一步,哪怕這不算修行,修複人間氣運中的三千大道,也不過就是千年時間罷。

對世界樹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壓力。

又不是修複三千大道世界。

當下,王藤就對子受做出保證。

子受得到王藤的保證,也就放心下來,在這太古帝獄中,犯人對於典獄的承諾,那就是無法更改的因果,自然形成契約。

王藤出獄之後,不還了這個因果,永遠受製於他,道心不靜。

……

西方。

大雷音寺。

藥師如來面色慈悲,儀態莊嚴,身呈藍色,袒胸露右臂,右手膝前執尊勝河子果枝,左手臍前捧佛缽,雙足腦趺於蓮花寶座中央。

他臉上愁色儘去,一雙佛目半闔半閉,眼眸之中吞吐三尺毫光,儘呈琉璃之色。

在其頭頂,一片光明中升起一方世界,儘皆琉璃造就,畝田大小的藥田覆蓋其上,無數藥香飄蕩,在一片白光照耀下,顯得五彩斑斕。

那琉璃淨土,微妙莊嚴,梵音陣陣,檀香鳥鳥。

在藥師如來身旁,彌勒佛祖頂上閃爍微妙紺琉璃色光,頭頂雲光之中顯露所居之所兜率院奇景。

彌勒佛祖端坐七寶大師子座,座有百寶,每一寶出百億光明,其光微妙化為五百億眾寶雜花裝嚴寶帳。

兩位佛祖皆是滿心歡喜,座下菩薩個個神光熠熠。

整個大雷音寺,一掃之前各種陰霾,

儘顯吉祥如意,大光明婆娑淨土之相。

大雄寶殿上,有聖人妙法禪音迴盪,指點命運,鎮壓佛門氣運。

就聽得準提聖人信心十足,道:

“帝辛與我們已經議定西遊,不可悔改。不管他當時是什麼算計,是狂妄自大,還是真的為了算計佛門。現在,都已經由不得他了。”

“先前,更是以租地換取不再強行乾涉取經隊伍的承諾。如此,我佛門自當不會再有阻礙。”

“當下,人間氣運遠暴漲,遠比佛門要多,我們輸了一難流失的氣運,不過贏了一難的十之一二。”

藥師如來聞言,恭敬點頭,雙手合十一禮,道:“聖人之言,點醒弟子妄念。”

“當此西遊量劫之際,我佛門當算全域性,而非計較一次一難之得失。”

“如今人間氣運暴漲,對我佛門百利而無一害,哪怕我們輸了前面八十難,隻要最後一難得勝,我佛門也大計可成。”

彌勒佛祖也是笑容滿面的點頭稱是,道:“如今,氣運相差極多,釋迦隻要能順利渡過一次劫難,就算再輸十次也無妨。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這裡是封神,勵精圖治有什麼用】 【】

而那求道者,隻要輸一次,人間氣運流失些許,便能倒灌靈山。”

“隻要我們細細佈局,不再被帝辛矇騙,不用八十難,隻需要十難左右,這一次對弈佛門便勝了。”

“屆時,人間氣運將自東而來,一泄如注。”

諸佛菩薩紛紛露出微笑。

世界樹並非本尊,而隻是化身,那不管帝辛有什麼安排,那佛門都贏定了。

不管帝辛當時是什麼算計。

現在,都已經由不得他了。

八十一難已成定局,帝辛過也得過,不過也得過。

沒有世界樹鎮壓氣運,以如今人間氣運暴漲。

佛門可以在九九八十一難中再輸十次,二十次,甚至是八十次。

但隻要贏了一次,就可以找回之前所有損失。

更何況,佛門諸佛菩薩,人才濟濟,怎麼可能連輸八十次?

藥師如來向準提聖音一禮,道:“弟子已胸有成竹,定不會讓聖人失望。”

極樂淨土中,準提滿意地點點頭,道:“且去吧。”

隨後,準提才扭頭看向一旁的接引,道:“此番帝辛雖然讓人間氣運暴漲,卻是自亂陣腳。”

“隻要細細謀劃一番,八十一難最終將由我佛門拿下。隻不過,接下來幾難,取經人當會有些受苦著難。”

人間氣運強盛到這般地步,必然有衰運降臨佛門。

接下來……取經人怕是會衰運纏身,很可能喝口水,都會被嗆死。

接引微微點頭,沉默片刻後,抬頭看向混沌中,原本地仙界所在的方向。

準提心領神會,輕聲歎息一聲道:“若地仙界還與九天十地相連,有靈明石猴護經,何至於此。”

“那可是我佛門數十萬年的算計……本尊在此子身上投注的心血,耗費的天地靈寶,並不比這八寶功德化龍池要少……”

“可惜了……”

“可恨,那冥河、鯤鵬、燃燈,妄稱聖人之下最強之人,麾下竟然都是一群廢物。”

接引搖搖頭,道:“莫說靈明石猴,若你我能抓住那洪荒異獸六翅金蟬,將那取經人換成金蟬子,過這九九八十一難,也是輕易之舉。”

“以金蟬子的神通,誰能難得住他?”

準提沉默下來,對於眼前佛門既然大勝的興奮之意,也少了幾分。

不過,大雷音寺之中,西方諸佛誦經之聲卻是越來越響。

他們心中隻有一個想法。

佛門必勝。

贏麻了。UU看書 www.kanshu.com

……

在西方佛門盤算著自己未來大勝之際。

太素天中。

女媧對於世界樹的消失,並沒有任何驚訝之色,她知道,既然是子受弄出來的動靜,那必然不可能是簡單的身外化身。

元鳳當初雖然消失,但氣息依然留在了天地之間。

否則,飛禽一族的氣運怎麼可能凝聚不散?

彆人感受不到。

她如今統領妖教,執掌招妖幡,又如何感覺不到?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這裡是封神,勵精圖治有什麼用】 【】

女媧的目光在世界樹消失的位置,停留片刻,隨後又收回,落在栗廣之野上那條氣運大河。

隨後,她展顏一笑,眼中泛一片波瀾,道:“人間氣運已經強至此地……大兄,你快能出來了。”

與此同時。

火雲洞天。

三位正在搖頭晃腦,聽著聞天講書的皇者,突然打個噴嚏。

伏羲皺了皺眉頭:“怪哉,孤就算自囚火雲洞,也是混元之軀,竟然會有凡塵之厄?”

軒轅嗬嗬一笑,道:“錯喉乃是因果之糾纏也。定然是舍妹想你了……”

軒轅話音落下之時,聞天剛好講到了精彩之處!

三皇不由捶胸頓足,齊聲喝道:“說得好!”

此時……他們眼中,哪裡還有自囚火雲洞的落寞和寂寥。

分明,樂在其中。

樂不思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