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天泉沒有想到,在這荒山野嶺的地方,居然還能有和他勢均力敵的對手,這並不是他自傲於自己的武功,而是江湖大勢之下,走單道的野路子,就是不如大門大派出身的弟子,這是事實。

“哈哈,道長,我這鐵掌比你的寶劍如何?”

在對決中占得了些許上風的巴不平哈哈一笑,顯得極為自得,他和手下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井底之蛙不同,他曾在江湖上混跡過一段時日,是真正知曉青城派名聲的人。

可如今,即便是青城派的高手,到了他手底下,也隻有被壓製的份,這讓他頗有些興奮。

“......”天泉明面上不做表示,實則心裡已經罵開了,他今日的運氣是真的不好。

若是論武功質量的高低,這巴不平所習的雖不知是哪家的武功,但顯然是不及青城派傳承多年的武學,可偏偏對方在實戰方面,就是穩壓天泉一頭。

青城派的武功飄逸靈動,多是四兩撥千斤的技法,少有正面硬碰硬比力氣的劍招,可這巴不平就和當初血鬼堂的鬼一類似,練的都是剛猛至極的拳腳功夫,天然就剋製天泉。

本來青城派自家人知自家事,對於這類擅使外功的敵手,他們也自有一套針對性的劍法,可偏偏天泉資曆尚淺,平日裡練功偷奸耍滑的事情也沒少乾,功夫不到家。

這也就成了現如今這般,明明比內力比招數,天泉都要強過這巴不平許多,但打起來的時候,偏就他處處被壓製。

見對方奈何不得自己,巴不平愈發張狂起來:“小道長,我這功夫學自一位隱世高人,名叫鐵衣訣,你看比你那青城武功如何?”

“閣下的武功,的確不同凡俗。”

天泉本想嘲弄一二,可惜自己技不如人落了下風,再開口爭辯怕是有逞強之嫌,所以便隨口敷衍了兩句。

巴不平雖是粗人,但倒是學了那江湖高手的矜持做派,占了上風卻不咄咄逼人,而是擺出一副前輩的姿態,開始對天泉進行說教。

“道長的武功在同齡人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假以時日,未必不能夠超過我,如何,現在可考慮清楚,是否要加入我們弟兄,一塊在此地嘯聚山林,定好過在深山老林苦修。”巴不平負手而立,侃侃而談。

天泉冷笑一聲:“不過占得些許上風,大頭領是否太過自信了些,可有膽子再和貧道比過一場。”

這話聽在巴不平的耳中,便是面子上掛不住的要強罷了,於是他欣然同意,還表現出了極大的自信:“道長想要怎麼比,儘管開口便是。”

“那好,既然如此,我們就比一比誰的輕功更強吧!”

天泉放聲說道,然後雙腳發力,徑直向後頭也不回地開始飛奔,巴不平豪邁一笑,緊跟著跑出兩步,突然發現比輕功他的確不是對手,然後才猛然回過神,眼睜睜看著對方逃下了山。

“這......”

半晌後,巴不平憤恨地把面前的桌子踹翻,罵道:“什麼鳥青城派的弟子,打不過就跑,沒臉沒皮的渾小子!”

天泉若是能夠聽到巴不平的叫罵,大概率會回頭還一句兵不厭詐,他雖是大門派出身,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氣,可是他性子豁達,身心都沒有什麼包袱,打不過就跑對他而言絲毫心理壓力都沒有。

這巴不平的武功剋製他,天泉一不和對方有血海深仇,二也不是頭鐵的莽漢,何必在這裡和對方耗著。

整個小飛峽,除了大頭領巴不平有過奇遇,習得了一身內家武功之外,其餘人都是純粹靠著力氣吃飯的,根本攔不住天泉,被他輕鬆突破了去。

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今日的場子,天泉將來有的是機會再找回來,可病情不等人,他懷裡還揣著要給錢家姑侄的藥材,這可不能拖了。

從小飛峽離開的天泉,一路直奔紅山鎮而去,可他沒想到的是,等他回到了破院裡,裡邊已經空無一人,不僅如此,門口不知哪來的守門人,看他的眼神還極為不善。

天泉不解,上前抱拳詢問:“這位小哥,請問這院中住著的兩位女子去了何處?”

那守門人極為不屑地往地下吐了口痰,低聲罵道:“快滾快滾,這錢家一群不得好死的玩意兒,誰知道她們去哪了,臭道士,我警告你彆多管閒事。”

“你......”

莫名其妙被這人口出不遜一番,任天泉脾氣再好也是忍不住生了氣,他二話不說扭頭就走,拐到街角偷偷提了桶水,然後翻身上了牆頭,朝那個守門的傢夥就倒了下去。

“啊——呸呸呸!誰啊!”那人被澆成了落湯雞,跳腳叫罵起來,天泉這才解了氣,轉道去了客棧找陸寒江詢問究竟發生何事。

這會陸寒江剛剛得了皇甫小媛傳回的訊息,知道錢家姑侄被趕出了紅山鎮,於是他就給天泉指了條路。

等天泉繞了個大圈趕到城外破廟之時,小乞丐已經擁著氣息萎靡的婦人入睡了。

“唉......”

天泉沒想到自己出去一趟,

竟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他悄悄給婦人搭了脈,發現經過這番折騰,對方已是真的藥石無醫,估計可以開始提前準備後事了。

雖說性子鬨騰了些,但天泉實際上是個很有責任感的人,不救則已,他既然選擇救人,那就會負責到底,這一次小乞丐突然遭遇的劫難,也被他記在了自己的身上。

“麻煩月姑娘,再替貧道照看一二,貧道去把藥煎了。”天泉拜托完皇甫小媛之後,轉道又回了紅山鎮一趟,潛入破院把煎藥用的工具都順了出來。

換源app】

小乞丐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天泉已經把藥煎好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她眼眶紅紅的,本想開口質問對方昨夜去了何處,卻發覺自己有些不識好歹了,怎可如此對恩人說話。

小乞丐複雜的心情最終歸於了一句道謝,隻可惜,就和陸寒江最初下的判斷一樣,這婦人早就油儘燈枯,根本不可能再好起來。

果不其然,在苦苦支撐了三日之後,婦人就撒手人寰,小乞丐哭得眼淚都乾了,天泉幫著對方料理了婦人的後事。

天泉自覺有愧,忙前忙後替小乞丐把婦人的喪禮辦得妥當,守靈三日之後,屍身下葬,一切從簡。

小乞丐本就消瘦的身子,經此一事更是隻剩皮包骨頭,她將婦人葬了之後,忽然在一天夜裡不告而彆,天泉醒來之後,四處打聽才知道對方往小飛峽去了。

“大概是去報仇了吧。”陸寒江猜測道。

天泉也是如此覺得,他頓時感到一陣頭大,他本想著紅山鎮待不下去就算了,將小乞丐帶到其他地方安頓好,就算是了卻此事,沒承想對方居然又一頭紮進另一個大火坑。

陸寒江看出了對方的焦急,問道:“天泉道友,可是要去阻止她?”

天泉毫不猶豫地點頭:“這是自然,她此去就是白白送死,貧道不能看著她做傻事,況且,錢家與紅山鎮的仇怨已經延續兩代,若是放任她繼續妄為,豈非要讓這份仇怨延續下去,無休無止。”

雖然錢家未必還有第三代,但天泉自小被教授的道德俠義,便是要他懂得放下,所以他斷不會看著小乞丐去做這樣的事情。

閱讀這個錦衣衛明明超強卻過分劃水最新章節 請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