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回到姥姑家,客廳裡姥姑在打麻將牌,表叔在下象棋,看到我這麼快回來,明顯感覺到他們挺高興。

“你在裡間屋睡吧!六子!睡覺前洗洗腳昂!”姥姑囑咐道。

我的臉一紅,“嗯!”我趕緊回答。

“這是你老家的親戚呀?小夥子長的挺帥呀,村裡很少有這麼帥的”,一個打牌的中年婦女說道。

“不要村裡的、村裡的,讓人不願意聽,這是我的重侄子,孃家的家根子”,姥姑不高興的說道。

“哈哈!護短!我又沒有彆的意思”,那箇中年婦女笑哈哈的說道。

“你屋裡來一下!六子!”,表叔叫我。

我跟著表叔進了裡屋,表叔把門關上。

“你坐下,我有幾句話給你說”,表叔指著床說道。

我老老實實、規規矩矩的坐在床沿上,仰頭看著表叔。

“你不上學,你打算乾什麼呀?你纔多大歲數啊?你又能夠乾什麼呀?,你不好好把高中上完,拿不到畢業證,以後,你什麼工作都不好找!考不上大學,最起碼要有個高中畢業證,聽叔叔的明天回家,繼續上學,打架的事兒,讓你爸爸托人說和說和解決就可以啦!你爸爸也是老師,應該能夠找到合適的人解決這個事兒,解決不了大家再想辦法兒!”,表叔站在我面前嚴肅的說道。

我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因為,表叔說的在理兒。

“聽話!明天回去,不是不願意讓你在這裡,因為,你現在這個年齡必須好好學習,最起碼把高中畢業證拿到手,再堅持一年多,混個高中畢業證再說,聽到沒?”,表叔語重心長的說道。

“嗯!我知道啦!我明天就回去,表叔!”我低著頭說道。

“如果我聽說你跑到其他親戚哪裡,沒有回家的話,我饒不了你”表叔厲聲說道。

“我明天肯定回去,你放心吧!表叔!”,我抬頭看著表叔堅決的說道。

“出去看會兒電視吧!把音兒調小點兒”,表叔一邊說,一邊開門往外走去,又去下象棋了。

我跟著出來,找盆洗腳,準備睡覺,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那裡有心情看電視呀。

第二天起床,大家已經都上班走了。

“起來啦!鍋裡蓋著飯呢,你自己拾掇吃吧”,姥姑看我起來了,一邊收拾衛生,一邊說道。

“嗯!我去洗把臉”我連忙說道。

我匆匆忙忙的吃完飯,把鍋碗刷乾淨,來到客廳。

“姥姑,我今兒個就回去啦”,我向姥姑說道。

“你叔叔夜裡黑家說你了,是吧?,那是為你好,孩子!”姥姑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知道!”,我連忙說道。

“你回去的時候,到車站對面,運輸公司二樓找你四叔,讓他送你上車,就不用買票了,記住沒有?”姥姑囑托道。

“嗯!”我隨聲應和著。

“這是夜裡黑家打麻將,說你帥的那個女的,今天早上拿來的舊衣服,都是他家小子穿剩的,還很乾淨也不破,你拿回去和你哥哥瞎穿吧!”,姥姑提著一個包說道。

我不好意思的接過那個包,給姥姑告彆,往車站走去。

來到熙熙攘攘的車站,考慮了半天,要不要去找四叔送上車,最後決定,唉!還是不找叔叔好點兒,免得再挨一頓訓。

1.2元一張車票,等了兩個多小時才發車,一路上看著兩邊的人群和公交車,聽著公交車上的報站聲,心裡那個羨慕呀!想著:我什麼時候坐一次公交車呀,享受一下城市人的生活呢?。

很快車就駛出市裡,來到郊區,看著滿眼的玉米地,心裡特彆失落,心裡想:唉!如果父親不回農村,我現在也是城市人。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