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金蟬子全身金剛道則流轉不休,澹金光芒自其體內綻放出來,化為一具金剛不壞的金身。

這一刻,諸天仙神頓時一驚。

這頭金蟬,竟然還參悟了金剛道則??

難怪西方教一直想要抓住它。

如果西方教徹底執掌了金剛大道,隻怕當初人間起始之地那一戰,誰贏誰輸還不一定。

金蟬子知道這一次對手不同一般,是以不在隱藏實力,他雙手握拳,一身金光透體而出,垂眉微微一笑,道:“今日貧道和蚊道友來此幽冥血海,故地重遊,卻不想冥河道友凶蠻無禮,平白無故動吾等動手。”

“貧道雖然一心向善,不喜爭鬥,但劍砍到面前,被迫還手,自然是一起上了。”

蚊道人哈哈大笑,道:“金蟬子你說得極是,正是冥河老賊先出手的,我們這是被迫自保而已,所以當然是一起上了。”

冥河眼眶暴跳,差一點就破口大罵。

本尊的修羅宮還在你們背後扛著,你說本尊無故動手??

這種不講理的風格,簡直和帝辛一模一樣!

但冥河畢竟是老牌準聖,一教之主,越是這種時候,反而越是沉得住氣。

他冷哼一聲,咬牙道:“故地重遊?故意重遊,為何打傷我麾下阿修羅,搶了老祖我的修羅宮?”

蚊道人聞言,嗬嗬一笑,不再和冥河浪費口舌,他眼中怒意橫生,語含憤恨道:“冥河,你我乃是不死不休之局,就彆廢話了。當年你先是誆騙貧道,騙奪業火紅蓮,之後更是搶了貧道道場,把貧道趕出血海。現在更是把貧道的道場租給了人王。”

“貧道隻是拿了你的修羅宮,已算是給你留幾分薄面。你要識相的,就立刻滾回你的修羅島去,否則就不要怪貧道不客氣了。”

冥河冷冷看了蚊道人和金蟬子一眼,厲聲笑道:“爾等孽蟲,不足與老祖言語相告,今日,必取爾等神魂,轉生阿修羅,生生世世受吾奴役。”

冥河血眸一凝,冷哼一聲,阿鼻元屠化作一綠一白兩道凶光長鞭,向蚊道人和金蟬子抽去。

蚊道人當年被冥河趕出幽冥血海,就是吃了阿鼻元屠的虧,此時再對上這兩把凶兵,自然是舊仇再起,新恨又添。

他身邊一片血紋黑雲湧起,億萬飛蚊分身湧起,如同兩隻巨手一般,刷向兩把凶兵。

一旁的金蟬子踏前一步,金剛道則凝聚起萬丈金身,直接合身撞向冥河,雙拳之上金光大放,拳未至,金剛拳風已然將血雲劈開。

轟!

一聲轟鳴巨響,炸碎萬裡血海,直透海底。

冥河亂髮飛舞,怒意化殺機,手中掐動法訣,生命道則逆轉為滾滾而動的冰寒殺意,隨後一指阿鼻元屠二劍。

鏘!

二劍長鳴一聲,劍氣飛漲百倍,變成兩條萬裡靈動的凶兵長龍,張牙舞爪向著蚊道人和金蟬子抓去。

這一擊速度之快,無與倫比。

阿鼻直取蚊道人,白光炸裂,億萬碎光滅蚊群。

元屠怒斬金蟬子,綠光如幕,殺意裂海破金身。

彈指一揮間,蚊道人的數億飛蚊分身就灰飛煙滅,金蟬子的金剛不壞金身,瞬間被擊得粉碎。

不愧是殺人不占因果的極品靈寶!

然而,根本不等冥河有下一步動作。

修羅宮中突兀地嗡聲大起,源源不斷,數之不儘的飛蚊分身流瀉而出,黑壓壓一片掩蓋千萬裡,數量之多遠超冥河想象。

蚊群瘋狂湧出,化為一條血蚊黑底捆龍索,竟把阿鼻所化長龍給牢牢困住。

冥河臉色一變,咬牙切齒地道:“你破開了修羅宮中的禁製?”

蚊道人陰陰一笑,道:“冥河老賊,你這修羅宮中有什麼秘密,貧道可是一清二楚。”

蚊道人的蚊分身,隻要有足夠的血氣力量,就可以源源不斷的誕生。

而阿修羅宮作為冥河的道場,吸收血海無窮無儘的汙穢血氣精華,化有一方穢物血池。

這血池不但可以隨時給冥河補充道則法力,治療任何傷勢,更重要的是阿修羅族目前唯一可以誕生有靈智族裔的手段。

雖然百萬年方纔有可能誕生一員,但已經是阿修羅族當前手頭最重要之物。

這也是為何冥河要直接追殺而來的原因,不僅僅是為了討回顏面,更重要的是要把修羅宮給搶回來。

蚊道人當年雖然被趕出幽冥血海,但卻一直留有大量蚊分身在血海之中,這也是為何他對修羅島上的佈局如此瞭解的原因。

修羅宮中雖然有層層機關,無數封印禁製,然而對於瞭解內情,又擁有伴生靈寶唆天琢的蚊道人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在搶走修羅宮之後,蚊道人就把修羅宮裡所有禁製封印破除,然後就利用穢物血池培育自己的蚊群分身。

此時億萬萬飛蚊分身泄洪一般湧出,將阿鼻劍死死纏住。

蚊道人手指一翻,伴生靈寶唆天琢在掌中綻放出黑紅厲光,靈寶光芒一閃,那億萬蚊群也同時光芒閃動。

唆天琢乃是他最後的底牌。

說白了……

就是他的尖嘴。

此寶奇異無比,除了直接用於攻擊,無物不破,無所不吸以外,還可以加持到蚊道人任何一個飛蚊分身上。

雖然每一隻飛蚊分身所分到的力量不過億萬分之一。

但蚊道人的飛蚊分身,何止億萬。

阿鼻所化長龍的靈性凶光,眨眼間就被削掉三成,悲鳴一聲,體型縮小了一半。

冥河沒想到修羅宮中禁製如此快就被蚊道人破解,而且還反過來合著對付自己。

他臉上怒意暴漲,殺意橫流,冷哼一聲道:“就算如此,你這孽蟲就以為是老祖我的對手?”

話音落下,冥河手頭法訣變化,就要將元屠調過來,破開蚊群。

然而就在冥河法訣變化之際,一隻金色的巨掌破開重重血雲,從虛空之中探出,一把將元屠緊緊攫住,任其如何凶悍掙紮,卻巋然不動。

另一隻泛著金光的巨掌壓來,拍向冥河。

冥河身體瞬間拔高,身後血雲化為層層疊疊的護盾,將他護個周全。

轟!

血雲護盾被巨掌一擊破萬重。

但它還有萬重。

然而巨掌雖然被擋,冥河卻突然瞪大雙眼,腦袋瞬間炸成一攤血水,一隻金蟬從中飛出。

金蟬子與蚊道人相處如此之久,這一次又跟著對方來對付冥河,他豈能不從蚊道人那裡瞭解冥河的手段?

剛纔被擊碎的,不過是他的一枚蟬蛻罷了。

金蟬子精通金剛道則,金身出,金剛不壞,擅長的就是貼身肉搏,拳拳到肉。

看似一個莽夫。

然而,金剛道則隻是掩飾。

金蟬子真正的殺招,則是他逃命的本事,因果大道!

逃脫因果,金蟬脫殼。

除非把他所有的因果命數全都算死,不留任何一點漏洞,否則根本沒可能將其一擊殺死。

反而會因為在擊殺他的蟬蛻時,建立因果,讓其有機可乘。

冥河元神被噬,腦袋被炸,整個身體瞬間化為一攤血水,從空中灑落。

然而下一刻。

血海一陣劇烈翻騰,從血海之中湧出一團血水。

血水迅速變成一個人形,跟著血色光芒閃過,一道生命道則的氣息掃過,那血色人形就重新化為冥河的模樣。

不僅如此,本來已經完全被控製住的阿鼻元屠,也瞬間縮小成針,飛回到冥河掌心,呼吸間,又重新化為兩把凶兵。

緊跟著,血海炸起千波萬浪,每一道血浪之中,都走出一個血色人形,隨道一道又一道生命道則的氣息掃過。

這些血神人形全都變成了冥河的模樣。

血神子!

冥河最強神通之一!

蚊道人一見到密密麻麻,成千上萬的冥河,臉色就變得無比難看,因為冥河這一手,就是從他這裡奪走的身外化身之道。

冥河賴以威震洪荒,讓洪荒諸天仙神敬畏的最大底牌。

蚊道人目光怨毒,低沉一笑,道:“好一個四億八千萬血神子,好一個血海不乾,冥河不死。”

血神子不是冥河本尊,但任何一個血神子都可以瞬間變成本尊,剛纔金蟬子剛剛調動因果道則,讓自己的金蟬冥河元神之中孵化誕生之際。

冥河就已經把自己與一尊血神子對換了。

而冥河的血神子和蚊道人的蚊群分身一樣,隻要有在合適的環境,就可以源源不斷的誕生。

四億八千萬血神子,

可不是說的冥河隻有四億八千萬血神子,而是他同一時間隻能擁有四億八千萬血神子。

畢竟身外化身之術,是冥河從蚊道人那裡搶奪去的,自然沒有蚊道人用的純熟完備。

但在血海之中,這小小的缺陷根本不是缺陷。

隻要血海不乾,冥河隨時隨地都可以讓自己擁有四億八千萬血神子。

這纔是“血海不乾,冥河不死”的真諦。

蚊道人盯著四億八千萬血神子,低啞冷笑,道:“冥河老賊,你以為用從貧道這裡搶去的手段,就可以對付貧道?”

冥河嗤笑道:“在這血海中,老祖我的血神子無窮無儘,爾等兩個孽蟲,真以為能敵老祖?”

他說著,翻手取出一杆血霧瀰漫的大幡,那幡面分為黑粉兩面,迎風招展,化為萬裡大旗。

大旗獵獵作響,冥河隨手一舞,四億八千萬血神子,當即轟然圍繞冥河本尊飛起,渾身血光大盛。

血神子血發飛舞,鬼聲啾啾,沿著大幡旗面佈下大陣。

正是修羅一族名震洪荒的血河大陣。

冥河冷笑一聲,道:“孽蟲,爾等以為在修羅島上,壓製的血河大陣,是真正的血河大陣嗎?”

“爾等可知,唯有老祖我以血神子佈陣,方能發揮血河大陣全功?”

冥河一邊開口,一邊連舞幡旗。

旗面獵獵舞動,黑煙噴湧,當中有無數修羅,骷髏,屍怪從中飛出,填補於血神子身周。

完整的血河大陣,以修羅大旗為核心,四億八千萬血神子為節點,無儘修羅鬼怪為殺機。

這些修羅鬼怪半虛半實,亦真亦幻,大陣不破,修羅鬼怪不滅,無窮無儘,殺機洶湧。

大陣起,血海萬象飄飛。

嘩啦啦巨響中,無邊血浪刹那間席捲虛空,籠罩天地,將蚊道人和金蟬子徹底淹沒在一片血色汪洋中。

血浪翻滾之處,屍山骨海林立其中,皚皚白骨堆積成山,至邪的氣息瀰漫而出

剛剛傷了元氣的阿鼻元屠二劍,在血河大陣中得到補充,霎時間上下翻騰,往來奔走,潑灑下漫天血雨,讓血腥之氣充斥天地間。

冥河冷眼看向血河大陣中的蚊道人和金蟬子,冷哼一聲,手中法訣再變,生命道捲起兩把神劍。

兩把凶兵神劍在半空中相互纏繞旋轉,劍氣捲起一道千萬丈血色龍捲,龍捲隱隱約約形成冥河的形象,抬手向蚊道人和金蟬子按下。

這就是冥河掌控的生命道則,雖然主殺戮,但依然可以對造物信手拈來,這些造物雖然隻有極短的壽元,甚至不足數日。

但隻要其還存在,那就有莫大威能。

血色龍捲巨像汲取血河大陣的力量,眨眼間就已經擁有準聖的威能,舉手投足間,血色雷霆糾纏其上。

正是冥河當年在紫霄宮中聽道,從紫霄神雷中領悟出的神通道法:血雷法。

血雷法融合生命道則,擊之剝奪生命,凶險無比。

血色龍捲巨像抬手按向蚊道人和金蟬子的則地,數千血雷隨之而去,封鎖所有路徑,大要有讓蚊道人和金蟬子一擊殞落之意。

金蟬子眼見凶險,斜眼看向蚊道人,“蚊子,你說的殺手鐧呢?這個時候再不拿出來,那我們就隻有跑路了。”

要在彆的地方和冥河打,金蟬子和蚊道人可以力壓冥河,但這裡是幽冥血海,而且剛纔蚊道人還暗中通知他,放任冥河展開血河大陣。

如此一來,金蟬子和蚊道人要和冥河硬拚,損失就大了。要是有個意外,殞落當場也並非不可能。

聽到金蟬子的話,蚊道人卻是得意地一笑,道:“金蟬子你就放心吧,貧道敢放任冥河這老賊施為,豈能沒點手段?看貧道破這廝血河大陣。”

話音落下,蚊道人那億萬萬飛蚊飛身湧向修羅宮,化為一個黑蚊分身組成的萬丈巨人,那巨人伸出一隻巨掌。

然後。

掄圓了修羅宮,砸向血色龍捲巨像。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整個幽冥血海都為之一震。

血色龍捲巨像被這一抽,居然瞬間被擊碎,炸成漫天血雷。

修羅宮卻在這一撞之下,絲毫不損,反而把那漫天血雷吞噬個乾乾淨淨。

金蟬子:???

他嘴角抽搐,道:“蚊子,這就是你的殺手鐧?”

掄圓修羅宮去抽冥河?

蚊道人哈哈大笑,道:“冥河這廝,當年用儘血海各種天材地寶,甚至從血海之外強取豪奪大量異寶,用以煉製修羅宮。”

“這修羅宮在冥河手裡,自然可以極大地增幅他的實力,但此宮同樣是可知阿修羅一族和血河大陣的法寶。”

金蟬子恍然大悟。

難怪一個破宮殿,冥河竟然如此緊張。

看來這修羅宮對冥河而言,如同盤古聖殿在巫族心中的地位一樣。

他這一刻,十分欽佩蚊道人,這廝離開了幽冥血海數百萬年,居然連冥河如此機密之事也能打聽到。

看來,這廝在聽牆根方面的能力,簡直洪荒第一流,隻比六耳獼猴那廝差一些。

蚊道人得意揚揚地看著冥河,億萬年來被對方趕出幽冥血海的一口惡氣,此時終於是出了大半。

他氣吞山河地舉起修羅宮,大笑道:“冥河,再來否?”

冥河定力再強,也被蚊道人這一手氣得破口大罵:“孽蟲,老祖誓要殺你。”

怒急之下,冥河張口噴出一口血紅之霧。

血霧之中,如絲如縷的煞氣化作一隻隻厲鬼,怨魄。

鬼哭狼嚎,哀嚎之聲響徹血海之地。

這些全都是洪荒誕生以來,無數億萬斯年來,無辜枉死的生靈,當時魂魄沒有去處,被那血海吸引,投入其中中每日隻是哀嚎不斷,掙紮於血海之中。

之後這些怨魂全都被冥河收走,煉化成神通手段。

隻是輪迴建立後,眾生魂魄有了去處,冥河這特殊手段,就成了無源之水,越用越少。

若不是怒極之下,他斷然不會使用。

此時億萬怨魂被放出,鬼哭之聲不斷,龐大無比的怨氣化作一柄柄魔刃,向著蚊道人和金蟬子斬去。

這些怨魂生前全都是修士,UU看書 www.shu.com死後魂魄亦是變得殘暴不已,其中生靈九成九是無辜枉死之輩,魂魄之中怨氣滔天早已經到了令仙神都要驚駭的地步。

然而,蚊道人根本不懼,催動起修羅宮就砸。

有金蟬子的金蟬脫殼當後路,蚊道人根本不怕和冥河硬拚。

他的目的簡單至極,把修羅宮拚完就走。

血海不乾,冥河不死。

蚊道人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可以殺掉冥河,他來血海,就是衝著複仇來的。

轟轟轟!

一場註定沒有結果的大戰,在幽冥血海掀起億萬重浪,整個幽冥血海都在衝擊中,轟隆作響。

諸天仙神看的津津有味。

這不比西遊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