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秦雲微微皺眉,冷冷道:“朕要殺人,有一千種理由,一千種方法!”

豐老沉默,但難掩眉間的擔心。

猶豫道:“陛下,不如找個人來動手吧,您手上沾王爺的血不合適。”

秦雲看向遠方,笑道:“莫非豐老忘記了那個方向?”

豐老順著看去,是西涼的方向,臉色微微一變:“陛下,您的意思是?”

“老九被抓,估計不久後西涼方面就會得到訊息,司馬徒已經觸犯了朕的底線,除夕夜宴朕會給他一次機會,殺王爺的罪名他扛下,朕可以饒他一次。”

“但若他支援老九,那他也得死!”

秦雲的聲音不高,但蘊藏莫大的自信和霸氣。

豐老渾身一震,借刀殺人嗎?神來之筆啊,一舉兩得,還能試探司馬徒的心思。

“陛下聖明!”

秦雲回頭看了一眼千福宮:“去準備一下,朕覺得老九還有底牌。”

“此人城府太深,隱藏也太深,雖然被圈禁,但不得不防。”

“藏花邪僧,和三省閣都要安排更多的人手。”

“等除夕夜宴,司馬徒表態之後,朕纔會決定老九的死法。”

“另外,放出風去,就說王渭當初被殺人滅口,其主謀就是九王爺。老九以輿論壓朕,朕亦要反間他跟王敏!”

豐老雙眼一亮,彎腰拱手:“老奴領命!”

第二天。

蕭翦得勝歸來,帶回碩果,大破非法軍隊,還帶回不少的軍器和糧食。

經過幾番審查,甚至顧春棠這宰相都直接參與進去,但仍舊收穫甚少,非法軍隊本身就沒有人知道自己真正效力的是誰。

故而,處死九王爺太草率的聲音也愈演愈烈。

各地藩王都上奏,表達看法。

秦雲乾脆順水推舟,向所有人宣佈,永久禁足老九,暫時不殺,亦不放。

這一個提議,安撫了很多人,算是暫時平息事態。

西涼,大都督府。

九王爺被圈禁的訊息隔了兩天纔到這裡,迅速引起了震動!

一間雅緻的小院。

王敏身穿宮裝,額間有一赤炎花樣,極度美豔。

她坐在桌前,雪白五指撚著茶杯,一雙勾魂奪魄的雙眼帶著輕蔑,每一個動作都散發著無聲的妖嬈。

四周的士兵不少,但卻都低著頭,沒有人敢看她一眼。

他們都知道,這是大都督的貴客!

短短幾日,就算大都督都已經對這個來曆不明的女人言聽計從,由此可見,手段可怕。

雖然絕美,但同樣危險,根本不敢多看一眼。

砰砰砰!

沉悶的腳步聲響起。

司馬徒趕來了這裡,臉色嚴肅而低沉,魁梧的身體往王敏面前一站。

開門見山道;“你聽說了吧?秦淵被皇帝囚禁了!”

“怎麼辦?皇帝抓了老九,下一步會不會就是本都督?”

“我聽說陛下已經準備殺秦淵了,親兄弟他都殺,更彆說我司馬徒。”

語氣和眼神之中,很明顯,司馬徒有些慌了。

王敏瞥他一眼,桃花眼中閃過一道不屑,這就慌了,日後還怎麼跟秦雲鬥?兩兩相比,司馬徒太嫩了啊。

輕啟紅唇,淡淡道:“你慌什麼!”

“你坐擁西涼數十萬軍隊,還怕皇帝殺你?你看見九王爺死了嗎?皇帝隻要沒證據,不敢貿然行動。”

司馬徒坐下,眉頭一擰:“話是這麼說,但圈禁王爺,他還不是想殺就殺?”

“本都督有罪證在九王爺手上,他一旦招供,本都督也得成為眾矢之的!”

王敏緊了緊貂毛披風,冷豔道:“我已經暗中策反,掌握了九王爺的大部分江湖勢力,你跟秦淵交易軍器等證據,基本上也被我抹除了。”

聞言,司馬徒大喜。

激動的想要握住王敏的手,卻被王敏悄然躲開,她眸子深處透著一抹鄙夷和嫌棄。

司馬徒並沒注意這個眼神,幾乎中了王敏的邪。

哈哈笑道:“好,好!”

“王敏,本都督太感謝你了,說吧你想要什麼,本都督都給你弄來,日後你我共治這西涼都不是問題!”

他的雙眼透著一股火熱,不僅是對王敏的垂涎,更是對王敏的欣賞,這個女人手段極高。

這幾天,已經幫他解決了不少的棘手問題,儼然成了西涼軍的智囊軍師!

王敏淡淡起身,裙襬及地,內心絲毫沒有被司馬徒的話打動。

背對司馬徒,她的美眸燃燒著一股複仇的火焰和獨斷乾坤的野心!

普天之下,除了秦雲,她就再也看不上任何男人。

她發誓,要擊敗秦雲。

而司馬徒對她來說,不過是一個毫無能力,但卻可以利用的廢物傀儡罷了。

她都不需要勾手指,這男人就來奉承跪下了。當初的秦雲,她那麼獻媚,換來的都隻有耳光,這讓她耿耿於懷!

“敏姑娘,本都督現在需要怎麼做?還有不到三月,我就必須要回帝都述職,參加除夕夜宴。”

司馬徒站起來,跟了過來。

王敏紅唇上揚,看向他道:“九王爺應該暫時不會死,咱們要利用好他的剩餘價值,他多年積累的錢糧,人手,我會儘力竊取。”

“而你,隻需要按部就班的等待就可以,除夕夜宴,皇上不敢做什麼。”

“九王爺不可能跟皇帝和解,必定一死一傷,那個時候就是咱們的機會。”

司馬徒臉上浮現猶豫,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就多謝敏姑娘了。本都督樂的清閒,隻要陛下沒證據,那我便可在這西涼做永遠的土皇帝。”

王敏黛眉微微一蹙,沒有回答。

這個司馬徒,膽子還是太小,沒有進取的**。

她目光深沉而腹黑,她王敏謀的可不是西涼這一畝三分地。

“那九王爺的密函,本都督要回嗎?”

王敏轉身,目光冰冷:“回什麼回?你不怕皇帝記恨麼?九王爺可不是咱們的盟友,隻是拿來利用的棋子罷了。”

司馬徒啞口無言,暗自佩服王敏的決心和手段:“好吧,本都督先不表態,不聲援秦淵。”

王敏輕哼一聲,嬌媚雙眼透著一股淩厲的殺氣,讓人不寒而栗。

“九王爺啊九王爺!”

“當初你賣我父親的時候,甚至殺人滅口,可曾想到過今天?”

“我王敏一報還一報,先送你一場孤立無援!”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