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南京城這幾日下了一場雨,江南的雨總像是前列腺炎一般,總是欲下又止,下而不儘,又如半遮面的婦人一般,總是少了暢快。

天氣驟冷了一些,東宮那邊,有宦官給張世安送來了一件新衣,是太子和太子妃怕張安世不知冷熱,特地命人送來的。

雖然張安世不缺衣衫,不過卻也知道,每逢變天,東宮總會賜下衣物,其實是提醒張安世加一件衣衫的意思。

張安世又興沖沖地去了學堂。

隻是今日,學堂裡卻起了變化。

胡儼宅邸的院牆外,卻見一個個穿著飛魚衣的禁衛跨刀林立,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儼然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院牆裡頭,竟還傳出了慘呼。

張安世下了馬車,兩腿一緊。

駭然瞥向隨來的張三:“呀……我恩師胡儼公被抄家了嗎?”

張三眨眨眼,吞嚥了口水,嚇得不敢說話。

張安世孤身進了學堂,才發現在這前院裡,十幾個少年跪了一地。

朱勇更慘,耷拉著腦袋,居然還有人給他上了枷,這笨重的木枷套在他的脖子上,他一瞅見張安世,口裡道:“大哥,快跑。”

張安世打了個激靈,卻又聽到了慘叫。

這一聲慘叫漸漸清晰了,卻見有人被按在木凳上,用皮鞭抽打。

張安世定睛一看,不是張軏是誰?

張軏一面嗷嗷叫,似乎也瞥見了張安世,便大吼道:“大哥,大哥,你趕緊跑,他們要來打你了。”

行刑的穿著飛魚服,一旁還站著一個冷麪的宦官。

張安世此時嚇得兩腿都有些哆嗦了。

他是兩世為人不假,可第一次見這樣肅殺的場面,實在是經驗不足。

下意識的,張安世就想跑,可隨即又想:這個時候跑會不會晚了?

就怕跑了,後果更慘。

深吸一口氣,定了定神後,張安世很乖巧地道:“我不跑,我認罰,我也罰跪去。”

說著一溜煙,就要往那跪了一地的少年中騰挪出一個位置。

可那宦官卻是抬頭看了張安世一眼:“你是哪個?”

張安世道:“張安世。”

宦官隨即拿出了一個簿子,翻了翻,卻道:“張安世?噢,你的奏疏頗好,可見是用功了的,不必受罰。”

張安世一下子輕鬆了。

此時此刻,又一道鞭子狠狠揮舞下去。

啪……

張軏殺豬一般的嚎叫。

口裡還含糊不清的說著:“大哥,你不是說胡寫的嗎?”

張安世幾乎要留下同情的眼淚。

那宦官又道:“張公子既然不必受罰,今日這學堂也無課業,還是請回吧。”

張軏也唧唧哼哼道:“大哥,你留在此心裡不忍,還是走吧,我挺得住。”

“噢。”張安世點點頭,一溜煙的跑了。

張軏:“……”

不過張軏來不及思考,很快又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聲。

……

張三在看顧著馬車,正在外頭探頭探腦,旋即便見張安世如兔子一般從府邸裡竄出來。

張三長鬆一口氣,驚喜地上前:“少爺……咋啦,胡師傅真被抄家啦?”

“事情比想象中嚴重,我幾個兄弟怕是折在裡頭了。”

“可是少爺您……”

“我學業有成,自然不會受罰。”

張三耷拉著腦袋,似乎腦袋在高速的運轉,推敲著這話裡是不是有其他的歧義。

張安世道:“趕緊走為上策,不要在此囉嗦,我兄弟打成這個樣子,我心疼得厲害,得給他們去抓藥。”

“噢。”張三愣愣地點點頭。

……

“奉天承運皇帝,製曰:近日聽聞東宮太子親眷胡作非為,皇親國戚不得約束,猖狂如這般,實不像樣。俺每思之,這定是東宮驕縱的緣故,太子不能管教親眷,又怎生治理天下,今日俺下旨告誡於你,教你這太子知曉好歹,切不能再姑息罔縱,如有下次,絕不輕饒,欽哉!”

此時,在東宮裡,一個宦官正扯著嗓子,唱諾著一份來自於宮中的旨意。

旨意中的話很粗俗,當然,其實這也一向是朱棣聖旨的風格。

太子朱高熾規矩地跪在地上,聽完了聖旨,卻已是誠惶誠恐,面無人色。

念旨的宦官宣讀畢了,便小心翼翼地陪笑:“殿下……”

朱高熾歎了口氣:“知曉了,你且去複旨。”

宦官去了。

朱高熾隻是唏噓,回了東宮內苑。

此時,太子妃張氏來迎太子。

朱高熾握著她的手,鬱鬱不樂。

張氏憂心仲仲地道:“安世又惹禍了?”

朱高熾點點頭,歎道:“這一次不同,現在是上達天聽了,父皇親自下旨責罵……哎……”

張氏一聽,頓時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忙道:“陛下下了旨意,難免在百官看來,這是陛下厭惡殿下的信號,若是有心人藉此落井下石,

蒐羅殿下其他的過失,隻怕牆倒眾人推……”

一般情況之下,皇帝是不會責罵太子的,畢竟太子是儲君,需要樹立一定的威信,那麼申飭也會十分婉轉,可這一次如此不客氣,隻怕陛下要動什麼念頭了。

朱高熾沉默了片刻,道:“本宮這裡不擔心,倒是安世……那些居心叵測的人未必敢動本宮,卻可藉著安世來做文章,對安世不利。”

張氏便如這南京城裡難測的天氣一般,轉瞬之間便眼裡含淚,淚水如珠鏈一般的啪嗒落下來,哽咽道:“可憐我這兄弟,早年便沒了爹,我這做姐姐的,嫁入了宮門,宮門森嚴,也沒法成日看顧管教。隻剩他孑身一人在外頭,年輕又不能曉事,身邊隻怕不少狐朋狗友誘騙他為非作歹……”

朱高熾為之動容,UU看書 uukanshu.com忙安慰道:“安世本心是好的,你且不哭,一切可以從長計議。”

張氏眼淚立即收住了,看著一旁的小宦官道:“去將我那兄弟叫來。”

於是宦官匆匆去了。

張安世這一次是真的受了刺激,尤其是看到張軏的屁股被打得皮開肉綻之後,更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他被人召到了東宮,進入內苑。

匆匆入殿,就看到了自己的姐姐張氏,於是笑嘻嘻地道:“阿姐。”

張氏擺出不喜的樣子:“你又做了什麼事,我真可憐,孃家沒有依靠也罷,你這做兄弟的不能分憂,卻還成日惹事生非。”

朱高熾在旁道:“好了,好了……”

張氏道:“你瞧瞧他嬉皮笑臉的樣子……哎……”說罷,便伸手擦拭眼淚啜泣起來。

張安世見不得這樣,忙收了笑,耷拉著腦袋道:“我又做錯什麼啦?”

張氏道:“今日陛下下了聖旨,申飭你的姐夫,說他管教無方,還說縱容包庇,他是太子啊,堂堂太子,被這樣的訓斥,這滿朝文武哪一個不在看笑話呢!”

“你這傻兄弟,難道還不曉得你姐夫有多為難嗎?陛下不喜他,聖駕身邊又不知有多少奸邪小人,每日挑撥是非,你看看你姐夫操心成了什麼樣子。”

張安世便去看朱高熾。

卻見朱高熾也是愁眉苦臉的樣子,卻強打精神道:“我是人子,不能為君分憂,被訓斥也是該當的……安世年紀還小,罷了……說這些有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