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等趙浪出來的時候。

外面的雪也已經越下越大了。

隻是一時間地上還沒有太多的積雪。

趙浪上輩子還沒見過這麼大的雪,心裡頓時升起來幾分新奇。

看這個趨勢,等再過兩天,整個天地就應該是白茫茫的一片了!

嗯,到時候倒是可以叫上幾個人去玩玩雪人。

正當趙浪想著的時候,福伯匆匆的朝他趕了過來。

趙浪正好也想找到對方,

“福伯,下雪了,咱們準備去新莊子,那裡暖和,等開春了,咱們再回來。”

隻是福伯似乎完全沒有在意他說什麼,到了跟前,才帶著幾分愁容說到,

“公子,這麼大的雪,農戶們恐怕要受災了。”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微微一怔。

大雪能成災,趙浪當然知道,隻是他不記得大秦有受過什麼大的雪災,

“福伯,這雪雖然大,但還不至於成災吧。”

福伯歎了口氣,說到,

“公子,這點雪對我們自然是無礙,但是對那些隻有一間破屋的農戶們,就是災了。”

趙浪頓時明白了,在如今的大秦,冬天就是一場自然的選擇。

但隻要不是大規模的流離失所,和凍死餓死,就上不了史書。

趙浪微微點頭,農人也就是他的人,

“天一,去請田老安排一些農人子弟,組織人手,準備幫助農戶們。”

天一頓時臉色嚴肅的離開。

“去死,你把前些天送到莊子上的錢財也準備好。”

“人手不夠就讓鶴鳴學府的人頂上。”

實踐能更好的讓人學習和成長。

趙浪可不想自己莊子裡出來的人,都是些不通世事的書呆子。

“喜,你帶人把附近的情況去摸清楚。”

很快,隨著趙浪的一聲聲的命令,所有人都一一行動起來。

到了晚上的時候,趙浪正一個人在房間內。

小七和小九也已經被他安排到鶴鳴學府去了。

隻是他還沒有接到喜的訊息。

天一就帶著訊息回來,

“周遭的農人沒有多少破屋子了?糧食也勉強夠?禦寒的衣物也有?”

趙浪有些驚訝的說到,

“這是怎麼回事?”

他回來之後,幾乎就沒有停下來過。

也沒有精力也照看這些事情。

他還有些自責,自己這農家之首,連自己周圍的農人都沒有照顧好。

誰知道,這些事情早就有人做好了。

聽到問話,天一難得的咧著嘴笑了笑,然後指了指天上。

趙浪順著看過去,就看到自己的房梁上,一個麗人正滿臉笑意的看著他。

不是姬無雙是誰。

趙浪先是露出一絲驚喜,隨後咬著牙說到,

“還不給我下來!”

姬無雙一個翻身就落到了趙浪的懷裡,倒是讓趙浪有些不好意思了,這小妮子的路子倒是越來越野了。

隻是一旁還有人啊!

趙浪頓時轉過頭,就看到天一正傻愣愣的看著他們,

“天一,你去休息吧,我和聖女有些事情,要交流一下。”

趙浪一臉正經的說到。

天一眨眨眼,說到,

“可田老說了,你最近惹了陰陽家和縱橫家,讓我不能離開你半步,免得你死了。”

趙浪聽得嘴角抽了一下。

還是姬無雙說到,

“天一,你打的過我嗎?”

天一老老實實的搖搖頭,姬無雙的武力他還是知道的。

姬無雙昂著臉說到,

“那便是了,有我貼身保護,首領不會有事的。”

天一看著兩人,果然貼的很緊。

這才哦了一聲,老老實實的離開。

房間內頓時隻剩下兩人。

“回來也不先看我!”

趙浪瞪著眼睛說到。

姬無雙這次也不慌了,回到,

“農人的事情急,而且到現在,還是有些人需要幫忙。”

趙浪聽得眉頭一挑,說到,

“那你這次回來做什麼?”

姬無雙臉色微紅的說到,

“我沒錢了。”

趙浪頓時在心裡歎了口氣,他就知道。

但終究是自己做了甩手掌櫃,對方卻一直在為他勞累奔波。

可就這麼放過對方也不可能。

“我讓去死他們給你準備錢財,嗯,明天就能準備好了,隻不過嘛,哼哼”

趙浪故意哼了兩聲,姬無雙臉色微紅,卻已經主動纏了過來!

有詩詞曰,

“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

第二天一早,趙浪慢慢醒過來。

還沒有睜眼,手就往旁邊一摸。

果然,空的。

默默的起床,他已經有些習慣了。

遇人不淑,正是如此。

但現在也不是感慨的時候,起床,開始繼續安排事務。

冬日裡的時間,過得極快。

幾場大雪之後,田地之間也隻剩下一片白茫茫。

整個天地也似乎安靜下來,彷彿再為春天積蓄力量。

趙浪也隻是在莊子和鶴鳴學府之間來回。

日子過的極為簡單。

鹹陽有蛛網和卑賤者看著,一切都極為平靜。

他現在主要的事情,便是把基礎的化學和物理完全整理出來。

然後教給其他人。

不然的話,等開春之後,他就要回雲中郡了,那時候肯定沒多少時間。

當然也有些變化。

冒頓的幾個兒子總算是有了先生,正是有過一面之緣,蘇的老師。

聽自己的老師說,他們兩人打了個讀,看看對方能不能把這些小狼崽子教成一個謙謙君子。

嗯,趙浪很希望對方成功。

公羊敢帶著公羊儒生們給少年們打好基礎。

秦老帶著杏堂,在鹹陽賺的盆滿缽滿,總算是能給他分擔些壓力了。

李靈兒也來過一次,當然不是來喝他莊子上的水的,而是送兩個弟弟過來。

這是答應過的,隻能收下。

順便給便宜老爹發了一封信,讓他回來看看自己的學校。

嗯,剛好學校裡明年招生,還有點財務缺口。

所有的人,都各司其職,

所以日子倒也過得輕鬆,趙浪感受到了一絲難得清閒。

就是白老沒事總喜歡問他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有些頭疼,

“先生,鼎煮食物的時候,鼎蓋為什麼會輕微的跳起來?”

“這是氣的力量嗎?”

趙浪看著一臉認真,向他請教的白老,整個人都麻了。

這是你現在應該問的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