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宮本受寵若驚,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而後緩緩道:“自我從域外而來,下船之後,途徑山川各地,無論州縣,甚至是村落,哪裡的每一個百姓都過著溫暖飽腹的日子。”

“這是一件好事,大夏做到了其他國度都做不到的事,繁榮昌盛。”

“人人以大夏為榮,但也就是這樣,滋生了太多的驕傲和自得,眼睛裡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至少,我是這樣以為的。”

“遍野村落如此,可以想象天子腳下的帝都,到瞭如何程度?”

說到這裡,他停滯了一會,似乎是在糾結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童薇忍不住嘟囔著紅唇:“這不好嗎?”

“人人以大夏為驕傲,以陛下為神靈,奮進,勇敢,不屈!”

“他們也的確不需要把異族人放在眼裡,這是大夏的驕傲!”

聞言,宮本沒有說話。

他的身份,實在不適合說某些東西。

一旁,秦雲摸了摸童薇的頭,秀髮柔順,帶著芬芳。

他忽然深邃道:“驕傲是有不同種類的,王侯將相的驕傲,有十一弟的那種驕傲,也有昔日王渭等人的驕傲。”

“驕傲也是一把雙刃劍。”

“貴族已經沒落了,但新的貴族又起來了。”

宮本一凜,雙眼驚豔,真是一語中的啊!

童薇蹙眉,狐疑道:“什麼意思?”

秦雲笑道:“恰如王渭,恰如當年門閥施家,他們就是貴族。”

“貴族就是這樣,他們隻能看到自己的光芒,而忽略了彆人的**。”

“所以,朕贏了!”

“而今的大夏,放在天下諸國中,也屬於貴族,強大,富饒,無可匹敵,望而生畏。”

“同樣的道理,同樣可以貼合,大夏子民忘記了饑餓,寒冷,朝不保夕,沒以前那麼居安思危了。”

“宮本先生,你是這個意思吧?”秦雲忽然看向他。

童薇似懂非懂。

宮本一凜,乾笑道:“陛下,我說的隻是風土人情,無關朝政,還請您不要多想。”

秦雲看破不說破,伸手掀起車輦的簾張,看向外面的冰天雪地和旭日陽光。

吐出一口白霧。

目光深遠道:“這是人性,也是現實,誰都無能為力。”

“但隻要朝廷保持警惕,保持野獸的血性,那麼這一切就不重要了。”

宮本看起來也是一個經常讀書的人,談吐不算一般,此刻忍不住道:“陛下,您能保證百年,能保證千年嗎?”

聞言,秦雲頓時笑了。

“哈哈哈!”

“沒想到跟朕說這句話的人,居然是你,一個半東瀛人。”

“這是無數帝王都不敢保證的事,包括朕。”

“但在朕看來,一代人做一代的事,至少,朕會將大夏帶到一個從未有過的高度,日後就算衰退,也不至於民族蒙難!”

宮本佩服道:“陛下,你已經做到了。”

“不,遠遠沒有!”秦雲擲地有聲,雙眼如有神芒。

宮本一凜,眼眸睜大,什麼叫做遠遠沒有?

都這麼富有,強大了,南滅突厥,北滅女真,難不成要……!

他不敢問下去了。

秦雲也沒有再說話。

車輦,迅速安靜了下去。

三天後,造船廠到了。

這一路上,順風順水,秦雲和宮本的關係似乎也近了一些,在有鴻溝的前提下近了許多。

零零散散,秦雲又試探出了宮本的很多資訊。

最重要的一點,他更偏向於東瀛!

雖然他是一個半漢人。

大運河中遊,方圓十裡都被征用,大量的軍隊在戒備,數不清馬車在不斷的運進運出。

單單是官道,就增加了三條!

鏗鏗鏗的打鐵聲無數,匠人們赤著胳膊瘋狂拖拽著大型鐵塊。

那巨大的熔爐,咕咕咕的冒著熱氣,從塔頂冒出。

望不到頭的大運河,濤濤河水不休,上面停泊著許多的官船,但那不是秦雲想要的戰船,遠不到“鋼鐵巨獸”的級彆。

唐劍,工部侍郎常丘,造船總督郭譽等等人早已經前來迎接,隊伍浩浩蕩蕩,至少上千人。

幾乎都是造船場的一線人員。

“我等拜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哇,好多人,好多船,好好玩。”童薇大眼閃爍著光澤,快要按耐不住,蹦蹦跳跳起來。

秦雲掃去,看著那密密麻麻的廠房,和一艘艘尚且未能組建完成的大鐵疙瘩,一時間雄心壯誌,噌噌噌的直冒!

這密集的鋼鐵巨獸,已經初具了一些工業時代的感覺。

這要是全部完工,開到海上,太可怕了!

當宮本看到這造船廠的規模之時,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當看到那源源不斷的鋼鐵之時,他一瞬間,彷彿什麼都明白了,這那是要造船,這簡直就是要“海上鐵浮屠”!

大夏的投入,比酒井的猜測,還要大的多啊。

宮本開始有點慌了,這樣的機密讓自己看到了,自己還能走?

這時候,秦雲解開了身上金色披風,上前道。

“諸位愛卿,起來!”

“大運河天寒地凍的,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

所有人慚愧,不肯抬頭:“我等有愧於陛下的信任和期待,不敢起來。”

秦雲擺擺手:“造船一事任重而道遠,你們已經很不錯了。”

“朕這一次來,給你們帶來了一個造船大師,相信不久後,會有所進展的。”

聞言,齊刷刷的人抬起頭來,猛的尋找著什麼。

造船大師?

要知道,大夏懂造船的基本上都在這了。

“宮本。”秦雲回頭,喊了一聲。

他深吸一口氣,走了出來,衝所有人拱了拱手,顯得很是不起眼。

“陛下,敢問他是……?”唐劍老眼一眯,並沒有看不起的意思,隻是好奇來曆。

“半個東瀛人,他可是朕花了大價錢才請來的,你們所有人不許排斥,不許擠兌!”

“隻進行船隻的學術交流,其他的一概不談。”

秦雲嚴肅說完,又鏗鏘有力道。

“這一次,朕要停留一個月,順便在這大運河的兩岸親自招攬一些水上能人。”

“而你們必須在一個月之內,造好一艘中級戰船出來,否則全部引咎下野吧!”

“聽到沒有?!”他大喝,提高士氣。

眾人一凜,引咎夏夜?陛下突然怎麼如此嚴厲了?

其實秦雲主要的,是說給宮本聽,想拖時間,沒門,朕的耐心沒那麼多。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