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禍不及妻兒,這是江湖人常說的一句話,然而實際上這卻是句廢話,因為江湖仇殺,從來都是能殺多少就殺多少,少有人會在殺紅眼的情況下,還想著放過仇人的妻兒。

紅山鎮的百姓多是普通人,但他們行事卻也按照江湖上的做派,在仇視錢家的時候,不管是當年的罪魁禍首,還是現在的孤苦姑侄,他們都一視同仁。

陸寒江知道了小乞丐的經曆,旋即就問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錢姑娘,若你姑姑撐不過這一關,今後你打算怎麼辦?”

陸寒江和天泉一樣,兩人對於醫術都是一知半解,但與後者不同的是,他闖蕩江湖的時間更長一些,見識更廣一些。

所以他一眼就能夠看出,病榻上的婦人已經是油儘燈枯,這時候哪怕請來公孫世家的醫者都是無力迴天,充其量多續幾天的命。

小乞丐聽了他的話,臉上都是茫然之色,她小時候錢家就沒有了,跟姑姑相依為命這麼些年,從沒有想過如果對方不在了會是怎麼個情形。

沉默了良久之後,小乞丐面露憎恨之色,她說道:“如果姑姑不在了,那都是他們害的,我要替姑姑報仇!”

小乞丐口中的他們,恐怕不止包括小飛峽的綠林,還有鎮子上對她們姑侄漠視的鎮民。

這份遷怒的仇恨被陸寒江看在眼底,他沒有做任何評價,而是說道:“姑娘,你手無縛雞之力,恐怕難為此事,況且,天泉道友也不會眼睜睜看著你步入歧途。”

“為什麼!”小乞丐不解地問道。

陸寒江把手一攤,說道:“天泉道友是修道之人,‘和大怨,必有餘怨,安可以為善’的道理,他隻怕早就熟讀於心了,我想,他應該會試著勸你寬恕那些人。”

若是用佛家的話來說,這便是冤冤相報何時了,得饒人處且饒人,寬恕彆人的同時,也是在寬恕自己,隻有放過了彆人,才能真正將自己從仇恨中解放出來。

然則,大道理人人可說,真的要求彆人去這麼做,又是另一個難題了。

顯然,小乞丐沒有那麼高的思想覺悟,她咬著牙恨聲道:“我絕不會原諒他們!是他們害得我家破人亡,也是他們害得我姑姑如今重病纏身無法醫治,我絕對,絕對不會原諒他們!”

聽完她的話,陸寒江隻是沉默以對,他不表示讚同也沒有表示反對,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對方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陸寒江答應過天泉,可是一直到天色暗下之後,對方還沒有回來,他一個大男人也不好和兩個孤女獨處一室,所以隻得先行回了客棧,等第二日再來。

不過在他走後不久,破院外就糾集了一群人,領頭的正是那幾個在鎮外山廟被教訓的乞丐,他們帶來了許多鎮民,揚言要把小乞丐和她的姑姑趕出去。

“大夥聽我說!這些個錢家的小雜種找來了厲害的幫手!她們一定會報複我們的!我們不能夠坐以待斃啊!”

那為首的乞丐煽動了眾人,聚集而來的鎮民大多都是當年受過錢家欺負的,所以叫喊起來格外齊心,幾個人推搡著就要把小乞丐趕走。

可憐她一個小姑孃家,根本不是這群人的對手,被硬生生趕出了那破院,這本是錢家的房子,這些年她們一直棲身於此,可如今鎮民竟連一處遮風避雨的屋子都不給她們留了。

家裡本就家徒四壁,所以鎮民們衝進來,也沒有什麼可打砸的,把唯一的藥踢翻之後,大傢夥就一塊將兩人趕出了鎮子。

小乞丐辛苦地揹著昏迷的婦人被逼著到了鎮子外頭,眾人不允許她們再回來,好在陸寒江回去之後,想起這事,安排皇甫小媛過來,這纔沒讓兩人就此流落街頭。

隻不過,紅山鎮所有人都不歡迎錢家人,皇甫小媛也無奈,隻得帶著兩人在鎮外尋了一處破廟暫且落腳。

“為什麼!為什麼錢家都沒有了,他們還是不肯放過我們!一定要逼死我們纔可以嗎!”小乞丐泣不成聲地朝著天地哭訴道。

“.”皇甫小媛看著她,沒有出聲安慰,實則也不知說什麼好。

作為江南皇甫家的人,她對於小乞丐的經曆有著切身的體會,當初皇甫玉書把江南殺得血流成河,那些仇家至今還對皇甫淩雲記恨無比,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那你說皇甫淩雲做錯了什麼嗎,其實他什麼也沒有做,隻是因為投生成了皇甫玉書的兒子,所以就天然繼承了父輩的仇恨,一點辯解的餘地都沒有。

小乞丐一邊抽泣著,一邊照顧著姑姑,世界上的最殘酷無非就是先給人以希望,然後再親手掐滅它。

本來錢家兩女已經走投無路,可是天泉的出現卻給了小乞丐一點希望,對方是個好人,不僅沒有計較小乞丐偷錢的事情,

還出錢給她們治病,幫她們去隔壁鎮子跑腿買藥。

小乞丐本以為終於是要苦儘甘來,沒想到,本就糟糕的生活不但沒有變好,反而再一次迎來劇變,而在這最關鍵的時候,天泉偏偏卻不見了。

陸寒江和皇甫小媛兩人雖在,但他們二人終於和天泉不一樣,在小乞丐心目中的分量是不同的。

而此刻,這位被小乞丐寄予厚望的青衣小劍,其實人在小飛峽。

他本是去隔壁鎮子買藥,不料回來的途中卻被小飛峽的綠林給找上,對方不由分說就要動手砍人,他無奈隻好迎敵。

以天泉的武功,這些欺軟怕硬的山賊自然不是對手,輕輕鬆鬆就被他直搗龍潭,然後他終於見到了那位傳說中的小飛峽大頭領——“鐵掌穿雲”巴不平。

對方一身虎皮短衣,揹著一把寬大的樸刀,濃密的鬍鬚捲成一團,渾身都散發著粗獷的野性。

“哈哈哈,道長,我可是恭候多時了啊。”

出乎意料的是,這巴不平對於天泉的態度倒是十分友善,同時天泉也發現了,這大頭領龍行虎步,動作沉著有力,比起手下那群野路子出家的山匪,似乎真的有兩把刷子。

巴不平上來就表現得十分友好,不但沒有計較天泉打傷他兄弟的事情,反而一反常態,熱情地邀請對方一塊飲酒。

“大頭領見諒,貧道不善飲酒,你的好意貧道心領就是。”出門在外,陌生人遞過來的酒水還是少喝為妙,天泉謝絕了大頭領的好意。

巴不平卻是哈哈一笑:“小道長何必這般客氣,罷了,反正以後你我都是自家兄弟,有的是機會一塊喝酒。”

天泉眉頭一皺:“大頭領此話何意?”

巴不平自個兒大碗把酒喝乾之後,UU看書www.kanshu.com抹了把嘴,開門見山地說道:“我見道長也是一方好手,所以想請道長上山,與我們弟兄一塊在這小飛峽逍遙自在,你看如何?”

大頭領的話讓天泉感到無比荒謬,他立刻拒絕道:“多謝大頭領看得起貧道,隻是貧道已拜入青城派,師門規矩在前,恐怕難以從命。”

巴不平大手一揮,說道:“我巴不平做事最講規矩,道長出手打傷了小飛峽的弟兄,本來咱們定是要做過一場的,可若是道長願意入夥,這點小過節,我可以出手替道長平了。”

天泉凝神看著巴不平,說道:“貧道不過區區之人,當不得大頭領這般看重,況且你那弟兄在紅山鎮仗著武力胡作非為,貧道出手製止,本身並無錯處,大頭領當初落草聚義也是被惡霸貪官所逼迫,如今放任弟兄們這般為禍百姓,和那惡徒又有何區彆。”

“老子英雄蓋世,怎可和那些狗東西混為一談!”巴不平大怒,拍案而起便道:“看來道長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弟兄們!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