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雖然官吏覺得這個辦法實在是太過卑鄙了一些,

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這的確是一個能夠從根基上,瓦解那些野人的辦法。

要知道,如今大秦的技術早已經深入到了各行各業的各個方面,

最簡單的,哪怕這些野人采集木頭,獵殺野獸,烹飪食物等等,

大秦的鐵器也是最好的選擇,

而他們進不了城,就隻能夠和之前的野人們一起合作,他們相互之間幫助,讓大秦融合他們的進度減緩了許多。

就更彆說,通風報信造成的影響了,有時候城內的秦軍纔出發,對方就已經知道了訊息,

直接撤離到森林的最深處去,打自然也成了空話。

而這一位上官所用的辦法,雖然暫時來看,見效慢了一些,但卻是徹徹底底除根的辦法。

等到什麼時候,那些已經歸附了大秦的野人,主動要帶著秦軍,去獵殺他們原本的族人的時候,

那也就是野人徹底崩潰的時候。

官吏神色複雜的在看了面前這一個年輕的上官,也不知道這些人的那顆心是怎麼長的。

當然這些話他不會說出來,隻是違心的讚歎了一句,

“上官英明!”

隨後便領命離開。

看到對方的樣子,趙昊當然明白對方在想什麼,不過也沒有放在心上,

其實他還有更狠的手段,

那就是直接允許獵殺,搶到的全部屬於個人,

那時候野人內部之間不死不休,纔是真正的很少!

不再多想這些,趙昊這時候伸了個懶腰,隨後說道,

“走,我們去城池的各處看一看。”

這個習慣也是跟老爹學的,軍中也是一樣,他現在是這裡的主官,當然要瞭解這裡。

隻是才走了兩步,回頭一看,卻發現項大龍還直愣愣的站在那裡,

於是不由的問道,

“你還愣在那裡做什麼?”

項大龍這時候纔回過神,微微皺了皺眉,然後問道,

“趙兄,咱們也算是兄弟了吧。”

趙昊笑著回到,

“你是我爹的學生,之前又結拜過了,當然是兄弟。”

項大龍點了點頭,再次問到,

“那你不會用這些手段來對付我吧?”

他剛剛的手段,和趙昊比起來,簡直就是不值一提,

這也太惡毒了!

趙昊這時候苦笑了一聲說道,

“你我兩國如今也算得上是盟友,大秦不會用這樣的手段對付盟友。”

項大龍卻追問道,

“那以後如果不是呢?”

趙昊想了想,帶著幾分認真說道,

“如果兩國不再是盟友,而是敵人,那就算我保證不用那些手段,你又敢相信嗎?”

項大龍撇了撇嘴,不過還是說到,

“你要是直接答應了,我反而不信,你現在說的倒是真話。”

他也明白,兩國如果真的成了敵人,對方就算再怎麼承諾,他也不會相信。

一句,兵者,詭道也,便可以無視和打破任何承諾。

看著項大龍的樣子,趙昊很快安慰到,

“那咱們就儘量不要為敵就是了,天下如此之大,華夏如今為一體,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至於等華夏統一了天下之後,在爭奪正統,那就讓後輩們自己去解決。”

項大龍點了點頭,隨後極為認真的說道,

“那就這麼約定了!”

趙昊也點了點頭,兩人擊掌為盟,算是定了下來。

趙昊這才繼續巡視城防。

很快時間一晃而過,十幾天後,一名信使送來訊息,

他的妹妹趙安安的船,很快便要到達這座城市了,而且北邊回大漢的魯元也送信過來了,

“劉恒這小子,倒是有幾分手段,我原本還以為他鬥不過劉盈哥的。”

“不過還好他心裡有點數,沒對劉盈哥下殺手,不然我一定要找他麻煩!”

一旁的項大龍這時候湊過來說道,他雖然是老師的學生,對方是老師的師弟,但他們之間也是各算各的。

不然這輩分實在是太亂了。

趙昊也皺了皺眉頭,他也沒有想到,劉恒居然隻依靠十幾個人,便成功的登上了王位。

他原本以為,哪怕時間耗得久一點,最後贏的人一定是劉盈哥,畢竟對方可是在自己父親身邊待了那麼久。

隨意學一些手段,也不該落得這樣的下場。

隻能說,劉盈哥還是太過於大意,或者說,太過於正直了。

自己在南邊帶著一支大軍,回王城爭奪王位的時候,

居然都不帶一支應變的人手,這多少有些兒戲。

好在最終還是逃了出去。

隻是這樣的情況,對於魯元來說,傷害就太大了。

親人們相互殘殺,就連王城都不讓對方進去。

想到這裡,趙昊不由微微歎了一口氣,

“也不知道,劉盈哥怎麼樣了。”

一旁的項大龍卻沒有在意這麼多,而是帶著幾分催促說道,

“你不用擔心那麼多,老師肯定不會不管他的。”

“後面不是有資訊說了嗎,劉盈哥已經逃了出去,既然沒有回來,我看他肯定是去南邊了。”

“到時候我問一問項莊叔,就知道了。”

“咱們現在還是先抓緊正事,安安過兩天就要到海邊的碼頭了,咱們趕緊過去準備。”

他現在就想趕緊見到對方。

聽到這話,趙昊帶著幾分憐憫看了對方一眼,隨後回到,

“也好,帶上人咱們直接出發就是。”

他實在是有些可憐對方,當然他過去不是去接趙安安的,而是去接坦尼特,對方也在船上。

便裝出行,倒是不用準備太多,一對馬車就足夠了。

直接朝著海邊,港口的方向而去。

隻是他們纔出城門,城門附近一個不起眼的百姓,就急匆匆的離開了這裡。

然後一路小跑,到了一處原野上的小樹林裡面,不都是小樹林裡面,便有一個野人,朝著更深處的樹林而去。

很快訊息被送到了,樹林深處的一個野人部落的首領面前。

如果趙昊在這裡,便會發現對方就是他前幾天放走的那個野人首領。

“,首領,我們的人過來報信說,那個城裡面的狗官,帶著一對馬車朝海邊過去了。”

探子很快將訊息說了個清楚,然後帶著說到,

“一起隻有幾十個人,我們要不要通知其他部落,把那個狗官抓起來!”

聽完對方的話,野人首領也微微有些心動,

現在對方隻有幾十個人,他們這個部落,雖然小,

但是也有幾百人,所有的青壯湊起來,也有兩百人左右……

當然他們知道雙方裝備的差距,這麼一點,人是肯定不夠的。

但是,如果再加上其他的小部落,湊到八百到一千人,人數上已經能夠形成極大的優勢了。

怎麼也能夠抓住對方了,抓到了對方之後,不管是殺了對方,還是用對方去威脅官府,都有極大的作用。

隻是野人首領,這時候不由得想到了,他走的時候看到的,那個年輕官吏臉上的平靜面容,

於是搖搖頭說道,

“不行,人數多了,肯定會引起那些秦軍的注意。”

“而且你們彆忘了,我們部落搶東西,但是不殺人,不然的話,要是遭到秦軍的報複,我們無法抵抗。”

“我帶人偷偷的去,把那個人抓過來就是了。”

他並不是對,那個放了他的年輕官吏,有感激之情,他們淪落到現在的地步,都是被那些大秦人給害的。

隻是他們部落做事的方法,就是這樣。

這些年以來,許多暴力反抗的部落,都遭到了最殘酷的鎮壓,整個部落一夜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所以現在在他看來,最好的辦法便是悄無聲息的抓的那個年輕官吏,然後再想其他的辦法。

而且這點把握他也還是有的,當初自己被抓,隻是為了掩護族人撤退,有一點點小小的失誤而已。

做了決定之後,野人首領也就不再遲疑,很快帶著人離開了這裡。

天色漸晚,路上的行人也逐漸稀少,大秦的自然雖然不錯,但這裡到底是地處偏僻,人煙也比較少。

此時一處平坦的地面上,一隻車隊首尾相連,形成了一個保護圈,

圈內升起了一堆篝火,一陣陣食物的香氣從裡面飄了出來。

隻是夜色中,想起了一陣輕微的吸鼻子的聲音,

野人首領此時看著不遠處的那個保護圈,眼中不由微微有些羨慕,

他雖然恨那些大秦人,但不得不承認,對方的生活比他們要好很多。

當然現在並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嚥了咽口水,野人首領很快低聲吩咐道,

“去兩個人到西邊,弄出一些響動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我從東邊草叢接近他們,看一看這些人的位置。”

“等夜深了之後,用蟲鳴聲當信號動手!”

他雖然沒有像那些大秦人一樣,去學堂學習智慧,

但是部落也有部落的智慧,這一些技巧在捕獵猛獸的時候也用得到。

隻是他等了好一會兒,卻沒有聽到族人們的迴應,

微微皺了皺眉頭,才發現整個周圍都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安靜,

他心中頓時意識到了不對,右手直接朝自己的武器摸過去,但下一瞬間,

一隻有力的大手就將他牢牢的摁住,隨後便聽到對方用大秦話,說到,

“彆弄死了,交給公子去看。”

不一會兒之後,他便被再次帶到了那個年輕官吏的面前。

此時,趙昊一邊烤著手裡的土豆,一邊藉著篝火看著被抓來的野人首領,帶著幾分感慨說道,

“你是怎麼敢的?”

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有膽子帶著人來突襲他。

要知道,他身邊都是些什麼人?

不是黑冰衛,就是蛛網,每一個人都是高手。

哪怕是他自己,雖然打不過趙安安,但對付一兩個普通的秦軍都沒有問題。

這些野人就更不在話下了。

更彆說,他的這一支車隊,看上去普普通通,實際上連木板中間都夾了鐵板,連一般的弓弩都射不穿!

毫不誇張的說,這一隻車隊,哪怕面對一隻正規的千人大軍,也能夠阻擋一陣時間,用來給他逃命。

這些野人,身上隻有一些獸皮,武器不知道是從哪家搶來的菜刀,就敢來突襲他,

這真是嫌自己活得太長了。

就在這時候,負責護衛的黑兵衛拿著一堆繩索走了過來,帶著幾分笑意說到,

“公子,已經和翻譯一起審問過了,這些人是想抓了咱們,去換錢和物資,倒是沒想過下殺手。”

在外面,為了隱藏身份,他們都是用公子來稱呼對方。

趙昊也隻能露出一個苦笑,不過他連審問對方的興致都沒有,便擺了擺手,直接說到,

“行了,那就放了他們吧。”

殺這些人,沒有絲毫的好處,也就沒有什麼必要去激起,官府和這些部落之間的衝突。

等他的計劃實行起來,野人越多,反而對野人造成的傷害越大。

收到命令,黑冰衛便直接將野人首領拉了起來,準備放掉。

但這一次,野人首領卻掙紮了一下,隨後用幾分不太熟練的華夏話,問到,

“為什麼?”

趙昊聽得眉頭一挑,

“原來你會說話?”

野人首領冷冷的看了趙昊一眼,隨後說到,

“我們當然會說話,並不是隻有你們的話,纔算話。”

被人給懟了,趙昊卻沒有絲毫的惱怒,而是說到,

“你這話說的不錯,但現在,的確我們的話纔算話。”

“既然你會說話,那就告訴你們的人,儘早的歸附,官府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

他要發展這裡,做出一些成績來,自然越早,安定越好。

隻是野人首領還是冷冷的說道,

“是你們占了我們的地方,要走的人是你們!”

“就算你放了我,我也不會放過你,這一次是我大意了,下一次我一定會抓到你!”

聽到這話,趙昊反而來了興趣,說到,

“既然如此,不如我們打個賭,隻要你能夠抓到我一次,你想要什麼,都可以給你。”

“但如果你在被我抓到一次,

就要聽我的。”

野人首領聽得皺起了眉頭,似乎有些猶豫。

趙昊頓時,故意說道,

“怎麼怕了?”

野人首領瞬間回到,

“誰怕了?隻是,你的人裝備那麼好,這不公平!”

趙昊點了點頭說道,

“你說的不錯,但這些裝備我不可能給你,不如這樣,我再多給你幾次機會。”

“但你隻要抓到我一次就行。”

野人首領眼睛瞬時亮了起來,很快回到,

“好!”

他就不信了,他處在主動的位置,怎麼可能一次都抓不到對方?

(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