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獲取第1次

第611章殺死還是放過項羽?

“你說什麼?”

聽著龍苴的回報,項羽突然感覺得有些恍惚。

龍苴愣了一下,再次回道,

“虞子期,鐘離眛兩部軍士已然叛逃十之**!”

項羽這時候似乎纔回過神,帶著幾分猙獰說道,

“不是早就告誡過他們了嗎!為何不早做防備!為何不動用軍法!”

有了今天白天的警告,他也預料到會有軍士叛逃的情況出現。

所以還特地告誡了兩人,卻沒有想到這深夜的時候,居然會傳來這樣的訊息。

龍苴這時候訥訥回道,

“王上,最開始也有派人攔截,也要軍法從事幾人,可是...後來執行軍法的人也一起逃了。

”m.

他剛剛聽到兩人回報訊息的時候,其實也有些回不過神來。

兩座軍營,如今居然隻剩下不到兩萬人!

逃走了四五萬人!

簡直是無法想象!

聽到這話,項羽不由的陷入了一陣沉默。

周圍的人自然也不敢出聲,這時候,四面的歌聲就顯得越發清晰了。

隻是這些原本熟悉的楚地歌謠,卻讓項羽更心煩意亂了,冷聲道,

“是誰還在喧嘩!還不趕緊停了!”

聽到命令,周圍的人卻面面相覷,最後,還是龍苴回道,

“王上,這歌聲是秦軍那邊傳來的。

“秦軍?”

項羽再次愣住。

這四面的楚歌,卻為何是秦軍發出來的?

楚地之民,皆以歸秦了?

一陣無比空虛的感覺從四周湧向了項羽了。

巨大的疑惑,也湧上了項羽的心頭。

他纔是楚地之王啊!

“為什麼?”

項羽不由的直接問出了聲。

隻是這個問題,周圍的人都沒法回答。

沉默了良久之後,龍苴再次說道,

“王上,如今形勢危急,還請早做決斷!”

現在十數萬楚軍,可以說隻剩下了垓下不到三萬的精銳,而且鬥誌渙散。

而秦軍有了這些降兵,軍力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他們。

可以預料到的是,明天一早,一旦開戰。

秦軍甚至都不用動用那些弩箭!

他們輸定了!

龍苴直到現在,看到了結果之後。

才微微有些領悟到,

他們準備的那些物資,打造的裝備,和強行征召來的糧草。

反而是傷害自己!

而秦軍,無論是農家人,還是那些儒生。

那纔是秦軍真正的殺招!

他們妄圖用有形的武器,對抗無形的攻擊。

根本就是南轅北轍!

這一場戰爭,從一開始,雙方就不在一個層次上!

怎麼可能不輸?

項羽這時候也領悟到了一些,可是現在一切都已經遲了。

“早做準備,本王還能做什麼準備?”

項羽帶幾分慘然說道。

為了這次的戰鬥,他已經壓榨乾淨了整個楚地。

如今,楚地的貴族豪門,平民百姓,對楚軍都是避之不及。

這次如果贏了,還能用大勝的聲望,把這些反對給壓下去。

而如今卻輸了。

看到項羽頹然的樣子,龍苴心中也有些愕然。

他從沒有看到對方這樣過。

但還是很快勸道,

“王上,如今之計,我軍應該儘快突圍,度過烏江,回到江東!”

“收攏人馬,沿江據守!”

項羽卻有些無動於衷,隻是冷然的說道,

“過江?本王隻想和趙浪決一死戰!”

龍苴眼看形勢不對,這麼下去,那麼明天所有人就都等死吧!

緩緩的呼了一口氣,龍苴這時候大聲道,

“王上!如今諸位將士的性命都在您的一念之間!“

但項羽還是不為所動。

他早已經傾儘全力,卻還是不是趙浪的對方。

這一次,他一定要當面問問趙浪,到底是為什麼!

這時候,一旁的營帳動了一下,虞姬從裡面走了出來。

看著楚楚動人的虞姬,項羽纔回過神,說道,

“你怎麼出來了?外面風大夜涼,你在營帳中等我。

說著,便不由分說的把虞姬推回了營帳裡面。

看到這一幕,龍苴的心中微動,說道,

“王上!就算不為了將士們,您也要為虞姑娘想想啊。

聽到這話,項羽微微一怔,

“虞姬。

想著虞姬那曼妙的模樣,和對他的關心,項羽不由的神情微動。

的確,他要為虞姬考慮啊!

等他把虞姬送回江東安置好,再來和趙浪一決生死!

緩緩的吸了一口氣,項羽這時候說道,

“龍苴,你有何計劃?”

看到項羽終於不再求死,龍苴心中即是高興又是失望。

高興的自然是項羽恢複了鬥誌。

失望的是,這鬥誌不是為了國家大事,而是為了一個女人!

那個豪情吞天的楚霸王,已然不見了!

心中雖然感慨,但龍苴卻沒有過多的耽擱,直接說道,

“王上,我等如今應該趁秦軍收攏降兵的時候,藉助夜色儘快突圍!”

“度過烏江,重回江東!再圖後事!”

項羽點點頭,既然已經下定了決心,他也不再猶豫,說道,

“讓虞子期,鐘離眛帶所剩的殘部,向兩側突圍,吸引注意!秦軍勢必追擊!”

“等秦軍混亂,我等再以騎兵開道!從最薄弱的西邊突破!”

項羽很快便安排好了突圍的計劃!

論起軍事,他還是極為擅長的。

龍苴這時候也領命離開。

項羽也重新進入營帳,讓虞姬做好準備,然後穿戴好盔甲,拿好武器,準備作戰。

離開的時候,還讓阿呆路上照顧好虞姬。

不多時,整個楚軍都動了起來!

在四面楚歌中,虞子期和鐘離眛帶著楚軍的死忠,朝著秦軍的方向發動了進攻!

白天沒有爆發的戰鬥,在晚上終於爆發出來!

很快,秦軍大營就接到了訊息!

“楚軍突圍了!?”

聽到訊息,趙浪倒是不奇怪,隻是沒有想到,對方的反應居然這麼迅速和堅決!

“韓信!對敵攔截就交給你了!”

韓信沒有多說什麼,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極為重要!

直接領命帶著人離開。

“大狗,告訴聖女,穩住農人!”

“英布,看好剛剛投降的楚軍!”

“蒙上卿,你坐鎮中軍,防止內亂!”

趙浪很快做出了應對。

所有人都一一領命,隻有蒙毅留在營帳裡,有些緊張的看著趙浪,

“太子殿下,你不會想去參戰吧!?”

“夜戰危險,您可不能一身犯險啊!”

他是不可能讓趙浪去參戰的。

都到這時候了,趙浪的安危比什麼都重要!

而且夜戰的不確定因素太多了,死在自己人的手上也是有可能的。

趙浪這時候露出一個笑容,回道,

“蒙上卿隻管放心就是,我這次不參戰。

“而且,還會朝後撤。

聽到這話,蒙毅頓時一愣,心裡想著還有這種好事?

隨後大笑道,

“好好好!太子殿下往後撤更安全!”

“來來來,老臣這就給您安排!”

他巴不得趙浪撤到最後面去!

說著就親自拉著趙浪朝後方撤過去。

趙浪這次極為順從的跟了上去,一旁的胡亥一聽還有這種好事,怎麼可能放過?

連忙跟上。

很快,在一片交戰聲中,蒙毅親自把趙浪送上了馬,看著五百少年軍,一千精銳秦軍,一千農人軍。

把趙浪圍著朝後方而去。

蒙毅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然後回了營帳,全身心的準備對付突圍的秦軍,這一次,他一定要把對方留在這裡!

此時,趙浪離開了交戰的區域,他當然不會往後撤。

也不會去參戰。

而是下令道,

“去江邊渡口!”

聽到命令,少年軍和農人軍自然沒有任何意見。

他們是趙浪的死忠!

帶著秦軍的王離遲疑了下,也還是同意了。

反正趙浪不去交戰區就行。

很快,一行人朝著江邊而去。

“浪哥,我們去江邊做什麼?”

跟在趙浪身邊的胡亥問道。

他不懂,這大晚上的,趙浪去江邊做什麼?

趙浪淡然的回到,

“等一個人。

胡亥更懵了,

“等人?”

這大半夜的等誰?

趙浪卻沒有解釋,隻是笑著看著交戰的方向。

他知道,項羽一定能突圍出來。

無論是上輩子,還是這一輩子。

項羽的戰鬥,其實都沒有輸過!

沒人擋得住他!

個人勇武,是天下之最!

這是事實!

哪怕上輩子身死,也是自殺的。

隻是輸了戰爭。

所以他纔要提前來等對方。

就是為了防止萬一對方不自殺,說不得,他就要幫幫忙了。

手中已經備好了三支幫著‘正義’手雷的箭,這次,項羽不投降,就必死!

一路到了江邊渡口,趙浪直接吩咐道,

“王離,帶人埋伏在兩側。

“奴,把人帶過來。

王離愣了一下,再看看奴帶著項伯,項莊,範增過來了。

頓時臉色慘白的明白了什麼。

但已經到了這裡,他已經沒有辦法拒絕了!

隻能聽從趙浪的吩咐,帶著人藉著夜色的掩蓋,埋伏在周圍。

這時候,就連一旁的項伯也明白過來,

“趙兄,你這是要埋伏羽兒?”

趙浪笑著點點頭,

“有些話,還想和他說。

項伯點點頭,帶著幾分殷勤說道,

“待會兒我幫你勸他。

趙浪正要回話,一旁的項莊就冷然說道,

“你們就不怕阿羽一人殺穿了你們!哼,到時候你們背後就是烏江,連逃的地方都沒有!”

他對項羽的武力,有著絕對的信心!

當然,這也是想嚇一下對方,讓出通道。

因為項羽哪怕是殺了趙浪,也會被這些秦軍耗死!

趙浪這時候沒有和對方鬥嘴,而是舉起一個火把,有規律朝江面的方向揮動了一陣。

下一瞬,一道道的光亮從江面亮起。

一艘大船,數十艘小船,出現在了江面上!

不多時,一艘小船緩緩靠岸,一名年輕的水手走到了趙浪的面前,

“魚蛋見過主上。

看著面前,已經微微褪去了青澀的魚蛋,趙浪淡然道,

“封鎖江面。

“是!”

魚蛋隨後領命離開。

此時,所有人都是一片愕然,沒有人想到,趙浪居然早就在這裡佈置了船!

項莊直接臉色慘白。

一直沒有說話的範增,則是閉上了眼睛。

他們的每一步,幾乎都在趙浪的預料之中。

沒有人能在這種情況下取勝!

奴看向趙浪的目光,猶如崇敬神靈。

趙浪的這道命令他當然知道,卻沒有想到,居然會應在這裡。

隻有一旁的胡亥滿眼羨慕,這種無形裝嗶,他也想學。

隻是沒有讓他們等待的過久,遠處就傳來了一陣騎兵疾馳的聲響。

所有人都微微緊張起來,他們知道,來的人應該就是項羽!

一旁的項莊不顧性命,就想要出聲示警,被早有準備的奴一塊破布塞進了嘴裡。

他手腳被綁,卻是沒法防抗的。

很快,騎兵就快速接近,還沒有靠近江邊,所有人就聽到一陣呼喊,

“船伕!快快靠岸!”

隻是下一瞬,四周就亮起來無數火把,將周圍照的通亮!

是王離帶的秦軍。

黑暗中的人影也顯露在眾人面前。

為首的人雖然一身血汙,卻正是項羽,他的身後,是一隊數百人的騎兵!

項羽也看到了江邊的趙浪。

兩人再一次在戰場見面了。

兩人相對而視,沉默了一陣之後,趙浪先開口道,

“阿羽!”

項羽也回道,

“公子浪。

“今日,我們總算要決一個生死了!”

“來,和你的隨從一起上!”

聽到對方的約戰,趙浪卻緩緩的搖搖頭,

“阿羽,此戰已經無關你我了。

“我隻有一個問題,想再問你一遍。

項羽這時候哈哈笑道,

“公子浪,你不必多問,我項羽此生絕不投降!”

趙浪雖然心中早有預見,但還是指了指他身後的項伯等人,

“阿羽,為了你的親朋好友,為了你的軍士,你就不能服一次軟嗎!”

說實話,他的確有些捨不得這麼一名舉世無雙的猛將。

項羽這時候卻沒有絲毫的動搖,甚至都不和趙浪爭執這些,而是厲聲道,

“公子浪,你要取我性命,就放馬過來!”

“不必多言!”

事已至此,趙浪也不再糾結,直接舉起了手中的弓箭!

殺了項羽,自己的軍士也能少一些傷亡。

看著趙浪的箭,項羽臉上也浮現出一絲絕望,他不可能逃得過這箭的威力!

趙浪開弓拉箭,瞄準了項羽!

就在這時候,一道久違的機械音在他心中響起,眼前也出現了兩個選擇,

“一,殺死項羽,獎勵霸王戟,烏騅馬,霸王之力!”

“二,放過項羽,並將其驅逐,獎勵華夏文明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