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

扶蘇被趙浪震得說不出話來,好一會兒之後,才說到,

“你根本不關心那些人的生死,隻是想找藉口獲得軍功而已!”

趙浪懶得和他扯,點點頭說到,

“沒錯,我找這些竹簡原本隻是為了推算下胡人的位置。”

“不過,能替這些人報仇,我覺得也挺不錯。”

見趙浪這麼大方的承認了,扶蘇反而愣了一下,

“你如此嗜殺,難道想要殺淨天下人不成!”

“我又不是屠夫,”

趙浪搖搖頭回到,扶蘇的臉色還沒來得及緩一緩,就聽到趙浪繼續接著說到,

“不過殺了那些進犯我的人,還是沒什麼負擔的。“

扶蘇指著趙浪說到,

“老師說的對,天下就是多了你們這些殺才!纔會如此混亂!”

“儒家的仁德之道,必須推行。”

聽到這話,趙浪微微皺了下眉頭,這小子的口氣還挺大啊。

不過他也不客氣的回到,

“如果這仁德之道,不分敵我,恐怕還不如我這樣的殺才。”

扶蘇頓時語塞,他當然不是這個意思,

“你”

趙浪擺擺手,說到,

“夠了,沒什麼事,你們就出去吧!”

扶蘇神色複雜的看了眼趙浪,然後準備離開。

“哦,等一下,”

趙浪突然有叫住了對方。

扶蘇看過去。

趙浪淡淡的說到,

“這一次不和你計較,以後記得叫浪哥。”

扶蘇怔了一下,還是回到,

“是,浪哥。”

趙浪這才點頭揮手,讓他離開。

高露出一個笑容,

“浪哥,我也走了。”

贏陰嫚沒立刻走,皺了下小鼻頭,說到,

“你什麼時候走啊!”

趙浪現在哪知道,淡淡的說到,

“機密。”

贏陰嫚頓時瞪了趙浪一眼,想說點狠話。

但想著趙浪馬上要出去了,剁了下腳,說到,

“早點回來!”

然後蹬蹬蹬的跑了出去。

倒是讓趙浪有些莫名其妙。

看著最後剩下的胡亥,說到,

“這幾天不用你去坑人,回去吧。”

然後,拿起了書簡,繼續看。

胡亥這時候咬咬牙,吸了口氣,說到,

“浪哥,我跟你去。”

趙浪這才把頭抬起來,看向對方的眼睛。

胡亥罕見的沒有低頭。

趙浪這才說到,

“會死人的。”

趙浪沒說假話,其實他自己都有些緊張。

那種情況下,他真沒把握能護住誰。

胡亥露出一個僵硬的笑容,回到,

“總得搏一搏。”

趙浪眉頭一挑,沒想到這個平日裡軟綿綿的,居然還有著一股子狠勁。

關鍵時候,還是個能成事的。

“好,每天吃好喝好,多做訓練,時間到了,會通知你。”

“多謝浪哥。”

胡亥這才離開。

人員都差不多定下了,現在就等去死他們的訊息了。

幾天後,當山坡上的小段長城都初見雛形了,趙浪接到了胡的通報,

“頭兒,營外有商隊求救。”

趙浪知道,來了。

一路走到了大營門口,趙浪果然就看到了幾個熟悉的人影。

隻是,很快趙浪的臉色就變了。

領頭的是二黑神情萎靡不振,他身後的人幾乎都帶著傷。

看到趙浪的一瞬間,二黑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一樣,撲過來帶著哭腔說到,

“家主!救救去死哥他們!”

趙浪臉色一沉,說到,

“哭什麼,把事情說清楚。”

二黑忍著淚,說到,

“家主,那群胡人和匈奴都瘋了!”

很快,二黑便將事情說清。

他們原本是按照計劃,用商隊作掩護,去探聽情況。

胡人匈奴,不善生產,很多生活物資,都需要商隊來買賣。

而大秦需要他們的各類動物材料。

雙方倒也各取索取。

所以即使交戰的時候,他們也不會傷害商隊。

但是這一次,情況有些不同了。

他們進了胡人的地界之後,發現胡人和匈奴的幾個小部落勾連到了一起。

瘋狂的抓捕商隊!

搶奪貨物。

面對胡人匈奴的正面進攻,去死他們根本不是對手。

去死吸引了對方的注意力,他們分頭逃,纔出來。

一旁的胡聽到,臉色呆滯的說到,

“怎麼會這樣?”

趙浪心裡卻已經有了猜想,

胡人匈奴要逃!

看了眼二黑,趙浪問道,

“還能動嗎?”

二黑咬著牙說到,

“家主,我沒問題!”

趙浪頓時和胡說到,

“通知所有人,天黑出發!”

白天的時候,還有巡查,二黑也需要稍作休息。

連續的長途奔襲,是會死人的。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作用,馬匹因為二黑他們帶回來了不少,所以還多了幾匹。

剛好備用。

很很快,天色漸晚,各個營地都逐漸安靜下來。

趙浪的營地裡卻人影幢幢,一個個精壯的士卒們整理著自己的裝備。

隻等天色一暗,就跟著趙浪出發。

隻是天色還沒有完全黑,阿二就匆匆找到了趙浪,

“頭兒,營外李尚帶著幾個百夫長找過來。“

趙浪自然知道對方是來乾什麼。

隻是這時候卻是選的不好。

“我去看看。”

趙浪一路來到了大營前,就看到了李尚和其他幾個被他坑了百夫長。

“趙浪!你說借我的馬用幾日,這都好幾日了,也差不多了吧。”

李尚紅著臉說到。

他事後自然是知道被趙浪坑了。

可又不好意思來,但這馬卻還真丟不得。

等他知道其他人也被坑了之後,頓時喊了人一起過來。

趙浪看著這些人,知道今天是難以善了。

不過看了眼天色,他沒時間了。

趙浪直接拉過旁邊的人牽過來的馬,翻身上馬,對這些人說到,

“方纔接到大秦子民求救,匈奴胡人在外大肆屠戮,現在本將要前往救援。”

“你們來不來?”

李尚幾人直接呆立當場。

他們隻是來要馬的,怎麼現在成了要不要出發去殺胡人呢?

那去還是不去?

就在幾人發呆的時候,幾匹快馬一路疾馳進了中軍大營!

“急報!匈奴胡人集結,似有異動!”

“急報!各商隊求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