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

是夜。

離趙浪莊子不遠處的李家莊內。

李靈兒正在房中沐浴,水汽中白如玉脂的身影若隱若現。

一旁的侍女一邊加水,一邊帶著幾分抱怨說到,

“姑娘,我們都到這莊子這麼久了,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啊。”

李靈兒淡然的說到,

“急什麼,在城裡的時候,你總是吵著要出來,如今出來了,你卻又要回去。”

侍女噘噘嘴說到,

“誰知道要出來這麼久,而且,家裡還把這莊子給買下來。”

“姑娘,咱們到這裡來,是為了今天遇到那為公子嗎?”

“公子是什麼人啊,他”

李靈兒這時候冷冷的說到,

“閉嘴。“

侍女頓時一愣,看著李靈兒冷若冰霜的樣子,連忙說到,

“姑娘,我”

李靈兒直接打斷了她,說到,

“如果你再敢亂說話,我便將你趕出去。”

侍女連連點頭,再也不敢多說。

李靈兒坐在水中,卻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這事情連一個侍女都能看出端倪,如果以後有人一心查探,恐怕也瞞不住。

洗浴完後,李靈兒獨自坐在房內,看著昏暗的燈光,自語道,

“父親,此人到底是誰?要您費這麼大的心思。”

第二天一早。

趙浪舒服醒來。

有一萬兩金子的安慰,他睡了一個好覺。

不過,現在該想想這些錢該怎麼花了。

金屬放在家裡就是一堆沒用的貴金屬,隻有花出去,變成資源纔有作用。

“招兵買馬?不行,估計招人明天官府就上門了。”

趙浪搖搖頭,

“糧食我也有了,等土豆豐收就是了。”

“收購兵器?也不行。”

想了不少點子,都被趙浪一一否決。

還是老問題,離鹹陽太近了,辦什麼事都不方便。

“唉,要是能在外面開基地就好了。”

趙浪歎了口氣說到。

“你說什麼?”

才說完,一道聲音就從旁邊響起。

趙浪轉頭一看,就發現姬無雙不知道什麼時候趴到了他的屋頂上!

“趕緊下來,你趴我房頂做什麼?”

趙浪無可奈何的說到。

姬無雙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沒事就在他身邊磨蹭。

“有事嗎?”

姬無雙撇撇嘴,給趙浪遞過來一張布帛,說到,

“沒事,這是田老讓我給你的名單。”

“名單?”

趙浪疑惑的接過來,說到,

“你不是已經給過了嗎?”

姬無雙回到,

“這張不一樣,是田老自己收集的,天下年輕農家門人的名單。”

“田老說,這是農家人的未來,希望你能好好使用。”

趙浪頓時打開一看,纔看到前面兩個名字,他腦子裡就轟的一聲響,

“陽城陳勝,陽夏吳廣”

即使是趙浪的曆史再不好,也知道是這兩人,高喊著“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拉開了秦末農民大起義序幕。

好在之前就已經遇到了項羽,趙浪心裡多少有些抵抗力了。

但是這兩人居然農家門人,而自己是農家之首,這種感覺就太奇妙了。

趙浪深吸了一口氣,說到,

“這上面的人我都能指揮?”

姬無雙給了他一個好看的白眼,說到,

“這些門人現在都不知道你是誰,怎麼會聽你的。”

“不過,如果你能給他們一些幫助,對你以後倒是有好處。”

趙浪聞言眼睛一亮,誠懇的說到,

“都是農家門人,我怎麼忍心看他們受苦?”

“立刻給這些人送物資過去!所有耗費,我來承擔。”

姬無雙看著這滿滿的名單,皺眉說到,

“全部嗎?這消耗也不小,而且耗費的時日也會很久。”

趙浪直接說到,

“黃金萬兩夠嗎?”

錢?

他現在最不缺的就是錢!

姬無雙聽到這話,頓時愣了一下,小聲嘀咕道,

“有錢了不起啊。”

但是兩人靠的很近,趙浪聽了個一清二楚,笑著說到,

“有錢當然了不起。”

“不過,這幫助怎麼能到他們手裡?”

趙浪對這個還是有些好奇的。

大秦可不比後世,溝通還是靠書信人力。

姬無雙卻不以為然的說到,

“天下千萬農人都是我農家的手足和耳目。”

“不然你以為,我們改進的新犁要如何推行天下?”

“當然,就是有些費時間。”

趙浪頓時吸了一口涼氣,這農家的路子,他聽得耳熟啊!

不過趙浪很快疑惑道,

“農人如此眾多,按說勢力龐大,怎麼農家卻”

後面的話,趙浪沒有說完,但姬無雙卻懂了他的意思。

姬無雙認真地想了想,說道,

“農人眾多,卻都極為貧苦,農家雖然竭儘全力,卻無法讓天下農人都過上好日子。”

趙浪頓時懂了,難怪農家混得這麼慘。

拯救天下農人,這目標,就算兩千年後都夠嗆。

姬無雙看著趙浪思索的神情,誠懇的說到,

“首領,農人淳樸,還望首領憐憫。”

趙浪知道姬無雙這白蓮花的性子,這是擔心自己利用這龐大的人力網牟取私利。

於是回到,

“放心吧,我不會對自己的門人動什麼歪腦筋。”

這點分寸,趙浪還是有的。

而且現在大秦的農人都是一群苦哈哈,根本沒有什麼油水。

“你要是不放心,隻要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中間我不插手,這總行了吧。”

趙浪主動說到,他也樂得當甩手掌櫃。

姬無雙臉色微紅,說到,

“多謝首領。”

然後才離開。

看著姬無雙離開的身影,趙浪皺了皺眉,看來自己統一農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姬無雙一路來到田老他們所在的院子,傳達趙浪的命令。

很快,幾人就忙碌起來。

姬無雙卻感覺有些對不住趙浪,再加上她心裡原本就對趙浪有些彆樣的情緒。

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她自小就是被上一任農家之首養大,對方教她武功,卻沒有告訴她該如何處理感情的事。

“白姑娘,您再想什麼呢?”

就在她發呆的時候,小七從旁邊鑽了出來。

姬無雙看到小七,頓時心裡一動,這多天她們也相處的很熟了,說到,

“小七,你說要怎麼才能抓住一個男人?”

男人可能想不到,女人之間的聊天可以多大膽和直接。

小七頓時笑嘻嘻的說到,

“原來白姑娘是想男人了啊,嘻嘻嘻”

姬無雙臉色一紅,兩人頓時鬨了一陣。

最後小七才說到,

“我家公子說過,想要抓住一個男人,就簡單的就是得到他的身子。”

姬無雙臉色緋紅,江湖兒女,當然懂這是什麼意思,說到,

“這真是你家公子說的?”

小七肯定的點了點頭,這可是趙浪每次占她便宜的時候親口說的。

姬無雙頓時神色慢慢堅定起來,她記得自己應該還有些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