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新網址: 北冥妖宮。

鯤鵬已經在妖宮大殿中站立許久,一動不動地看著人間氣運的變化。人間氣運每抬升一分,他的臉色便難看一分。

他不認識混沌第一靈根世界樹,也不認識至寶中的至寶鴻蒙息壤。

但他認識鴻蒙紫氣。

想當初他為了搶奪一縷鴻蒙紫氣,與紅雲道人血戰,最終雖然將之擊殺,卻也沒能得到那一縷鴻蒙紫氣。

反而是因此欠了一份因果,在紅雲道人轉世為闡教雲中子後,這份因果就到了元始天尊手上。

最終,鯤鵬不得不投靠元始天尊,蒙其蔭庇。

隻不過,他倒沒想到,西方二聖對此毫不在乎,竟還能來北冥邀他入西遊對弈,博弈人間汽運。

當時,他請示元始之後,元始不以為意,隻是說了聲可。

沉默良久之後,鯤鵬在心中,喃喃自語道:

“準提,這就是你口中所說那西遊一劫,所擁有的成聖機緣?”

“若這真的是成聖機緣,本尊是去找帝辛要?還是找你佛門要啊?”

鯤鵬萬般不捨地把目光從那成雲化霧的鴻蒙紫氣上面收回,以免道心不穩。

……

幽冥血海。

幽河站在光禿禿的修羅島上,心情無比複雜地看著那堪稱恢宏的人間氣運。

這一刻,他甚至有一種再拿幾座血海中的地盤向子受換一些氣運的衝動。

良久之後,他才長長地歎了口氣,道:“這些氣運哪怕隻取一成歸於阿修羅族,老祖我也不會如此這般大受掣肘。”

“我阿修羅一族,身負巫族肉身,妖族天賦,人族道體,隻不過少了心神罷了!”

“若得此氣運,阿修羅族,定然可與人間一較高下!”

說罷,他收回目光,再看一眼破破爛爛的修羅島,臉色當即又黑一分。

這一刻,他的心情比剛剛看到修羅宮被蚊道人和金蟬子搶走時,還要憤怒萬倍。

……

另一邊,剛剛通過時空長河回到大荒的金蟬子和蚊道人,同樣目瞪口呆地看著暴漲的人間氣運。

饒是他們經曆過數次量劫,也從來不曾見過如此誇張的氣運之潮。

氣運倒灌天外天,這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呆立良久之後。

金蟬子纔開口道:“蚊子,你現在後悔了吧?當初要是你不與帝辛較勁,直接投靠商王,現在這些氣運應當就有你一份。”

蚊道人嗬嗬一笑,道:“無妨,貧道的飛蚊早已經遍佈人間九州,所吸每一口人族鮮血,都帶著一縷因果。隻要蚊子不死,貧道早晚能享受到人間氣運。”

金蟬子嘴角一抽,道:“貧道對你這自欺欺蚊的心態無比佩服。”

蚊道人一聽,頓時尖叫一聲,就要撲過來與金蟬子一戰。

然而金蟬子卻先一步叫停,目光卻看向了九霄深處,道:“你說,現在人間氣運反沖天外天,氣運之強甚至讓天道都在顫抖。”

“那位……不,那隻眼,會有什麼反應?”

蚊道人停下施法的動作,看向金蟬子所指的方向,最後搖搖頭道:“若按地位,他纔是這洪荒之主。貧道區區混元,如何得知。貧道隻是覺得,自從上次帝辛破了天罰之後,盤古父神的這道意誌,似乎就沉寂下來了。”

“難道,這道意誌的力量,已經耗儘了嗎?”

二者看向九霄之上,默然無語。

與此同時。

洪荒主天地之外。

同樣被陣法拘禁因果的地仙界。

哈哈大笑之聲在五莊觀內響起。

鎮元子此時心情大好,而坐在他對面的鴻天,卻早已經臉色難看至極。

他們之間的棋盤此刻,已經零落散亂。

雖然,洪荒早已歸隱,即便是他們也看不到人間之變化。

但鴻天道人畢竟執掌洪荒命運長河。

人間氣運的暴漲,在命運長河中也掀起千波萬浪,甚至一度將整個命運長河中衝得命運波折不堪。

即便命運長河很快就恢複穩定,但天命已變,連鴻天都無法看清。

鴻天目光在命運長河上久久不曾收回。

人間氣運的變化,讓鴻天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所執掌得天地之命運在不斷地顫抖。

天地命運之中的人間氣運之強,已經突破了他的想象,超出了他的預料,在擺脫他的掌控!

此時此刻,九州四海,竟有一種要跳出命運之外的趨勢!

命運長河中,一度照不出九州四海的命運軌跡!

這怎麼可能??

洪荒中的人間,竟然能脫離洪荒的命運???

即便是天道都無法脫離,人間憑什麼做到這一步,帝辛怎麼能做到這一步??

鴻天目光越發冰冷,無數命運陰影在他周身流動,讓整個地仙界生靈瑟瑟發抖,匍匐在地!

換源app, 同時檢視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良久之後,他才以平息心境,用不可置信的語氣開口,道:“身為修士,跳出命運便罷了。一方天地,怎麼可能跳出命運?”

“就算人間氣運暴漲,也不當有如此變化纔對,帝辛還做了什麼?”

他說罷,深深眯起了眼睛,一字一頓,咬牙說道:

“難道,帝辛想讓這大商,舉國跳出命運長河?”

“他以為他是誰?”

鴻天執掌天地命運,卻從來沒想過一方天地也可以跳出命運。

身為天道,哪怕推演億萬萬次,也不曾有這一種可能。

然而此刻,九州四海的命運軌跡,依然沒能完全清晰地出現在命運長河中。

鴻天的眼角抽動一下,神色越發陰鷙幾分。

洪荒被隱藏起來後,連他也無法發現洪荒具體的位置,否則此刻他就把洪荒的位置告訴那些混沌神魔了。

如此超脫命運變化,他絕對不能接受。

然而,也不知道洪荒具體的位置。

鴻天對面的鎮元子,一言不發,隻是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揚。

……

人間。

此刻自世界樹出現,到人間氣運暴漲倒灌大羅天太素天,已經過去十一半個時辰,一日時間就要過去了。

最後半個時辰。

夜晚早已降臨,然而整個九州都在一片氤氳中。

周天星光漫漫如海,襯托的人間氣運更加恢宏無邊。

朝歌。

子受再一次舀出一勺三光神水,灑向世界樹下,讓整個人間氣運再得一分助力。

一旁的人蔘果樹,抖動起自己的樹冠,發出嘩啦啦的聲響。

鴻蒙息壤,鴻蒙紫氣,再配上三光神水,人蔘果樹覺得自己就是當場泡死裡面,也心滿意足了。

然而之前是人間氣運變化正關鍵的時候,人蔘果樹是千忍萬忍,不敢有任何造次。

子受有世界樹在手,他這麼一棵小小的人蔘果樹算得了什麼?萬一惹怒了子受,真把他給劈成燒柴怎麼辦?

一直到現在,見人間氣運已經平穩下來,人蔘果樹終於小心翼翼地表達了一下自己的心願。

籠罩整個後山的樹冠抖動起來,簌簌作響,弄得後山一陣飛沙走石。

子受雖然不明白人蔘果樹的意思。

但他卻能從王藤的心神之中,瞬間明白這棵樹在說什麼。

子受看了人蔘果樹一眼,搖了搖頭,自己畢竟吃了它不少果子,於是抬起一腳,直接將鎮元子寶貝的人蔘果樹,踢上了九霄雲上,落到了人間氣運之中。

哎幼!!

人蔘果樹雖然慘叫一聲,但卻如蒙大赦,歡天喜地地落到世界樹那漫漫九州四海的樹冠下面,成為一棵小小的,毫不起眼的陪襯草木。

很快,最後半個時辰過去。

這一刻。

諸天仙神眼中的焦點,

突然有了變化。

倏地,世界樹上的因果,變得晦暗不明,整個樹身都閃爍了一下。

下一刻。

諸天仙神,隻見世界樹上,億萬樹葉中正在凝練的大道法則碎片,刹那間逆轉倒流!!

如同無儘流光一般,從世界樹冠之中流瀉而下,流向了根鬚之處!

已經得到部分修複的大道法則碎片,在這刹那間,又全都由世界樹奉還入人間氣運之中!

人間氣運這一刻就如風借火勢,再度以諸天聖人,眾仙神震驚的方式暴漲!

然而,還不等諸天聖人和眾仙神對眼前人間氣運第二次暴漲的衝擊中反應過來。

這一棵震驚了諸天仙神的靈根,就這樣悄然無聲地消失了。

如同,被人從天地之間,直接抹去了一樣。

諸天仙神一愣,下意識的推演,卻發現,這天地之間,沒有留下它任何的因果!

就像此靈根,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當然,一同消失的還有那鴻蒙息壤以及鴻蒙紫氣。

諸天仙神:???

此時,隻剩下傻子一樣的人蔘果樹孤零零的在人間氣運之中,風中淩亂。

人蔘果樹欲哭無淚,才半個時辰啊,他的根鬚都沒來得及舒展開,什麼都沒了。

人蔘果樹雖然號稱洪荒第一靈根,但如今人間氣運暴漲在這般程度,他可承受不住,一旦失去世界樹的庇護,他直接就被紅塵災厄入體了……

無奈。

人蔘果樹隻有哆哆嗦嗦地把自己從人間氣運中拔出來,飛回了朝歌皇宮的後山。

不過,在回到後山後,人蔘果樹仔細一番檢查,就發現自己最要命的天地五衰問題,已經解決大半。

哪怕從現在開始什麼也不做,他也可以再熬過一個量劫。

頓時,人蔘果樹本來有幾分失落的心情再度大好,嘩啦啦舒展起自己的樹冠,將生機勃發之氣潑灑到整個後山。

當下,皇宮後山奇花鬥豔,靈光飛舞,異香襲襲。

人蔘果樹在後山賣力的舒展,將氤氳的戊土之氣,乙木生息全都潑灑其中,把整個皇宮後山妝點得如此洞天福地一般。

人蔘果樹一邊舒展樹冠根鬚,一邊幻想著世界樹下一次什麼時候再出來。

下一次,一定要找大王多要兩個時辰,到時候天地五衰的問題肯定就全解決了。

……

在人蔘果展望未來的時候。

九天十地的諸天仙神,還沒能從眼前的衝擊中緩過來。

世界樹呢?

那麼大一棵世界樹哪裡去了?

總不能這九天十地所有仙神全都道心崩亂了吧?

帝辛這一次又在算計什麼?

正所謂有人歡喜有人愁!

此時此刻,極樂淨土。

接引雙眸之中的佛光明亮起來,他連番推算因果,都沒能找到一絲世界樹留下的線索,最後他長長地鬆了口氣,心中恍然明悟,道:“原來,那世界樹與元鳳一樣,僅僅隻是一具化身罷了。如此看來,每一次出現,隻能存在一日。”

“如此這般,那世界樹就算化身降臨,也無法成氣候。”

接引和準提先前道心動搖,最大的原因就是有世界樹一直鎮壓人間氣運的話,整個西遊的剩下七十九難哪怕佛門全都贏了,也得不到任何一點氣運。

哪怕就此停下西遊,當世界樹把整個人間氣運暴漲到漫過整個九天十地後,佛門也避無可避,隻能被人間氣運碾碎。

然而現在發現,世界樹和當初的元鳳一樣,是觀想出來的化身,每次隻能存在一日。

那情況就大為不同了。

準提陰沉的臉色,也慢慢地舒緩下來,他冷笑一聲,道:“人間氣運中的大道碎片,皆是被盤古父神徹底破劈碎的碎片。”

“就算世界樹就此紮根在人間氣運中,也需要數千上萬年方可成功。帝辛想要用世界樹的化身,不斷地用短短一日之期來修複大道碎片,根本就是癡人說夢,哪怕是幾個量劫的時間也不可能修複。”

接引輕輕點頭,一直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道:“師弟,現在天機命數已經重歸穩定,你且與我一起再推演一番。”

準提點點頭,臉上的悲苦之色,已經消散大半。

……

與此同時。

諸天仙神也從世界樹突然消失,半點因果也不留下的震驚之中緩過來。

他們也想起了當初元鳳現時的情況,對世界樹此番變動,自然也有了幾分猜測。

原來,是化身啊!

嚇了貧道一哆嗦……

雖然身外化身在出世之時也擁有莫大的威能,但化身畢竟不能和本體相比。

於是,諸天仙神震驚之餘,也鬆了口氣。

看來人間氣運漫卷九天十地,洪荒芸芸眾生,諸天仙神皆臣服於帝辛腳下的事情,一時間還不會發生。

……

同一時刻。

太古帝獄,己字號牢房。

帝辛正看著王藤,露出讓他不由一顫的笑容。

子受:“想出獄嗎?”

一日放風的時間已經結束。

世界樹第一時間,消失在九天十地之間。

現在,子受早已不是當年那位需要處處拘禁因果的凡人。

所以,他並沒有遮掩這一切。

諸天仙神,就算知道,也無關緊要。

此時,王藤回到己字號牢房之中,化作跛腿道人,臉上全是震驚。

他的歲月之相,已然從老者變成了一位中年。

許久之後,UU看書kanshu.com王藤纔回過神來,他一臉意猶未儘的感歎,道:“真沒想到,短短一日,貧道身上的劫數竟然消弭瞭如此之多!”

“隻是,一日的時間,還是太短了,要是能再多一些日子,貧道出獄之日就在眼前啊。”

然而,他話音落下,卻聽子受的聲音從牢房門口傳來。

“老王,誰說朕要徹底幫你消弭殺劫?”

“你能給我什麼好處?”

世界樹:????

這,這,這牢頭什麼意思?

他愣了愣,恭敬看了子受一眼,道:“典獄大人為人豪爽,貧道當再為大人準備一萬斤世界樹葉……”

子受笑了笑,澹澹開口道:“……不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