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酒宴上並沒有人注意到這個小插曲。

如今已經定下了聯合的決定,所以氣氛還是比較愉快的。

等到雙方都微微有了一些醉意的時候,酒宴也就散了。

畢竟大家還有正事,軍國大事可不能被酒給耽誤了。

接下來就是做出初步的安排,等待秦軍到來,再和對方打一場試探性的戰爭,畢竟他們對羅馬人並不熟悉。

這時候項大龍直接拉著趙昊到了一旁,說道:

“走,我們去找大漢王子和魯元。”

他現在開始就要抓緊時間,不然這一場仗打完,自己搞不好就要帶著魯元回去了,畢竟他的父王肯定不會拒絕和大漢聯姻。

很快兩人便找到了大漢王子和魯元,隻是對方似乎微微有些爭論。

項大龍也不管這些,他隻想儘快讓趙昊搞定對方,直接喊道:

“魯元,好久不見,不如一起聚一聚。”

很快劉恒和魯元也看了過來,微微遲疑了一下,劉恒很快對魯元低聲說道:

“妹妹,我知道你委屈,但如今你還是要先穩住這大楚王子。”

“他還是對我們很重要。”

他雖然想要和大秦聯姻,但誰知道那大秦王子能不能看上自家妹妹?

所以現在必須還要穩住對方,萬一和大秦的事情不成,那還是要和大楚聯姻的。

凡事要多做幾分準備。

魯元此時因為喝了些酒,臉色微紅,眼中帶著幾分悲涼說道:

“一切聽哥哥的就是。”

她雖然早已經認命,但心中總會有一些不甘。

劉恒這時候便笑著抬起頭,對項大龍回道:

“我也正有此意,沒想到項兄你先來了。”

然後就帶著魯元到了他的面前,幾人一邊走一邊聊天,倒也有幾分野趣。

隻是項大龍心思自然不在這裡,於是很快找藉口說道;

“劉兄,我這次過來,可帶了一匹好馬,還有一些精良的武器,正好送給你做禮物。”

“走,你和我一起去營地。”

劉恒愣了一下,他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和對方對關係這麼好了,笑著推辭說道:

“這如何使得…”

隻是不等他說完,項大龍就直接抓住了他的手,往營地裡面邊走邊說道,

“哎,來來來,不必客氣!”

走的時候還不忘回頭給了旁邊趙昊一個眼神,再招了招手,把周圍的護衛,都趕得遠遠的。

趙昊頓時明白,這就是項大龍說的給他製造機會。

苦笑了一聲,也隻好點了點頭。

等這兩人離開了之後,趙昊但是看向一旁的魯元。

隻是還沒有說話,就聽到魯元露出了一個略微有些淒美笑容說道:

“你是不是覺得,我像一個笑話?”

趙昊愣了一下,不由問道:

“這何出此言?”

魯元眼神略微有些迷離的說道:

“我的哥哥希望我能和大秦聯姻,卻又不知道能不能被看上,所以還需要穩住大楚王子。”

“但這楚國王子對我似乎沒有興趣,又讓你來應對我,我堂堂大漢王女,落到這般境地,不是笑話是什麼?”。

趙昊直接沉默了,對方其實和他的年歲相當,但遇到的事情,卻如此折磨心境。

見趙昊不說話,魯元這時候神色複雜的看了趙昊一眼,似乎做了什麼決定,說道:

“我從生下來開始就循規蹈矩,之後無論是嫁給誰,那也必然是規矩的一生。”

“其實我很羨慕齊格瑪,他敢愛敢恨,過得快活。”

聽到這話,趙昊不由得想安慰對方,正要說話,

卻發現面前魯元那張俏麗的小臉,越來越近,隨後,他便感覺到了一陣溫涼如玉,頓時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好一會兒之後,魯元才鬆開,然後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說道:

“原來是這種感覺,倒也不錯。”

趙昊也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後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魯元,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被強吻了。

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說些什麼,最後卻說道:

“你就不擔心我告訴彆人嗎?”

魯元這時候露出了一個笑容,帶著幾分不曾有過的張揚說道:

“你會告訴誰呢?

告訴項大龍?

這沒有什麼所謂,他高興都來不及。

告訴大秦皇子?

你不是楚人,但更不是韓人,你是大秦人。”

“你去告訴大秦皇子,你親了他的妻子,你會有什麼好下場嗎?”

趙昊天的臉色一變,正想說什麼,魯元再次說道:

“但這又有什麼所謂呢?

你我這一生都不會再見了。”

“你也算是我最後的瘋狂。”

強吻一個男子,對他來說,已經是最瘋狂的事情了。

說完,魯元就要離開,

趙昊這時候卻說道:

“你就這麼肯定,能夠成為大秦皇子的妻子?

他要是看不上你怎麼辦?”

魯元這時候微微轉身,低首抬眉,一雙如同秋水般明亮的眼睛,帶幾分迷離看向趙昊。

隨後嫣然一笑說道:

“我美嗎?”

哪怕趙昊見多了美人,這時候也不由自主的說道:

“美。”

聽到這個回答,魯元一揮衣袖,留下一陣清香,轉身離開了這裡。

留下還微微有些發愣的趙昊。

卻沒有人發現,在不遠處的一處小背坡後面,張良正冷冷的看著留在原地的趙昊。

正想要向前的時候,他身後卻傳來了一陣冷冷的聲音,

“丞相,想要去哪裡?”

張良回過頭,便看到樊噲,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他的身後。

心中微微一驚,隨後皺眉問道:

“樊將軍,在這裡做什麼?”

樊噲大大咧咧的說道:

“我到這裡就是看著你彆做什麼蠢事。”

張良神色複雜說道:

“樊將軍,這是何意?”

樊噲沒有絲毫隱藏的意思,直接回道:

“我的意思你很清楚。”

“我也知道,那小子和那趙浪長得極為相像,我也不管他的真實身份如何。

但你不能動手。”

見對方直接敞開了說,張良這時候也不再隱瞞,說道:

“既然如此,他不過是個無名小卒,就算被我殺了,泄一泄心中之憤,又有什麼問題?”

樊噲回道:

“沒有什麼問題,但我大哥不準。”

聽到這話,張良也不由變了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