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新網址: “噗……”

淩霄寶殿。

昊天直接將口中的瓊漿玉液噴了出去,灑滿了淩霄寶殿。

他愣愣看著轟然劇震的人間氣運,眼中全是難以置信。

“這,這怎麼可能?人間氣運,應該已經到了頂點,怎麼還能發生如此巨大的變化????”

“人間氣運如此抬升,難道是要將九天十地,都籠罩在內嗎???”

不僅是昊天……

瑤池,以及其他天庭神將,都愣住了。

這一刻,諸天仙神紛紛目瞪口呆。

世界樹,鴻蒙紫氣,這一件件驚天動地之物給他們帶來的震驚,還沒平複。

而現在。

人間氣運之變,反而讓他們回過神來。

他們眼中,隻見人間氣運鋪天蓋地起千波,就如同無量四海倒卷九天,掛起萬千激流倒懸的瀑布一般席捲九天十地時。

諸天仙神終於在驚耳駭目中,意識到子受的最終目的。

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為了一個目的!

那便是人間氣運!

諸天仙神的神魂不由得一震,所有的目光驚詫看向世界樹!

正是此物,讓人間氣運有了此番變化。

當人間氣運暴漲如瀑,千波起驚瀾之際。

世界樹借勢從中汲取到數百道大道法則碎片,這些大道法則的碎片凝聚成道則樹葉,被世界樹利用世界法則不斷修複!

數百道暗澹的大道法則碎片,逐漸綻放出道韻,一道道光照耀天地,甚至一時間壓過了金烏太陽的光芒。

雖然這些大道法則的碎片距離完全修複還需要很久,但僅僅如此,人間氣運已經在不斷暴漲!

轟隆隆!!!

人間氣運的聲聲轟鳴,驚動九天,震盪幽冥,聲傳天外天,光照血海。

洶湧澎湃層層湧動,千波萬浪每一次轟鳴,氣運又多一分。

一漲,再漲。

千裡,萬裡,億萬裡。

億萬道人間文字,凡人之音,在人間氣運之中化為人道篆文,從氣運中顯現出來!

然後直指天外天。

這一刻,兩道洪流一般的氣運浪潮,突然倒灌進了大羅天與太素天。

這一刻。

接引準提,元始天尊震驚而起,冥河鯤鵬瞠目結舌,諸天仙神心驚膽戰,瑟瑟發抖。

這是,氣運倒灌進了天外天???

自子受掌控人間氣運,自女媧還氣運於人間後,人間氣運就沒有回到過女媧手中。

甚至,太上聖人也不再用太極圖,收攬人間氣運。

但人間氣運依舊能夠通過造人和人教的因果,流入太素天和大羅天!

“帝辛,這是在報二聖相助之恩?”

此時此刻,人間氣運暴漲抬升,如同四海暴起,呈漫天之勢。

諸天仙神眼中隻剩下了人間氣運。

喃喃自語。

九天十地。

諸天仙神目光,已然完全凝固在沖霄而起的人間氣運上。

氣運漫卷天地,兩道金柱如同倒懸飛瀑一般,直落大羅天和太素天。

當年,女媧還氣運於人間,太上收太極圖,停止攬收人間氣運。諸天仙神一直都認為,這是兩位聖人聖心聖意,捨己爲人間。

然而此時,子受以人間氣運倒灌大羅天和太素天,向九天十地的諸天仙神宣告,人族從來是知恩圖報。

人族不但知恩圖報,更是滴水之恩湧泉相報。

當!當!

氣運震盪之音如同天籟道韻一般迴盪天地,大羅天和太素天在人間氣運的暈染下,已然披上一層金芒。

諸天仙神直愣愣地看著人間氣運與太羅天太素天的共鳴。

當年,女媧還氣運於人間時的數量,也遠沒有此刻多啊。

如果說當年女媧還氣運於人間數量為一的話,那麼現在人間氣運反哺太素天的量最少也是三,甚至更多。

因為人間氣運的倒灌到現在都沒有停下的意思。

此刻,九天十地間,隻剩下人間氣運的轟鳴聲,諸天仙神儘皆失言。

他們此刻唯一感受,不僅僅有女媧和太上兩位聖人當年幫助人族的英明決定,更有子受這位人王的霸氣與豪爽。

那可是氣運啊。

天地間任何一個修士,諸天的聖人,甚至是混沌中的神魔都會在意的氣運啊。

當年女媧和太上兩位聖人的決定,諸天仙神隻當是聖人聖意,隻當是子受和人族撿了一個大便宜。

然而現在,那兩道倒灌天外天的氣運長河,就像兩道天罰神雷,劈在了他們的道心之上,打得他們神識紊亂,道心不穩。

當諸天仙神還在為那細枝末節的氣運錙銖必較之時,人家聖人和帝辛已經在更高層面上看待氣運了。

……

此時!

靈山。

大雷音寺。

藥師如來盯著那似乎永遠不會停下來的氣運瀑布,腦頂金光之後的不死藥草如同造了紅塵災厄。

人間氣運每壯大一分,藥師如來就感覺自己的佛心動盪一分。

他抽了抽嘴角,不由得低聲說道:“那些倒灌迴天外天的氣運,比我佛門在西遊中算計的氣運還多啊。”

整個大雷音寺中,諸佛菩薩默然無語。

諸佛菩薩面面相覷,個個神色古怪。一團化不開的憂鬱籠罩在佛菩薩的臉上,哪怕他們不斷地在心中默唸佛經,此刻也控製不住自身佛心動盪。

佛門謀劃算計,忍辱負重,步步為營,調動西土大陸無數資源,甚至簽下洪荒第一份不平等條約。

最終想要算計的氣運,居然還不及現在人間氣運反哺大羅天和太素天的多。

整個佛門上至二聖,下至羅漢金剛,還不如子受一人的氣量。

當此之際,再回看西遊之謀,已然成為九天十地最大的一個笑話。

諸佛菩薩誰也沒有接過藥師如來的話,唯有沉默,如同一層撥不開的厚重迷霧壓在諸佛菩薩的道心佛意之上。

……

太素天。

女媧站在栗廣之野的儘頭,明眸流盼間,倒映出人間氣運驚濤駭浪。

從人間倒灌而來的氣運,已然浸漫入無邊無儘的栗廣之野,無數氣運瀑布濺起水霧,自栗廣之野生長盛開水花,將整個太素天籠罩在人間氣運之中。

良久之後,女媧輕抬玉指素臂,劃出一道流光四溢的大河,漫卷太素天的人間氣運,立刻流入大河之中,眨眼間化為栗廣之野中,一條璀璨如玉帶般的長河。

換源app, 同時檢視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女媧展顏一笑,笑顏如光,讓太素天都為之一亮。

自化形之後,她還從未有過這種興致。

那如碧波清澈般的明眸中,洋溢三分欣慰與七分滿意,完美無缺的嘴角,巧巧地畫出一道似月牙般完美的弧。

一直侍立於女媧身側的雲霄心有所感,將震驚的目光從人間氣運中收了回來,然後被女媧這聖顏一笑給驚著了。

她跟隨女媧已經許久,卻從來不曾見過女媧露出這般笑容。

一雙聖眸含笑含俏,水遮霧繞,媚意盪漾。

三千青絲結雲髻,端莊細畫成霧鬟。

蛾眉青黛照春光,硃脣皓齒顯聖心。

細腰雪膚多娉婷,聖體透香纏金光。

聖人一笑,天地百媚生,萬靈歡喜心。

雲霄不由得看呆了幾分,片刻後她才又從那人間氣運長河的汩汩流水聲中驚醒過來。

她連忙收回一直落在女媧聖顏上略顯不敬的目光,重新看向栗廣之野上的氣運長河。

這氣運之多,以往彆說是見過,就是想也不曾想過。

回憶起當年女媧還氣運於人間,以聖像鎮壓人間氣運之舉。

雲霄心中心緒難以平複,

難道……娘娘十年前讓人間氣運倒灌入人間,便是為了今天嗎?

……

而在大羅天。

八景宮中。

太上身邊的太上忘情氣息越發濃鬱起來,整個大羅天都被籠罩在這股氣息之中。

太上忘情氣息每深一分,太上臉上的笑意,就濃一分。

他看不出是笑還是打哈欠的眼神,靜靜地看著如同飛瀑般落下的人間氣運,那浩蕩的氣運落在八景宮前,濺起億萬玉華寶光。

光芒照耀整個大羅天,與太上忘情的氣息竟然形成一種奇異的共鳴。

太上一頓一頓的打盹點頭,如同人間的老頭,嗬嗬笑道:“貧道的太上忘情,又能更進一步了。帝辛你,貧道能否證道大道,就要看你了。”

“貧道還以人間氣運三分,你就還貧道數倍。貧道現在把這些氣運再還給人間,是不是還能再翻個幾倍?”

“嗬嗬嗬嗬……”

八景宮中,響起了太上澹雅的笑聲,如同晨鐘暮鼓一般,繞梁不休。

金角銀角兩個童子在丹房裡聽到太上的笑聲,正在扇風燒火的兩童同時停了下來。

銀角哆嗦了一下,道:“大老爺笑了?這……師兄,我不會和玄都師兄一樣,被送到混沌中去吧?”

金角默默地看了銀角一眼,道:“繼續扇火便是……大老爺的事我們不要過問。專心做我們的事就好。”

銀角應了一起,繼續扇火,但片刻後,他又開口道:“師兄,你說玄都師兄和那隻混沌冥蝶,這一次還會回來嗎?”

金角堅定的道:“玄都師兄第一次都回來了,這一次必然還會回來,不要瞎想。”

銀角又應了一聲,低下頭開始自己的活計。

……

混沌中。

真正的混沌世界。

而非洪荒世界中的混沌間隙……

某一處離洪荒天地不知有多少個億萬裡的方位。

一座巨大的城池屹立在混沌中。

這巨城無比巨大,四四方方,闆闆正正,四邊城牆,每一道都有九萬億裡長,萬億裡高。

巨大,宏偉,充滿壓迫力。

城中可見無數高大宏偉的建築。

這些建築也非尋常,皆是由混沌寒鐵,赤混銅母,混沌紫銀等隻有混沌纔會出產的稀有天材地寶打造。

如此宏偉巨城,在混沌中也隻有極少強大的種族方有資格建立。

那高大的城門上,懸掛著一對比城門還要巨大,纏繞著紫電雷光的牛角。

牛角之下的城門洞,就像是牛魔巨眼一般,注視著城前的混沌,也注視著在城門處進進出出的無數混沌神魔。

這裡,便是混沌牛魔一族的混沌牛魔城。

城中。

一處華麗的建築中,正是菜熟杯熱之時。

這處建築從外看,不過千丈之餘,和整個城市的風格一樣,四四方方,闆闆正正,像極了混沌牛魔一族那板正的風格。

然而走入建築中,當中卻有億萬裡大。

建築中,上千頭身形足有萬裡之巨的牛魔,在其中走來走去。

爽朗的大笑之聲,在其中不斷地響起!

這些牛魔!

或在名羹美肴前囫圇吞棗,大快朵頤。

或在瓊漿玉液中勾肩搭背,豪吞痛飲。

在建築的正當中,有一個巨大無比,如同一座山脈一樣的長桌。

桌上美食無數,美酒如池。

三百裡長的烤全羊,以混沌羊魔為主料,以八十八種混沌靈棍為調料,外表金黃油亮,外部肉焦黃髮脆,內部肉綿軟鮮嫩,羊肉味清香撲鼻。

香氣漫出千裡的福壽全,以八百丈深的大甕裝了。

用的是十八種混沌神魔為主料,加以高湯和三千混沌靈果釀造的靈酒,以文火煨八千年方可成。

湯熟菜成之後,軟嫩柔潤,濃鬱葷香,又葷而不膩,味中有味。

混沌牛魔一族在混沌中是相當強力的一族,牛魔一族的美食更是混沌有名,隻是那些實力不足的混沌神魔族,連看上一眼都不可能。

此時牛魔一族卻是把族中名菜挨個搬了出來,放開招待兩個貴客。

在上千混沌牛魔中。

有一個穿著破棉襖的中年道人正在美食美酒中大快朵頤。

他穿著一雙破草鞋,頭髮亂蓬蓬,髮簪隨意紮在高高紮起的髮髻上。

他的桌上隨意丟著一根金箍棒,隨手打出幾道劍氣,將一個比他整個人還大上百倍的巨大豬蹄切成四四方方的肉塊。

然後,將金箍棒隨心所欲的變小,插著肉,靜靜地品嚐著。

“這人間萬法閣的劍術,用來處理食材,頗為順手。”

這中年道人身邊,則有一隻刻意縮小了體型之後,翼展仍有數米的混沌冥蝶。

混沌冥蝶口器伸長,插進了一池子美酒之中,已經喝得找不到東南西北,那忽閃的翅膀上,不斷有道文出現。

這就是來到混沌牛魔城的兩位貴客。

玄都**師和混沌冥蝶。

他們之前被太上以太上忘情送到混沌,直接一頭就撞上正在混沌中巡視“狩獵”的混沌牛魔一族。

然後他們就被請到了混沌牛魔城。

混沌牛魔一族把這當成一次命運的巧遇,但玄都卻知道,這是太上精確地算計。

他遇上混沌牛魔一族,本身就是太上的安排,所為自然是聯合混沌牛魔一族對抗其他混沌神魔。

這段時間,他不斷往返混沌,每一次都是暗中來到此地。

此時。

在玄都和混沌冥蝶身邊,坐著一個化為人形,依然有萬丈之大的牛魔。

他全身力量如同隨時要爆炸開來鼓動不休,僅僅是坐在那裡,就像是可以橫壓億萬裡巨城一般,擁有莫大威勢!

一雙牛眼冷幽幽, shu.com黑洞洞;一對牛角上瘰鬁累累。

頂上粗皮突,耳根黑肉光,口闊牙黃似鍘刀。

毛皮青似靛,筋攣硬如鋼。

他與八景宮的板角青牛,有**分相似。

他噴出一口白氣,道:“玄都道友,盤古真的殞落了?”

玄都放下手中蹄髈,歎了口氣道:“牛兕道友,貧道已經說了多次了,盤古父神已經殞落。”

牛兕歎息一聲:“我們牛魔一族自那日起,畢生所尋,便是打死盤古,或者被盤古打死。可惜了……如今看來,此心隻能找你師尊來了了了。”

玄都:……

他歎息一聲,心道:“老師,這可與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