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第二天,周銘皓剛到警局,林豐胳膊夾著剛查到的資料進了辦公室。

“查到了!這是給你帶的早餐。”林豐吸了一口喝了一半的豆漿,把手裡的塑料袋遞給周銘皓。周銘皓默默打開,邊吃邊聽。

“死者王倩,是個孤兒,小學時被一對50多歲的夫妻收養,這對夫妻一直沒有孩子,當時見到王倩,覺得她乖巧又聰明,就走程式收養了,一直供她讀到大學,這個王倩也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順利考取了本市的重點師範大學,大學的時候,養父養母接連去世,養父養母沒有什麼彆的親戚,就把所有的財產和一套房子留給了王倩。之後,王倩又讀了本校的研究生,留在本校當老師。隻是我發現,王倩名下的那套房子,不是她現在住的那套。”

周銘皓:“她名下那套房子在哪?”

林豐:“在碧園小區,面積150平米,據我瞭解,這個小區的房子市價還不便宜。”

“走,去碧園小區看看。”周銘皓,“沈晗來了麼?”

“還沒呢。”

“那我們先去碧園小區瞭解一下情況。”周銘皓把鑰匙交給林豐,“你開車吧。”

“好!”

周銘皓舉著手裡的塑料袋,笑了笑說,“我吃早飯。”

去往碧園小區的路上,周銘皓坐在副駕駛上,看著王倩的資料,沉默了一會兒說,“她也是孤兒……”

“是,你想到什麼了?”

“沒什麼,隻是覺得她很優秀,也很幸運,碰到了好的養父養母,然後通過自己的努力,在這個城市中找到了一份體面的工作。其實,並不是所有的孤兒,都能夠在這個地方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也不是所有的孤兒,在遭遇了世界上最不平等待遇後,還能夠安然看待這個世界。”說話中的周銘皓慢慢低下了頭,可能是想到了什麼。

林豐察覺到了周銘皓異常的情緒,“那個,銘皓,你也彆想太多,其實,你也是很幸運的,你看,你現在也是有好的工作,還有我們這樣好的朋友,好的同事,雖然過去,你經曆過很多事情,但你依然保持著一顆懲惡揚善的心,這就是你的優點。”

周銘皓微微笑了一下,“行了行了,我還沒有那麼弱。”資料翻到了下一頁,天使孤兒院。

周銘皓一怔,小聲說,“她是...天使孤兒院的?”

“嗯?”林豐沒有聽清。

———————————

“小慈,可以幫老師一個忙嗎?”“好啊老師!”

“小慈,你就是老師的兒子,老師會好好照顧你的。”

“………………”

今天的任務完成了,還沒有和老師打招呼。

要去和老師打招呼。

為什麼老師的屋子裡有爭吵聲?

為什麼會聽到老師的尖叫聲?

為什麼?為什麼又是這個紋身?

老師怎麼了?

———————————

突然混亂的意識,讓周銘皓頭痛不止,他抱著頭渾身發抖,嚇得林豐連忙停下了車。

“銘皓,怎麼回事?”

周銘皓一言不發,緊咬著雙唇,雙手抱著頭。林豐知道,這是他的老毛病了,一般情況下,他緩五分鐘就能有所好轉。

疼痛感漸漸消失。但是林豐並沒有放下戒備。

緩緩地問:“你怎麼樣了?你還是銘皓嗎?”

周銘皓扭頭看向他,露出一個讓林豐熟悉的表情,“我是,沒事。”

林豐鬆了口氣,“嚇我一跳,我以為你又……好了沒事,你剛纔說什麼,王倩怎麼了?”

“她也是天使孤兒院的。”

“什麼?!這麼巧嘛?那,那你對她有印象嘛?”

“...沒有印象...”

碧園小區門衛處。

“你好!”周銘皓拿出證件,以及王倩的照片,“請問你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年輕的保安看了一眼,覺得有點眼熟,“看著眼熟,但是我不知道叫什麼。正好,張經理來了,他在這工作了十幾年,對這的人很熟悉。”

林豐:“張經理你好,這個人你有沒有見過?”

張經理拿著照片看了看,“我認識,叫王倩,她原來住在這裡,跟她的養父母。這孩子是我們小區一對老乾部夫妻收養的,領回來的時候快上初中了,看著聰明伶俐,那對夫妻非常喜歡她,她自己也爭氣,考上了重點高中,名牌大學,隻是好日子沒過多久,這兩口子就一塊病倒了,王倩當時正在上大學,每天為了照顧父母,學校家裡兩頭跑也是挺累的,大概過了半年多的時間吧,這對老乾部都走了,這孩子也算是解脫了。當時鄰裡之間都想著怎麼能安慰一下,不過這孩子自己也努力,送走了養父母,也沒丟下學業,聽說還考了研究生,現在留本校當老師了。隻是,讀了研究生以後,王倩說什麼也不住在這裡了,說沒有家的感覺了,就把這邊的房子租出去了,也不知道現在住在哪裡,過的怎麼樣了。小區裡的好多老人家,也算是看著她長大的,剛領回來的時候,害羞,也不怎麼和人說話,後來慢慢好了,這都多虧了那對夫妻,隻是這夫妻也是沒福氣,還沒享受到孩子的福,就早走了。怎麼,警察同誌,這孩子發生什麼事了嗎?”

周銘皓避之不忍言,“能讓我去看看她的住處嗎?”

“好,隻是現在租出去了...”

“沒事,我們就隻是問一些問題。”

“那行吧...”

(2)

華源小區裡。

王小笑和吳帆在抱怨,“趙辰晞怎麼那麼慢,都幾點了還不來!”

“來了來了,對不起,遲到了遲到了!”趙辰晞匆匆趕來。

“趙辰晞同誌,現在是早上9:02分,

距離我們約好的時間晚了2分鐘,你知道這兩分鐘意味著什麼嘛?”

“我知道,意味著,如果有一天執行危險任務,遲到兩分鐘,可能我救不了任何人,還會搭上自己的性命。”

“沒錯,還是我的老師說的對,永遠不要小瞧兩分鐘,對於警察來說,兩分鐘意味著你能得到一切,也意味著會失去一切。”

“我知道,我錯了,笑笑姐,咱們快去查案吧。”

吳帆在一旁笑笑,不想說什麼。走到保安室,拿著王倩的照片詢問保安,“你好,請問你對這個人有印象嗎?”

小保安看了看,搖了搖頭,“我是新來的,不認識,你去物業問一下吧。”

物業處。

林經理最近很苦惱,小區裡有個姑娘總說自己被騷擾被跟蹤,可查監控什麼也沒發現,他勸姑娘去報警,這麼多天過去了,也不知道事情解決地怎麼了。今天好像也沒有見到姑娘出去上班,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吳帆三人敲了敲辦公室的門,“林經理是嗎?”

林經理回過神來,“對,幾位請進,幾位是?”

吳帆掏出證件,“警察,有些事想要問你。”王小笑拿出王倩的照片問,“這個人你認識嗎?”

林經理一看照片,可不就是前段時間一直說自己被騷擾的姑娘嗎。不會真出什麼事了吧?

“知道,她是我們這裡的住戶,她...她怎麼了?”

王小笑感覺林經理的態度怪怪的,UU看書 www.kanshu.com“怎麼,你知道什麼嗎?”

“是這樣,這個姑娘在我們小區住了也有一兩年了,最近幾天她經常向我們投訴說有人跟蹤和騷擾她,可我們查了監控也沒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但是她一直堅持就是有人騷擾她,我們也沒轍,就讓她去報警。”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從上週開始吧。”

“能帶我們去她的住處看一下嗎?”趙辰晞說。

“可以,我查一下。”林經理翻著記錄的居住資訊,“是2號樓1004.”

——————

周銘皓從租住王倩房子的一家人處瞭解到,王倩的房子從三年前就開始租給他們,房租是季付,平時也沒有和王倩本人有很多的來往,隻瞭解到她是個大學老師。

“周隊,你說王倩為什麼放著一個這麼大的房子不住,還跑去租房子啊?”

“這裡到她工作的學校,需要多長時間?”周銘皓反問。

“大概要一個多小時吧,如果坐公交的話,就算是開車,也要四十分鐘。”

周銘皓拿出手機,打開地圖,搜了一下王倩現在住的小區到學校的距離。

“她現在住的華源小區到學校,開車十幾分鐘就能到,上班更方便。”

林豐還想再問些什麼,周銘皓的手機響了。

周銘皓朝林豐擺了擺手,“喂,笑笑,查到了嗎?”

“周隊,我們找到了王倩的住處,華源小區2號樓1004。”

“好,我們這就過去。”掛掉電話,“走,去華源小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