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諸天仙神被子受這一句話中的寒氣激得全身冰涼。

尤其是那些根源不強,實力一般的仙神,直接呆立當場,許久纔回過神來。

神,神麼?

三十三天?

帝辛要征戰三十三天???

他瘋了嗎?

人間四海纔剛剛統一,與佛門對弈的西遊還未結束,這就要插手天外天了?

有仙神失聲道:“果然,帝辛果然把手伸向天外天了!吾等必須阻止啊,否則天外天永無安寧之日。”

然而這一聲驚呼,沒有任何一個聲音附和。

阻止?

用什麼阻止。

現在除了佛門,以及隱退的闡教,截教這三家聖人教派,這諸天仙神還有誰能正面和人族開戰?

佛門正在和子受以西遊為賭約,在此之前是絕對不可能正面開戰。

截教雖然和人族不為一體,但誰都能看出來通天聖人和子受是站一條戰線,有截教牽製,闡教能有什麼作為?

至於幽冥血海和北冥妖宮兩家。

且不說這兩家一向都是自顧自,隻說血蓮島新生的血族就可以把阿修羅族所有精力拉過去,而一向各種投機的妖師鯤鵬可能在這個時候和人族正面開戰嗎?

良久之後,也不知是哪一路仙神的神念,幽幽歎了一口氣,道:“那浮空钜艦上,有人族氣運啊。這钜艦要是撞了上來,誰能扛得住?帝辛……究竟怎麼做到的這一步?”

諸天仙神一陣默然。

是啊,那浮空钜艦彙聚而成的島上,有人族氣運!

人族造物是沒辦法承載人間氣運的,隻有領地可以。

但是……領地是可以造出來的?

諸天仙神盯著那飛天而起的巨大浮空島,隻見越升越高,越來越近,眼角狂跳,心神驚慌失措。

在諸天仙神驚駭的目光中,浮空島不斷加速上升,通過之前租界條約留下的通道,直接躍過天外天所有屏障,直達圓覺天中。

巨大的征天浮空钜艦與租界條約中租賃給人族的大島連接在一起。

刹那間,人間氣運化作宏偉屏障,將兩者視為一個整體保護了起來。

無數道文在屏障閃爍,圓覺天中所有壓力頓時被排擠出千萬裡外。

於是。

征天浮空島中門大開,數以千萬的人族司道者,武者排列成整齊軍陣魚貫而出,直接踏上租界大島,迅速地展開營地建設。

與此同時,億萬計的飛禽一族,也從征天浮空島中飛出,開始遍佈租界大島,在各處遊弋巡視。

短短一個時辰不到,租界大島已經變成繁忙的征天前線營地。

孔宣與鳳九一起來到陣前,向朝歌方向,齊齊一禮。

孔宣披金甲,戴金盔,身後五色神光如同五柄利劍閃爍寒芒,一對驕傲而銳利的孔雀雙目神光照耀。

他靜靜開口說道:“回大王,三十三年,足夠了。”

朝歌中。

子受滿意的澹然一笑,道:“很好,那麼朕為此次遠征軍賜名:大商空軍。”

“大商空軍以人族悟道者,武者以及飛禽一族為主,征討天外天,為我大商人間開疆拓土。”

“孔宣,你便為這大商空軍統兵大元帥,征天遠征大都督,統管提點大商空軍與征天一切軍政要務。”

“鳳九,你就去大商空軍當個總參軍吧。”

畢竟,她可是元鳳的唯一召喚者。

在出發之前,他們兩個的任命早就定了。

孔宣是大元帥,統管一切。

鳳九表面是參謀,輔助,但更重要的任務就是以觀想法召喚元鳳。

子受之所以當著諸天仙神的面又說了一遍,目的也很簡單。

那就是提前撂挑子。

不管未來孔宣做了什麼,這三十三天外天的仙佛神靈,都找不到負責之人。

想要直接找孔宣鳳九,還是繞過他們找帝辛,都要面臨兩個問題。

其一:本元帥(本參軍)領大王之令,你有什麼不滿且去找大王吧。

其二:朕已經將一切事務交給孔宣和鳳九,正所謂將在外,王命有所不受,你們直接去找他們吧。

這兩個問題會解決一些來自諸天仙神的瑣事。

畢竟,三十三重天外天,要用三十三年打下來,時間上還是挺緊迫。

子受話音落下,孔宣和鳳九再次向朝歌方向一禮到底,齊聲道:“臣,領旨!”

下一刻。

就見人間朝歌飛起兩道王命令牌,穿過圓覺天通道,直接落到孔宣與鳳九手中。

正是任職王命。

王命令牌落下,這就意味著向九天十地宣告,征天戰爭從這一刻,正式開始了。

不是什麼虛張聲勢,也不是什麼可以撤銷的玩笑。

諸天仙神齊齊倒抽一口涼氣,驚駭得說不出話來。

一些心思靈活的仙神,已經明白了帝辛當著九天十地宣告任命的目的。

一些還沒反應過來的仙神,則開始思考如何去找孔宣鳳九拉關係,又或者是去朝歌找帝辛求情。

更有一些脾氣暴躁的仙神,已經開始拉幫結派,準備建立他們自己抵抗力量。

而諸天仙神的種種反應,對於戰爭的推動,不會有任何影響。

因為真正有影響力的聖人們,並沒有出手。

或是不能。

或是不想。

……

大羅天。

八景宮。

端坐於悟道蒲團上的太上聖人,突然停了鼾聲,長長的壽眉下的雙眸緩緩張開,太上忘情氣息流淌在身邊。

他一眼看透圓覺天所有變化,隨後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商王,你打算連老道我的大羅天也納入人間嗎?”

“老道就給你個面子吧。”

說話間,太上聖人又闔上雙眼,太上忘情的力量噴薄而出,須臾間瀰漫整個大羅天。

三十三重天外天,在這一瞬間,似乎是少了一天。

……

上清天,金鼇島。

通天聖人聽完了子受的任命和三十三年征服天外天的豪言,不怒反笑,連乾三杯瓊漿玉液靈酒。

一旁的金靈聖母秀眉輕蹙,一半擔憂一半抱怨地輕聲開口,道:“師尊,那帝辛怎麼如此不講情面?他難道連師尊你這上清天,也征討嗎?”

孔宣真打過來了,我們這到底是反擊?還是不反擊啊?

一想到截教門下不少弟子都在大商人間任職,金靈聖母就頭大。

再想想剛剛去了欽佛宗立淨土宗的大師兄,金靈聖母就覺得頭更大了。

通天聖人卻是玩味一笑,道:“他帝辛若真的把我這上清天給征討為人間領土,那我就把這道場搬到朝歌去。”

金靈聖母本對自家師尊這渾不在意的態度大急,正想要再勸,然而話到嘴邊,她的眸子一下子張大。

如今聖人都已經被天道契約禁錮在道場之中。

但要是聖人道場成了人間領土呢?

金靈聖母震驚的輕掩朱唇,定定地看了一眼通天聖人,然後又看向朝歌的方向。

這,難道是商王與師尊的一場默契?

這……

帝辛已經強到了,可以正面對抗天道契約的地步了嗎?

……

在諸天仙神被大商空軍吸引所有注意力的同一時間。

幽冥血海。

血海極深之地,一處非血海生靈絕不可能尋找到的地方。

周圍有綿延億萬裡的汙穢血霧,尋常金仙來到這裡,也不過一時三刻間,就會被血霧腐蝕元神殞落。

就算是大羅金仙降臨,

不受血霧侵蝕元神,也一樣會在這無邊無際,每一時間都有七萬八千種變化的血霧迷途之中失去方向。

這裡便是鎮元子命名的兩界山。

冥河以百萬阿修羅族獻祭,以九百九十九件血海秘寶封印之地。

幽冥血海泄漏之處,冥河老祖最大的軟肋所在。

然而,這裡的血霧迷途,並不是總有效。

從修羅島上被搶走修羅宮後,蚊道人帶著金蟬子一路來到了這裡。

蚊道人扛著修羅宮,數億身外化身所化飛蚊,黑壓壓托著修羅宮疾飛,如同一片黑雲托著修羅宮一般。

此時,金蟬子突然停了下來,看向天外天的方向,道:“商王好氣魄,一次佈局三處。”

“西土大陸分裂佛門,幽冥血海點化血族,天外天討仙征神。真是大手筆。”

蚊道人一聽金蟬子稱讚子受,立刻就臉色一黑,道:“什麼大手筆,不過是張狂自大罷了,人族現在即便變強了又如何?哪來的底蘊可以同時在人間、血海、天外天,三處佈局?”

“以我看,帝辛和當年的帝俊和東皇一樣,開始膨脹了。哼,我已經等不及看到他失敗的模樣。”

金蟬子似笑非笑地翻個白眼,“你是嫉妒了吧?你好不容易做件大事,把冥河的修羅宮給搶了過來……”

“結果……不等訊息傳出去,帝辛就宣告征戰天外天,這一下子彆說把你的風頭全搶了。”

“等到你搶走修羅宮的訊息傳出去,諸天仙神怕也會被認為,你是趁著冥河失態時搞偷襲,纔出其不意的成功了。”

蚊道人勃然大怒,一張臉黑得幾乎可以滴出水來,“金蟬子,你不要以為你說的是事實,我就會饒了你。”

金蟬子:???

他無奈地翻個白眼,道:“不過……我們現在去哪裡?你確定我們不會在這裡迷路?這裡的空間錯亂異常,我的元神根本無法看出千米。這裡的血霧,應該是冥河的手段了。”

蚊道人一聽,臉上的憤怒立刻變成得意地大笑,道:“嗬嗬,這血霧,不過是冥河那個無恥的傢夥,從我這裡偷學去的罷了。”

“就算他冥河在這裡迷路了,我也不會迷路。金蟬子,你且跟在我後面就是,現在我們要去兩界山。”

“兩界山的存在,可不是隻有帝辛知道。”

金蟬子一揚眉,道:“兩界山?之前帝辛提到過的那個兩界山?真有一座兩界山?”

蚊道人得意地笑了笑,道:“當然有,而且那是冥河老賊最大的軟肋,我們先去兩界山煉化修羅宮中的寶貝。任那老賊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我們會去那裡。”

然而,蚊子得意地笑聲剛落,一股寒意就從他和金蟬子心底升起。

兩者同時閃出萬裡之外,隻在原地留下一群蚊子化身以及一隻蟬蛻。

噗!

就在蚊道人和金蟬子閃出原地的同時,一綠一白兩道凶光穿破虛空,越過時空距離,將蚊群和蟬蛻斬得粉碎。

蚊道人瞬間失去上千身外化身,勃然大怒,他咬牙切齒地盯著那兩道凶光,道:“阿鼻元屠……冥河老賊來了。數百萬年不見,這廝雖血海的掌控,更上一層了。”

蚊子話音落下之際。

隻見周圍血霧波分浪裂,一道虛空裂縫張開,一團血色虹光飛至。

虹光炸碎,身材高大的冥河老祖,從中走出。

“蚊道人,你這個孽畜,你以為你真能逃出老祖我的掌心?”

一身殺氣的冥河站在血海之上,陰沉的臉上怒火燃燒,冷冷地看著蚊道人和金蟬子。

血海之中無窮無儘的怨氣邪氣等等負面之氣,凝聚成幻滅怨靈,在其身後形成一片億萬裡血雲。

血雲之中,幻滅怨靈發出不間斷的恐怖哀嚎,每一聲嚎叫,都足以把一個金仙的元神震碎。

億萬怨靈彙聚在一起,每一次哀嚎,都讓血海炸開萬丈巨浪。

冥河身穿猩紅大袍,其上血光繚繞,煞氣沖天一頭猩紅的長髮,就好像無數條毒蛇一般無風擺動。

阿鼻元屠在其身邊飛舞,一把白光透寒,死氣如霜;一把翠綠含毒,怨氣如淵。

冥河高立於血海巨浪之上,居高臨下地看向蚊道人和金蟬子,雖已怒氣破海,如火如熾,卻被壓製住,按他冷聲道:“本尊今日,定取了你們的神魂,轉生成阿修羅!”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尖嘴縮腮的蚊道人雙眼通紅,身邊嗡嗡聲大作,甚至蓋過了冥河身邊的怨靈哀嚎之音。

他冷笑一聲,道:“冥河,你當貧道怕你?”

“剛纔在血蓮島前,是誰對著商王搖尾乞憐?是誰給儘天材地寶,哀求商王給你解惑,以穩道心?”

“是誰苦思億萬年,就想給阿修羅一族謀個靈智,凝聚氣運,結果卻不抵商王區區彈指一揮間時間所思所想。”

“可笑可笑,機緣曾經擺在你面前數次,你卻自己親手放過。我看你這億萬年也是白修了,不如直接兵解入輪迴,去人間當個人算了。”

蚊道人一番話,把一旁的金蟬子都給驚著了。

他是萬萬沒想到,這蚊子居然也有嘴這麼損的時候。

仔細一想,貌似自從這蚊子的身外化身控製著天下蚊群進入人族地盤之後,這嘴就開始損起來了吧?

金蟬子倒抽一口氣。

這蚊子到底在人間學了些啥?

比起金蟬子的震驚。

冥河被氣得,已經像是沒有了怒意一般,他分明神色平靜,卻像壓抑著無窮的怒氣,一對血眸之中,殺意已化實質,撕裂周圍空間。

猩紅色的煞氣繚繞冥河身體周圍,身周兩把凶光殺劍,阿鼻元屠亦是放出血凶光厲光。

嗡!

劍鳴聲起。

億萬裡血海為之一震。

冥河冷笑一聲。

淩厲至極的血光劍氣繚繞劍身,虛空濺起一絲絲漣漪,整個血霧迷途區域,被這兩道濃鬱的劍氣充斥其中。

冥河作為世間唯一一個,敢學聖人造人的大能修士,自然不是普通修仙者。

雖然阿修羅族是一個不成功的半成品,但僅僅是被創造出來,UU看書 www.shu.com繁衍至今,就能說明他對生命的參悟非同尋常。

整個洪荒天地,也隻有冥河一人可以做到。

不為其他,隻因為他是盤古汙血中誕生的先天生靈,天生參悟生命道則!

隻不過,同樣是生命道則,冥河的生命道則,卻是主殺戮。

生命道則本就一體兩面,為正即為創造新生。

反之,則為殺戮毀滅。

他冷笑一聲,劍指蚊道人和金蟬子,道:“今日,貧道為洪荒除害,除去爾等兩隻孽蟲!”

冥河話音落下,無窮的血氣瞬間封鎖了周圍天幕!

蚊道人見狀,嗬嗬一笑,道:“金蟬子,是一起上,還是輪流上?”

冥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