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秦始皇走進了營帳內,就看到趙浪正皺著眉頭,盯著面前一匹布料一樣的東西,都沒有發現他走了進來。

一旁的奴倒是看到了,連忙跪下行禮道,

“見過陛下。”

趙浪這才抬起頭來,看到了對方,趕緊站起來,說道,

“爹,您來了,怎麼也沒有人通報一聲,我去接您啊,這天都黑了多少有些不安全。”

秦始皇淡然說道,

“這裡都是朕的軍士,能有什麼危險?”

趙浪笑著回道,

“爹,您說的有道理,這世上如今哪有能對您有威脅的。”

聽到這話,秦始皇有些自得的點點頭,就算是拍他的馬屁,也是要看資格的。

很明顯,趙浪就有這個資格,所以秦始皇覺得很舒服。

正準備問趙浪對接下來可能出現的局面應對,就聽到趙浪笑著開口說道,

“爹,您看看這個。”

說著話,趙浪就把桌子上的一匹布料樣式的東西遞給了秦始皇……

秦始皇接了過來,摸了摸,說道,

“這是什麼布料?摸上去也太粗糙了。”

趙浪笑著說道,

“爹,這東西雖然粗糙,

但是極為厚實,保暖的效果比如今的粗布,

絲綢都要強很多!”

秦始皇這時候聽得眼睛一亮,

說道,

“哦?如果能大量生產,卻是能讓百姓的冬日好過一些了。”

“這到底是什麼布料?價錢如何?”

趙浪點點頭,

大秦百姓過冬,可不是像上輩子那樣,大家看一場雪還歡天喜地的。

現在是苦熬著,

多少老人,幼兒抗不過去而死亡。

“爹,其實這東西您見過,”

趙浪笑著說道,

“就是羊毛。”

大秦的百姓其實不傻,

冬天冷的時候,

也是有用羊毛取暖的。

不過大多是把它包在布裡面,

這東西貼身穿實在是太刺撓了。

這樣的利用,

太有限製了。

受限於生產水平,還沒法把羊毛製成布匹的樣式,

毛紡織對大秦來說,

可是妥妥的高技術行業。

可他有了黃道婆紡織機,這一切就不是問題了。

如今,這東西在軍中可緊俏的很。

軍士穿了羊毛製成的衣物,防寒是最基本的,還有一定的防護力。

“羊毛?可這”

秦始皇有些不可置信的再摸了摸,現在他倒是確定了,

可心裡越發的驚訝了。

羊毛可不是那麼好處理的,

不然早就有了紡織機的大秦人,早就做了。

看到老爹吃驚的樣子,趙浪正好把羊毛的好處說了一遍,

“爹,以後,這羊毛的製成品絕對會受到所有人的歡迎。”

秦始皇卻微微皺了下眉頭,他倒是不像趙浪這麼樂觀,說道,

“浪兒,爹知道你喜歡弄一些新奇的東西出來,可你想過沒有,

這羊毛雖然好,

可普通百姓卻是買不起啊。”

“至於那些貴族,他們恐怕也不屑於這些粗糙的布料。”

現在大秦的好多百姓吃飯都是問題,哪有閒錢買這些。

趙浪也點頭表示同意,就好像他上輩子,不買貴的東西,難道是因為不喜歡麼?

但他很快回道,

“爹,您說的的確不錯,隻是您卻忽視了,百姓的窮苦隻是一時的,孩兒有把握,能讓大家都吃飽。”

現在大秦的人口不過兩千萬,有土豆這個大殺器,吃飽不是問題。

之後的需求就更不用擔心了,上輩子的‘羊吃人’運動,就足以說明這種資源的需求了。

“現在會先用官府采購的形式,為軍士們提供這些羊毛衣物。”

“至於那些貴族,爹,我們還有一種東西,叫做羊絨布料。”

穀螹/span “而且爹,這些材料,可不僅僅隻能做衣物。”

軍需采購,絕對能撐起初期的市場,事實上,現在羊毛衣物在軍中極為受歡迎。

見趙浪早已經考慮好了這些,秦始皇這才點點頭,笑著回道,

“嗯,如此一來,你倒是又多了許多進項。”

趙浪這次卻搖了搖頭,說道,

“爹,這次這些東西的製造過程,紡織機等等,孩兒都會完全的公佈出去。”

“隻收取一點點的賣技術費用,其他的收益,分文不沾。”

聽到這話,秦始皇愣了一下,不由問道,

“這是為何?”

他是知道的,浪兒雖然良善,卻也絕對不是視金錢如糞土的人。

不然自己的內庫是怎麼空的?

趙浪這次仔細的回道,

“爹,這個產業,孩兒一個人是完全不了的,這需要大量的人手和原材料。”

趙浪很快將其中的關竅一一說明。

秦始皇聽完之後,卻更疑惑了,

“要建立專門的場地,還要集中這麼多的人手?可如今哪裡去找那麼多沒地的”

說道這裡,秦始皇突然停了下來。

他明白了。

要想那些有土地的百姓,拋棄土地,去這樣的地方做工,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秦人對土地太過於依戀了。

可大秦不是馬上就要多出一群無地可種,無路可走的人了麼?

想到這裡,秦始皇再次看了看趙浪,這小子的心到底有幾個孔?

怎麼連這些事情都環環相扣的計劃好了,可現在他多少要挑點毛病出來,不然怎麼顯得他是爹?

於是說道,

“浪兒,你的計劃是不錯,可如今你和貴族們的關係可不好,他們也不會聽你的安排啊。”

趙浪笑著回道,

“爹,我要是直接分派任務,肯定是不行的,可是如果有一天,墨家釋出訊息,說是丟失了一樣極為重要的秘術,懸賞萬金尋回來。”

“這秘術能一人一天織布數匹!”

“而且,大軍又拋出來訊息,要采購大量的羊毛布料,你說會如何?”

聽到這話,秦始皇頓時不說話了。

他就多餘問這些!

這些貴族看到利益之後,那爭奪的程度,不亞於戰爭!

要知道,布匹也是硬通貨,之前有不少國家,就是用布來做貨幣的!

在這些利益的面前,為了獲得更多的人手,他們恐怕巴不得釋放的奴隸越多越好!

誰會嫌棄自己的錢多呢?

見秦始皇不說話了,趙浪這時候說道,

“爹,這就是大概的計劃了,先開個頭,中間或許會有些阻力,但您放心,最後肯定沒問題。”

“對了,您這次過來找孩兒可是有何事啊?”

聽到問話,秦始皇張了張嘴,最後才乾巴巴的說道,

“沒什麼,爹就是想來看看。”

趙浪眨眨眼,便宜老爹對自己感情這麼深嗎?也乾巴巴的回道,

“孩兒無事,爹,您要不也去看看胡亥。”

就在這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哭喊聲,

“什麼?都沒了?還要罰我的錢?嗚嗚嗚”

“父皇啊,我現在可是和蜜兒關鍵的時候啊!嗚嗚嗚”

秦始皇看著趙浪,微微有些尷尬的回道,

“咳嗯已經看過了。”

(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