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

踏實刻苦……個屁……

周生髮不動聲色地笑笑:“那當然了。”

閆守點點頭,隨後饒有興趣地掏出手機:

“哎對,正好這周的訓練出勤還沒審批呢!看看蘇誌同學每天超額訓練多少才取得了這種進步。”

草!周生髮眼一瞪。

為時已晚,副校長大人已經調出了蘇誌的訓練考勤單——

5月1日:0%

5月2日:0%

……

5月14日:0%

近一個月合計:0%

“……”

“……”

“可以帶我見一下這個蘇誌嗎?”在沉默好一陣後,閆守正緩緩抬頭。

周生髮狠狠捂臉。

·

操場——

“嘰嘰!”(天生萬物以養人!)

“QAQ汪!”(哈人!)

丸子緊緊黏在禹寶屁股後面,窮追不捨。

禹寶持續開啟大地力場,通過製造地形起伏延緩青雲團的追擊,同時使用狂沙之匿積極閃避。

這一次,狂沙之匿起到了足夠的效果。

熟練度達到二階後,狂沙之匿可以做出一定程度的變向或是折返。

禹寶將突進、變向、折返混合使用,幾次都在丸子即將追上時逃出生天,可以說相當之秀。

當然,釋放技能是需要能量的,沒有寵獸可以永遠釋放技能。

終於——

“嘰嘰!”(丸子揍扁了禹寶!)

“汪——”

無力使出狂沙之匿的禹寶被丸子追上,壓住,再起不能。

“牛逼啊我草!”

劉俊樸一拍大腿,“禹寶的狂沙之匿已經乾到二階了?你們吃杜剛了?”

話說杜剛哪位……蘇誌眨眨眼,歎了口氣,“可惜,結局還是一樣,狂沙之匿的使用次數是有限的,用完就被追上了。”

“硬化的維持時間也是有限的。”

劉俊樸擰開脈動,長飲一口,“換個角度想,如果禹寶拖到丸子維持不了硬化,不就贏了嗎?”

“這麼說也是。”

蘇誌輕輕一笑,俯身摸摸禹寶。

“咱們都加油!”

“斯哈斯哈。”

禹寶搖搖尾巴,鈕釦似地眼珠子滴溜溜盯著蘇誌的口袋。

“行,知道了。”

蘇誌無奈一笑,拿出邵雅給的三聯裝小火腿。

禹寶一根,蘇誌一根,瓢學長一根。

丸子是青雲團,吃不了火腿腸,隻好饞在一邊旁觀。

禹寶於是叼著火腿賤兮兮湊上去,欣賞大丸子這副想吃又吃不到的表情……

剛剛到場的閆守正恰好看到了這一幕,滿臉黑線。

“周老師,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個學生叫劉俊瓢?”

“是劉俊樸……”周生髮小聲糾正。

“他一個不學無術的反面教材,還敢回來誤人子弟!?”

閆守正氣得彷彿要長出頭髮似的,“你看看他,還帶著學弟一塊偷懶!”

“副校長消消氣!劉俊瓢是特殊了點,但他最後也上山右大學了!也是個省重點!”

周生髮嘴皮動得飛快,不顧自己也一時說錯了。

“而且,蘇誌他其實一直都這樣!他以前就不喜歡按照應試大綱來,一直都是自己——”

閆守正憤憤不平地打斷:“好啊,原來和彭凱還有劉俊瓢是一路貨色!”

周生髮:“……”

累了,毀滅吧。

“周老師,你不必多說,我親自勸阻這個孩子回頭是岸。”

閆守正說罷,也不顧周生髮再勸阻,徑直上前。

“這位同學!你停一下!”

“啊?”

看到有位穿便裝的老爺子和老班一起朝自己走來,蘇誌疑惑扭頭。

閆守正咳嗽一聲,“現在是晚自習時間,你應該認真按照課程大綱訓練寵獸,而不是在這裡無所事事,荒廢光陰!這不是我一中學子應有的風貌!”

糟糕……劉俊樸冷汗狂冒,顯然是認出了副校長。

然而——

蘇誌和禹寶相視片刻,一齊疑惑歪頭。

“不是,您哪位啊?”

閆守正驕傲昂首:“我隻是一位平平無奇的園丁。”

他是副校長,很少在公共場合出現,大部分同學都不認識他。

既然如此,他樂意以這個帶有榮譽色彩的職業作為自己的掩飾。

“園丁?那您澆花去啊。”

閆守正:“……”

“蘇誌!怎麼說話呢?”周生髮趕緊眼神暗示,“這位可是咱們學校的副,副……園丁長!”

“那他突然跑來管我們訓練乾啥。”

蘇誌不解道,“照他的意思,我不按應試大綱訓練就是給一中丟臉咯?莫名其妙。”

“……”周生髮露出生無可戀的表情,黯然退下。

他這,裡外不是人了。

劉俊樸……裝死。

“不如這樣吧同學,咱們來一盤寵獸切磋。”

閆守正沉聲道,“如果你贏了,我不管你。如果你輸了,那你好好訓練。”

“刑。”蘇誌毫不猶豫。

倒不是他真想和這老爺子較勁,主要是可以薅點數……

即使輸了,他也沒有損失。

老爺子讓他好好訓練,又沒讓他按照應試大綱好好訓練。

兩人各自退後拉開距離。緊接著,淡紫色的光陣於閆守正面前亮起。

原先還滿不在乎的蘇誌看到這一幕,驟然睜大雙眼。

六階禦獸空間……這老爺子是大師級禦獸使? uukanshu.com!

全槐市的大師級禦獸使也不過一隻手的數量!

“不必緊張。為了公平起見,我會派新契約的第三寵上場。”

隨著閆守正低聲沉吟,一隻通體灰色的小老虎於光陣中緩緩浮現——

【寵獸:因讚格斯(幽穀獵虎)】

【屬性:幽靈係、格鬥係】

【種族:中等精英種族】

【實時能壓值:436】

這是屁的公平,這園丁大爺的次寵比大部分高一學生的主寵都要好了……

不,他可能壓根就不是啥園丁大爺……估計又是老班找來考驗自己的。

蘇誌打量著對面的小腦斧,快速思考對策。

與此同時,例行掃描禹寶後,閆守正也虎軀一震。

這隻小禹甸犬的種族值,居然和他的幽穀巨虎不相上下?

難道蘇誌真有兩下子?

思緒淩亂片刻,閆守正很快鎮靜下來。

身為從業四十餘年的老教師,他見過最多的便是傷仲永的故事。寵獸這麼有天賦卻被他瞎搞,那更是暴殄天物。

身為副校長,就讓他來幫這個誤入歧途的學生覺悟吧!

“因讚格斯,幽靈爪帶走。注意彆傷著小傢夥。”

“U?ェ?U嗷嗚!”(遵命!)

小老虎迅疾地撲向禹寶,雙爪在空中拖曳出淡灰色的殘影。

在閆守正的心中,勝負在這一刻已經落定。

·

·

【下兩更】:明天00.01

快捷入口:【推薦票】【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Advertisements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