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在奴心裡,既然自家主人已經答應了劉邦的條件,那麼也就是說,刺殺這件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那也就沒有凶手一說了,

所以那個千人將的處置權,就到了趙浪手中,反正對方現在也被黑冰衛控製著。

聽到奴的問話,趙浪都不由得皺了一下眉頭,對這個千人將他感情上其實有些複雜的。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他也很欣賞對方,為了給自己的兄弟報仇,十幾年以來都在等待機會。

更是用自己的錢財讓兄弟的子女們,有更好的生活環境。

要知道大秦雖然對犧牲的將士家屬,有免費的讀書等等措施。

但哪怕是趙浪,也必須得承認隻能保證最基礎的生活條件而已。

算不上特彆好畢竟,秦軍的數量太多了。

但最後做的事情就是,說的不好聽一點呈匹夫之勇,解一時之氣。

他心中這口氣出了,但一旦發生爭戰又有多少人會和他的戰友那樣失去性命,留下多少孤兒寡母。

而這一些原本都是可以被避免的。

趙浪這時候重重的歎了一口氣,說道:

“都是些什麼事啊!”

但該做的安排必須要做,想了想冷著臉說道:

“朕剛剛看到那刺客也受了傷,還挺嚴重,估計也活不成了。”

“但破壞的是大秦律法,形同叛逆,就算是死也要受到該有的懲罰,剝奪一切爵位財產充公”

“曝屍荒野之地,就不要管了。”

他雖然和劉邦達成的協議,但該有的懲罰不能少,不然有損律法的威嚴。

如聽到這話,頓時在心裡琢磨開來,那個刺客雖然受了傷,但體格強壯,應該死不了。

而曝屍荒野這種刑罰,怎麼也不像這家主人對自己人的手段。

於是試探著問道:

“主人,曝屍荒野容易滋生疾病,不如到時候在附近找個農夫處理一下?”

趙浪沒好氣的說道:

“這種小事也要朕來操心嗎?”

奴頓時明白了,笑著回道:

“是,主人。”

隨後便離開了這裡前去下令,給劉邦的回信可不能耽誤。

萬一對方提前人沒了,這樂子可就大了。

而且對那個千人將的處罰,也要派人盯著,萬一下邊的人領會不到,豈不是搞笑?

很快便有快馬,離開了鹹陽。

一天後,沛縣的一處莊子裡。

幾個黑冰衛正神色有些複雜的,看著面前被關押起來,正在吃喝的農夫,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在在這個人手中。

劉邦被刺殺,他們幾個人十年之內是彆想升職了。

但審問了對方之後,卻要對對方產生了一些敬意,沒有人不希望有這樣的戰友。

但觸犯了大秦律法,對方應該是活不了了。

所以吃喝上面,他們反而弄得比較豐盛。

農夫吃飽喝足了之後,看著幾人笑道:

“這是不是老夫最後的一頓,軍中的規矩,老夫也是知道的。”

“隻是你們幾個小娃娃,還要多訓練纔是,放哨的時候怎能聚在一起閒聊?”

“哪怕是在安全的環境,你們也要提高警惕纔是。”

他心中極為坦然,自己做的這件事情死定了。

被自己的犯人給教育了一陣,幾個黑兵衛卻隻能苦笑的點頭應是。

有一說一,要不是對方手下留情,他們早就被偷摸著乾掉了。

主要是大秦,如今安穩的內部環境,誰能想到會有人來,刺殺大秦漢王?

一個黑冰衛神色複雜的說道:

“老將軍,如今命令還沒有下來,您就安穩呆著,我等…”

隻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名黑定衛信使就急匆匆的走了進來,說道:

“鹹陽來信!”

幾個黑冰衛瞬間神色嚴肅的站了起來。

為首的黑冰位接過了命令,拿出來看,完了之後,神色微微有些古怪起來。

信中的命令倒是不複雜,說是既然此人已死,但罪過不能輕饒,剝奪爵位,沒收財產,曝屍荒野。

這些他都能理解,但他很明確的記得,自己報上去的是,對方的傷勢,其實並沒有大礙。

但信中卻直接說對方已經死了,這就有些古怪了。

於是他打算就按照信中的命令執行,高聲說道:

“罪人已死,但罪不能輕饒,剝奪爵位,沒收財產,曝屍荒野!”

“即刻執行!”

聽到這個命令,其他人都一臉迷茫,什麼叫罪人已死?

這不活得好好的嗎?

但還是按照首領的命令,將對方直接往外面拉走。

迷茫的將對方帶到了一處無人的荒野,然後,迷茫的打開了對方的鎖鏈,迷茫的將對方丟在了地上。

當為首的黑冰衛丟下了農夫,帶著人往回走的時候。

所有人纔有些回過神來,一個個臉上瞬間浮現出古怪的神色。

但都沒有說話,隻有為首的黑冰衛離開前對著同樣有些迷茫的農夫問道:

“老將軍,為了報仇失去了所有爵位和錢財,你後悔嗎?”

農夫聽到問話,回過神的臉上,不由露出了一個極為燦爛的笑容,說道:

“無怨無悔。”

為首的黑冰衛!神色複雜的點了點頭,隨後大聲說道:

“命令已經執行,回去覆命!”

最後便帶著人離開了這裡。

於是天地之間,千人將徹底沒有了任何痕跡,大秦多了一個老邁的農夫。

而此時漢王府內,劉邦也接到了趙浪的回信。

看到信中的內容,不由得露出了一個笑容,這一次他贏了!

大漢會有一段安穩發展的時期,有著現在的基礎,一個強大的王國,就在眼前!

現在他要做最後一件事,

“來人,傳本王的命令,本王要巡視封地。”

他就算是死,也不能是在床榻之間。

很快,漢王府的人便準備妥當,漢王劉邦開始巡視自己名義上的封地。

一連幾天,劉邦都帶著劉盈,給對方講述者自己離開大秦之後,如何在蠻荒之地建立起了大漢。

“那天晚上,我看到星漢燦爛,就覺得我們的族人,就應該如同那天上的星河一樣,璀璨奪目。”

“所以定下了大漢的名號。”

“你也是漢人!”

看著面前面容蒼白,但神色堅定的劉邦,

劉盈的心中也難免有些觸動,他也知道了對方雖然拋棄了他們母子,卻也不是去享受。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陣大風吹來,吹起了車廂的布簾。

劉邦突然想起了自己,許久以前有感而發,沒有唱完的詩歌,不由得說道:

“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唱完之後劉邦握住了劉盈的手,極為真誠的說道:

“答應我,去幫你弟弟,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