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我的姐夫是太子】 【】

半個多時辰之後,這雨夜中的人,便紛紛踩著泥濘,分隊而去。

一夜過去,雨已停了,這濕漉漉的碼頭,彷彿不曾有昨夜的痕跡,即便是許多人踩過泥濘留下的腳步,也被人驅趕了上百頭登船即將往京城販賣的羊,給踩了個稀碎。

張安世則在縣衙裡,得到了一份份的奏報。

奏報裡頭,都是從各處送來的佈置。

各處的人馬,顯然已經到位。

而現在,時間已過去了七天。

七天的時間,足夠了。

張安世此時反而輕鬆,在錦衣衛多年,他最怕的就是佈置的過程出現差錯。

至於動手的時候,他反而覺得輕鬆許多,因為官兵捉賊,曆來是以十對一,一般不會有什麼差池。

朱勇此時已一臉疲憊的趕來:“大哥,都妥當了。”

張安世點頭:“妥當了即好,那就……動手吧。”

“是。”朱勇聽罷,倒也沒囉嗦什麼,轉身便走。

坐在一旁的陳進業,戰戰兢兢。

等朱勇一走,他忍不住道:“都督的佈置是……”

張安世抬頭看了他一眼:“你真想知道,知道了不要後悔。”

這七八日,陳進業每日在張安世身邊,也算是熟絡了,他沉吟了片刻,像下定了決心:“我既脅從,還望都督不吝告知。”

張安世:“很簡單,就是檢驗人性。”

陳進業道:“這……都督能否明示。”

張安世道:“你們讀書人不是常常說,不教而誅是為虐嗎?陛下乃是君父,是天下人的父親,兒子們犯了錯,那麼就給他們一次機會,看他們是否知道什麼叫適可而止。”

陳進業大抵聽出了一點什麼,不過他沒有過問細節,隻是覺得此時心裡噗通噗通的跳。

張安世笑了笑:“同樣的道理,陛下乃是天子,天子行事,自然要照規矩來辦,沒有規矩就沒有方圓,現在就看,是誰想壞規矩了。”

陳進業道:“下官隻想問,都督所說的犯錯之人,是否會迷途知返嗎?”

“這得看他們自己,不過……我對他們不甚有信心,否則,也不必動用模範營了,隻需錦衣衛就足矣。”

陳進業抬頭,凝視著張安世,最終,他憋紅了臉,長歎道:“事情怎麼會到這個地步,若是……他們但凡少一些貪慾,應該也不至這樣的結果吧。”

張安世搖搖頭:“這怎麼可能?”

陳進業道:“如何不可能?”

張安世道:“陳縣令當真讀書讀傻了嗎?”

陳進業:“……”

張安世道:“為了牟取好處,多少父子兄弟都要反目,又有多少,為了爭奪幾尺的地,便可鬨出官司,甚至數十年都可讓人不相往來,難道你以為那些人,讀了幾句四書五經,自稱自己是君子,便當真能夠超然?”

陳進業尷尬的道:“未必所有人都是如此。”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張安世歎道:“陳縣令有沒有想過,為何有的人能夠富甲一方,良田千畝?”

陳進業道:“自是祖上……”

張安世打斷他道:“我就直說了吧,就好像商賈一樣,商賈是為利而生,他們唯一心心念唸的事,就是讓自己手中的銀子不斷的增值,伱看那些商賈,難道他們的家業還不夠大嗎?可是他們依舊每日奔波,依舊還嫌自己掙的不足,正是因為有這樣的企圖心,才成就了今日的這些富戶啊。”

“同樣的道理,就說你縣中那些士紳,難道不是如此,這鐵路一修,如此大的好處,彆人開價這樣高,人家一畝地掙數百兩,上千兩紋銀,你掙十兩八兩,最終的結果會如何?”

“這……”

張安世氣定神閒,給他分析道:“最終的結果就是,其他的親朋故舊會嘲笑他,他的族人會捶胸跌足,痛斥他是敗家子,可怕的是,其他的士紳藉此機會,又可得到大筆的財富,完成更多的土地兼併,而這個人,依舊還不得不靠佃租為生,那麼到了他的下一代,從前和他一樣稱兄道弟的士紳,土地的規模已是他的三倍、五倍、十倍,甚至已經直接可以和知府每日飲酒,他與那些人,地位已經不相等了。”

“你知道不相等的後果嗎?”張安世凝視著陳進業,笑了笑。

陳進業低著頭,一言不發。

“這樣的人,看上去堅守住了所謂的謙謙君子之風,可實際上,卻被人恥笑,被人看輕,甚是他將來的子弟可能還因為他不夠貪婪,不夠大膽,而最終遭受家道中落之苦。更多的財富和土地,不隻是更大的富貴,還意味著……更大的抗風險能力,我來問你,遇到了災年,有百畝土地的人可能會一夜之間一貧如洗,可有千畝、萬畝良田之人呢?你眼裡所謂的士紳人家,表面上是每日讀聖賢書,可實際上,卻都在進行一場賽跑,每一戶人家,都不敢停下,更不敢回頭,隻有不斷向前衝刺,甩開身邊的人,才能讓家族永遠昌盛下去。”

“你是讀過曆史的,既是讀過,那麼就應該知道,曆來都是土地兼併,而後兼併的越來越多,那些兼併不夠快的人,最終就會被淘汰。可如何能兼併更多的土地,攥取更多的財富呢?”

“依著我看啊,不是所有人都不懂,自己這地價,實在黑心,也不是不知道,自己這麼乾,會造成什麼後果。隻不過……他們非這樣乾不可,就好像有暴利就在眼前,商賈也不會講仁義一樣的道理。”

“他們和商賈唯一的區彆就在於,商賈的利言在嘴上,而他們更無恥,嘴裡是謙謙君子,不慕名利那一套,可下手卻更狠更惡。”

陳進業搖搖頭,張口想說什麼,可話到嘴邊,卻又詞窮。

張安世淡淡道:“等著瞧吧。”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九江倉。

一隊校尉突然出現。

十數人徑直出現在府庫大門,門前的差役剛要打話。

便有為首一個總旗取出腰牌,大喝一聲:“退下。”

這差役一見這腰牌,再見這些人一身魚服,一個個眼高於頂的模樣,便已大吃一驚。

於是,連忙退後幾步,拜下。

這總旗卻沒有多言,大手一揮,後頭的校尉一擁而上,直接設立崗哨。

總旗對那差役道:“倉使在何處?”

“就在裡頭值房。”

總旗二話不說,按刀入倉。

片刻之後,便傳出驚呼。

卻是負責此地的倉大使道:“這……這是要做什麼?”

“奉旨。”總旗淡淡道:“今日起,府倉由南鎮撫司接管,現在開始移交,將所有的賬目交出,交割之後你就可以走了。”

這倉大使聽罷,臉色大變,一時說話結結巴巴:“不,不可如此……如此啊……這……這怎麼之前沒有告知……我……我……下官……”

總旗厲聲道:“抗旨者,殺無赦。”

此言一出,這倉大使便戰戰兢兢,乖乖交割。

而後,一溜煙,往九江知府衙門狂奔而去。

下頭各縣,大抵也是如此,突然之間,便有錦衣衛出現,開始直接把守倉庫,禁絕任何人出入,重新上鎖,所有的差役統統驅走,校尉們設立崗哨。

這一切實在太快,快到根本沒有人反應。

以至於九江府這邊,得到了府庫突然被封鎖的訊息,連忙知會各縣,可各縣的奏報,卻也是絡繹不絕的送來,竟是所有的倉庫統統都已被錦衣衛突然接管,禁絕所有人出入,任何人不得過問。

這一下子……真將所有人打了個措手不及。

這九江府衙裡,所有人如熱鍋螞蟻一般,開始團團轉起來。

要出大事了。

…………

朱能早已抵達了南昌府。

在這裡,他倒是受到了頗為熱情的招待。

他乃欽差,禮部尚書劉觀與佈政使徐奇幾乎日夜作陪。

除此之外,還有江西本地的一些軍將,也紛紛來了。

聽聞朱能喜歡喝酒,當下,許多陳釀搬了來,朱能大喜,每日與眾人飲宴,樂不可支。

當然,鐵路的事他也是詢問了一二的,徐奇親自奏報,說明瞭情況。

又領朱能去看了南昌府設的車站,朱能見了,倒沒有多過問,隻是不斷點頭:“好,好,爾等儘心用命,陛下若知,定要欣慰。”

劉觀笑了,便道:“與公爺相比,下官人等,哪裡有什麼功勞,前日周同知說起公爺在靖難時的事蹟,真教人欽佩,若無公爺勇冠三軍,這靖難未必能夠成功。”

“哪裡的話。”朱能擺擺手,笑嘻嘻的道:“這都是陛下聖明的緣故。”

“是,是。”

眾人紛紛點頭。

“陛下還等著我趕緊回去覆命,此等大事,可不能耽擱,隻是……這江西倒是好地方,尤其是見了這麼多的故舊,嘿……這兒的酒也很好。”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劉觀心領神會:“公爺何時動身。”

“這可不好說……”朱能遲疑了片刻:“按理來說,該查訪的都查訪了,是該回去複旨,不過多留幾日,也沒關係。”

他一臉踟躕。

劉觀道:“要不就多留幾日吧。”

朱能想了想,最終還是搖搖頭:“罷了,

還是及早回去覆命吧,否則陛下得知我這般簡慢,卻要治罪的。”

次日,朱能啟程回京。

劉觀領著本省的文武送行。

至碼頭,這裡除了朱能的坐船,後頭竟還有幾艘船上頭打著官府的旗幟,那幾艘船滿噹噹的,吃水不輕。

朱能隻掃了一眼,沒有聲張,與劉觀等人拜彆,當下登船,在劉觀等人的目光之下,坐船去了。

船出了幾裡,便有扈從道:“公爺,後頭幾艘船裡,都是禮物。”

朱能卻端坐在烏篷裡,冷汗淋漓:“入他孃的,好險。”

“公爺……這是……”

朱能鐵青著臉:“咱們差一點在陰曹地府走了一遭,幸好老夫機靈。你這傢夥,就是沒眼色,我等到了,這江西上上下下,文武儘都作陪,你以為他們真的歡迎老子去?”

“公爺您威震四海,他們豈敢不……”

“放屁。”朱能道:“又是拉幾個老部下成日陪我喝酒,和我敘舊,又是每日作陪,圍著老子轉,其他人也就罷了,那個劉觀,這廝乃禮部尚書,論起來也是欽差,他憑什麼見我似見了他爹一樣?”

“公爺的意思是……”

“這裡頭有天大的貓膩。”朱能道:“裡頭的水太深了。”

“可既如此,公爺為何不一查到底呢?”

“你瞎了眼,沒見這麼多人如此殷勤,裡頭涉及到的文武不知凡幾,你瞧他們一個個喜笑顏開,實則卻是怕的要死,他們比老子還慌呢,我若是稍稍顯出狐疑之色,隻怕他們也要擔心事情敗露了。你養過兔兒嗎?”

“啊……不知公爺說的是哪種兔兒,是……那種能吃的,還是那種……”

朱能暴怒:“你還真養過?”

“不,不,不。”這扈從忙擺手,支支吾吾道:“卑下隻聽說過。”

朱能道:“我說是那長耳朵紅眼睛的兔兒,這兔兒急了,也是要咬人的,他們這般殷勤,必是涉及到了身家性命,老子若是顯出什麼來,他們真急了,也未必不會有人鋌而走險,倘若放把火,亦或者下點藥,老子說不準便枉死在那南昌府了。我倒不畏死,就是我那兒子不爭氣,我怕我若是死了,我那混賬兒子把家敗了。”

說罷,朱能一聲歎息。

隨即,朱能道:“立即回京,奏報此事,這事……不簡單,憑幾個欽差,是辦不成的,得請陛下,讓我領一軍來,將這南昌府裡裡外外都圍了,再和劉觀這些狗孃養的東西算賬。”

他又為自己解釋:“這一次,老夫是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們人多,什麼狗屁萬人敵,那都是騙人的,老子人少,真要論起來,就是人家案板上的魚肉,等我回去調撥了人馬,十個宰他們一個,便如切瓜剁菜一般。”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說罷大手一揮:“要快,還有,警惕那些船伕。我和你說的話,你切不可傳出去,便是其他人也不可說,一切等入宮稟奏之後再談。”

“喏。”

…………

送走了朱能。

劉觀愁眉不展。

徐奇道:“劉公,事情總算……”

劉觀皺眉:“我覺得那朱能有蹊蹺。”

“此人不過爾爾,下官倒是以為……”

劉觀卻道:“不對,我看著……事情沒這樣簡單……這老東西也太好哄騙了。”

“既如此,那麼劉公為何……”

劉觀心裡想:“本官又沒撈到什麼好處,現在已是有罪之身,難道還教老夫冒著夷滅三族的風險,陪著你們繼續作亂。”

隻是劉觀心裡這般想,實則卻是試探徐奇的反應,見徐奇有些猶豫和踟躕的樣子,顯然並沒有看出什麼異樣,心裡便摸清楚了徐奇人等……竟當真被那朱能騙了。

他還原以為,徐奇這些人,也察覺出了什麼,所以留了什麼後手,會在朱能跑路的過程中,索性……製造一點船隻入水之類的戲碼呢。

可徐奇顯然滿臉疑竇,劉觀心裡便一切瞭然,隨即安慰徐奇道:“不過也可能是老夫多慮,隻是現在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老夫難免多心,那成國公畢竟隻是武夫,能看出什麼。”

徐奇長長鬆了口氣。

“哎……老夫睏乏了。”劉觀擺擺手:“先去歇一歇吧。”

劉觀隨即,回了自己的行轅,至臥房,揹著手來回踱步,他一臉焦慮不定的模樣,口裡喃喃念著:“死也,死也……”

猛地,他駐足停步:“這一番必死無疑了,這樣看來……原來……他們竟是要拿老夫做替罪羊。”

說罷,打了個寒顫。

劉觀一下子,撲到了自己的書桌前,顫抖的握住了筆,而後,慌忙開始行文:“臣劉觀俱實稟奏:臣至江西南昌府,徹查鐵路事宜,經查……”

他埋頭匆匆寫下數千言,來不及細看,吹乾了墨跡。將這奏報放入信封,而後又用蠟封的嚴嚴實實,當下卻是小心翼翼,不露聲色的走出臥房,朝隨來的一個扈從勾勾手,小聲的道:“來。”

那扈從忙跟著他進了臥房,劉觀關上門,便抱著這扈從親昵的道:“劉向,你父子都在我家為仆,這些年,我可有薄待你?”

“老爺對小的……自然沒的說……”

“你父親現在老了,身體不好了,我思量著……該頤養天年的時候,前幾日我修書回家, www.uukanshu.com便吩咐管事,讓他安排一個粗使丫頭,照顧你爹,叫你爹不必再當差了,哎……他辛勞了一輩子,我都是看在眼裡的。”

劉觀說著,開始抹眼淚。

這叫劉向的扈從聽罷,心頭一熱:“老爺……”

“好啦。”劉向拍一拍他的肩:“你這些年,隨我東奔西走,也是辛苦。正好,我這裡有一封書信,你回去交給夫人,讓他照著這書信中的交代去做,隻怕要辛苦一趟,正好,你也回家看看你爹,噢,對啦,這是家事,你不要聲張,免得彆人以為老夫欽命在外,竟還念著家事,老夫乃朝廷大臣,不能教人知道老夫因私廢公。”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我的姐夫是太子】 【】

“是,是。”劉向咬著牙。

“要加急去,沿途不要停留。”

劉向接過了書信,千恩萬謝去了。

目送走了劉向,劉觀卻依舊不安,他揹著手,低聲喃喃念著:“死也……死也……”

猛地,他又忍不住冷笑咒罵:“這些瘋子,一群瘋子……他們瘋啦……”

一個時辰之後,突然有人衝進來,跌跌撞撞道:“劉公,劉公……”

劉觀大吃一驚,抬頭一看,卻是徐奇跌跌撞撞,一臉慘然道:“錦衣衛……錦衣衛……”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

(本章完)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