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浪哥,我看你這麼久沒有會來,所以想過來看看情況。”

胡亥委屈巴巴的說道。

趙浪默默的歎了口氣,現在不是責備對方的時候。

趕緊把事情和老爹說清楚,然後離開這裡。

“爹,趙叔,這是亥,你們之前見過一面。”

趙浪稍微的介紹了一下,畢竟兩人隻見過一次,怕記不太清。

秦始皇給了胡亥一個嚴厲的眼神,然後說道,

“嗯,爹還記得他。“

剛想讓趙浪繼續說正事,秦始皇的心中突然一動,說到,

“浪兒,如果我們無法和始皇帝合作,那你覺得,和現在監國的公子胡亥合作如何?”

聽到自己的名字,胡亥瞬間精神起來。

有些期待的看向趙浪,他還挺想知道浪哥是怎麼看他的。

卻看到趙浪滿臉嚴肅的說道,

“爹,胡亥雖然是始皇帝的兒子,但他現在年幼,極易受人控製。”

“而如今趙高是他的老師,如果沒有了始皇帝的鎮壓。“

“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在趙高這條惡犬的蠱惑下,胡亥就將成為一個殘暴不仁,真正的暴君!”

趙浪可是知道,這個製造了“二世祖”名號的皇子。

更是在趙高的蠱惑下,殺了所有的兄弟姐妹。

誰和對方做了兄弟,那纔是真正的到了血黴!

隻是他的話音剛落,房間裡就砰砰的響起了兩聲悶響。

趙浪就看到亥和趙叔兩人都躺在了地上。

趙高的眼角處此時,劃過一道晶瑩的淚珠。

他累了,真的。

躺著也挺好的,畢竟起來也挺麻煩的。

他現在都不敢看自家陛下是個什麼樣的表情。

胡亥癱坐在地上,人都傻了,心裡更是委屈的不行。

自己對浪哥那可以說得上是忠心耿耿啊。

怎麼在浪哥眼裡,就是這個樣子呢?

秦始皇也不由的微微皺眉,說道,

“浪兒,公子胡亥當真如此不堪造就?”

趙浪愣了一下,老爹這麼關心對方做什麼,但還是回到,

“爹,胡亥生性中應該有一些殘暴,如果放到普通人身上,可能也隻是好鬥。”

“可是,作為帝皇,再配上了一個奸臣,就極為致命了。”

秦始皇聽得微微點頭,再冷眼看了地上的趙高和胡亥一眼。

趙浪這時候正想把兩人扶起來,秦始皇就淡淡的說道,

“浪兒,不用管他們了,被咱們妄議皇室給嚇到了,反正地上也不涼,我們先說正事。”

聽到這話,胡亥又有些幽怨的看了秦始皇一眼,

雖然知道自己肯定和那個位置無緣了。

但什麼叫先說正事,我也是你親生的啊。

趙高聽到這話,心中甚至還有點自得。

看吧,他早就知道,自己就算是站起來,遲早也要躺下。

還不如直接躺好。

趙浪也是這個意思,先把正事說完。

畢竟他和老爹之後見面的機會不多了,再見面,估計不是一起逃亡,就是他兵臨鹹陽城下!

“所以,爹,咱們必須要謀劃好後路。”

“孩兒已經在草原上佈置了一個部落,還組建了一支海上的部隊。”

很快,趙浪就把自己的安排都一一說明,把這些退路告訴老爹,還是很有必要的。

因為能讓對方更有信心,不然的話,面對始皇帝的壓力,一般人根本扛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