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項伯現在極為生氣!

他跟著項莊來到了宴請的地方,不多時,就看到了趙浪舞槍。

他正想著好好欣賞的時候,誰知道項莊就衝了上去。

兩人一番交手,他也察覺到了不對。

再想想門外的佈置,還有那些刀斧手,他哪裡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項莊他們要殺的人,居然是趙浪!

他情比金堅的好兄弟!

這如何能忍?!

他原本想救援趙浪,好在對方行事果斷,直接帶著人離開了宴請。

雖然外面還有一些阻隔,但有他在,這自然不是問題。

直接把趙浪送出了府邸。

然後到這裡來質問項羽!

項羽原本就心高氣傲,哪怕是他的叔父,他也不能忍受這種指責,於是硬著脖子,把範增之前說過的話拿了出來,說道,

“趙王狡詐,以後必然是我項氏的大敵,所以”

但是不等項羽把話說完,項伯就瞪著眼睛說道,

“羽兒,你糊塗啊!”

硬生生的把項羽的話打斷,項伯接著說道,

“現在是什麼時候?”

“我們才和秦軍交戰,敗了一陣,連我大哥,你大叔父都戰死了!”

“這時候應該集結各國之力,先將大秦擊破纔是!”

“而且大秦的一統六國的教訓還不夠嗎?”

“滅了大秦之後,六國並立,我等應該拉攏其他諸王纔是啊!”

“這樣的道理,連我都知道,羽兒,你怎麼卻想不明白呢?”

聽完了項伯的一番話,項羽徹底沉默了,因為他也是這麼想的。

等他滅了暴秦,他想的是和周王一樣,分封各國,拱衛他的大楚!

趙浪就算再強,他也容得下!

過一會兒,項羽才帶著幾分乾澀說道,

“叔父說的對,是羽兒狹隘了。”

聽到這話,項伯頓時更加的來勁了,說道,

“要我說,就是那個老東西嫉妒趙兄王的才能!”

“哼,羽兒,你還認他做亞父,我看呐,不如趕緊把那老東西趕走!”

項羽遲疑了一下,還是緩緩的搖了搖頭,說道,

“小叔父,認範先生為亞父,是大叔父的遺命,羽兒不能違抗。”

項伯嗒嗒嘴,沒有多說了。

他大哥的遺願,還是要尊重一下的。

於是揮揮手,不耐煩的說道,

“行吧,行吧,哼,我人微言輕,也管不了那麼多。”

“不過有件事情可要說好了,這大軍以後的糧草都要讓我安排!”

至於那商隊的人是趙浪給的,他卻是不會提。

再說了,商隊的人做得好,還不是他指揮用功?!

這就是他的才能啊!

項羽這次倒是很乾脆的答應了。

糧草這種關係到大軍命脈的事情,當然要交給絕對的自己人。

而且,他也不是盲目就給了出去。

項伯這次給大軍運送糧草,直接降了一層的損耗,看著不多。

但是數量大了之後,也還是極為驚人的。

看來他的小叔父雖然貪財,卻也還是有才能的。

將自己的手令給小叔父,等對方離開了之後。

項羽才微微的歎了一口氣,現在大叔父不在了之後,他才知道,原來除了軍中的事務,還這麼繁多的內政。

猶豫了下,項羽還是朝範增離開的方向走了上去。

內政他並不擅長,還離不開範增。

很快,項羽已經到了範增的門口,就看到項莊正在勸慰範增。

而範增卻隻是冷著臉,坐在那裡。

看到項羽,項莊連忙說道,

“羽哥,你快勸勸範先生,他”

這時候範增冷冷的揮了一下手,說道,

“不必多言,老夫已經決意離開,隻等項將軍的手令了。”

項羽這下卻是有些坐不住了,如果範增走了,這內政可就沒人能幫他了!

他現在也總算是理解大叔父的用意了,於是咬牙道,

“亞父,此次此次是羽兒錯了!”

聽到這話,一旁的項莊的都愣了一下,他可從來沒有聽過項羽認錯!

範增也微微有些驚訝,他隻是想激一激項羽,沒想到對方居然認錯了。

這倒是一個意外的收穫。

看著項羽有些泛紅的臉色,就知道今天足夠了,於是微微歎了一口氣,說道,

“今日也是老夫著急了,隻是趙王”

看到項羽的臉色又要變,範增很快轉了口風,說道,

“不殺趙王也行,但是削弱其他王室,增強項氏,這卻是不能變的!”

對於這個計劃,項羽倒是極為乾脆的點點頭。

他本就想做霸主,削弱其他王室,也是應有之意.

兩人現在總算是達成了一道共識。

範增這時候不再猶豫,說道,

“方纔趙王已經說了,要前往雲夢澤,藉助農家的力量,去尋找戰機。”

“但他卻是不知道,大將軍早有佈置!”

範增從一旁拿出一張布帛,說道,

“這是大將軍之前和農家通訊,我等之前就已經在和農家聯絡了。”

“而且在暗中尋找農家之主,伺機取代趙浪和對方的關係。”

“趙浪不過是以色討好了農家聖女,再以利誘之。”

“隻要我等開出的條件好,農家也不是不可以換人。”

範增將自己的計劃一一說出。

項羽也點頭同意了。

這一招可以說是增強了自己的力量,又斷了趙浪的後路!

畢竟農家的力量如今可也不弱!

幾人商議完畢之後,項羽神色有些複雜的看向趙浪離開的方向,自語道,

“公子浪,不要怪我。”

兩天後。

齊王田都所在的地方。

趙浪的面前,是數千對他唯命是從的大軍,韓信,蕭何,陳平等人,在他身邊。

“韓信,蕭何,本王走了之後,這裡就交給你們了。”

這是公事的場合,趙浪直呼其名錶示嚴肅。

兩人齊齊領命。

蕭何這時候帶著幾分笑意說道,

“趙王,那齊王已經按捺不住,私下接觸過我等了,該如何處置?”

趙浪臉色露出一絲古怪,這些王室,就沒有一個省油的燈。

淡然回道,

“無妨,隻管接觸就是,錢財糧餉來者不拒,大軍也需要這些東西。”

蕭何這是大著膽子說道,

“趙王就不擔憂嗎?”

趙浪現在等於是完全放權給了兩人,其中的風險不必多言。

趙浪頓時笑道,

“我信你們!”

說完,一揮手,就帶著大軍,朝著雲夢澤的方向進發!

身後,蕭何,韓信都肅然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