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

第22章天下異族,都以做大秦的狗為榮!

趙浪聽到冒頓兩個字的時候,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他沒有想到,才撿到了對方刀,就在這裡抓住了對方的妻兒。

緣分呐。

呂這時候接著說到,

“將軍,那些部落的人說,隻要我們答應不殺傷害這幾個人,他們就都投降。”

“不如我們先答應,然後再”

呂做了個惡狠狠的手勢。

對敵人,秦軍可沒有什麼仁慈可言。

趙浪這時候看著馬車,思緒卻不知道到飄到了哪裡,過來一會兒才緩緩道,

“呂,你覺得草原上的人殺的完嗎?”

呂愣了一下,搖搖頭說到,

“這些人就和這草一樣,不管殺了多少,沒過多久,就又長出來了。”

趙浪點點頭,

“如果這草原上有我們的自己人來初步管理,再慢慢蠶食,就會容易的多。”

“自己人?”

呂微微疑惑道。

趙浪指了指馬車裡的幾個孩童,說到,

“我要把他們送到鹹陽去,給他們請最好的儒生做老師。”

“讓他們看到大秦的強大和繁華。”

“在他們心裡,種下大秦不可戰勝的種子,再把他們送回去。”

“那時候,這些人將會是我們最好的走狗。”

呂這時候回答,

“將軍,您可能不瞭解這些匈奴人,他們野性難馴。”

“這樣隻會更勾起他們搶奪大秦的**。”

趙浪笑著回到,

“不,你不瞭解腐儒。”

他自然不會讓真正開明的儒生,來教這些人。

呂微微皺眉,

“可是將軍,這樣的人怎麼能成為匈奴的首領。”

趙浪指了指自己,

“這不是還有我們嗎?”

呂還是不太明白問道,

“將軍,可真的有人會因為這樣,而背叛自己的種族嗎?”

呂無法想象,就是給彆人請個腐儒當老師,看看大秦的強大和繁華。

就能讓一個人,背棄自己的種族,成為大秦的狗。

趙浪這時候卻隻是笑笑,沒有解釋。

過了一會兒才說到,

“你且看著,我就要用這辦法,讓這天下異族,都以做大秦的狗為榮!”

呂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他決定有機會見到大將軍蒙恬的時候,再問問。

“去告訴部落裡的人,我不殺他們王子的妻兒,讓他們投降吧。”

“讓他們帶著牛羊,跟我們回長城。”

趙浪吩咐到,

“再把探子放遠一些,我們回程!”

“是,將軍。”

呂領命離開。

很快,所有人就都動了起來。

幾天後,當大群的牛羊出現在長城的秦軍面前時,所有人都傻了眼。

還以為匈奴人的大軍打了過來。

好在有人及時聯絡,不然大軍都要出動了。

隻是這些牛羊怎麼處理?

“將軍,這些牛羊是全部都殺了麼?正好給大家補補身子。”

趙浪回到了軍帳之後,就有千人將問道。

這也是之前大軍獲得牛羊之後的做法。

趙浪笑道,

“這些牛羊雖然多,但也不夠全軍吃幾頓的。”

“本將做了個分配,你們看看。”

“把這次俘獲的牧民和牛羊,本將自然是拿最多的,其他的你們平分。”

聽到這個分配,幾個千人將當然沒有問題,隻是有些懵,其中一個問道,

“將軍,我們要這些牧民和牛羊做什麼?”

趙浪淡淡的說到,

“羊毛以後可以賣,羊本身也可以,本將會幫你們聯絡好商人,你們隻管拿錢就是。”

幾個千人將再次愣住,隨後問道,

“將軍,您是說,我們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這麼拿錢?”

趙浪笑眯眯的回到,

“倒也不是,最起碼,你們要幫自己的羊找草場。”

幾個千人將頓時露出一個憨笑。

草場還用找麼,長城外多的是。

趙浪也露出一個笑容,現在自然羊少草多。

可以後呢?

這隻是一顆種子,等什麼時候,這些人為了草場,嗷嗷叫要去攻打匈奴人搶奪草場。

計劃便成了。

“嗯,前期你們羊少,可能賺不到什麼錢,一年也就五六兩的黃金吧。”

五六兩的黃金?!

聽到這個數字,幾個千人將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大秦的俸祿可不高,主要是爵位獎賞。

這時候趙浪再劃出了一份,給一旁站著的呂,笑著說到,

“這是你的。”

呂連忙推辭到,

“將軍,末將就不用了。”

隻是他的話纔出口,一旁的幾個千人將就臉色一變,看向他的眼神也不大對了。

他們可都知道,呂是大將軍的人!

呂這時候心中一緊,看向趙浪,卻發現對方還是滿臉笑容,但他此時卻遍體生寒!

最終,呂還是拿住了給他的那一份,帶著幾分僵硬的笑道,

“多謝將軍!”

霎時間,整個軍帳中的氣氛變得極為融洽!

趙浪這時候趁勢吩咐到,

“做好防禦準備,我們這次端了匈奴的部落,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加緊修築長城,缺口的地方,讓民夫每隔一步的距離,就挖一個碗口大小,一尺深的洞。”

陷馬坑這種成本極低的防禦馬匹利器,還是很劃算的。

趙浪一一的吩咐下去,順便把獨輪車也都拿過來。

就是希望儘快做好準備。

面對冒頓,他還是有壓力的。

畢竟千年的名頭擺在這裡。

隻要入冬下雪之後,就好了。

匈奴人不會在這時候出兵。

隻是這時候千人將們,卻稍顯猶豫的說到,

“將軍,木材土石等到是好說,可我們的其他物資,卻是不足了。”

趙浪一怔,

“不是之前才補充了物資嗎?”

他老爹可還沒有離開多久。

幾個千人將疑惑道,

“我等也不知,這次是大將軍親自進行的,但補充的物資卻是不多。”

趙浪頓時皺眉,

“那便讓離此處最近的縣城官員,運送材料過來。”

趙浪自己也押送過民夫和物資。

提到這事,幾個千人將的臉上露出一絲古怪,說到,

“將軍,您管的是這一郡之地的軍事。”

“卻是不知道,這個縣城的縣令,是一個不好說話的。”

“而且還是個儒家人,也不知道為什麼把他放到這裡。”

趙浪淡淡說到,

“無妨,正好有一批民夫要押送過來,本將親自去。”

“也順便勸勸他,本將除了以德服人,還會以理服人。”

“對了,這儒生叫什麼?”

“叔孫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