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鄭亨打了個寒顫,心說自己趕緊先湊三千兩銀子再說吧。

回到家,唉聲歎息,纔剛剛落座,心裡琢磨著哪個王八羔子在構陷自己,卻聽門子道:“老爺,老爺,淇國公丘老爺來了。”

淇國公丘福是鄭亨的老兄弟,鄭亨打起精神,心想著正好見見淇國公,打聽一下陛下的心思。

淇國公丘福一進來,直接開門見山道:“聽說老弟發了大財,哈哈……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鄭亨臉都綠了,嘟囔著道:“什麼……什麼話,俺窮得很,我都打算賣老宅啦……”

丘福眼珠子一瞪,立即露出不悅的樣子:“這是什麼話,你咋還跟俺裝窮了,誰不曉得你發了財呀,好了,好了,你少囉嗦,俺兒子算是沒用了,俺尋思著得納幾房小妾再生幾個,咱們是兄弟,你說一個數吧,能借我多少。”

鄭亨:“……”

見鄭亨沒反應。

丘福臉色更難看:“你這什麼意思,鄭亨,你個狗貨,你仔細想想,淮河之戰,當初你落水,是誰把你撈上來的?夾河之戰,又是誰在你彈儘糧絕時,星夜馳援,將你從數萬大軍的圍困之中救出來的?”

“現在你想翻臉不認人,你良心被狗吃啦?”

鄭亨一臉憋屈道:“我沒發財啊,我冤枉,我比竇娥還冤,丘大哥,你聽我解釋……”

“他孃的!”丘福罵罵咧咧道:“解釋個鳥,有些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俺要早知道你是這樣的人,就該讓你淹死。”

於是再不搭理鄭亨,火氣沖沖地轉身便走。

鄭亨想追出去,可惜丘福根本不給他解釋的機會。

鄭亨於是愣在原地,呆滯了老半天,忍不住跺腳:“是誰,到底是誰在害俺?”

這丘福才走不久,卻又有人來了,門子匆匆而來:“老爺,成國公來了。”

朱能……

鄭亨一臉疲憊地去迎朱能,朱能大喇喇地進來,一見到鄭亨,便笑嘻嘻的,一副你懂得的樣子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原來那位老兄是你。”

鄭亨不解道:“哪位老兄?”

“嘿嘿……”朱能繼續笑嘻嘻地道:“你知我知便好,我懂的。”

“我不懂。”鄭亨覺得自己遇到了天下最詭異的事。

朱能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樂了:“好啦,咱們兄弟,不說這些。”

說罷,他手一攤:“給錢吧。”

“啥?”

朱能道:“俺家窮得揭不開鍋了,你發了財,借個三五千兩銀子來救救急。”

鄭亨怒了:“沒有,沒有,沒有!”

朱能居然也不生氣,而是一口吐沫吐在地上,一副鄙夷的樣子道:“孃的,真小氣!”

鄭亨:“……”

朱能出了鄭家,帶著兩個親信家丁打道回府,一個家丁道:“老爺,家裡不缺銀子啊,咋來借錢,武安侯借給了老爺銀子嗎?”

朱能一副怡然自樂的樣子,樂嗬嗬地道:“這狗貨不是東西,沒想到是這樣小氣的人。不過雖沒借到,可該借還是要借的。”

“你沒聽到訊息嗎?上午的時候,陛下召了鄭亨去催討銀子,這鄭亨纔剛發財就如此,俺就尋思著,到時陛下喪心病狂……不……到時陛下心繫百姓,要向俺催討銀子咋辦?”

“你看,現在俺跑來借錢,這事不就穩妥了嗎?俺四處借錢,陛下還好意思跟俺催討嗎?”

家丁一聽,立馬翹起了大拇指:“老爺未雨綢繆,實在是高啊。”

朱能籲了口氣:“沒辦法,掙錢的本事俺沒有,可藏錢的本事還是有的。”

而身在宮中的朱棣,卻是氣得咬牙切齒,以至於夜裡與徐皇後和衣睡下,次日拂曉時,尚且還在夢囈,口裡唸唸有詞:“大災……鄭亨……老狗……朕錯看了這廝……”

外頭伺候的宦官亦失哈聽到了動靜,以為皇帝醒了,躡手躡腳進來。

聽到了細碎的腳步,朱棣反而驚醒。

“陛下,奴婢萬死。”

朱棣醒來,反而神色如常:“不礙你事,現在什麼時辰了?”

“卯時一刻。”

“卯時一刻?”朱棣慢悠悠地念著。

徐皇後也已醒來,宦官和宮娥們陸續進來給她梳洗更衣。

朱棣已經穿好衣袍,便揹著手在一旁,對亦失哈道:“鬆江和蘇州府可有新的急奏送來?”

亦失哈想了想,道:“這得問通政司,奴婢這就叫那通政司的奴婢來回話。”

通政司的宦官是專門負責給宮中傳遞奏疏的,隨後被亦失哈叫來的宦官叫花不樂,花不樂乃是瓦剌部的人,被俘之後閹割做了宦官,因為辦事勤快,手腳麻利,所以專門負責對接通政司。

花不樂朝朱棣行了個大禮,回道:“昨夜沒有急奏送來,不過……”

朱棣見他話裡有話,

便皺眉到:“不過什麼?”

花不樂道:“不過京城裡倒是有一個訊息,說是……東宮……那邊……”

亦失哈聽罷,抿了抿唇,忍不住咳嗽起來,似乎是提醒花不樂謹言慎行。

朱棣似乎聽出了蹊蹺,怒道:“據實稟報。”

“前些日子,張家的公子……”

“哪個張家?”

“太子妃娘娘……”

朱棣臉色凝重:“繼續說。”

“張家……就是那安世公子,派了大批的人手去了蘇州和鬆江,采買了大批的女子,UU看書 kanshu.com充實東宮……這些日子,有女子近千人陸續抵東宮那邊……”

朱棣大吃一驚:“太子妃和張安世是要做什麼?”

“奴婢……奴婢不知。”

朱棣勃然大怒:“為何無人奏陳?”

花不樂道:“太子乃儲君……不敢言儲君之過。”

亦失哈臉色木然的站在一旁,他的眼睛瞥了一眼花不樂,亦失哈此時的目光有些冷,宮裡頭的格局……很複雜,有的是當初南京城的宦官,也有一大批,是北平王府的閹人,大家各有各自的心思,這些年漢王有意奪大位,對宮中不少宦官大加籠絡,而不少的宦官也經受不住誘惑,參與了東宮和漢王之間的明爭暗鬥。

花不樂在這個時候,突然‘失言’,顯然是按耐不住自己,想要為漢王立一樁功勞。

果然,大怒的朱棣瞥向亦失哈,怒道:“此事,你知情嗎?”

亦失哈連忙拜下道:“奴婢……略知一二,隻是……”

“混賬。”朱棣氣得發抖:“你既知情,錦衣衛一定也知曉一二,那麼……朕的百官呢?他們難道都是聾子瞎子?太子好厲害!”

亦失哈瑟瑟發抖道:“奴婢萬死。”

朱棣隨即目光落在花不樂的身上:“你繼續說。”

花不樂道:“市井之中,早就流言四起了,有人說……太子殿下這時引大量的秀女入宮,實……實在……”

朱棣道:“實在不像樣子,是嗎?隻是太子,就敢有三千佳麗?”

花不樂道:“奴婢不敢這樣說。”

“還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