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出征那一日,盛況空前!

百姓人山人海,歡呼不止,跪地相送。

他們的情緒極其高漲,似乎還沒有開始打,就已經開始慶祝了,對秦雲有著絕對信心,近乎對神明的朝拜一般。

因為秦雲,帶給了所有大夏漢人尊嚴和溫飽!

秦雲數次讓百姓們回去,可他們就是不願意,上萬人夾道相送了十幾裡路。

不斷大喊。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陛下必勝!”

“我大夏海軍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犯我大夏者,雖遠必誅!”

“陛下必定凱旋而歸!”

聲音震天,迴響不斷,聲勢可謂是浩大。

多少相送的文武百官都紅了眼睛,想當年,大夏什麼面貌,現在又是什麼面貌,全是仰仗了陛下啊!

一雙雙眼睛,對秦雲這個君王,有著敬佩,愛戴,最後是擔心!

官道上,人流密集,聲勢浩大,很是熱鬨。

與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城外的某一處孤山。

哪裡樹蔭茂盛,環繞清晨的薄霧。

一塊巨大的樹冠之下,幾個金髮碧眼的西方商人在此駐足,眺望秦雲離帝都的車隊,久久入神。

一箇中年金髮男子,五官立體,眼窩深陷,骨架子也很大。

他沉眉道:“大夏皇帝此行,已經是明擺著要和東瀛開戰了。”

又有捲髮男子,白皮膚的一個男子開口,像是波斯人:“東瀛勢力如何,也不知道。”

“但海上,大夏應該占不了便宜吧。”

“我們應該速速傳信回去,讓上面的人趁這個機會,把西域占了!”守著,他的眼中浮現了一絲濃濃的野心。

金髮男子搖頭:“彆小看大夏,他們的武器,裝備,經濟,地盤,已經全面領先了。”

“而且你們以為事情那麼簡單嗎?”他轉身,眼神露出一抹冷色。

眾人聽出他的弦外之音。

頓時凝神,紛紛狐疑:“什麼意思?”

金髮男子捏拳道:“我聽說匈奴也在造船,他們對大夏長城的事聞所未聞,根本就不想南下。”

“但他們又造船,想乾什麼?”

“我聽伯爵曾言,大夏皇帝要抓捕的那個女人,野心大的離譜。”

聞言,眾人震怖!

憤怒道:“大人,你是說匈奴那個女人,對咱們西方有覬覦之心?”

“好大的狗膽!”

“他夫妻二人,還想要橫掃整個陸地不成?東方孱弱,但我西方可不是泥捏的!”

“……”

金髮男子深吸一口氣,幽幽道:“現在東方以大夏一家獨大,如果東瀛,高句麗再扛不住,日後戰火勢必波及到我西方。”

“至於北方的匈奴,誰知道會怎麼發展?”

“我們是時候回去了,讓上面來決定吧,大夏皇帝和匈奴那個女人,最好要先解決掉一個!”

說完。

幾個西方商緩緩消失在了山上,就好像從未來過一樣。

……

“阿切!”

秦雲在車輦中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不由緊了緊衣服。

“怎麼回事,一離開就覺得心神不寧,是那個王八蛋在背後說朕的壞話嗎?”

玄雲子陪同聖駕,笑眯眯道:“陛下,弄不好是慕容娘娘。”

秦雲瞪了一眼他:“滾!”

“不可能!”

玄雲子訕訕一笑,自覺的坐到了角落。

車輦搖搖晃晃,傾軋在雪地裡,隊伍不算很長,但都是精銳中的精銳,二十萬海軍已經在大運河整頓了,就等秦雲。

“此行,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來,朕心裡很不放心,也有些捨不得。”秦雲忽然蹙眉道。

玄雲子微微嚴肅起來。

“陛下擔心什麼?”

“北方嗎?”

“長城在修築,順勳王和鎮北王互為犄角,幾十萬兵馬如擎天柱一般屹立在北方,匈奴就算是再離譜,也不可能能打下來。”

“再說去東瀛,您也是一口咬定,必須要去的啊。”他弱弱道,第一次看秦雲有些優柔寡斷起來。

從前不會這樣的。

秦雲蹙眉搖頭:“朕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可能是王敏母子的事遲遲拖著,朕心有不安吧。”

“也許一切都是上天註定好了的,朕得先去東瀛。”

聞言,玄雲子歎氣。

去匈奴那一趟,他纔算是開了眼,武力進逼北方交人,很有可能都行不通。

除非直接推平。

他隻能道:“陛下,微臣算過了,匈奴的氣數太陡,不是什麼好事。”

“將來多半要遭逢大禍。”

“這樣看來,也就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至於秦帝小皇子,是王敏的心頭肉,看她那樣子,誰動,她就跟誰拚命。”

“而王敏又是個百年不出的狠人,不大可能有危險。所以,您就放心吧。”

秦雲吐出一口濁氣,眼神逐漸聚焦,熠熠生輝。

“說的也是,這女人,跟個妖怪似的,至少她不會害秦帝。”

“等以後再說吧,眼下解決東瀛這個刺頭再說,是他們先動手的,這一次朕不算犯殺孽。”

他的手拍了拍坐墊,很是平靜。

玄雲子愣了一下,隨即哭笑不得。

“陛下,的確是他們先動手的,微臣親眼看到的,不怪你。”

“這一批炸藥,不算殺生。”

除了近衛,這一次秦雲還秘密帶走了一大批火器,除了戰船上的紅衣大炮,還有土製手榴彈等物。

幾乎取走了一半。

“哈哈哈哈!”

君臣二人對視一眼,捧腹大笑。

兩天後。

大運河造船廠到了,放眼望去。

碼頭,崗頭,岸邊停泊了密密麻麻的大小戰船,一眼望不到頭,通體漆黑,鋼鐵閃爍,看起來給人壓抑感十足。

甲板上插滿了大夏的旗幟,有著真龍圖騰,威武霸氣!

有陽光照耀而下,那上面的一尊尊紅衣大炮不慎走光,折射出攝人的寒芒,那炮口像是能把天炸出一個窟窿來似的。

二十萬海軍身穿藍白戰袍,渾身包裹輕盔,肅然而立,經過長時間的訓練面色黝黑,目光堅定,有著軍人的那股鐵血。

造船廠的所有要員,包括各部將領,如數到場。

二十多萬人大吼。

“我等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一排排的人隨之跪倒,熱血噴湧,所有人都知道陛下是為什麼來的!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