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

趙浪重新蓋上被子,看了看旁邊一臉堅定的姬無雙,五味雜陳的說到,

“你就是這麼睡的?”

他渾身上下內裡的衣服都整整齊齊,身上更沒有什麼痕跡。

這不可能是被睡了的樣子。

姬無雙卻一臉驕傲的點點頭,說到,

“沒錯,就是我睡的!”

趙浪看得頭都大了,你驕傲個什麼啊!

咬牙切齒的說到,

“你真的知道怎麼睡了彆人?”

姬無雙頓時一臉警惕的說到,

“怎麼!你想不認賬!”

趙浪一臉悲憤,我他麼什麼都沒做,我認什麼帳!

“你彆以為我什麼都不懂,當年我小時候,看到我師父和師孃,就是這麼睡的!”

“你確定你看到你師父是這麼睡的?”

“千真萬確,我當時就睡在他們中間,怎麼可能看不清楚!”

“我師孃幫師父脫了外衣,然後抱在一起睡的。”

說到這裡,姬無雙的臉都紅到了耳根子,但還是一臉堅定的說到,

“我昨晚就是抱著你睡了整整一晚!”

趙浪隻感覺到整個人都在發抖,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急的。

努力平複了下自己的心情,趙浪冷靜的問道,

“你昨晚的粥裡放的什麼?”

姬無雙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的小聲說到,

“蒙汗藥。”

“我也是怕你不同意嘛。”

趙浪歎了一口氣,這種事情,你他麼用蒙汗藥?

就算你動真格了,自己也享受不到啊。

這獨樂樂的性子要改!

“下次記得用合歡散,或者我愛一條之類的。”

姬無雙懵了一下,說到,

“那是什麼?”

趙浪也懶得解釋了,繼續問道,

“為什麼這麼做?”

姬無雙解釋道,

“他們都說你不是好人。”

“我怕你對農家不利,我已經是農家聖女,如果我把你睡了,你總不能對農家下手了。”

趙浪都差點抑鬱了,你這他麼什麼邏輯啊,

“我他麼都在農家花了幾萬兩黃金了,沒拿農家一分錢!”

“我怎麼會對農家不利!”

姬無雙那一雙桃花眼直直看著趙浪,說到,

“我自小就是孤兒,最知道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好。”

“小時候人販子對我好,是想賣了我。”

“師父對我好,是因為我是武學天才。”

“你對農家分文不取,反而耗費錢財,那圖謀的東西,肯定比黃金更加珍貴。”

趙浪頓時語塞,因為這女人說的還他麼挺對!

他為什麼不直接推掉農家之首的身份。

就是看中了天下農人的潛力,在他的發展下,絕對能崛起。

他也明白了姬無雙的擔憂。

姬無雙雖然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可農人貧苦,隻有一條命而已。

所以他還能要什麼?

你彆說,這邏輯還挺清楚的。

趙浪歎了一口氣,說到,

“你放心,我要的是雙贏,讓天下農人富起來,我也能得到我要的東西。”

姬無雙眨眨眼,看著趙浪說到,

“我相信你。”

“我在莊子上待了這麼久,你對自己人都很好。”

趙浪笑著說道,

“如果這隻是我假裝的呢?你也太好騙了。”

姬無雙愣了一下,似乎沒有想這麼多,過了一會兒才說道,

“我睡了你,自然要對你負責,如果你騙人的話,我就殺了你。”

趙浪嗒嗒嘴,自己沒事嘴賤什麼?

假意咳嗽了一聲,說到,

“我開個玩笑而已,那個,你還是先起來吧,壓的我腿麻了。”

姬無雙臉色一窘,才發現自己的腿還纏著趙浪。

趙浪搖搖頭,人長的這麼好看,這睡姿卻是一言難儘。

“今天的事,你不要說出去,不然到時候毀的是你的清白,”

趙浪現在想著怎麼善後,反正他們兩人也沒有發生實質性的關係。

姬無雙嘟嘟嘴,沒說話。

“行了,你出去吧,不要聲張。”

趙浪直接揮手趕人。

這啞巴虧吃的。

“哦。”

姬無雙哦了一聲,磨磨蹭蹭的穿好外衣,然後纔出門。

才一打開門,姬無雙就愣在了原地。

見她半天不走,趙浪便起身走過去,說到,

“怎麼還不走,要是被人看”

話沒說完,趙浪就愣在了原地。

因為,他這小院子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站滿了人。

看到他出來,一個個的臉上都浮現出大家都懂的笑容。

“公子,您辛苦了。”

福伯笑著說到。

小七和小九也端著熱水走了進來。

“這位白姑娘”

福伯看著姬無雙,卻愣了一下。

身為一個有經驗的老人,他自然看得出來,對方還是不是完璧之身。

可這樣一來,就更奇怪了。

孤男寡女在一間房裡待了一個晚上,說沒點事,誰都不會信。

福伯的眼神一下子就憂慮了起來。

趙浪這時候無力的解釋到,

“福伯,我們真的沒什麼。“

原以為福伯不會信,沒想到他卻低聲說到,

“公子,是不是太緊張了?無妨,這種事情,多試幾次就好了。”

聽到這話,趙浪直接渾身都顫抖起來,他麼的,先是吃了啞巴虧。

現在居然還被福伯給誤會了。

趙浪知道,這事越解釋越亂。

直接閉上了嘴,心裡卻已經發狠,早晚要在姬無雙哪兒,把這場子給找回來。

而姬無雙看到這麼多人,早就直接捂著臉跳上了屋頂逃走。

好在福伯還是很懂趙浪的心思,一句話,把所有人都給趕了出去。

大家也都嘻嘻哈哈的一鬨而散。

今天趙浪是不打算出去了,他敢肯定,隻要他出去,全莊子的人都看著他。

隻是到了下午的時候,旺財過來說到,

“公子,有位叫蘇的公子,說是公子高他們的大哥,前來拜訪。”

“福伯要我問問您,要不要見?”

公子高他們的大哥,那也是自己人。

趙浪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這還是要見的,說到,

“見,我馬上過來。“

趙浪給自己做了下心裡建設,才慢悠悠的出門。

到了門口的時候,就遇到了急匆匆跑過來的胡亥。

不用說,也是去見這位公子蘇的。

“浪哥!你好猛啊!居然把白姑娘拿下了!”

看到趙浪,胡亥頓時興沖沖的說到。

“嗯。”

趙浪沒精打采的嗯了一聲。

果然,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了。

胡亥看到趙浪的樣子,靠近了低聲說到,

“浪哥,是不是有些有心無力啊,我懂,畢竟白姑娘是練武的。”

“我之前有個朋友,也是一樣。”

“沒事,我認識一個醫家的人,很靈的!我那朋友現在猛的一匹!”

“我給你介紹介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