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這裡是封神,勵精圖治有什麼用第四百一十二章修複大道,諸天震驚!

九天十地,諸天仙神的目光全部被人間氣運之上的那一棵參天巨樹徹底吸住!

六處聖人道場,一道道凝重的目光也看向人間氣運,看向突兀出現的世界樹!

他們從未見過這等靈根,哪怕是被顓頊帝砍斷的建木,也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隻見此樹舒展開巨大的樹冠,越來越大,很快便遮蔽了整個人間九州,似虛似幻的樹冠如同托起整個周天星空一般,籠罩大地。

此樹,不會對人間本身有任何遮擋。

但它會把整個人間九州的氣運囊括其華蓋之下。

如一方大陣,庇佑人間。

諸天仙神目瞪口呆地看著這株巨樹,除了極少數跟腳非凡的大教弟子,上古遺族,餘者皆不明白這株奇異的巨樹到底是什麼。

但就算不認識世界樹,諸天仙神卻能清晰地感應到,人間氣運中的破碎道則正在覺醒。

那些散落人間氣運中的三千道則碎片,被世界樹的根鬚吸收,然後又在樹身之中不斷演化補全。

最後化為一片又一片承載了殘破道則的樹葉,再現天地間。

這些凝聚殘破道則的世界樹葉,綻放出無窮的道韻,不斷地被完善。

這一刻。

九天十地,道鳴不斷。

一條又一條破碎的道則,億萬年後,再度從死寂中甦醒,顯化在天地間。

這一刻。

諸天仙神呆滯地看著世界樹,一時間完全失去反應,不知道應該擺出一個怎樣的表情纔好。

最終,唯有那因為過於震驚而不斷響起的吞嚥聲,在九天十地的諸天仙神神念之中迴盪。

……

玉虛宮中。

元始天尊看向人間,眼中爆發出一道駭人的光芒,元始真冰從麒麟崖的每一個角落浮現,頃刻間將萬物凍結。

他死死盯著世界樹上,那一片又一片承載殘破道則的樹葉,聲音如同寒冰炸裂一般道:“這,這是世界樹!隻有盤古父神的元神之中,纔有記載的傳聞聖物,混沌第一靈根!帝辛怎麼會有這種混沌靈根?”

世界樹,混沌第一靈根!

這個名字,隻有盤古後裔,以及那些混沌神魔轉世者,方纔知道。

此樹即便在混沌中,也是大名鼎鼎!

據說,最強大的世界樹,一棵樹便能撐起諸天萬界,每一片樹葉都堪比一方天地!

如今洪荒中流傳的先天十大靈根,不過是世界樹下生出的幾株小樹罷了。

他乃盤古元神化形,曾在盤古記憶中見過此樹。

當年,即便是盤古,也不過是在億億億萬裡之外,眺望了一眼此樹罷了。

此等靈根對混沌神魔而言,比洪荒更具吸引力。

帝辛,怎麼可能得到?

元始天尊念及於此,突然一怔,他腦中浮現過一個持劍而立的身影……

正是那個身影,讓他始終對人族忌憚不已。

元始天尊眉頭緊皺,抬起目光看向洪荒之外的混沌,然而除了一片混濁以外,就算是聖人也無法看透那層層屏障。

元始天尊目光閃爍,滿臉寒霜就似萬年不移一般,道:

“洪荒被封禁之後,帝辛不可能出去。”

“除非,他在洪荒被封禁之前,就已經得到了此樹……”

“難道,吾等當年在混沌中見到的那個男人,真與帝辛有關?”

“或者,帝辛就是那個男人……”

……

同一時間。

極樂淨土中。

接引和準提兩位聖人亦是駭然起身,世界樹的出現可以說是完全打亂了他們的所有謀劃。

準提和接引不過是先天生靈,本不該知道世界樹的秘辛。

但,準提本體卻是先天十大靈根之一的菩提樹。

先天菩提源於混沌菩提,而混沌菩提便是世界樹下長出的萬千靈根之一。

他比誰都知道眼前這棵樹象征的意義!

他比誰都瞭解世界樹的強大!

有世界樹鎮壓的人間氣運,他們就算勝了九九八十一難,難道真有機會搶過來嗎?

準提聖人此刻的感受十分深刻,他甚至隱隱感覺到自己的本體金剛菩提樹在微微顫抖。

要不是他已經成聖,在世界樹顯化出現的那一刻,他就已經不受控製地臣服於這混沌第一靈根了。

準提聖人臉色陰沉,萬丈金身在其身後閃爍不休,明暗不定,整個極樂淨土也不停息地震盪起伏。

億萬佛徒不安。

萬千佛子戰栗。

佛祖菩薩惶恐拜禮。

金剛羅漢急誦佛經妙法。

聖人心驚,大教動盪。

極樂藏陰霾,淨土浸幽暗。

準提聖人幾乎以咬牙切齒的證據開口,道:“師兄,帝辛怎麼會有世界樹?他怎麼可能擁有世界樹?”

接引推演許久一無所獲,最後隻能靠推測,開口說道:“想來,隻有一種可能。世界樹,一直在帝辛手中。隻不過,他無處安放這一棵混沌靈根。

至於帝辛為何會有此等靈根……

隻怕和當年諸位大羅在混沌中見到的那個神秘男子,脫不了乾係。”

準提不甘地道:“即便如此,這世界樹,又怎會臣服帝辛?”

“況且,此樹以諸天萬界大道法則為土,區區人間氣運,能供其生存?”

人蔘果樹一個自稱的洪荒第一靈根,就傲氣無比,要不是鎮元子沒有成聖,那人蔘果樹怕是連聖人也不放在眼裡。

世界樹可是實實在在的混沌第一靈根,諸天萬界無數靈根之儘頭。

他為何臣服於帝辛?

準提又是震驚,又是嫉妒地看著世界樹,目光如火。

一旁的接引歎了口氣,道:

“師弟,此種緣由,怕是隻有帝辛知曉了。不過,世界樹出現,非凡小可,你我需要對九九八十一難從長計議。”

“此樹鎮壓氣運,比先天至寶還要強大。”

“有此樹在,隻怕取經人喝一口水,都會栽進河裡淹死……”

“你且與我一起推演一番,看看該如何是好……”

準提張了張嘴,最後不甘地收回了看向人間九州的目光,收斂佛心,道:“是,師兄。”

他隨即與接引一起屈指推演。

片刻後。

二人臉色越發的枯黃悲憫,相互對視一眼後,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震驚。

因為,他們推演了無數次的佛門大興,這一次推演不出了。

“怎麼可能……這是洪荒天地的命運,就算帝辛也對抗不了命運。”

“必然是世界樹的出現,遮掩了與人間有關的因果。佛門大興,乃是命運註定,豈能改變?”

二人對視一眼,默默點頭。

準提開口說:“師兄,後面的西遊,有些難啊。”

接引歎息一聲:“現在就容易了嗎?”

……

此時。

金鼇島,碧遊宮。

通天聖人第三次端起手中早就空空如也的酒杯,對著空酒杯一飲而儘,良久之後,才幽幽然吐了口氣。

這一次,他著實是被驚到了。

世界樹。

身為三清之一,傳承了盤古三分元神的他,自然對這一株混沌靈根不陌生。

隻不過,他沒想到,帝辛竟然能讓世界樹紮根人間氣運,利用世界樹的力量去推演修複人間氣運中承載的三千大道碎片。

“嗬,這要是讓你修複了三千大道,人族還不真的飛了天了?”

金靈聖母此時的目光才從世界樹上收回,她低聲問道:“師尊,此樹到底是何靈根?弟子修行至今,從來不曾在洪荒見過,也不曾聽聞過。”

通天聖人終於把手裡的酒杯放下,搖頭啞然笑道:“你當然不會在洪荒見過,此樹乃是混沌第一靈根,諸天萬界所有靈根之根源。洪荒根本承載不了它的重量,隻在混沌之中才能見到。”

他說完,深深看了一眼世界樹,此時王藤還在繼續舒展樹條和根鬚,似乎不但要把九州人間完全占據,甚至還想延伸到已經破碎的洪荒天地。

如果帝辛真的伐天,此樹隻怕會紮根九天十地。

他隨即大有深意地道:“世界樹承載著諸多世界,本不可能在洪荒存在。洪荒天地,承載不了世界樹的道韻。按理說,此樹出現那一刻,洪荒已經被他壓碎了。但現在……為師卻看不出異常。”

“當下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帝辛不僅將其收服,還能控製他的生長與威能。”

金靈聖母倒抽一口涼氣,看向世界樹的目光,不由得帶出一絲驚駭。

僅僅是存在,就會壓碎整個洪荒?這到底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師尊,世界樹臣服於帝辛,難道是有求於他?”

通天聖人啞然一笑,搖搖頭道:“混沌第一靈根,從誕生開始就隻會躲起來悟道。此樹,從不有求於人。以吾觀之,這世界樹與商王必然另有淵源。”

……

此時此刻。

人間氣運之中顯出本相的王藤,突然沒來由地哆嗦了一下,他莫名其妙地看向九天十地中的一處。

他此時,根鬚正在試探一處天外天。

這裡也有人間氣運。

“咦?這是何處,為何似有似無?”

“莫非是大羅天?”

子受早已告知了他整個洪荒的情況,所以他隻是遲疑了一下,就想想到了此處,喃喃開口道:

“太上忘情嗎?此方天地雖然破爛不堪,強者修為卻不弱。”

王藤收斂心神,不再過問天外天之事,專心在人間氣運上繼續大道法則碎片,利用世界樹葉去完善修複。

……

大羅天,八景宮中。

一條樹根,正想要伸向大羅天,但在最後關頭,那樹根還是收了回去。

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眨眼間,一切風平浪靜。

那處正殿,正被濃鬱的太上忘情氣息籠罩,任何存在進入其中,都有可能會被徹底遺忘抹殺,隻有一個滄桑的聲音緩緩傳出。

“此樹即出,人間氣運中的破碎道則,即將逐一完整。”

“如此一來,千年之約,或許真有變故。”

“隻不過,世界樹一旦成長,混沌都承受不住他的重量。帝辛,你以為人間氣運,能承受得住嗎?”

……

太素天。

媧皇宮。

女媧曼妙的身姿立於媧皇宮玄奧的台階上,她周身仙光氤氳,七彩煙霞潑灑太素天,紫氣祥雲化為聖人禦座,將之托起。

女媧把看向九天十地的目光收回,再一次看向太素天上空的渺渺星空時,聖顏上終於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世界樹……帝辛,你將此等靈根,用於人族崛起,隻怕是大材小用了。”

“不知,道祖和天道見此,會如何想?”

念及此,女媧娘娘臉上的笑意,又深了一分。

……

此時此刻。

混沌,玉京山,紫霄宮。

道祖並沒看向人間九州,也沒有看向那肆意舒展的世界樹。

他並非沒有發現世界樹。

也絕非不在意世界樹。

隻是在世界樹出現的那一刻,道祖就想起了混沌中那神秘如同監獄一般的建築。

因為,他方纔感受到了一陣微弱的時空波動。

時空波動之後,世界樹便出現了。

鴻鈞凝視那個方向許久之後,道祖才終於收回目光,他搖搖頭,露出一個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道:“帝辛,難道和那處監獄有關?”

道祖話音說完,便半臥在雲床之上,眼簾闔上。

紫霄宮迅速重歸沉寂之中。

隻不過一道神念依然久久注視著九天十地人族氣運,注視著那還在生長在世界樹……

……

地仙界。

萬壽山,五莊觀。

鎮元子和鴻天同樣被人間氣運的變化震驚到了。

許久之後,鎮元子纔在眼前的棋盤上落下一子,微微一笑道:“你還是太小看帝辛了。”

鴻天目光在世界樹上,久久沒有收回,等他聽到鎮元子的話後,才終於收回目光,看向眼前的棋盤。

他澹澹開口說道:“有了這世界樹,人間確實會多幾分底蘊。”

但隨即,他澹然一笑,抬手落下一子,道:

“但你以為,一株世界樹就可以改變命運嗎?”

命運不可逆,一旦定奪,無可更改。

……

此時。

人間。

朝歌。

子受立於皇宮前,目光看向整個九州人間。

世界樹根鬚每一次舒展,都在他的注視中;世界樹樹冠的每一分籠罩,都在他的目光下。

人間氣運中的道則,一點點地在完善。 www.kanshu.com

子受嘴角微翹,測試果然成功了。

這不過是他的一次嘗試。

他知道世界樹的能力,也知道人間氣運之中散落著承載著絕大部分的洪荒道則。

他想利用世界樹去完善這些大道法則,然後反饋到人間氣運之中,讓人間徹底掌控這些大道。

沒想到,真的做到了。

當然,最讓他欣喜的是,世界樹背後的篆文正在不斷的變化。

子受看向世界樹上方。

此時,世界樹每承載一道人間,每完善一律,劫數就消失一些。

原來還有這樣消弭劫數的方式,倒也正好合適。

隻不過,他知道,人間氣運並不能完全承載世界樹的重量,也不能讓世界樹生存。

他紮根於人間氣運,需要消耗他的能力。

他並不能從人間氣運中,獲得什麼。

子受隨即澹澹一笑道:“你的鴻蒙息壤,彆藏著了。”

王藤嘴角抽了抽,尷尬一笑,道:“是。”

其實,子受不說,他也準備這麼做了。

方纔一口氣承載了數十道大道法則,險些讓他元神崩塌。

王藤話音落下,隻見一道又一道虛無的裂縫,在世界樹的每一條根鬚邊上展開。

氤氳的鴻蒙紫氣,從中透出隱隱約約的氣息。

九天十地,再起波瀾。

諸天仙神此時還沒從世界樹的震撼中回過神來,感應到新的動靜,全都是眼眶暴跳,神魂搖晃。

接引準提剛剛收斂的佛心真的要崩了!

這種氣息,諸天聖人以及鯤鵬、雲中子最為熟悉……

這是鴻蒙紫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