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獲取第1次

第717章禮的智慧

冒頓的話音未落,其他的部落首領都激動的喊起來,

“單於!您的智慧比山還高,比海還深!我們都聽您的!”

聽到這話,冒頓的嘴角都不由的抽動了一下。

他是聽的夠夠的了,但現在也隻能忍受一下。

一旁的左賢王說道,

“單於,那我們什麼時候進攻?!”

冒頓這時候淡然道,

“不著急,雖然秦軍損失了許多人,我們現在已經是占據了上風,但他們還是有實力的。”

大秦邊軍的實力,他們這些匈奴人是最清楚的。

“但如今,他們的人已經少了很多,這時候纔是發揮我們騎作用的時候,分出去一部人,去各處騷擾,本單於要這些秦軍被分開。”一秒記住

“等他們疲憊的時候,就是我們攻擊他們的弱點的時候!”

聽到這話,左賢王卻露出一絲遲疑,說道,

“單於,咱們的糧草可以有些扛不住了。”

他們聚集大軍,已經過了一個春天,現在又對峙了這麼久。

要是在等幾個月,又要入秋了。。。

到時候如果打不進秦國,又沒搶到什麼物資,那麼這個冬天,匈奴會很難過。

冒頓看了對方一眼,卻沒有解釋,眼中露出了一絲失望。

匈奴的人才還是太少了。

他緊接著看向一直在旁邊的禮儀廉三人,說道,

“稽粥,你可知道為什麼?”

聽到問話,禮愣了一下,心裡並不想回答,可是看著周圍的匈奴貴族,他心中一動,說道,

“我們難,秦人更難,隻要我們擾亂了他們,那麼之後的進攻中,我們的阻礙會更小。”

“現在花費的這些物資,將來都可以補充回來。”

禮的話音未落,一旁的匈奴貴族們紛紛眼睛一亮,禮說的簡單易懂,他們也看到了其中的好處。

但一邊年紀最小的廉卻瞪大了眼睛,他沒有想到,禮居然會給那個人出主意。

頓時一張小臉都漲得通紅,正想說什麼,卻被旁邊一臉陰沉的義給攔住了。

冒頓這時候露出了一個驚喜的笑容,連聲說道,

“好!不錯!”

“我們困難,秦軍更加困難,但我們付出的代價是要比秦軍少的!”

他沒想到,自己的這個兒子,居然能看到表面之下的東西!

他後繼有人了!

而此時,所有的匈奴貴族也再次連聲道,

“單於和大王子的智慧。。。”

聽到這話,冒頓卻沒有覺得那麼刺耳了,因為這一次,眾人也在誇讚他的兒子。

這比誇讚他還要高興!

但這次還不等這些人把話說完,營帳外就響起了一陣喧嘩聲,

“這裡是單於的大帳!你們過來做什麼!快快離開!”

“我們要見單於!”

“再不走,不要怪我手裡的傢夥不長眼睛!”

冒頓頓時皺起了眉頭,很快就有侍從走了進來,稟告道,

“單於,外面月氏和羌人的首領想見您。”

冒頓還沒有說話,一旁的左賢王就不耐煩的說道,

“單於是他們想見就能見的嗎?”

“讓他們滾開,再鬨,就把他們剁了!”

他們是絲毫不怕對方的。

已經把他們打服了,這些人就是他們的牛馬,更彆說,這些人已經實力大損了。

殺了那麼多秦軍,也是有代價的。

代價就是這些月氏和羌人。

冒頓微微皺眉,問道,

“是什麼事情?”

月氏和羌人的部隊他還是有用的,不能真把對方給逼急了。

侍從遲疑了一下,回道,

“好像是說,他們的部落後方被秦人襲擊了。”

“什麼?!”

左賢王直接驚的站了起來,

“秦人哪裡來的這麼多騎兵!“

“單於!我們的後方不會有事吧!“

他不是關心月氏,羌人的生死,他擔心的是秦人會不會也針對他們的後方!

其他匈奴首領的臉色也嚴肅起來,隻有廉滿臉高興,他就說叔叔怎麼可能失敗。

聽到這話,冒頓心中也是猛地一震,但臉色卻沒有絲毫表現,說道,

“慌什麼?我們左邊是羌人,月氏,右邊是胡人,秦人怎麼可能繞過我們?”

其他人這才稍稍的安心了些,左賢王也鬆了口氣,不過很快想到了什麼,繼續問道,

“單於,可如果那些胡人不安分怎麼辦?雖然他們大部隊去了遼東,可要是留了一些人也不好對付。”

胡人雖然表示了臣服,可雙方之間的關係,並不能算好。

他們可是殺了東胡王!

聽到這話,冒頓不由的露出一個冷笑,說道,

“如果他們真的敢來,本單於自然會給他們一個驚喜。“

“不過你的擔憂也有道理,去傳令給那些胡人,讓他們的人手,十天之內到這裡來。“

聽到冒頓早有準備,左賢王這才安心下來,隻是聽著外面的聲音,不由憂慮的說道,

“單於,那現在可該怎麼辦?”

現在月氏和羌人的部落被襲擊,他們的確是不好阻攔。

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如果是自己老家被偷了,他們拚了命都要回去,這誰攔得住?

可是如果這些人走了,那就沒替死鬼了。

他們到現在為止,整個匈奴損失的人都在五千以內。

這數字也不小,可和這兩個動不動就損失上萬的人來說,那可就太少了。

冒頓這時候心中微動,很快做出一副淡然的樣子,說道,

“本單於會讓他們留下,還會讓他們衝在第一個。”

所有的匈奴貴族們都露出一絲詫異,

這怎麼可能?

冒頓也不多說,很快吩咐道,

“讓他們進來。”

不多時,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月氏和羌人的首領出現在大帳內。

兩人都是一臉的悲傷和急切,看到冒頓的一瞬間,幾乎是同時跪地哭訴道,

“單於!我們的大營被秦軍騎兵襲擊了,還請讓我們回去救援!”

“單於!。。。”

他們心裡可太苦了,被冒頓叫到這裡來,族人都損失了好幾萬,他們總共纔多少人?

但是,身為失敗者,卻不得不聽令。

可現在秦人的騎兵居然到了他們的後方,逃出來的族人都說,這些秦軍簡直就是魔鬼。

部落裡面的成年男人幾乎要被殺絕了!

隻剩下女人和孩子。

他們必須要儘快的把人奪回來!

不然的話,月氏和羌人,就真的要消失在這一片草原上了!

聽著兩人哭訴著慘狀,大帳內的匈奴貴族們臉上都露出來一絲絲的不忍之色。

大家都是草原族群,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說的難聽點,就算羌人和月氏把人搶回來,三十年內,這兩族隨時有滅族的可能。

但這麼一來,他們就更好奇,冒頓要怎麼勸對方了。

聽完了兩人的哭訴,冒頓這時候卻還是一臉漠然,問道,

“你們想回去?”

月氏和羌人的首領連連點頭,隻是不等他們說話,冒頓就繼續問道,

“你們回去需要多久?”

“日夜兼程,十天足夠了!“

“日夜兼程之後,你們還有體力嗎?能打的過秦軍嗎?就算能打過,如果看到你們,他們直接殺了你們的族人,你們又能怎麼樣?就這麼回去,沒有任何的戰利品,你們又拿什麼和族人交代?”

一連串的問題,直接把兩人給問懵了,兩人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的確,他們就算是趕回去,能不能打過秦軍騎兵,還是兩說。

但,但就算這樣,他們也必須回去!

那是自己的家園啊!

“我們死也要死在那裡!“

兩人都神色堅定的說道。

冒頓這時候說道,

“但是本單於可以給你們一個選擇,既可以救援部落,還可以拿到戰利品!”

聽到這話,兩個首領都不由的看向冒頓。

冒頓這才緩緩的說道,

“跟著本單於打進秦國去!”

“這樣,秦國必然會收回騎兵,你們的部落也會被解救。”

“秦國的繁華你們也知道,東西應有儘有。”

“還有無數的女人,本單於讓你們能搶多少搶多少,你們完全可以再恢複自己的族群!”

“隻要你們跟著本單於,你們的未來,又何止這一片小小的草原?”

冒頓的話說完,整個大帳內都一片寂靜,沒人想到,冒頓的計劃居然如此宏大!

月氏和羌人的首領也不由的嚥了下口水。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心動。

不錯,現在回去救援,的確是已經來不及了。

而進入秦國,既能複仇,還能掠奪戰利品,他們自然知道秦國有多繁華。

猶豫了一下,兩人聲音略微有些乾澀的說道,

“單於,這件事,我們需要和族人商量一下。”

這種事情,哪怕他們是首領,也不能一個人決定。

冒頓淡然的回道,

“去吧,但是時間不多,十天之內,我們就會發起進攻。”

兩人點點頭,很快的離開了營帳。

等兩人走了之後,冒頓很快說道,

“左賢王,讓所有人準備好,十天之內,準備進攻,先鋒就是月氏和胡人。”

他敢肯定,對方會回來的。

左賢王卻是一臉懵嗶,帶著幾分疑惑問道,

“單於,您不是說要再拖一拖嗎?”

剛剛纔說不急,轉手就說十天內進攻。

其他匈奴貴族也是滿臉疑惑。

冒頓看著這些人心裡再次歎了口氣,匈奴人作戰勇猛,不畏生死,可也同樣,行事簡單。

但就在這時候,他卻看到自己的大兒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心中一動,問道,

“稽粥,你說說為什麼改時間。”

聽到問話,禮沒有猶豫,很快說道,

“因為要利用月氏和羌人,他們剛剛的極限時間就是十天,而讓他們做先鋒,也就把損失給了他們。”

聽到解釋,所有人再次點頭,讚歎道,

“單於和大王子的智慧。。。”

冒頓也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稽粥,你的表現不錯,再給你加五千人!”

“你現在有一萬人,足夠你施展你的聰明瞭!”

表現好,就給獎勵!

很快,議事完成,所有人也都各自回了自己的營地。

隻是禮義廉三人回到了自己的營地之後,廉就擺脫了義的手,憤怒指著禮說道,

“大哥!你為什麼要給那個人出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