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黑龍吃掉了小龍之後,沒有立刻離開,而是睜大了眼睛,朝著其他的三龍一鳳,靠了過去,

這時候一動都不敢動的,三龍一鳳才發現,他們的身體加起來也就對方一個龍頭的大小,

就更彆說對方那隱藏在黑色雲層之中,完全看不到尾巴的身體了,

就在這時候,一道流光想要逃離這裡,朝著遠處飛去,

黑龍這時候隻是抬了抬一根龍爪,下一瞬間,那一道流光便猶如一隻蒼蠅一樣被拍了下來,落到了地上,

眾人這纔看清楚,那一道流光就是之前威勢無比的李公公,隻是現在那七竅流血的樣子,眼看是活不成了,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李公公的實力在第7段,

這樣的人,被這條黑色巨龍舉手之間,就滅殺當場,這樣的實力,是何等的恐怖?

天空中的三龍一鳳,也神色緊繃著,他們就怕自己和大乾皇帝的那一條小龍一樣被當成零食給吃了。

好在黑龍隻是看了看他們,沒有其他的動作,很快將頭顱縮回到了雲層之中。

這時候三龍一鳳才鬆了一口氣,

劉秀看了看半空中的其他人,不由得說道,

“那是什麼?”

聽到問話,其他人相互看了看,隨後都慢慢搖了搖頭,

他們當然明白對方的意思,大家都是龍,但對方這一條黑龍也太大了一些,

李世民不由得苦笑著說道,

“這麼大的體型,和傳說中的神龍見首不見尾一樣,或許是祖龍。”

在這一片土地上,一直有個傳說,天地之間的第1條龍,被稱為祖龍,

之後的所有龍,都是祖龍的後輩。

其他人也不由點了點頭,這是唯一的解釋了,

武媚兒這時候神色難明的說道,

“無論如何,那一條龍已經離開了,現在該怎麼辦?!”

剛剛那一條龍的壓迫感太過於強悍了,他們根本不敢說話。

朱元璋直接舉起了手中的刀,沒有絲毫遲疑的說道,

“先解決這些皇家人!”

他們的目的當然還是弄死皇家人,反正現在,他們可以說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不用再有任何的顧忌了!

但李世民這時候卻有些慢悠悠的說道,

“這件事情倒不急,反正這些人今天死定了,我們還是商量一下,那一樣東西怎麼處理?”

說完,李世民指了指還懸浮在半空中的真龍鏡,

眾人不由一下的沉默起來,看一下相互的目光也有些詭異,

真龍鏡的威力,他們剛剛也都看到了,自己的這些龍也是被真龍鏡給召喚出來的,

沒有這東西,他們就算是真龍,也沒有辦法召喚出來。

但鏡子隻有一枚,要給彆人吧,那肯定是不行的,

給自己其他人肯定也不會同意,所以他們才沉默。

當然他們都知道今天必須做出一個決定,實在不行,隻能是他們這幾條真龍,還有鳳凰,各自打過一場了!

就在這時候,劉秀突然心中一動,說到,

“不如讓秦兄拿著真龍鏡!”

聽到這話,其他人的臉色也不由得鬆動了起來,

他們剛剛也看到了,幾個人裡面,就隻有秦政沒有召喚出真龍,這真龍鏡給對方也沒什麼作用。

而且他們幾人,各自和秦政的關係也都還不錯,上一次秦政也有恩於他們,放在對方手中,他們也還算放心。

很快,朱元璋第1個點頭說道,

“咱看沒問題,秦兄已經證明瞭自己的人品,咱老朱相信他。”

武媚兒也點了點頭,

“秦兄從來沒有拋棄過自己人,我也信他。”

看到幾人都表態了,李世民也隻能夠擠出了一個笑容說道,

“既然如此,我也讚同。”

幾個人達成了統一,朱元璋朝著真龍鏡飛了過去,正想伸手去拿,

卻發現真龍鏡突然動了起來,不等他反應過來,已經直接落到了秦政的身上。

看到這一幕,眾人相互看了一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無論如何,這結果倒是一樣。

沒有在糾結,朱元璋這時候握緊了長刀,說到,

“現在,咱有一筆賬,要和那個老妖婆算一算!”

他們朱家和其他幾大世家不一樣,是從最底端爬起來的,和百姓們的關係也最親近,

這些年大乾是怎麼禍害百姓的,他一清二楚,私底下也沒少弄死一些為禍相鄰的大乾官吏,

但他當然知道,罪魁禍首還是那個老妖婆,現在可以手刃對方的機會擺在他的面前,,他怎麼能忍得住!

說完便直接朝著皇家隊伍飛了過去,

不得不說,哪怕皇家如今大勢已去,卻也還有幾個忠心的護衛,不顧生死地阻攔他。

隻是此時,他有真龍護身,對修行者的剋製這時候也顯現了出來。

所到之處,皇家的修行者們一片人仰馬翻,失去了所有的抵抗之力,朱元璋一手握著還帶著血跡的長刀,來到了一輛馬車前,

剛剛這一輛馬車的護衛最多,而那個小皇帝在被黑龍吃掉了蒸籠之後早已經掉下去摔成了肉泥,

那這個馬車裡面應該就是那個老妖婆了,

沒有絲毫的遲疑,朱元璋直接拉開了馬車的門,怒聲說道,

“老妖婆,快出來受…”

隻是話還沒有說完,朱元璋就不由皺起了眉頭,

因為馬車之內,隻有一個塗抹著胭脂的老邁婦人,瞪大了眼睛呆坐在那裡,哪怕看到他打開了車門,也沒有絲毫反應,

最重要的是,還有一股難聞的臭味冒了出來,

朱元璋不由的說道,

“沒用的東西,居然被嚇死了!倒是便宜你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禍害了這片土地這麼久的老妖婆,會是這一種死法,

不過想一想,他倒也不意外,越是這種人,知道自己乾了些什麼事情,肯定也知道自己的下場,

現在對方所有的倚仗,都被清除的一乾二淨,隻有死路一條!

也說明這些人其實在骨子裡面極為脆弱,隻要撥開他們的殼,他們都能把自己給嚇死,

當然,朱元璋沒有那麼容易放過對方,直接一腳踢開了馬車,將對方暴露在天空之下,

倒不是他殘忍,而是在大乾的律法之中,對於十惡不赦之人,有一門懲罰,叫做曝屍三日,

朱元璋覺得,以對方這些年殘害的百姓,絕對擔得起這個罪名。

很快,整個戰場快速的平息下來,畢竟掙紮已經沒有了任何意義,

而就在戰場平息下來的一瞬間,之前盤踞在上空的三龍一鳳,也很快朝著天空中飛去消失不見。

不多時,幾人再次聚攏起來,這一次秦政也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李世民看了眼對方,隨後問道,

“秦兄,你沒事吧?”

秦政這時候卻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回到,

“無妨。”

聽到這個回答,李世民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

對方好像有點不一樣了,但仔細看一看,卻又沒有什麼不同,

就似乎氣質越發的沉穩了,給人一種深似海的感覺。

李世民搖了搖頭,對方現在的實力雖然上來了,但卻沒有真龍,他們和對方已經不是一個層次的人了,

如果不是要對方拿著真龍鏡用來做平衡,說實話,對方連站在這裡的資格都沒有。

不再多想這件事情,李世民很快目光閃閃的說道,

“如今大乾皇室,已經除掉,大乾,恐怕會陷入一陣混亂中,諸位有什麼打算?”

“畢竟,這地方總要有個主人。”

聽到這話,其他幾人都不由相互看了一眼,他們當然明白對方的意思,

現在皇帝死了,自然需要一個新的皇帝,

而他們幾人都有真龍和鳳凰,也就是有天命的人,當然會有些新的想法。

但這麼一來,這一片土地將會不可避免的陷入到內鬥之中,

就在這時候幾人,卻聽到秦政淡淡的開口說道,

“你說的不錯,但這件事情倒不是最著急的。”

“如今大乾皇室沒了,鬼獸族恐怕也會伺機而動,他們說過一年之內要滅亡這一片土地。”

“所以,不如這樣,我們之間不得相互爭鬥,消耗力量,但可以朝其他的省份擴張,用來加強實力。”

“最後,我們用對鬼獸族作戰的功績,來作為排名,功勞最大的,便是這一片土地名義上的主人。”

“其他家族,都要聽他的。”

聽到這話,其他幾人都不由神色變化起來,他們之間現在還算得上是盟友,的確可以先一致對外,

將其他省份的力量聯合起來,最後用鬼獸族來做排名的工具,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李世民還想說些什麼,

“我…”

他的話纔出口,秦政這時候就淡淡的,看了過來說到,

“李兄還有什麼事情?”

李世民想說提前劃分一下勢力範圍,張了張嘴,卻沒能說出口,最後隻勉強笑著說道,

“沒什麼,聽秦兄的就是。”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連對方的一句話都一點不敢接。

其他人這時候也點了點頭回到,

“善。”

做好了這個決定,眾人也就不再多留,在交流了一陣細節之後,便開始相互告彆。

如今形勢變化的極快,,他們也要趕回去,早做準備,反正一兩天不休息,對他們這些修行者來說,問題倒也不大。

秦政這時候也回到了自己的隊伍當中,

趙浪早已經等在了那裡,看到秦政回來,旁邊還是小山豬模樣的,胡亥頓時喊道,

“小秦,你剛剛去哪兒了?怎麼沒看到你,我都快擔心死了!”

“你剛剛是沒看到,天上好多龍…”

隻是不等他把話說完,秦政就一腳把他踢到了一邊說道,

“自小就沒有禮儀,怎麼變成了豬,也還是這樣!”

捱了一腳,胡亥人都懵了,正想要說什麼,一旁的趙浪,帶著幾分試探性喊道,

“爹,您回來了?”

聽到這話,秦政,神色有些複雜的看了趙浪一眼說道,

“浪兒,你也回來了。”

趙浪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個極為燦爛的笑容,回到,

“孩兒早已經等著你了。”

果然,他猜的不錯,對方回來了。

看到這一幕,一旁的胡亥頓時老老實實的抱住了趙浪的大腿,

今天他要想不捱揍,必須得跟趙浪哥,不然就他之前喊的那些小秦,一頓打是肯定跑不掉了。

秦政…秦始皇這時候不由微微感慨到,

“卻沒想到,你我父子還有能在這裡相聚的一天。”

“這天道,倒也是有幾分神奇。”

聽到這話,趙浪都不由得露出了一個苦笑,

他雖然也不慫天道,但心裡到底做不到,這麼輕鬆寫意,隻能夠問到,

“爹,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秦始皇淡淡的看了一眼遠處,隨後淡然的說道,

“不過是統一天下的舊事而已。”

“不過我們要先解決鬼獸族,這些小小的蠻夷,也敢來窺視。”

他已經統一過一次,現在再做一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些鬼獸族對他來說不過是一些蠻夷而已,弄死就是了。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也有了主心骨,跟著老爹走就是了。

當然心中自然有什麼好奇的事情,

很快,趙浪有些好奇的問道,

“爹,那秦政去哪兒了?“

秦始皇淡淡的回道,

“他就是朕,朕就是他,現在合一了。”

趙浪點了點頭,原來融合了,很快再次說道,

“孩兒剛剛看到那一面鏡子似乎到了,您的手中?”

“能不能讓孩兒也看看?”

秦始皇很快拿出了一枚小巧的鏡子,

趙浪不由看過去,一隻貔貅出現在裡面,倒沒什麼意外。

胡亥也跟著看了一眼自己,頓時垮了臉,因為鏡子當中,雖然有一條龍,但卻是豬頭龍身,頓時嘀咕道,

“爹,你這鏡子不是假的吧。”

當然,迎接他的是一隻強勁有力的腳。

正當秦始皇想著要不要活動一下筋骨的時候,一名秦家子弟,騎著快馬到了他們的面前,稟告道,

“公子政,家中急報,,鬼獸族已經逼近邊界了!”

聽到這話,幾個人的臉色都不由微變,他們沒有想到對方來的這麼快!

另一邊,秦省邊界,一名鬼獸族將領正看著自己的前方,冷冷的自語道,

“一年太久了,本將軍三個月就能滅了大乾!”

(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