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新網址: 子受一句話,差點把王藤嚇得趴下,整個世界樹都哆嗦起來,嘩啦啦億萬片樹葉摩擦如同雷鳴一般響起。

一道又一道光流在世界樹上掃過,起起伏伏,忽明忽暗。

王藤那日雖然失言說出真相,但他再三確認,當時是沒有任何被監視的感覺,現在他才知道,在太古帝獄中,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全都在子受的注視中。

一股森然的恐懼從王藤神魂之中浸染開,萬千道則凝聚起來的樹枝樹葉,開始成片成片地掉落。

王藤看著澹然地子受,抽了抽嘴角,最後一改剛纔卑微的姿態,直起腰,理了理自己邋遢的形象,這才雙手相扶,一禮到底的道:“王藤,見過典獄大人。”

世界樹現在終於認清事實,彆說反抗,他就是有任何異心,都是逃不出子受掌控的。

看看那太古帝獄行刑室裡擺著的刑具,王藤一點也不想去嘗試一下到底是什麼滋味。

正所謂識時務者,俊傑也。

王藤決定當一個俊傑,於是不再偽裝,而是老老實實地臣服。

子受澹然一笑,道:“記得準備好一萬斤好茶,朕之後再來拿。”

王藤勉強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幾分的笑來,道:“典獄大人法旨,王藤莫敢不從,自當備出萬斤好茶,等典獄大人享用。”

他知道,這是自己隱瞞欺騙子受的代價。

他更知道,僅僅是一萬斤道茶,已經是他可以支付的最小代價了,因此不敢再有任何花招心思。

子受點點頭,這纔打開帝獄的大門,道:“隨朕來。”

王藤老老實實跟著子受離開太古帝獄,穿過大門,一步來到了朝歌皇宮的後花園中。

在穿過那道大門的瞬間,王藤就感覺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作用在他身上。

這股力量掩蓋他周身天機因果的同時,也將他的神魂真靈,肉身全都掌控起來。

而這股掌控力的儘頭,正是眼前雲澹風輕的子受。

王藤明白,哪怕是離開了太古帝獄,太古帝獄的權柄力量依然存在。子受隻要一個念頭就可以決定他的生死。

而他隻要殺劫未消,在外面死再多次,也不過是重回太古帝獄中罷了。

隻是一個念頭之間,王藤就決定做一個從心的好樹。

典獄大人讓往東,他絕對不往西。

典獄大人讓上房,他絕對不捉雞。

他要當一個有理想,有抱負,有禮貌,有能力的四有世界樹,絕對不給典獄大人造成任何一點不應有的麻煩。

念頭及時,王藤突然心頭一驚。

他一下子睜大雙眼,驚駭地看向子受。

這些念頭,不應該是他能想出來的。因為他原本所在的世界,根本沒有這些詞彙用語了。

這些,是子受隨意灌輸來的一個念頭。

王藤這一刻才知道,因為他之前的隱瞞和欺騙,他想要得到子受的信任,像洪易三個一樣,一定程度的自由行動,那是難上加難了。

他要百倍,千倍地做事,來將功補過才行。

否則,彆說生死,他就是思想都不再歸於自身。

一想到這裡,王藤全身不受控製地哆嗦了一下,更加畢恭畢敬地站在子受身邊,大氣不敢喘一下。

子受並不理會王藤的小動作,隻是帶著王藤,信步來到了王宮後山,一處極為特殊的地方。

這裡,有一株樹冠華蓋十餘裡,陰鬱之氣森然漫漫的大樹。

正是當初鎮元子送過來的人蔘果樹。

人蔘果樹被送到後山之後,就一直沒精打采,再加上人蔘果樹雖然有靈,但除了鎮元子以外,九天十地並沒有其他生靈能與其交流。

子受之前也沒有過多過問人蔘果樹,但現在他已經肯定鎮元子出了問題。

現在,多了一個打工仔王藤,他便第一時間來到了人蔘果樹之前。

世界樹畢竟是混沌第一靈根,擁有與諸天萬界所有靈根交流的能力。

哪怕是不同世界的靈根靈物,也一樣可以交流。

王藤見到人蔘果樹也有點驚訝,他一開始可沒想到,洪荒居然有這種品級的天地靈根。

雖然遠不如自己,但也算是諸天萬界中,很是稀有的天地靈根了。

“典獄大人,你帶貧道來此,有何要事,是要消除殺劫嗎?”

王藤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

子受以眼神示意了一下人蔘果樹,道:“你可以和他交流,去問問他,鎮元子到底出了何事。”

王藤點點頭,他雖然不知道鎮元子是誰,但並不影響他當個傳話筒。

不過,他還沒開口,突然一頓。

因為……鎮元子的一切資訊,子受已經通過神念告知了他。

“哦!原來是一個樹奴啊!”

“鎮元子對此樹道侶如此上心,隻有一種可能……此樹是鎮元子的本體,或者是他的後裔……”

王藤拄著柺杖來到人蔘果樹前,靜靜看著他。

發現,此樹有獨立的靈智。

然於是,他開口說道:“喂,你爹呢?”

人蔘果樹:……

他自從被鎮元子送到此處,一直焦急如焚。

他知道,不到生死攸關之際,鎮元子絕不可能將他送出五莊觀。

而當初那位打進地仙界的道人,讓他感受到了絕望的壓力。

那是他從未感受過的力量。

他被送出之前,鎮元子告訴過他,想辦法將這一切告訴帝辛。

但……

他因為天地五衰,已經失去了神念交流的力量,除了還有心神,沒有半點其他的能力,連自己的樹葉和樹枝都已經控製不了。

這一刻,他突然聽到了一個邋遢老頭一言道出了他最深的秘密。

一時不知道該如何說……

難道,鎮元子將此事也告訴了帝辛?

這不可能……

鎮元子發過誓,絕對不會透露二人的父子關係。

畢竟,此事牽扯到他的母親啊。

人蔘果樹認真看著這個老頭很久,心思轉個不停。

然而,下一刻,他突然驚了……

因為,這個老頭靜靜看著他,又說了一句:“彆瞎想了,快告訴我鎮元子出了何事?”

人蔘果樹:????

王藤:“沒錯,我可以與你溝通。”

人蔘果樹:“?????”

王藤:“為什麼?因為我是諸天第一靈根,爾等的王,一切草木之主。”

王藤的神念化為可以與諸天萬界靈根溝通的律動。

人蔘果樹:“……這是溝通嗎?我什麼都沒說吧!”

人蔘果樹原本發現這個邋遢道人可以與自己交流,心頭一喜。

他急於把鎮元子的訊息告訴子受,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但苦於無法交流,再急也無用。

但這邋遢道人最後一句話,讓人蔘果樹怒了。

此人竟然敢在他面前自稱諸天第一靈根,一切草木之主?

“吾等的王?”

“這九天十地,誰敢在貧道面前稱王!”

“你可知貧道乃是洪荒天地第一靈根!這世間除了已經消失的悟道茶樹,尚能與貧道一較高下外,這天地間不曾有任何靈根靈物,可與貧道相提並論。”

“就算是西方準提聖人的本體金剛菩提樹,貧道也不放在眼中!他不過是得了聖位罷了!”

正所謂樹無第一高,花無第一豔。

人蔘果樹怒不可遏。

十餘裡樹冠簌簌作響,陰鬱綠光起伏不定。

他怒道:“要不是看在商王的顏面上,貧道定不與你乾休。”

王藤眼角微微一抽,撇了撇嘴。

他沒想到,這人蔘果樹,脾氣竟然如此暴躁。

果然,不知者無畏。

在他看來……

人蔘果樹,不過是一株連道則都沒完全凝聚成功的弱小靈根罷了。

王藤轉身看了子受一眼……

他知道,自己和人蔘果樹對話的同時,神念已經被子受知曉了。

他並不知道人蔘果樹對於子受的重要性。

一時不知該如何做。

他隻見子受澹然一笑,無奈搖了搖頭,隨手一揮,

拘禁在世界樹上的因果突然消失。

下一刻,一道強大無匹的氣息沖霄而起,直接將人蔘果樹籠罩,這一刻,他的意識就像是被拋向億萬丈高空,直接撞入太古星空一般。

天旋地轉的感覺,讓人蔘果樹道心都要崩塌了,等他意識剛剛穩定下來,抬頭一看時,嚇得差點提前開花……

在他的神念之中,一株高達億萬丈,巨大無朋,樹冠華蓋億萬裡的巨樹,正舒展開來!

萬裡雲層在巨樹的樹冠之間流動,太古星辰在巨大無匹的樹葉間閃爍!

光芒從樹冠透下,一時間無法分清,哪些是星光,哪些是巨樹本身的光芒。

又或者,那太古星辰,也不過是巨樹的一部分罷了。

巨樹舒展,每一片樹葉,都有數裡甚至十數裡方圓。

在樹葉上。

書寫著成千上萬的道文。

每一片樹葉就是一條道則,三千大道,儘歸於其身。

那些在樹葉之中閃爍的流光,是道則的光芒。

神妙無雙的光芒中,又見有奇花萬朵於開放,異香沁人心脾。

人蔘果樹感覺自己的神魂真靈浸泡在這異香中,都在瞬間得到了昇華。

因為倉促間逃離地仙界而留下的暗傷,頃刻間恢複如初……

甚至,一直讓人蔘果樹心驚膽戰的天地五衰,也隱隱有好轉之勢。

人蔘果樹瞠目結舌地看著眼前的巨樹,雖然從來沒有見過,但作為洪荒天地第一靈根,哪怕是自稱,有一些本源上的東西,也是刻在他神魂真靈中的。

他一眼就認出眼前的巨樹到底是什麼。

“這,這,這是傳聞中的……世,世,世界樹?”

人蔘果樹一開口,聲音都在打戰。

王藤的聲音,從巨樹之中傳了出來,道:“你現在覺得,貧道有沒有資格做草木之主?”

人蔘果樹聽出王藤的聲音,差點沒斷了根……

商王居然收服了一株世界樹??

這,這是怎麼做到的?

這可是世界樹啊,傳說中諸天萬界,所有天地靈根的儘頭。

人蔘果樹見這世界樹在商王面前畢恭畢敬,一臉謙卑的模樣。

都忘記了自己的主人還在等著自己搬救兵……

這一刻,他覺得自己在子受面前的價值,瞬間跌倒了穀底,和周圍的樹沒什麼區彆……

人蔘果樹甚至覺得,有了世界樹,一切靈根都有可能被商王劈成柴燒了。

一想到這裡,人蔘果樹就幾乎要哭出來,他此刻無比想念鎮元子。

王藤感受人蔘果樹心緒,再次開口道:“現在可以回答我了,鎮元子是不是出事了?”

人蔘果樹此刻哪裡還敢廢話,連忙道:“貧道見過道友……鎮元子他被天道鴻鈞鎮壓在了五莊觀,生死不知。”

當即,人蔘果樹把當時的情況給钜細無遺地說了。

說到最後,人蔘果樹一聲長歎,道:“大王,鎮元子是為了保護九州,才被天道所抓,您可一定要救他。”

子受聞言,沉吟片刻,方纔看向地仙界的方位,澹澹一笑,道:“原來,天道鴻鈞,去了地仙界。這一次神魔入侵,果然是他的手筆。”

“看來,他想讓洪荒破碎,再以地仙界為基礎,重造世界。”

子受平靜開口道:

“天道鴻鈞,不,以後應該叫你鴻天道人了。”

“你以為,你封得住的仙界嗎?”

“彆忘了,地仙界就算不在九天十地之中,也同屬洪荒,同屬一方天道,同在一方氣運之下。”

說罷。

子受轉身看向世界樹,道:“王藤,你不是想消除殺劫?”

“朕,給你這個機會。”

下一刻,一道神念自子受心中傳出,讓世界樹不又抬起目光,心神劇震,眼神震盪。

他雙手長揖,躬身說道:“王藤拜謝典獄大人賜下機緣。”

他話音落下,抬起頭,看向九州之上的人間氣運。

此時的人間氣運依然不僅是九州模樣,周圍圍繞著無量四海的氣運,浩浩蕩蕩彙聚成一體。

然後,他一步踏出,走向人間氣運之中!

他每走一步,腳下便生出一道綿延千萬丈的根鬚,根鬚上道則流轉,紮根在人間氣運之中!

等他走到人間氣運之上,雙腳已然化作萬千根鬚,雙手也化作參天樹枝,頭部也緩緩化作遮天樹冠!

億萬道根鬚,全都紮根在了人間氣運之中!

這一刻。

一株凝聚著無數道則的靈根,出現在人間氣運之上,一道道根鬚將人間氣運之中的道則纏繞吸收!

轟!!!

人間氣運轟然一震,掀起萬丈波瀾,驚得九天雷動,幽冥搖擺。

這一刻,諸天仙神目光頓時從俞它城收了回來,心中齊齊一驚!

發生了何事??

他們目瞪口呆地看向人間氣運。

出了什麼事?

人間氣運為何又出現了動盪??

更讓諸天仙神驚悚的,這一刻,九天十地中都升起一股莫名的壓力,似乎有什麼大恐怖,正在降臨!

“嘶,不會是佛門不願接受俞它城的結果,幾位佛祖親自出手了吧?”

“道友,你這說的是什麼胡話?人間氣運之下,諸天仙神誰敢去送死?”

諸天仙神震驚莫名。

天外天的聖人們,也是驚愕地看向朝歌。

極樂淨土之中。

正因為俞它城的大失利而臉色難看的準提聖人臉色更難看了,他看向人間,一股莫名的寒意,竟然在他道心之中蔓延出來。

他佛目如電,直射人間,卻根本看不清到底出了何事。

就和以往種種與子受有直接關聯之事一樣,總有一股力量,將所有天機因果遮蔽。

準提和接引對視一眼,最終忍不住開口問道:“帝辛,你又要乾什麼?難道你想撕毀之前的約定?對取經人下手嗎?”

九天十地的諸天仙神,都是一愣。

帝辛要撕毀約定?

不可能……

他俞它城一戰都贏了,www.shu.com何至於撕毀約定?

一時間,天外天的天道聖人,諸天仙神的注意力,全都看向朝歌。

在所有目光的注視下,朝歌中,慢慢想起了子受的聲音。

他站在後山之上,喝著世界樹茶,笑了笑,道:“取經人?爾等佛門經書,不過一紙空文,取來又能如何?”

“朕不過是種了一棵樹罷了。”

他話音落下,隨手一揮,遮掩諸天仙神神唸的人間氣運散去。

下一刻,一株參天巨樹,凝聚無數道則,出現在天地之間!!

這一刻!

天地皆驚!

諸天聖人紛紛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