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千葉夫人的用處也就少了一半,隻能用來找雲中君了。

所有事情結束之後,已經是清晨。

陽光照耀,霧社的迷霧逐漸散去,地面還殘留著昨夜激戰的血跡,以及不少的蛇頭,看起來有些攝人。

秦雲下令,故意不收拾現場,而是給千葉夫人偽裝出了一副已經逃走的假象。

並且用她的衣服做了信號,向外釋放假訊息,她還在逃。

做完這些,纔打道回府。

約莫在晌午時分,秦雲平安回到富士山官署,他將千葉打入了錦衣衛親自監管的大牢,而後他沒有現身,轉頭去睡大覺了。

反倒是派出了田中先去勸降千葉。

這讓千葉怒火中燒,不斷的咆哮,怒斥,讓秦雲現身,和她一見。

可惜沒人理她。

下午。

藍洋縣方向,已經得知了訊息。

軍帳之中,太政武治的臉色漆黑如碳。

怒吼道:“你確定是大夏皇帝親自埋伏的人?”

一名陰陽師瑟瑟發抖:“太政大人,我,我確定,這是大夏皇帝親口說的。”

“我趁亂逃了回來,去的所有人裡就我一個回來了。”

“您快去救救副樓主,現在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

太政武治臉色瞬間難看,一拳狠狠的砸在伏案上。

“八嘎!”

“大夏皇帝,殺我親子,屠我女婿,接連折損我兩大後輩!”

“而且還暗算老夫妻子!”

“老夫與爾,定不共戴天!”他仰天嘶吼,渾身顫抖,面色通紅,雙眼密佈仇恨。

四周所有武士,紛紛噤聲,不敢說話。

“報!”

一名探子衝了進來。

“太政大人,我們在霧社的現場發現了這個!”

他雙手呈上。

太政陰沉的目光看去,而後瞳孔放大,猛的抓起,那是千葉夫人的衣服碎片,有好幾條。

“哪來的?”他激動,一種不好的預感讓他臉逐漸變成豬肝色。

好端端的,衣服怎麼成碎片了?

探子拱手,用東瀛話道:“大人,是卑職沿著打鬥的痕跡找到的,根據現場推測,夫人已經逃走了。”

“這是她留下的記號,似乎在求援。”

“一些樹上,還有她留下的標記,看方向,夫人是逃進原始大山了。”

聞言,太政武治豬肝色的臉纔好了過來。

砰!

緊接著,他憤怒一腳狠狠的踹翻了探子,怒斥道:“混賬東西,為什麼不一次性說完?!”

“拖下去,重打五十軍棍!”

五十軍棍,這可不是小懲罰,而是要人命的懲罰!

二十軍棍就足夠一個成年男子臥床不起一兩個月了,腰肢要被打折,血肉模糊。

“啊……”

“不要啊,太政大人,卑職做錯什麼了?”

“不!”

探子被生生拖走。

他做夢也想不到,死於話不連貫。

太政武治雙手叉腰,不斷來回踱步,現在的他有些亂了。

咬牙道:“田中,田中!”

“這個混蛋,一定是奸細,否則千葉一行人不會被埋伏!”

“不要讓老夫抓到你,抓到你,你連死都是一種奢望!”

“來人!”他大喝。

“我等在!”靖**的高層紛紛下跪一拜。

“立刻派人,不惜一切代價,前去霧社背後的大山搜尋營救夫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另外,全軍加強警備,防止大夏軍隊突然發難!”太政武治敏銳道。

“是!”

眾人一拜,齊刷刷離開,速度很快。

軍帳之中,隻留下了他一個人。

他眼神陰晴不定,蒼老的雙手不斷揉捏。

陰狠道:“千葉啊千葉,你可千萬不能死,為了捧你,知道老夫花了多少心血嗎!”

“但如果你被抓住了,你最好自裁,不要讓老夫蒙羞!”

隻有風聲聽到了他的自言自語,見識到了他的涼薄。

千葉夫人好歹也算是為了他的利益行動,但出事之後,太政武治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顏面。

他深知千葉的容顏和身段,是帝國首屈一指的。

但他沒有那個能力,所以他很怕千葉被抓之後,被皇帝收了,這樣他太政武治就算永遠被秦雲踩在頭上了。

……

富士山港口,官署。

約莫黃昏,金輝灑滿了整座巨大的官署,給人一種慵懶的感覺。

秦雲精神高度緊張了一夜,這才緩緩醒來。

金恩善立刻上前服侍更衣,打來涼水。

她至今沒有機會回到高句麗,應該是要等到戰爭以後了。

“最近在這住的還習慣麼?”秦雲一邊喝粥,一邊低頭問著她,似乎很久沒有跟她說話了。

看她樣子,瘦了一些,但更好看了,蜂腰蜜臀。

又稱“背刺極品”!

“回陛下,還行,就是有些想家了。”金恩善擠出一抹微笑。

“現在戰事加劇,你想要回高句麗太危險了,放心吧,等朕滅了東瀛,會送你回去的。”秦雲輕輕道,這本也是他的承諾。

“多謝陛下!”金恩善重重點頭,快速幫他穿好了鞋。

這時候,杜鵑進來了。

高挑身材,行走起來彆有一番味道。

“陛下,您醒了?”

“唔,你來了,坐下喝點粥?”秦雲很接地氣,毫無架子。

杜鵑露出一抹苦笑:“陛下,我沒睡,晌午吃過了。”

“沒睡?”

“怎麼不睡?”

“你被毒蛇咬了,不得多休息休息,讓朕看看傷口。”

說著,秦雲放下粥碗,伸手就去掀她的褲腿。

杜鵑看著一旁的金恩善,一陣尷尬,連忙捂住腳踝道:“陛下,沒事沒事,等兩天傷口就徹底癒合了。”

秦雲不管不顧,扒拉開褲腳,對著她的雪白腳踝就是一陣撫摸。

杜鵑癢的有些坐立難安。

長長的睫毛煽動,又有些好笑,連忙道:“陛下,我就是想睡也睡不著啊。”

“千葉夫人可是抓到了,她是救出無名的關鍵,而無名當初是為了我才被抓的……”

說著,她認真嚴肅了起來。

秦雲的動作一滯,雙手隨即鬆開,他比誰都想要救無名。

隻不過是故意晾著千葉,玩心理戰,沒有第一時間親自提審她。

“現在大牢那邊怎麼樣了?”

“田中可有說服千葉?”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