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秦始皇看著趙浪咬牙切齒的說完這話,臉上這才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好,就依照太子所言。

“皇子扶蘇,高,擾亂祭祀,收押之後,明日便發配北疆,無特赦,永世不得回鹹陽。

秦始皇的聲音很輕,但是落在眾人的耳朵裡,卻不亞於晴天霹靂!

他們剛剛其實已經回過神來了。

始皇帝的做法,擺明瞭就是不想殺扶蘇和高,不然也不會硬逼著趙浪為兩人求情。

原以為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的帝皇手段。

可下一瞬,就永世流放了!

這道命令,哪怕有補償趙浪的意思,這也太狠了!

和殺了對方,沒有太大的區彆!

好歹這也是皇子啊!

就連前來祭祀先人的皇室宗族們,都微微咋舌。

原本還想著接著祭祀的機會,來參與朝堂的心思,一下子就淡了下來。

對自己的親兒子都這麼狠,他們要是犯了什麼錯。

恐怕隻有死路一條了!

還不如老老實實的過富貴日子。

趙浪聽到這話,也不由的看向老爹,剛剛心裡的那幾分不滿也拋到了九霄雲外!

老爹這是藉機為他震懾宗族啊!

有了這個例子在這裡,自己之後再想懲治宗族,就會容易很多。

不過他也不得不佩服老爹的應對,一個突發的情況,在老爹手裡,就是可以利用的機會。

至於流放扶蘇和高,算是給他出一口氣。

而那個‘無特赦’三個字,就是給扶蘇和高留的機會,就等著自己哪天用特赦就給對方恩情。

想清楚了這一切,趙浪也隻能露出一個苦笑。

自己要學的還很多啊。

黑冰衛也不含糊,直接拖著面如死灰的扶蘇和高下去關押起來。

還有那些仁德之儒,雖然秦始皇沒有特彆下令,黑冰衛也還是一併拖了下去。

既然是一起來的,也自然要一起走。

處理完了扶蘇和高,秦始皇便接著說道,

“太子自今日起,上朝聽政。

這倒是沒什麼好奇怪的,身為太子,自然要參與朝政了。

接下來的議事都是些比較尋常的事情,這大庭廣眾之下,也不會說起重要的事情。

隻是趙浪明顯沒有這個心思,找了個機會,很快說道,

“父皇,楚地叛逆需要儘快平定,兒臣身為太子,本就有護國之責。

“兒臣請戰楚地,還大秦一片清明。

這本來也是定好了的,秦始皇自然不會拒絕,

“就依太子所言。

“謝父皇,兒臣明日便啟程!”

趙浪高聲道。

他可是待不下去了。

楚地的事情,還是速戰速決的好。

秦始皇也不阻攔,隻是淡然說道,

“議事完畢,太子隨駕回宮。

趙浪著急去楚地,他能理解,但是有些事情,他必須要教一教對方了。

雖然按照原本的計劃,這時候應該是去朝堂了,還有一些賞賜之類的儀式,可眾臣也沒說什麼。

就今天的冊封儀式,有幾個是按照計劃來的?

再說了,最需要討論的平定楚地。

趙浪去,大家也沒什麼好討論的。

現在大秦根本拿不出額外的兵員和財力。

都要靠趙浪,彆人自己定就好了。

隻是這種空落落的感覺,讓大臣有些難受。

因為對方似乎完全不必經過他們,就可完成平地楚地的事情。

很快,一旁的禮官便高聲道,

“陛下回宮!”

很快,始皇帝在黑冰衛的護送下,回到了自己的車架中,群臣跟隨。

趙浪這時候也必須要跟上。

和幾個老人家交代了一聲,現在卻不是和幾個老人詳細聊的時候,趙浪重新上了自己的車架。

很快,整個鹹陽就響起了一陣陣的高呼聲,

“大秦萬年!陛下萬年!太子萬年!”

很快,所有的車架就消失在了街道上。

不多時,皇宮內。

秦始皇坐在最上位,趙浪站在下面。

趙高在一旁侍奉。

秦始皇很快吩咐道,

“趙高,帶人退下。

趙高遲疑了下,看了下趙浪,估計著對方應該乾不出弑父的事情來。

這才帶著人退下。

宮殿內,頓時隻剩下兩人,空氣中的氣氛不由的變得有些凝重。

趙浪眨眨眼,不知道自己老爹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反正這裡也沒外人,咬咬牙問道,

“父皇,您”

“叫爹。

“爹。

秦始皇這時候從最上首的位置走到了趙浪的身邊,說道,

“浪兒,今日的百家來賀,是你安排好的嗎?”

趙浪連忙搖頭道,

“爹,這些不是我安排的。

今天百家做的事情,的確是有些過線了。

說實話,他自己也並沒有篡位的打算。

真以為當皇帝就那麼輕鬆嗎?

聽到這話,秦始皇的臉上反而微微有些失望,說道,

“爹倒是希望是你的安排。

“這麼說來的話,你對百家還沒有達到絕對的控製。

今天的事情,如果是趙浪安排的,那麼說明,諸子百家已經被趙浪完全掌控了。

反之亦然。

趙浪想了想,回道,

“爹,秦老他們不會背叛我的,他們隻是想”

隻是不等趙浪把話說完,秦始皇就打斷道,

“浪兒,就算那些人不會背叛你,那他們的樹下呢?”

趙浪頓時沉默了。

蛛網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都出了叛徒,他當然不敢說有絕對的把握。

“爹知道,你不喜歡朝堂上的那些大臣貴族。

秦始皇當然能感受到,趙浪對那些大臣貴族的厭惡,

“爹也不反對你用諸子百家來製約他們,但是,你要記住,絕對不能將所有的信任,都給他們。

趙浪微微皺了下眉頭,他理解老爹的意思,

“爹,您放心,孩兒不會輕信的。

“而且,對於百家,兒臣也有製約的手段。

“百家雖然勢力龐大,但他們的來源,卻多是普通的百姓。

“孩兒對農人的把握極深,百姓的心意都在孩兒這邊。

秦始皇這時候卻微微搖了搖頭,

“浪兒,爹雖然不知道,你為何一直以來,都如此重視百姓,但是你也絕對不能將信任全部都給他們!”

趙浪微微皺眉,老爹受限於時代,卻是看不到百姓的力量。

他正要解釋,卻聽到老爹繼續說道,

“爹今天看到了你說的百姓之力,的確是無比強大!但越是如此,爹就越是擔憂。

說到這裡,秦始皇的臉色已經微微有些凝重了,

“大臣貴族要的東西,爹知道,他們要的不過高官侯爵。

“諸子百家要的東西,有些縹緲,但也不過是想將自家的學術流芳百世。

“可是百姓們要的東西,爹卻看不透。

趙浪這時候回道,

“爹,百姓們要不過是吃飽穿暖!”

趙浪掌握農家這麼久,自然知道農人現在最大的願望,隻不過是吃飽穿暖而已。

多少人一輩子都沒有吃過一頓飽飯?

但秦始皇卻微微搖頭,說道,

“浪兒,你錯了。

“百姓們現在要的是吃飽穿暖是不錯,但以後呢?”

“人的貪慾是沒有止境的,大秦有千萬的百姓,不管要什麼,那都將是一個巨大的數字。

“你如今用吃飽穿暖來籠絡百姓的心思,一旦哪一天你不能滿足了,等待你的將是無法阻擋的反噬!”

“這也是為何,大秦立國之後,用法家來約束百姓!”

聽到這一番話,趙浪的臉色也不由的有些慘白。

他知道,從某種角度上來說,老爹說的沒錯。

難道說,他真的錯了嗎?

趙浪第一次,他對自己的信念產生了動搖!

秦始皇看著趙浪的神情,知道對方已經聽進去了他的話,於是帶著幾分狠厲說道,

“浪兒,為帝皇者,必須狠厲!無情!“

“這天下,是你的天下!”

“天下萬民,是你的人,但大臣貴族,諸子百家,也是你的臣民!但說到底,他們也都不過是你的棋子!”

這就是他要交給趙浪的東西,

帝皇心術!

沒有是非對錯,一切都不過是為他所用!

這些話如同長了翅膀一樣,直接從趙浪的耳朵裡飛了進去,然後一句句的鑽進了心裡。

把趙浪的心思,攪得稀巴爛。

當。

最終趙浪還是沒有抵擋住這些話語的侵襲,心神鬆動,毫無風度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秦始皇在一旁的也沒有去扶他,而是說道,

“爹在外面等你。

說完,便離開了房間,他知道,當趙浪再次走出來的時候。

他將得到一個帝皇!

很快,略微有些昏暗的房間內,就隻剩下趙浪一人。

一股難以名狀的孤獨感,隨著昏暗一同到了趙浪的身上。

“不要信任何人,不要忠於任何人,利用所有有利的。

趙浪將老爹最核心的思想提煉了出來,喃喃自語道,

“這便是帝皇麼?”

他瞬間明白了老爹所有的所做所為。

一切都是為了大秦!

帶著自己的心得,趙浪緩緩的打開了房門。

秦始皇看到身上帶著孤獨的趙浪,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浪兒的良善,今日已經被他徹底斬除了!

大秦,有了真正的繼承人!

“浪兒,你明天就要出發,回去休息吧。

秦始皇淡然道。

趙浪很快回道,

“是,父皇。

隨後離開,這一次,他卻是沒有理會一旁的趙高。

趙高有用,趙叔,卻是無用了。

既然無用,那也不必多費心神。

看著趙浪離開的背影,秦始皇眼中也微微露出一絲痛惜。

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註定無法享受普通的父子情。

這些天,已經是上天的垂憐了!

秦始皇很快回到了房間內。

趙高也明白了什麼,看著兩人同樣孤寂的身影,自語道,

“陛下,這又是何必呢?”

此時,趙浪已經到了自己的宮殿,站在門口,陽光落在他的臉上,卻顯得有些清冷。

“主人,您有事叫奴,奴在外面候著。

奴這時候說到。

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自家主人回來之後,似乎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散發出來的氣勢,讓人難以承受!

守在門口的天一,更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他能感覺到趙浪的變化,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趙浪看沒看對方,隻是漠然的點點頭。

奴行禮離開,然後慢慢關上門。

趙浪臉上的陽光眼看就要消失。

突然一個少年衝了過來,直接到了趙浪的身邊,握住了對方的手,說道,

“家主!我被人欺負了!”

少年正是之前被留在趙浪身邊的無名,對方到底還是個孩子,對外人都是一副冷冰冰,苦大仇深的樣子。

隻有在趙浪面前,纔會夠流露出孩童的天性。

至於趙浪身上的氣勢,似乎對他完全沒有影響。

奴這時候皺眉道,

“無名,不得打擾主人!”

感受到了少年無名手裡傳來的溫熱,趙浪的神色微微動了一下,臉上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誰欺負你了?”

無名這時候氣鼓鼓的說道,

“是一個叫子嬰的!”

子嬰?

聽到這個名字,趙浪的臉上微微露出一絲古怪,這個名字,他可是聽過的。

很快說道,

“走,家主去給你報仇。

說完,便帶著無名朝外面走去。

看著趙浪離開的背影,奴微微的愣了一下,他感覺到似乎自家的主人又變回來!

連忙跟上去。

無名這時候有了靠山,一路走的飛快,邊走邊喊道,

“家主,那個子嬰就在前面了!您可要幫我!”

看著無名歡快的樣子,趙浪心底那一絲絲的孤寂,也慢慢散開。

很快,一行人就來到了一處比較偏僻的宮殿,無名高聲道,

“子嬰!你給我出來!”

不一會兒,一個比無名稍大一些的少年走了出來,看到無名,說道,

“無名,你還來捱揍麼?原來帶了幫手。

趙浪看著面前相貌不凡的子嬰,笑著說道,

“我不幫他,你們再公平的打一場。

子嬰這時候神色微動的看了趙浪一樣,然後說道,

“好。

很快,無名便和扭打成一團,隻是從小在鄉野中長大的無名,根本不是子嬰的對手。

不一會兒,就被子嬰重新打倒在地。

無名鼻青臉腫的回到趙浪的身邊,正要哭訴,趙浪卻低聲和他說了些什麼。

無名頓時重整旗鼓,再次衝向子嬰。

這一次,無名還是捱揍了。

但最後,他卻抓住了子嬰的一個破綻,將對方掀翻在地!

很快,無名就和子嬰一起,到了趙浪的面前。

“家主!我贏了!”

無名頂著兩個熊貓眼,興奮的說道。

而子嬰看了趙浪一眼,很快行禮道,

“子嬰見過太子殿下。

(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