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這裡是封神,勵精圖治有什麼用第四百一十三章氣運沖霄,席捲九天!

此時此刻。

諸天聖人和漫天仙神還沒來得及從世界樹的震撼中緩過來,便再一次把目光鎖定在世界樹上。

這一次,他們死死盯著的,不是世界樹那正在凝聚道則的樹冠,而是那根鬚處出現的大量細碎虛無裂縫。

尤其是諸天聖人,鯤鵬,雲中子幾位,更是已經把所有注意力都落到了那裡。

世界樹根附近那些虛無裂縫中,正在一股股地透出奇異氣息。

一團又一團似土非土,似塵非塵,半虛半幻的土壤,從那些裂縫中湧出。

這奇異的土壤上,雲霞蒸騰,奇霧瀰漫,似夢如幻,虛實難辨。

紫氣凝聚於雲霞霧緲之中,蔚然燦爛,氤氳騰騰。

不時間,那紫光熠熠的紫氣中,會有玉色瑞氣噴薄而出。

每有一次噴發,世界樹的樹根處,就會有霞光萬道,紫色光華陣陣!

這一刻。

六處聖人道場,血海,北冥,以及各地道場中,無數身影豁然起身,雙眼發直地盯著那一片紫色霧氣。

那是。

鴻蒙紫氣!!

當年,道祖紫霄宮傳道,最後以七縷鴻蒙紫氣定天地聖位。

自那之後,洪荒天地芸芸眾生,方知鴻蒙紫氣的存在。

隻是,鴻蒙紫氣到底還有什麼跟腳,隻有道祖,以及盤古元神化形的三清方知。

但就算諸天仙神不知鴻蒙紫氣真正地跟腳,他們卻很清楚一件事。

唯有得到鴻蒙紫氣,方能成就聖人果位。

當年道祖拿出來的鴻蒙紫氣,僅僅七縷。

而現在,世界樹下的鴻蒙紫氣多到形成一片氤氳的霧海。

這一刻,諸天仙神除了震驚,還有許多心中生起貪念,起了去人間搶鴻蒙紫氣的念頭。

然而念頭隻能是念頭,諸天聖人沒有出手,各方混元沒有開口,他們這些底層修士,有什麼資格去搶?

就算拚了命去,那也隻會被人間氣運瞬間碾滅。

子受的威勢,人間氣運的震懾,讓諸天仙神的貪念冷靜下來。

貪念消失,心中便隻有無窮的震驚!

那些土壤是何物?

居然有鴻蒙紫氣伴生?

傳聞中女媧當年造人的九天息壤可以誕生先天靈氣,這種可以誕生鴻蒙紫氣的土壤,難道是比九天息壤還要強大的存在?

這,到底是什麼?

……

混沌之中。

玉京山,紫霄宮。

道祖抬起目光,從雲床上站了起來,愣愣盯著世界樹根鬚上的那些奇異土壤,鴻蒙紫氣的氣息哪怕隔著億萬裡,都讓他心中震驚。

“……這,這怎麼可能?”

饒是他,也從來沒見過如此多的鴻蒙紫氣。

然而,和那些土壤比起來,鴻蒙紫氣反而不算什麼了。

道祖目光灼灼,雙眼中微光閃爍,如同風暴乍起,翻起千波萬浪,他喃喃開口說道:“鴻蒙息壤,這是鴻蒙息壤。”

身為誕生時間最久的混沌神魔之一,他對混沌中的天地靈寶,自然無比瞭解。

他當然知道眼前紫色的土壤是什麼!

這是鴻蒙息壤!

誕生了混沌青蓮的鴻蒙息壤!

鴻蒙中唯一不是寶貝卻勝過任何寶貝的至寶……鴻蒙中,大道最初始的狀態,一切根源的根源。

鴻蒙息壤極為神秘,混沌神魔中都擁有無數種傳聞,即便是他知道的也不多。

有傳聞,鴻蒙息壤就是鴻蒙本身。

有傳聞,所有混沌神魔都是鴻蒙息壤之中孕育。

當初,鴻蒙開辟,衍化混沌,鴻蒙息壤散落在混沌之中,誕生出了混沌神魔。

……

無數可靠與不可靠的傳聞,誰也不知真假。

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鴻蒙息壤可以孕育一切。

已知的一切,以及未知的一切。

鴻鈞眼眶跳動,道心前所未有的季動,他抬起手,忍不住要出手將鴻蒙息壤和世界樹拘禁來這裡。

此等至寶,隻要獲得,那麼困擾自己的一切問題,都不再是問題。

因為。

這些鴻蒙紫氣足夠他徹底修複破碎的造化玉碟。

當初盤古以神魔之軀身合三千大道,而他走的卻是恰恰相反的道路。

他以造化玉碟拘禁三千大道,企圖斬卻三千屍身,最後千屍合一,執掌大道。

當初他在紫霄宮傳下的斬三屍之法,不過是個入門之法。

他要做的是斬卻三千屍。

可惜,至今洪荒之中,無人能悟出斬屍的玄奧。

但鴻鈞也知道,連天道意誌都被子受從人間趕走……

即便是他,現在下了人間,也已經不是子受的對手。

況且,子受還有女媧太上通天三個好徒兒出手相助……

鴻鈞歎息一聲,搖搖頭道:“早知道帝辛有此至寶,貧道就算是向人間討封,也無妨啊?”

可惜,此時一切都晚了。

現在的他,就算有了鴻蒙紫氣,也需要數百萬年才能將造化玉碟徹底修複,想要再斬卻三千屍身,怕是幾個會元也做不到。

而留給洪荒的時間,隻有一千年了。

鴻鈞揮手關閉了紫霄宮,不再看向九天十地。

看了心痛……

鴻鈞被世界樹下那如山的鴻蒙息壤,搞到幾乎要自閉的時候。

諸天聖人也已經懵了。

接引準提雖然不認識鴻蒙息壤,但他們自然知道那是鴻蒙紫氣。

當年,諸天六聖便是得賜鴻蒙紫氣,方纔證道成聖。

然而六位聖人當年得到的鴻蒙紫氣不過一縷,放在一起也不過丈許長煉一般。

而現在,世界樹下的鴻蒙紫氣,多到形成一片氤氳雲霞,耀得諸天失色,萬仙垂涎。

能有鴻蒙紫氣伴生,下面的紫色土壤,自然無比珍貴,比九天息壤還要珍貴無數倍。

此時,準提的臉色難看……

他剛剛說過,世界樹不可能在人間氣運上長存,洪荒根本沒有可以承載世界樹的根基……

現在,便出現了承載了鴻蒙紫氣的土壤。

他頓時覺得佛心不穩,五行的陰影壓在他的道心上。

這個陰影是一道身披帝袍的身影。

若非他已經成聖,怕隻是這一瞬間,就已經道心崩塌了。

準提看著世界樹下的鴻蒙息壤,抽了抽嘴角,道:“師兄,你可知那土壤是何物?居然可以誕生出如此多的鴻蒙紫氣?而且還能完美地承載世界樹。”

接引苦澀地搖搖頭,道:“吾亦不知……但,既然是與世界樹有關,想來也是什麼混沌奇物。”

說到這裡,接引頓了一下,長長的佛眉微微一抖,然後纔開口繼續道:“又或許,是比混沌更高的存在?”

準提倒抽一口涼氣,道:“帝辛怎麼可能這樣的至寶?”

接引什麼也沒說,隻是靜靜地看著世界樹,以及樹下的鴻蒙息壤。

東西都擺在面前了,還有什麼不可能的?

準提沉默片刻後,道:“師兄,我們還要繼續推演西遊嗎?”

接引:……

我要說不推演了,合適嗎?

此時此刻,二人突然覺得西遊成了笑話。

他們不懼帝辛,與之對弈,就是因為佛門有鎮壓氣運的至寶。

正是因為如此,帝辛利用龍族和多寶,分立禪宗和淨土宗,纔沒有讓佛門氣運崩塌。

而現在,人間有世界樹鎮壓氣運,就算取經人八十一難全部都贏了,隻怕也難能從人間奪取多少氣運。

現在,西遊還有意義嗎?

難道,給諸天仙神演個笑話不成?

……

與此同時。

麒麟崖。

在鴻蒙息壤出現的那刹那間,整個麒麟崖已經完全被元始真冰凍結,整個玉清天完全凝固下來。

一絲一毫地律動都沒有。

就像是元始天尊此刻的心境一般。

他道心震盪,聖意凝滯。

良久之後,元始天尊才終於開口,每一個字,都如同從嘴裡硬生生咬出來一般生硬冰冷地道:“鴻蒙息壤!!帝辛,必然必然和當年混沌中的那個神秘男人有關!”

“否則他不可能擁有世界樹,更不可能擁有鴻蒙息壤!”

鴻蒙息壤,那可是鴻蒙息壤,比世界樹的位階還高的至寶,可以孕育一切的至寶。

哪怕是盤古父神當年,也不過隻是聽聞過,不曾真的見過。

帝辛若隻是洪荒生靈,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至寶?連盤古父神元神化形的三清都沒有之物,帝辛怎麼會有?

即便是道祖,都做不到!

如今,唯一解釋,隻有這一個!

帝辛背後,站著當年那個在混沌中的神秘男人。

甚至有可能,帝辛就是那個男人的轉世!

元始天尊沉默許久,最終抬手平複了籠罩玉清天的威壓。

然而他的聖人心境,卻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恢複如初了。

一道不可查的隱隱裂縫,在他的聖人道心中,投下一道陰影。

……

金鼇島上。

通天教主正凝視著鴻蒙息壤。

在他身後。

截教萬仙個個面紅耳赤,互相之間討論得無比激烈。

也不知是哪位開了個頭,問了一句“吾等可否用天材地寶,向商王兌換鴻蒙紫氣?”

然後截教萬仙就沸騰了。

面對鴻蒙紫氣還能澹定的修士,在洪荒找不出來。

這可是成聖之機!

碧遊宮中。

通天聽到萬仙的討論,頗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翻個白眼,道:

“一群蠢貨,隻惦記那些鴻蒙紫氣,卻根本不知道真正的至寶是何物。”

“更何況,鴻蒙紫氣隻有準聖巔峰的大神通者,方能煉化。你們得到此物,反而會被吞噬了心神,最終化作鴻蒙紫氣。”

戛——

通天話音落下。

截教頓時寂靜無比,落針可聞。

再無人討論了。

這,這哪裡還是寶貝?

這是準聖的寶貝,準聖之下的大瘴之氣!

金靈聖母連忙給通天滿上一杯靈酒,小聲地問道:“師尊,那鴻蒙息壤,難道是比世界樹更強的至寶嗎?”

她也是剛剛從通天那裡,知道了鴻蒙息壤,但也僅僅是知其名罷了。

通天端起靈酒,隨即又搖搖頭放下。

先是世界樹,跟著又是鴻蒙息壤,這連番的刺激,讓通天突然就覺得自己這玉液瓊漿索然無味了。

他很想嘗一嘗世界樹葉的泡茶的味道……

通天歎了口氣道:“鴻蒙息壤的秘辛,這洪荒中怕是誰也說不上來,哪怕是道祖也瞭解不多。”

“他是土,又不是土……”

“我繼承盤古父神的記憶,也僅僅知道此物號稱一切根源的根源,可以孕育一切已知以及一切未知。”

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道:“現在的關鍵,已經不是世界樹或者鴻蒙息壤本身了。”

“混沌第一靈根世界樹,比世界樹位格還高的鴻蒙息壤,竟然同時出現在了人間,出現在了帝辛手中……”

“這種感覺,就像為師去西方砍人,突然看到一群菜雞,拿著開天斧和辟地鑿走了出來一樣。”

“為師至今,還有些難以置信。”

“隻不過為師不明白,帝辛有此至寶,為何不早些拿出來?”

“他早在一統九州之時,就有足以與諸天聖人一較高低的能耐,不至於擔心至寶被搶。”

“現在,神魔來襲,洪荒隱沒,他反而在此時拿出這兩樣至寶中的至寶。”

“難道,他對女媧和太上,依舊不放心嗎?”

金靈聖母注視著世界樹以及鴻蒙息壤,說不出話來,良久之後,心中才竊竊私語,道:“或許……他是對師尊不放心。”

她話音落下,目光繼續看向人間九州。

隻見世界樹紮根在人間氣運上,億萬根鬚融入其中,吸附著破碎的大道碎片。

這些碎片經過根鬚流向了枝葉,最終在枝葉之中,被一種玄奧無比的法則不斷的修複。

諸天仙神隻見人間氣運中的大道碎片,每被世界樹葉蘊養一縷,人間氣運就上漲一分。

很快,不斷上漲的氣運,通過世界樹的根鬚,如同涓涓細流終於彙聚成無量之海,反饋到了人間氣運之中。

與此同時,世界樹的根鬚紮根到了人間氣運的每一個角落。

與此同時,至寶中的至寶,可以孕育一切之物的鴻蒙息壤,也鋪灑到整個人間氣運。

鴻蒙息壤可以孕育一切。

世界樹便是此物孕育,也隻能此物孕育,隻有他可以給世界樹提供強大的靈力,讓其有足夠的力量去人間修複大道道則碎片。

有了足夠的靈力,人間的大道碎片被世界樹不斷地修複!

於是,氣運如海,起千波,蕩萬浪。

一開始,這一切被更加耀眼的鴻蒙紫氣掩蓋,被世界樹樹冠上搖曳的道則樹葉給搶去光芒。

然而,氣運的變化,越來越大。

終於,驚動了九天十地。

金靈聖母目瞪口呆地開口道:“難道,商王此時拿出這兩件至寶,隻是為了提升人間氣運?”

這可是世界樹和鴻蒙息壤!

鴻蒙紫氣這種得一縷,即可讓修士成就聖人果位。

到了商王的手中,僅僅是用來提升人間氣運……

她此時此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心裡隻有一個詞。

昏君!

這,拿這些至寶去做點彆的什麼不好啊?

隻是用來提升人間氣運?

金靈聖母有一種思來想去也無法釋懷的荒誕感,她喃喃道:“師尊,我知道了。帝辛到了現在纔敢拿出來此物,是怕被諸天仙神罵他暴殄天物,荒淫無度! www.uukanshu.com”

“現在,九天十地無人敢應其鋒芒,所以他才肆無忌憚!”

通天嘴角抽了抽,這和荒淫無度有何關係?

他無奈搖了搖頭,道:“帝辛自從出現在諸天視線中後,所作所為都是為了提升人間氣運呢。他此時的依仗,也都來自於人間。對他而言,抬升人間氣運,或許是最重要的事。”

“你我不懂,不過不理解罷了。”

金靈聖母一愣,隨即躬身說道:“師尊說得對。”

她接著看著人間氣運的變化,道:“弟子總有種感覺……真正讓諸天震驚的變化,要來了。”

……

果然。

她話音落下,整個洪荒世界突然震盪不息!!

轟隆隆。

人間九州,彷彿要印證金靈聖母的那一句話般,突然綻放出萬道金光!

當人間氣運的上漲了一刻鐘後,那煌煌金光突然破開鴻蒙息壤的掩蓋,衝開了世界樹的遮蔽,射向九天十地!!

此時此刻的人間氣運,就像是九天十地間突然綻放盛開的一朵金蓮一般。

這朵金蓮,宛若九州四海的版圖,就那麼突兀地出現諸天仙神的眼前。

諸天仙神眼中,隻見第一道金光在朝歌出現,隨後冀、兗、青、徐、揚、荊、豫、梁、雍九州之地各自升起一道氣運金柱。

氣運金柱直衝九霄之上,宛若驚濤漩渦矗立在人間,天地之間響起了千萬聲滾滾悶雷霄音,九州大地無窮無儘的氣運在這一刻轟然湧動!

如四海開波!

天地皆驚!!

這一刻,人間氣運席捲九天十地,讓天道氣運倒退數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