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

第267章家主怎麼又變英俊了

十幾天後,天意漸涼。

噹噹噹。

隨著一陣陣的敲擊厚實鐵片的聲音。

新莊子內,或者說,鶴鳴學府內,很快響起了一陣喧嘩聲。

趙浪站在一處台階上,看著趁著課間出來的少年們,匆匆忙忙跑回教室的樣子,腦中不由的浮現出一些回憶。

“還真是懷唸啊。”

趙浪感歎道。

就在這時,旁邊傳來公羊敢的聲音,

“公子浪,你這教學方式,倒是極為新穎啊。”

“隻不過”

趙浪笑道,

“隻不過如何?”

公羊敢直接說到,

“隻不過太過偏頗了,每一個學生都隻鑽研一門學問中的一個小項,這如何能行。”

“就好像我等雖為儒生,卻也精通君子六藝,除此之外,一般還會選擇其他的學問。”

“如此,往後纔能有所成就。”

趙浪聽得連連點頭,這些公羊儒生果然還是有真才實學的,這麼快就看出了不妥。

“你說的不錯,但我現在急需人手,隻能用這種辦法。”

“以後自然會改,嗯,兩年之後,你便知道原因。”

他沒時間慢慢等。

對趙浪的解釋,公羊敢頓時點點頭,既然已經決定追隨,他選擇相信趙浪。

當然最主要的是這十幾天的觀察,他敢肯定趙浪對這些人,沒有任何惡意。

畢竟,哪怕他自認為有教無類,親近百姓。

也不會和這些農人的孩子,分食一碗飯,還給他們菜。

而且這裡的學習也都是免費的,說是善人也不為過。

“嗯,我記得你今日不是有課嗎?”

趙浪好奇對公羊敢說到,

“怎麼到我這裡來了?”

公羊敢帶著幾分不好意思,說到,

“我的課在早上,已經上完了,是來請假的。”

“過兩天,就是儒家最後一次的大辯論了,法家也是一樣,還有墨家的解謎,我們都想去看看。”

“公子浪,你和我們一起去吧,以你的辯才,一定能贏!”

趙浪露出一個笑容,

“既然想去看看,那便去吧,不過我就不去辯論了。”

公羊敢心裡覺得有些可惜,笑著回到,

“那我去告訴其他人。”

他雖然不在意這些,但這次的儒家,法家難得一次的大辯論馬上就要結束了,還有墨家解謎。

當然會引起好奇。

反正自己也要去參加墨家的解謎。

倒也不要緊。

剛好可以去找找自己的老師。

說來也奇怪,上次老師去了鹹陽之後,就沒有回來了。

要不是有人傳過信,趙浪都以為老師怎麼了。

趙浪正想著,白老帶著王鐵柱走了過來,

“先”

趙浪不太想承受這位老人的敬語,沒等白老把話說完,就回到,

“白老是不是也要進城看墨家解謎?”

“嗯,我和福伯說一聲,讓他給您安排車。”

莊子修好了之後,柳店主他們就離開了。

钜子猶豫了下,然後點點頭。

“行,白老,那到時候見,我還要去忙一會兒,”

趙浪打了聲招呼之後就離開,他這些天已經把自己那點對空氣的淺薄認識,都交給了對方。

至於還有一些公式什麼的,實在是沒法教。

也不想白老一口一個先生的叫自己。

趙浪還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所以隻能離開。

看著趙浪離開的背影,鐵柱有些好奇的說到,

“钜子,您打算什麼時候和公子浪說您的身份?”

“反正公子浪也會參加解謎,到時候看到魯班鎖,也肯定會產生疑問的。”

畢竟這是墨家的機密,一個普通木匠,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

钜子緩緩的說到,

“不著急,他看到魯班鎖的時候,自然就明白了。”

“而且這並不緊要,最關鍵的是,看先生能不能解開那神物的秘密。”

“這纔是最重要的。”

鐵柱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第二天一早,趙浪便帶著公羊儒生們出發了,白老他們昨天就離開了。

不過一個多時辰,便到了城門口。

隻是剛要進去的時候卻被堵住了,

一支極為華麗的車隊,把城門堵得滿滿噹噹。

“是什麼人?”

公羊敢看著不遠處的馬車隊,有些奇怪的說到,

“這些服飾不像是我大秦的服飾啊。”

“還有這些人為何手上都拿著棒子?”

趙浪倒是看了一眼,覺得這些服侍有些眼熟。

這時候一旁有人好意解釋道,

“安心等著吧,這些是高句麗的使者團,聽說,裡面還有王子。”

“王子?使者團?”

公羊敢幾人都有些疑惑,

“馬上就要入冬了,怎麼還會有使團過來?他們是不想回去了麼?”

趙浪聽到高句麗,王子兩個字眼睛就不由的微微眯了起來。

他可殺過高句麗王子的!

現在有這個使團過來!說不會對他有影響,他是不信的!

如果對方在始皇帝面前對他發難,他朝中無人,還真不好應對!

畢竟自己殺了一國的王子,而且當時手上也的確是沒有太多的證據。

他必須要去一趟大秦主管軍事的太尉府!

看看能不能得到些什麼訊息!

等這些馬車都進去了之後,趙浪等人也依次進入。

“公子浪,我等明日一起去學府吧,你不上也不要緊。”

公羊敢做著最後的努力,他不想趙浪的才能就這麼被埋沒了。

明日的儒家大辯論,應該有趙浪的一席之地!

趙浪這時候哪還有心思管這些,回到,

“無妨,我還有些雜事,你們去就是了。”

公羊敢隻能帶著幾分可惜的離開。

趙浪也不遲疑,當即就朝這鹹陽太尉府的位置而去。

喜等人也連忙跟上。

沒有人注意到,城門口,兩個黝黑的小子,正看著他們的背影,

“哎?剛剛那是家主嗎?”

二黑有些疑惑的問道。

他們一路跟著對方的車隊回到了鹹陽。

入城的時候沒敢跟太近。

卻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把嗎去掉!就是家主!”

去死極為肯定的說到。

“家主怎麼又變英俊了?”

二黑迷糊了下,然後興奮的說到,

“去死哥,那我們還等什麼?趕緊跟上去啊!”

去死白了二黑一眼,

“急什麼,先摸清楚這些車隊住在哪裡,知道這些情報,纔好和家主稟告!”

二黑隻能歎了口氣。

老老實實的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