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張安世道:“可我沒做錯什……”

他的話音戛然而止。

卻見一個宦官疾步進來,道:“宮中又有旨意。”

朱高熾一聽,臉色驟變,剛剛訓斥了一頓,難道現在又要被罵的狗血淋頭?

連張氏也變得緊張起來,不禁擔心地道:“莫非父皇……還是氣不過,要追加罪責嗎?”

朱高熾深吸一口氣,無奈地看了張安世一眼,歎道:“孤去接旨,你們……在此……”

張氏蹙眉,道:“殿下,夫妻本是同林鳥,豈有大難臨頭各自飛的道理,我們同去。”

張安世看了姐夫姐姐一眼,也堅定地道:“我也去。”

太子與太子妃穿著吉服,出了內苑,至東宮前院詹事府的正堂前去接旨。

而此時,供職於東宮的詹事府上下官吏也早已在此迎奉聖旨了。

詹事府的官吏都是太子的屬官,前頭一封陛下不留情面的旨意,已讓他們心驚膽顫,如今突然又來旨意,驟然讓這些人嗅到了一絲詭譎的氣氛。

當今皇帝不喜太子,人所共知,可是這樣公開的訓斥卻是少有的事。

莫不是……有人進讒……陛下又生換儲的心思了?

因此,當太子和太子妃抵達的時候,所有人心思複雜。

而當大家發現張安世也灰溜溜地跟在後頭,不少人禁不住咬牙切齒。

罪魁禍首,不就是這個不爭氣的傢夥嗎?

太子若有閃失,大家的前程也都完了。

朱高熾心思也是複雜無比,他肥胖,腿腳又不利索,勉強支撐著拜下行禮:“兒臣接旨。”

前來傳旨的宦官取了聖旨,朗聲道:“奉天承運皇帝,敕曰……”

一聽到這裡,屬官們雖一個個拜倒於地,鴉雀無聲,隻是許多人的心裡卻是狐疑起來。

是‘敕命’,這怎麼回事?敕命是褒獎和加官晉爵才用的格式,難道不該是誡命嗎?

朱高熾也一時懵了,隻覺得雲裡霧裡。

宦官道:“人非堯舜,誰能儘善?太子登儲君位以來,克職儘忠,可謂矜矜業業……”

朱高熾雖然穩重,可此時卻忍不住抬起了頭,眼中滿是錯愕,以為自己聽錯了。

“孫子曰:善用兵者,無赫赫之功。今太子管教子弟,彆出心裁,頗具匠心。今特旨敕告,是宜褒編,以彰潛德,欽哉!”

宦官唸完了。

殿中卻依舊還是鴉雀無聲。

朱高熾此時是整個人都癡了。

他的父皇是馬上得來天下的人,性情剛直,可是……

今日他也算是開了眼界,上午還下旨狠狠的申飭他一通,說他管教不了子弟,到了正午,卻又褒獎他,說他是孫子一般無赫赫之功,卻善用兵的人……這到底演的哪一齣?

這時身後有人清咳,原來是屬官們提醒太子接旨了。

朱高熾這才反應過來,於是忙是拜謝,接了旨。

他細細咀嚼,一時還是無法體會父皇的深意。

張安世這時卻喜滋滋地道:“姐夫,這是陛下誇你呢,說你教我教的好。”

朱高熾臉都嚇白了,連忙四顧左右,道:“父皇心思難測,你不要妄言。”

雖然製止了張安世,不過他大抵算是明白了,於是忙拉著張安世到後苑,詢問張安世近來做了什麼事。

張安世道:“我這幾日,當真是在用心讀書,上午的時候,學堂裡還去了許多人,將那些平日頑劣的同窗打了個半死,唯獨沒有打我,宮裡的人聽了我叫張安世,還特意叫我走遠一些,彆濺的一身血。”

“陛下真了不起啊,他老人家明察秋毫,一眼便知我是個老實可靠的人。”

朱高熾:“……”

張氏也取了聖旨,端詳了許久,喜道:“殿下,沒錯的,這就是誇讚咱們安世的聖旨,彆看是誇殿下,其實就是拐彎抹角的說咱們安世有出息。”

朱高熾似乎依舊難以置信,道:“我不會是在做夢吧。”

張氏這時不樂意了:“我早說過,咱們安世是踏實本分的人,都是彆人教唆,才偶爾出了一些岔子,可本心卻是端方純良的人。安世,你餓不餓,今日在此用膳……”

張安世搖搖頭道:“不成,我還有事。”

“什麼事。”這方纔還興師問罪的姐姐,轉過頭卻又露出了溺愛的樣子。

張安世道:“我兄弟屁股都打爛了,我得去給他尋醫問藥。”

張安世說著,便連忙告辭。

看著張安世一陣風般的跑了。

朱高熾拿過聖旨,又看了看,突然大笑:“一顆心總算落了地,咱們安世,倒也並非是一無是處。”

朱高熾的喜悅是可想而知的,畢竟方纔還如履薄冰,如今卻又得了聖旨的嘉許,一顆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下。

至於張安世,似乎近來真的是有所長進了,更值得欣慰。

…………

張安世是個有良心的人。

起初對張軏和朱勇,說實話……還是有一些利用的成分。

這其實也可以理解,這樣的中二少年,你不去騙他,還是個人嗎?

這兩個傢夥若放在後世,絕對是操著某省口音的電話詐騙份子們的目標用戶啊。

可慢慢的相處,所謂的結拜兄弟,如今連他自己都信了。

現在張軏捱了打,也不知傷勢怎麼樣,張世安不免心裡記掛,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去探望的。

上午的時候,

張軏被打的皮開肉綻,需得帶著一些傷藥纔好。

藥是現成的,張安世來到這個世界,最怕的就是死,畢竟在這個時代,隨時一個感冒發燒或者炎症就可能要人的命。

張安世在適應了這個世界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嘗試著給自己提煉一些以備不時之需的藥。

譬如……青黴素。

其實青黴素早在唐朝的時候,就有長安城的裁縫會把漿糊塗在被剪刀劃破的手指來幫助癒合傷口,而這種綠毛產生的物質其實就是青黴素素菌,有殺菌的作用。

當然,這種最原始的素菌其實效果強差人意。

想要增強效果,那麼就需要將裡頭的素菌提取出來,而後用營養液,增加素菌的數量,並且提純。

至於這培養基溶液,其實簡單的很,隻需用米磨成的汁水和山芋磨成的汁水混合一起,而後將素菌植入,等待十天半個月即可。

之後,再用漏鬥以及瓦罐還有棉花、碳粉進行提純,最終便可得出真正意義的青黴素。

張安世拿了一個小瓷瓶,將自己培養的青黴素小心翼翼地裝好,隨即便興沖沖的出發,往張家去了。UU看書 www.shu.com

…………

永樂皇帝在文樓裡,則是滿臉怒容。

他揹著手,來回踱步,偶爾……發出罵孃的聲音:“朕沒想到這些傢夥們會不成器到這樣的地步,若朕是太祖高皇帝,非要將他們生生打死不可。“

又看過了一遍那些奏疏,發現除了那個張安世之外,其餘之人……大多都是混賬,這不禁讓永樂皇帝擔憂起來。

”尤其是那張軏,這小子最不是東西,他膽子大的很哪。“

罵過之後,一個宦官在外頭道:“陛下……奴婢來複旨了。”

永樂皇帝陰沉著臉道:“進來說話。”

這宦官便躡手躡腳地進來,拜下道:“陛下……奴婢遵奉您的旨意,已經做出了處罰。尤其是惡首張軏,抽打了二十鞭子。”

“活該!”永樂皇帝朱棣氣惱地道:“他爹若是在世,怕要將他打斷腿。”

宦官伏地不敢接話。

永樂皇帝此時又道:“怎麼樣,這個小子知錯了嗎?”

“這……”

“這什麼?”

“鞭撻之後……張軏已……已……”

朱棣臉色更加的凝重起來,皺著眉道:“什麼意思?”

“已昏厥了過去……”

朱棣沉默了。

殿中出奇的安靜。

宦官有些奇怪,小心翼翼地抬頭瞄了朱棣一眼。

朱棣卻突然聲若洪鐘道:“怎麼,你們還真用刑了?”

宦官懵了,老半天說不出話來。

朱棣急眼了,怒罵道:“入你娘,他還隻是一個娃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