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秦雲眼中閃爍一抹厲芒。

“那你的意思是什麼?”

藏花吞了吞唾液,擦去額頭汗水。

試探道:“假設鼠疫並非表面那麼簡單,那麼誰是受益者,誰就是幕後黑手!”

“貧僧在西域之時,聽說了朝天廟的一些事,他們的祖師,似乎就不是什麼正派人物!”

“陛下,你要做好準備應付啊,否則朝天廟又要得勢!”

秦雲眯眼:“你還知道什麼,一併告訴朕!”

藏花眼中露出喜色。

討好一般道:“西域邪僧派係眾多,我的師傅就是其中之一,他老人家知道很多內幕。”

“傳言朝天廟的祖師會很多邪術,散佈瘟疫就是其中一種!”

“他的名字我不知道,但他的後脖子有一塊黑色胎記,大約半個手掌大!”

散佈瘟疫?!

秦雲聽到這四個字,心中殺機大盛!

天底下,絕沒有如此巧合的事。

若說鼠疫沒有朝天廟的影子,他打死也不信!

捏拳到關節作響,咬牙切齒:“若真是慧生你這老禿驢,朕非得扒了你的皮!”

藏花眼珠子一轉,賊兮兮的請纓道:“陛下,我給您報告了這麼多訊息,你能不能放了我啊?”

“或者給我自由也行啊,這宗正寺不是人待……。”

說到這,他感覺到一股寒氣,遍體生寒,迅速閉嘴。

秦雲瞥向他,目光中帶著一絲冷冽。

忽然冷笑道:“你乾的那點破事,朕沒殺你,你就算是積了八輩子陰德。”

“現在還敢跟朕討價還價?”

藏花頭皮一麻,但還是咬著牙道:“可……可您這麼一直關著我,還不如把我殺了呢。”

“我都幫了您這麼多……”

秦雲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砰!

一腳踢在他的胸膛上,踢的藏花滑行了三米之遠,疼的臉都變成豬肝色!

“是麼?不如把你殺了?”

“很好,朕成全你!”

“來人,將他剁了喂狗!”

“是!”

禁軍立刻上前。

那刹那,藏花的臉鐵青,險些嚇得屎尿齊出。

欲哭無淚道:“不要啊,陛下!”

“彆殺我,我還是有用的啊!”

“我不出去了,我不出去了!”他瘋狂磕頭,一點脾氣沒有。

秦雲相當不爽,冷哼道:“狗東西,以為朕好欺騙麼?你報信是真,但想趁機溜出宮去也是真!”

“以前怎麼不說這事?現在才說,算的夠精的啊你!”

說著,他眼中逐漸有了怒火。

都是邪僧,這藏花不比慧生可恨,當初可是犯下了滔天大罪!

藏花瘋狂磕頭:“陛下,陛下,我錯了!”

“我的出發點是好的啊,我是真的想要將功補過,為朝廷效忠啊!”

“求求你,明察!”

他跪著上前,抱住秦雲的腳。

秦雲目光不爽。

輕哼道:“朕可看不出來你改過自新了,剛纔不還跟朕玩小心機麼?”

藏花臉色難看,他就是藏著掖著了點,沒想到後果這麼嚴重。

瑟瑟發抖道:“我不敢了。”

而後他想到什麼,抬頭嚴肅道。

“陛下,我可以給你立下軍令狀!”

“一定查到朝天廟的一些隱情和訊息。”

“如果查不到……”他面色掙紮,最後狠心咬牙:“查不到,我就自裁!”

秦雲眯眼;“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如果全是些沒用的訊息,朕一定不會饒了你!”

藏花身體莫名一顫,這個看似年輕的皇帝,實則就是一土匪,狠辣無比!

說翻臉就翻臉,自己還曾經幫助過他!

但他不敢表現出來,如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是是是!陛下,我說的!”

“很好!”

“朕派一名錦衣衛跟著你行動,如果你不老實,就等死吧。”

“隻給你五天時間!”

“自己把握。”

秦雲輕飄飄的說道,便有一種殺伐氣。

隨後雷厲風行,直接離開。

等人走遠後。

砰!

藏花轟然癱坐於地,衣服全部被冷汗打濕。

回千福宮的路上。

秦雲再度下令,封死朝天廟!

隨後臉色不太好,來到千福宮的寢宮。

竇姬上前給他脫龍袍,美眸敏銳的察覺到了他的心情不好。

輕輕問道:“陛下,怎麼了嗎?看您臉色不好,是不是鼠疫更加嚴重了。”

秦雲皺眉,揉了揉太陽穴。

“那倒也不是,隻是朕聽說了一些不好的事。”

“那個狗屁朝天廟,揹著朕,似乎在玩花樣。”

竇姬風韻的臉蛋微微一詫異,朝天廟無理到這種地步了嗎?

跟陛下玩花樣,他們那裡來的膽子?

她沒有繼續問下去,轉移話題,很貼心道:“陛下,彆氣。”

“您那麼多大風大浪都過來了,身邊權臣大多也落網,還怕一個小小的寺廟嗎?”

說著,她開始給秦雲按摩。

那雙如玉的手,冰冰涼涼,彷彿有魔力,讓秦雲刹那就平複很多。

秦雲眯著眼,順勢靠在她的嬌軀上。

道:“你說的也是,朕彈指間,即可滅了它。”

“隻不過朕不想造成太多麻煩。”

竇姬朱唇微微上揚:“臣妾相信您。”

短短五字,比什麼話都好使,秦雲一下子就變得鬥誌昂揚了。

這女人,是真懂自己啊!

沉默一會。

秦雲鼻尖輕嗅:“你沐浴了?”

“陛下每次來,臣妾都會沐浴。”

“除非……陛下不通知。”竇姬隨口回道。

“竇妃,介不介意再洗一次?”秦雲忽然道。

竇姬玉臉一僵,快速嗅了嗅自己身上,尷尬道:“陛下,是臣妾沒有洗乾淨,有異味嗎?”

秦雲咧嘴一笑:“那倒不是。”

“隻是朕還沒洗,一個人洗又太無聊。”他轉頭,擠眉弄眼。

見狀,竇姬鬆了一口氣,還以為是自己出糗了。

臉蛋浮現一抹笑容,點點頭:“臣妾聽陛下的,陛下說什麼就是什麼。”

“這麼好?”秦雲有些意外。

“當然。”竇姬一笑,讓人不禁感歎,歲月從不敗美人!

她轉頭吩咐下去:“去準備熱水,陛下要沐浴。”

不得不說,她給自己找到的定位,表現出來的方式,很受秦雲的喜歡。

不一會。

屏風後,就擺下了一個很大的浴桶,裡面熱氣升騰,漂浮花瓣和中藥。

秦雲一坐進去,舒服到靈魂都要出竅。

真是,帝王般的享受!

這時候,竇姬輕解宮裝,遣散了宮女,沒有避諱秦雲,十分大方。

宮裝脫落,隨後是褻衣,直至毫無遮擋。

整個過程,秦雲都看在眼中,先是癡迷,而後是躁動,眼皮連眨都不眨。

就算竇姬,被看的都是雙腿發軟。

“你真是肥瘦均勻,一絲不多,一絲不少,處於纖細和豐腴的交織點,腰間盈盈一握,肌膚吹彈可破。”

“朕都不知道如何形容了,總之很好看。”

竇姬抬起**,跨入水桶。

那動作,看的秦雲險些噴血。

“陛下,多謝誇獎。”她含羞一笑,心中有些緊張,但同時又很高興。

能感覺出來,秦雲對自己很著迷,沒有那個女人不想另一半能癡迷自己,她也一樣。

嘩啦啦!

秦雲一把將她抓過,在水桶中死死抱住。

並且吻去。

“唔……”

竇姬的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含糊不清道:“陛下,彆鬨,臣妾給您沐浴。”

“沐浴完,臣妾都依您。”

“這是藥浴,禦醫說得抓緊時間,不能耽擱的。”

秦雲眼睛微微紅,咬牙道:“那你快點!!”

看著他這急吼吼的樣子,竇姬不禁抿唇一笑,有些得意,看來自己容顏還在。

陛下到底是個小青年,自己還沒主動,就急成了這樣。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