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

“給本王狠狠的燒!居然敢打擾本王睡覺的雅興!“

胡亥站在營地裡面大聲的指揮到,

一旁的秦軍百夫長也極為應景的答應著,

當然他是不會去浪費彈藥的,

這些佈置好陷阱的地方,白天早已經檢視過了,並且記錄下了數據,

什麼方向,什麼角度,用多少力道,能夠射到那一片地方,

都是經過了校正的,

他們隻需要根據操作手冊的操作規範,就能夠將弩箭送到那裡,

其中的偏差不會超過兩丈,

三隻帶著火油的弩箭,火油被散開了之後,就能夠很好的控製住那一片地方,

用來消除偏差所產生的影響,

再用一隻火箭點燃,完成擊殺。

這就是整個操作的流程。

所以他們的福王殿下,不管怎麼指揮,其實都是沒有任何影響的。

答應兩聲完全是為了給對方捧場,

隻是看著隨著自己號令在遠處不時升起的一朵朵火焰,

胡亥高興的手舞足蹈,

看看,這才叫打仗,

他站在這裡都不用看到敵人,就能夠殺敵,

這是什麼?

這都是他指揮有功啊!

此時,在營地的另一邊,

晁錯正神色微微有些緊張的看著外面,然後對身邊的周亞夫和趙浩說道,

“我們不用做準備嗎?“

他是第一次上戰場,難免會有些緊張。

周亞夫倒是極為淡然,他雖然沒有上過真正的戰場,但在鶴鳴學府的時候,

主修的就是兵家的學問,參加過一些訓練,所以比較淡然,

“我們最遠的射程隻有一百仗不到,這沒什麼作用。“

聽到這話晁錯微微有些疑惑的問道,

“既然如箭的射程比我們更遠,那為什麼不直接用弩箭來代替我們的沒良心炮了?“

趙昊這時候不由得解釋到,

“這些火藥雖然現在的射程不夠,但以後肯定能夠射得更遠,甚至可以達到四五百丈!或者更遠!”

“這些都是新的東西,我們要更長遠的看待。”

這些話他也聽老爹說過,對於新的事物在沒有明確他的性質之前,

要多給一些機會,

“怎麼可能?“

晁錯有些不相信地搖了搖頭,

四五百丈那是多遠的距離,恐怕連人都看不清楚,

趙昊笑著說到,

“這有什麼不可能的?你再看看,從前又有誰能預料到大秦會有火藥呢?”

聽到這話,晁錯倒是微微愣了一下。

一旁的周亞夫無所謂的說道,

“彆看了,還是好好休息吧,今天晚上用不到我們,之後可就要真的上戰場了。“

很快方便安撫著自己的屬下們,回到自己的營地裡開始休息。

除了負責守衛的秦軍以外,其他秦軍表現的都極為自然,

隻有弓弩營地裡面不時射出去的火箭,還有遠處的大火以及那微弱的哀嚎聲,

在告訴著所有人,

這片土地上發生著一場戰爭。

隻是不同於秦軍的淡然,

龍且此時在一處高地,看著這一副場景,臉色一片鐵青,

很快便有探子子過來稟告情況,

聽完了之後,龍且帶著幾分不可置信說道,

“我們的人死傷大半?“

探子帶著幾分恐懼點了點頭,回到,

“將軍,各個百夫長報上來,秦軍在營地周圍佈下了很多陷阱,隻要露出聲響動靜。“

“就會有火箭襲來,他們幾乎沒辦法,靠近秦軍營地。“

“還有幾個靠近了的,秦軍營地防守嚴密,他們也沒有任何機會。“

龍且張了張嘴,卻什麼也沒有說出來,

他一時之間都有些茫然,不知道這一場戰爭到底是誰的主場,

周圍的副將們不由的勸說道,

“將軍,我們還是先撤下來吧……“

他們都已經看得出來,今晚的襲擊,完全失敗了。

龍且這時候也不再掙紮,很快說到,

“讓我們的人都撤下來。“

“再將今晚的情況,一五一十全部告訴霸王。“

他有預感,這次的戰爭,沒有那麼簡單。

秦軍已經完全不是之前的秦軍了。

之前的秦軍,雖然也極為強悍,,但大家一刀一槍,憑本事說話。

可現在,他已經看不懂了。

更重要的是,

他征戰了這麼多年,他第一次面對戰爭,,卻有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他們現在連靠近對方都做不到,那這一場戰爭該怎麼打下去?

龍且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種深深的憂慮。

他也隻能夠靠霸王了。

隨著他的命令,所有的楚軍都慢慢的撤了回來,

夜色也恢複了平靜。

第二天一早,就有信使,來到了項羽的面前,稟告龍且送回來的訊息,

項羽聽完了之後,便直接皺起了眉頭,

“秦軍居然在夜色之中,也能射的這麼準?“

他沒有想到,自己的擾亂計劃,居然就這麼被破解掉了,

他想不明白秦軍為什麼能做到,

這麼一來的話,他隻能和對方正面對抗了,

好在正面對抗他們還是有優勢的,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項羽很快吩咐到,

“讓龍且退到挖坑的地界,坑洞和天雷,讓他們吃些苦頭!“

信使頓時領命離開。

另一邊,秦軍們早就開始收拾大營,他們要繼續前進,

當然兩邊的防備並沒有放鬆,隻要懷疑叢林之間,可能會有隱藏的敵人,

負責探路的秦軍們,便會毫不猶豫的丟一顆正義手雷進去,

但一路上卻沒有發現什麼敵軍,倒是通暢,

幾天後,便靠近了楚軍數十裡,再有三四天便能夠到達楚國邊界了,

探子,自然將情況一一回報, 聽著探子回報的情況,胡亥不由的露出了一個笑容,帶著幾分得意說道,

“看看,本王的威名,讓他們連騷擾都不敢。“

一旁的王離正要奉承幾句,突然,最前方傳來了一陣爆炸聲,

驚得胡亥都愣了一下,

很快就有人過來稟告道,

“將軍,前方出現大量坑洞,還埋有天雷,我軍死傷五人。“

王離臉色頓時有些難看起來,這是他們第一次出現傷亡,不由的問道,

“有坑洞為何沒有查出來?“

探子很快回到,

“那坑洞數量極多,有一些埋了,有一些沒有埋。”

“而且他們引火的辦法,是用木炭,根本防不勝防。”

王離聽得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楚軍倒是學聰明瞭。“

隻是這麼一來,大軍恐怕就不能夠貿然前行了,

很快,王離便下令到,

“傳令全軍就地紮營,這次把營地建得牢固一些。“

“再派出飛天墨燈,去看看前面!”

必須把這一片地方清理之後才能繼續前進,

其實也有快速清理的辦法,用沒良心炮轟一遍就是了,

但這個秘密武器,他不打算現在就暴露出來。

這場戰爭,纔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