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

第319章趙國的正統血脈

在縣城內休整了兩天之後,南巡的隊伍再次出發。

接下來的時間,又和之前一樣,隻是大家已經習慣了。

十幾天後,一行人已經進入了南陽郡。

趙浪騎著馬,看著道路兩側的田地,眉頭不由的微微皺起。

現在已經開春,田地裡已經有農人在勞作了。

但和鹹陽附近的農人,現在多是用牛和秦犁耕地不同。

這裡的農人還是用人力,原始的工具在勞作。

偶爾看到農家推廣的秦犁,也都是一些靠近莊園的田地纔有。

也就是說,自己農家的錢,層層下去之後,隻有極少的到了農人身上。

其他的,都被這些擁有莊園的當地豪強給拿走了!

他挖空心思坑老爹,耗費金錢,可不是為了這群早已經富得流油的豪強!

趙浪恨得牙癢癢,卻也毫無辦法!

心裡越發的不爽了!

今天的落腳點也是一座縣城,也不用趙浪多說,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入城的程式。

按部就班就好了。

隻是進城的時候,趙浪感覺到似乎有人緊盯著他,倒也不奇怪。

始皇帝南巡,很多人都會來圍觀,現在整個縣城早已人滿為患。

趙浪相信,這裡面也有不少農家人。

當然,這些人,隻能隔著一道道的防護,遠看始皇帝的車架。

他們是最前面的探子,被人盯著也正常。

隻是趙浪沒有發現,人群裡,一個青年男子正兩眼發光的看著他!

“是公子浪!真的是公子浪!”

正當青年男子興奮的話快要跳起來的時候。

一個少年過來叫他,

“公子,阿良叫您回去。”

青年男子有些不耐煩的說到,

“小三,你急什麼?公子剛剛纔看到了一位好友!”

小三也帶著幾分歡欣看了看趙浪離開的地方,但嘴上卻還是說到,

“仆人傳來訊息,說是張良公子回來了,還帶了一位貴客!要您立刻回去。”

“阿良回來了?”

聽到張良的名字,青年男子也隻能不捨的看了眼趙浪離開的方向。

然後轉身離開。

很快,幾人一路回到了自己的莊子。

才進門,張良就迎了上來,笑容滿面的說到,

“韓王!您回來了!公子歇來訪!”

青年男子自然就是韓成。

聽到張良的話,他微微愣了一下,說到,

“公子歇來了?”

他當然知道公子歇是誰,張良就是從對方那裡來的,可對方怎麼會突然到南陽郡來?

旁邊很快響起一道聲音,

“韓王,趙歇有禮了。”

韓成轉過頭,就看到一名翩翩有禮,氣度不凡的年輕人,正看著他。

很快,三人落座。

“韓王,這次我去聯絡了楚國後人項梁,剛好遇到了同樣是去拜訪的公子歇。”

“於是我等兩人便一起回來了!”

張良的臉上是藏不住的興奮,

“韓王,如此一來,我們便已經有了韓趙楚三國之後人!”

“大事可期啊!”

自己的家人幾乎全部死於暴秦之手,張良向來是毫不掩飾自己亡秦的決心。

一旁的趙歇也微微點頭,附和到,

“韓王,不止如此,我等在外,也有高句麗作為外援。”

“而且如今民間對暴秦的怨憤極大,如果刺殺暴君成功,則我等的大事就在眼前。”

聽著兩人一唱一和的,韓成卻覺得微微有些疏離感。

好像這事情和他無關一樣。

他當然也想恢複故國,但面前的兩人,言辭總是極為誇張。

似乎亡秦就在眼前。

可真要是如此簡單,他們這些六國遺民又何必躲躲藏藏?

和踏踏實實發展,甚至打入了大秦內部的公子浪一比起來,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更何況,這兩人都是公子浪的手下敗將。

如今,公子浪就在南巡的隊伍之中,韓成不覺得他們這些人,能刺殺成功。

“韓王?”

張良略微有些尷尬的喊了一聲。

兩人剛剛相互說了一通,卻發現韓成居然走神了。

韓成回過神,擠出一個笑容說到,

“三家聯合,那是最好不過了。”

“隻是如今我實力低微,恐怕出不上什麼力。”

趙歇眼中閃過一絲輕蔑,他自然知道對方的實力如何。

他本來也隻是想要對方韓王的名聲而已。

六國王室對故國的百姓們,還是有一些影響力的!

笑著說到,

“韓王不必擔憂,剛好,我在南陽也還有一座莊子,剛好作為見面禮贈給韓王。”

韓成愣了一下,隨後露出一個笑容說到,

“這怎麼好意思?本王就謝過公子歇了。”

能百得一座莊子,韓成當然不會拒絕,到時候找個機會,再把對方賣給公子浪。

哼,如果對方和趙浪爭奪誰是趙國的正統血脈,韓成當然會幫趙浪!

到時候又可以賺一份公子浪的人情!

簡直就是妙不可言!

趙歇也露出一個笑容,區區一個莊子,就能讓對方如此,果然是人窮誌短。

“韓王,那莊子就在城外不遠,不如明日我等就去檢視一番。”

趙歇笑著說到。

韓成卻皺了下眉頭,說到,

“公子歇,今日我看到秦軍入城,把暴君的車架恐怕也在城內。”

“我等還是要小心些。”

他沒有說自己看到了趙浪的事情。

趙歇微微一笑,極有風度的說到,

“韓王不必擔憂,我等現在的身份都是清白的,”

“出去看看自己的莊子,又有何不可?”

“而且我那莊子裡,可還有從農家那裡得來的新犁,耕種的速度極快,韓王就不想看看?”

韓成稍稍猶豫了下,說到,

“那我等明日便出城就是。”

——

軍營內,趙浪有些百無聊賴的盯著其他人訓練。

一名傳令兵突然匆匆的跑了進來,趙浪起身準備接令,就聽到對方說到,

“趙將軍,軍令:令千人將趙浪,明日起,同官吏一起為大秦宣**令!”

“三日內歸營!”

聽到這話,趙浪的眼睛猛地一亮,大聲道,

“末將得令!”

接過軍令,趙浪很快露出一個笑容,

這等於說,他有三天的自由時間了!

而且這宣揚法令的地方,還可以讓他選擇!

嘖,老爹果然沒有說錯。

始皇帝原來早就計劃好了一切!

趙浪帶著幾分敬佩的想著。

不過這麼一來,他就要抓緊時間了。

趁著天還沒有黑,趙浪在自己入駐的莊子外面,畫了一個簡易的,形似曲轅犁的圖案。

然後讓其他人去休息,自己晚上值守。

晚上的時候,隨著一聲蛙叫響起。

趙浪很快隨著蛙叫聲走過去,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陳勝!”

來人正是陳勝,

“首領,這是南陽郡欺辱農人的豪強名單。”

“其中欺人最甚的,就是這一家趙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