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胡亥現在很生氣,他隻不過是順著之前的路線跑了過來,想要找浪哥,

隻是找了,半天都沒有看到對方的影子,,隻能再往前走兩步,多喊了兩聲,

卻沒想到遇到了野田,他原本想反抗,

結果卻直接被人抓住了,這才意識到雙方的實力差距有多大,

現在倒好,被對方困得嚴嚴實實的,他雖然聽不懂這些鬼獸族在說什麼,

但看著他們貪婪的目光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事,隻能脫口大罵,

“你們還不放了我,等浪哥找到我,你們都死定了!”

“現在放了我,大爺大發慈悲,之後給你們留個全屍!”

胡亥一邊罵一邊朝四處看,尋找著逃走的機會,隻不過看著周圍防範嚴密的佈置,心裡也不由得有些絕望。

而此時一旁的鬼獸族聽著他的咒罵也皺起了眉頭,其中一個直接冷著臉走到了無害的面前,

用不熟練的大乾話說道,

“你這一頭大乾山豬,居然還會說話,看來修為不錯。”

“但你再喊兩句,我現在就殺了你!”

要不是擔心,太早殺了對方,晚上在吃的話,會損失一些靈力,他現在就像殺了對方,這頭豬,罵的太難聽了。

面對威脅,胡亥哪裡會聽這個?

他本來就死過了一次,現在這情況左右都是個死,還不如痛快一些,

張嘴就要在罵,但就在這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飄進了他的耳朵裡,

“閉嘴,等我的命令!”

如果是其他人敢用這種命令的語氣,胡亥隻會爬到對方的臉上嘲諷一番,但現在胡亥卻是極為乖巧的閉上了嘴巴,

甚至還咧嘴對面前的鬼獸族露出了一個笑容。

鬼獸族戰士看到這一幕,不由冷笑了一聲說道,

“大乾的豬也是這麼沒有骨氣。”

隨後就走到了一旁,誰願意和一頭豬生氣?

哪怕這是一頭有修為的豬。

就看他們的將軍,也隻是把對方當做一盤晚上可以用來加餐的菜而已。

不得不說,大乾的人不行,但這一片地段確實極好,就連山豬也能夠有這樣的修為,

這樣的地方,就該他們鬼獸族生活在這裡纔對。

等吃了對方,正好用來增加自己的修為,多殺一些大乾人!

等對方離開了之後,胡漢頓是帶著幾分驚喜,朝周圍看了看,當然沒有發現任何情況,隻能低聲喊道,

“浪哥!浪哥,你在哪裡!趕緊,救我出去!”

剛剛的聲音當然是,趙浪的聲音,

很快聲音再次傳過來,

“聲音小一點,我能聽得到,你怎麼又回來了?”

胡亥這時候纔想起來自己來的任務,於是急吼吼的將大致的情況,說起來,

“浪哥,那群王八蛋想要軍功想瘋了,沒有回去,反而逼著老爹和他們一起來突襲這群鬼獸族!還想逼著你出手!”

“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到附近了,按照他們的計劃,今天白天休整一番,晚上的時候就會發起進攻!”

很快胡亥將所有的情況說了個清楚,最後說到,

“浪哥,我看這群鬼獸族,實力強的很,那群王八蛋估計沒什麼希望,到時候他們真打起來,你趕緊救了我,然後帶著老爹他們回去!”

他剛剛在野田的面前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也就算了,畢竟對方的實力遠超他,

但就連這些普通的戰士,實力似乎都不弱,比他甚至都要強一些,要知道他可是第3段的實力!

那些人想要功勞,那死的也算不冤,可他憑什麼要陪葬?

趕緊讓浪哥帶著他們逃走纔是正事!

其他人的死活他才懶得管。

此時弟弟下的趙浪,聽完這些話,臉色也不由得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他倒是沒有想到,這群人膽子居然這麼大,自己提前示警,一個個不想著趕緊撤走,還想利用他來對付野田。

老爹怎麼也不攔著一點,他現在的實力,正面交手,他根本打不過對方,他…

不過想到這裡的時候,趙浪微微一怔,隨後不由得露出了一個苦笑,

“吹牛吹破了…”

他之前隻是想震懾其他人,所以裝出一副高手的樣子,

而且當時還一擊殺了一個第6段的鬼獸族,

現在老爹他們肯定以為自己的實力遠超那些人,

這就很尷尬了。

實在不行,那就隻能按照胡亥說的,趁亂帶走胡亥和老爹就是了,其他人他顧不上。

這些人為了功勞,將生死寄托在一個自己不瞭解,更不能掌控的對象身上,

純粹的自己找死,怨不得其他人。

他甚至,還能看一看能不能趁亂拿走那個裝著鬼獸族神明的瓶子。

心中有了定計之後,趙浪也不再糾結,很快說到,

“我知道了,到時候看情況,我會帶著你們。”

胡亥點了點頭,但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很嚴峻的問題,隨後低聲問道,

“浪哥,我怕這些人天一黑就會吃了我。”

要知道那些世家子弟肯定在深夜,等這些人放鬆了警惕之後纔會進攻,

但那時候,他骨頭都涼了。

趙浪很快回到,

“不用擔心,他們晚上沒有那麼安生,我有辦法的。”

趙浪倒是不擔心這些人,天一黑就吃了胡亥,

因為昨天待了一個晚上,他搶了那些鬼神的月光精華,天一黑,那一些鬼神就會要吃的,

不會有太多的時間給他們。

實在不行,他在弄出一些動靜,吸引這些人的注意力就是了。

現在,他也要開始積蓄所有的力量,晚上必然是一場惡戰。

有了趙浪的保證,胡亥頓時放心了,開始老老實實繼續自己的實力,逃命這種事情他還是很用心的。

人一旦集中精神,就會覺得時間過得很快,等胡亥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慢慢暗了下來,

他也再次看到了把他抓回來的野田,隻是對方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

在對方看來,自己隻不過是一種野生的修行的山豬已,補充靈力的食材而已。

當然,當一名鬼獸族拿著刀朝他走過來的時候,胡亥還是忍不住的,有些緊張,

好在很快,就有另一名鬼獸族走了過來說道,

“先不要管這裡,去周圍警戒,神明需要進食月之精華了!”

神明進食的時候,也是他們最脆弱的時候,當然是需要作為保護的。

原本他們也不想這麼麻煩,畢竟這裡根本什麼人都沒有,

但是野田將軍的命令,誰也沒有辦法。

聽到命令,鬼獸族卻不由皺起了眉頭說道,

“今天怎麼這麼早?”

一般來說,他們的神明會在月光最旺盛的時候進食,今天太早了。

另一個鬼獸族不由得苦笑了一聲說道,

“不知道,祭祀師就是這麼吩咐的,可能是離開那一座大山太久了,所以餓了吧。”

“不要緊,等殺了那一群大乾人,完成了祭祀之後,神明們自然就會飽了,而且到時候我們的實力也會大漲!”

聽到這話,這一名鬼獸族頓時不說話了,祭祀師的地位可比他們要高。

他的同伴說的也對,到時候如果他能分到一個實力強大的神明,也能夠提高自己!

至於那一頭罵人罵的難聽的山豬,就讓對方多活一會兒吧。

看著鬼獸族離開,胡亥這才鬆了一口氣,不過很快便有些詫異的看向天空,因為這時候一道道月光精華猶如實質一樣,慢慢的落了下來,

然後朝著營地中間那一輛貼滿了符咒的馬車彙聚而去,

下一瞬間一道道虛幻的鬼影,便從馬車中浮現出來,爭先恐後的搶著這一些月光精華,

但似乎一直得不到滿足,發出一陣陣陰冷,低沉的嚎叫聲,

胡亥都不由的打了個冷戰,低聲暗罵道,

“就這群玩意兒也能叫做神?”

看到這一幕,一直在旁邊的野田,也不由神色變得凝重起來,對一旁滿頭大汗正在施法的祭祀師說道,

“你們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神明如此饑餓?”

他當然看得出來,今天晚上的神明似乎比昨天更加的饑餓,這可不正常。

祭祀師一邊施法,一邊咬著牙說道,

“將軍,我等也不知道,可能是在外等待的時間太久了!”

“還請將軍,早日為神明能找到血肉和魂魄,不然這些符咒也無法留住神明們。”

聽到這話,野田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其實按照之前的計劃,他們早應該去伏擊那一群大乾人了,

現在時間確實拖久了一點,但神明們也不應該餓到如此地步。

隻能夠冷冷的說道,

“你們難道沒有一點其他的手段嗎?要是神明跑了出去,你們承擔得起嗎?”

聽到這無理的要求,祭祀師苦笑了一聲,明明是對方拖延了時間,現在反倒來質問他們,

可對方實力比他們強,職權比他們大,隻能夠回到,

“將軍,還請拿一些靈石過來。”

他們當然是有應對的辦法,隻是消耗很大而已。

野田倒是沒有遲疑,這些靈石就是消耗品而已,沒了的話,再從大乾搶過來就是,

反正對方的賠款已經在路上了,

有了靈石的支援,祭祀師很快佈置好了一個簡單的法陣,

一道道靈力,通過法陣聚到了月光之中,這樣月光中蘊含的靈力就會更強,藉此來緩解神明的饑餓。

果然,有了法陣的加持,神明的嚎叫聲很快小了很多,

看到有效果,野田的神色頓時稍稍的緩解了一些,隻是下一瞬間,神秘們便再次嚎叫起來,

這一次不等野田開口,祭祀師便,大聲說道,

“將軍,神明的需求極為旺盛,我們需要更多的靈石!”

“還需要一些戰士注入靈力!”

野田這時候也沒有絲毫猶豫,揮了揮手,幾名鬼獸族戰士也毫不猶豫的朝著法陣注入自己的靈力!

這一時間,附近都被靈力的光輝微微照亮了一些。

這一次,效果越發的好了,神明們不再哀嚎,開始貪婪的吸收著所有的靈力。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果然神明們就是餓了。

當然,沒有人知道的是,此時地底下趙浪正貪婪的吸收著靈力,

倒不是他想讓靈力給對方,實在是太多了,

不得不說,這些鬼獸族實力果然雄厚,就現在消耗的這些靈石,就足夠大乾上千人用上一個月了。

雙方的資源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上,實力差距自然不用多說。

他很快也能達到現階段最好的狀態,不管怎麼說,待會兒逃命的時候,飛得也能快一些久一些。

這一次的進食,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直到月色都黯淡下來,雖然神明們,還有一些饑餓,但他們撐不住了,隻能強行結束。

結束的一瞬間,所有的祭祀師都直接癱軟的倒在了地上,幾個實力高超的鬼獸族戰士,也喘著粗氣開始休息,旁邊廢棄的靈石更是堆成了小山一樣。

野田這時候卻滿意的點了點頭,神明們吸收的越多代表實力越強,對他們也就更有好處。

很快他便淡淡的說道,

“你們下去休息吧,所有的物資敞開了用,然後再把那一頭山豬殺了給大家補一補。”

聽到這話,周圍的鬼獸族頓時露出了一個笑容,他們的這一位將軍雖然嚴厲,但也極為大方,

他們這一次的消耗很快便能夠補回來,實力還能夠更進一步,於是心悅誠服的說道,

“多謝將軍。”

很快便有,鬼獸族拿著刀朝著胡亥走過去,胡亥瞬間大叫起來,

“浪哥救我!”

此時,趙浪的神色也微微凝重起來,他總不能看著胡亥去死,

於是運起了體內的力量,就準備動手,但就在這時候,

趙浪突然感應到了一些什麼,不由得抬頭朝天上看過去!

與此同時,野田也瞬間抬起了頭,隨後臉色大變,大聲喊道,

“敵襲!”

因為,夜空中好幾顆巨大的石頭,拖著火焰,朝著他們的營地砸了過來!

整個營地瞬間亂成一團!

而就在營地稍遠的一些地方,

劉秀滿頭大汗的說道,

“這是家族給我保命的東西,一次能夠召喚5顆天降巨石,現在該你們了!”

李世民這時候也不再猶豫,直接拔出了自己的長劍,對李家子弟大聲喊道,

“玄甲何在!”

下一瞬間,所有李氏精銳子弟站了出來,整齊的丟出一道符咒,

符咒迎風而漲,幻化成一副副土黃色的盔甲,覆蓋在他們的身上,

李世民自然也不例外,轉瞬間,一隻重甲步兵,便出現在所有人面前,李世民這時候長劍一指,

“出擊!”

這一隻重甲步兵便朝著鬼獸族的營地殺了過去!

(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