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我的姐夫是太子第三百六十五章:真相中的真相

張安世忍俊不禁。

樂開了花。

人生最快樂的事莫過於如此了吧。

而朝中之人,後知後覺,似乎慢慢地開始回過了味來。

不少人臉色微變。

朱棣反而有些疑惑。

他凝視著張安世:“張卿……這是何故?”

張安世道:“是啊,臣其實起初的時候,也覺得疑惑,怎麼好端端的,就這麼來購置土地了呢?陛下是知道的,自打太平府新政之後,分了土地,這地價已是一錢不值了,可地價這樣的上漲,實在讓人覺得匪夷所思,所以臣便命緹騎細查。”

“好傢夥,這不查不知道,一查才知原委。”

“其中臣專門瞭解到,一人姓王,王某這個人,也算是地方的大族出身,他乃舉人,寓居京城,本是為了科舉讀書。自打夏公、金公鬨出事端以來,這王某也為之大怒,跟著破口大罵。”

殿中安靜的落針可聞,不少已經醒悟過來的大臣,大抵一副死了孃的樣子。

張安世則興高采烈地接著道:“此人所罵者,自然是當初臣強賣地給了夏公人等,可罵著罵著,才發現原來問題不在賣地給了夏公和金公,而在於夏公和金公因為地價上漲,臣與他簽了原價收回土地的契書。”

其實這可以理解,你要罵張安世,首先就得承認,當初賣地沒有坑夏原吉等人。

既然沒有坑,那麼一畝地五百兩紋銀,居然還漲價了,這原本匪夷所思的事,你若是不相信,那再罵張安世也就不合理了。

也就是說,你得先承認土地的價值,並且認定了這個東西它就值這個價,張安世就是在坑人,你才能義憤填膺。

可以說……這一下子,真的正中死穴。

此時,張安世繼續道:“後來這王某心裡就滴咕,什麼地,居然如此價值不菲,以至於連夏公和金公等袞袞諸公,竟為之與臣反目?街頭巷尾都在議論,身邊許多的舉人還有親友也都議論紛紛,這王某既然要罵,自然也要有的放失,不免瞭解了一些車站的情況,又大抵知道這土地為何上漲。”

“罵著罵著,王某罵的越多,瞭解也就越深,方知這車站的土地有巨大的商業用途,價格雖然不菲,可土地一旦購下,便可傳之子孫,就如……就如……就如這鄉下購置土地,給佃農租種一樣。如今,新政之後,直隸已開始分地,其他各州府,不少士紳也都朝不保夕,這王某的土地雖不在直隸,卻也不禁為之憂心忡忡……”

“於是乎,他便不免想要瞭解一下這土地的動向,這一去檢視之後,方纔知道,像他這樣的人,竟還不少。這地價,竟在短短數日,又漲了一些,此等一本萬利的買賣,王某當然是拒絕的,他是一個有風骨之人,對此不屑於顧,痛斥那些爭相購置的人無恥,可回去幾日之後,心中又難平,這些日子關注了夏公人等不少時候,越是關注,心裡便越惦記著那地,後來得知竟又漲了,價格竟至千兩。”

張安世繪聲繪色,說得張安世血脈賁張,朱棣催促道:“還有呢,還有呢?”

於是張安世便連忙接著道:“眼看著人家掙銀子,自己分明有機會購買,卻沒有下定決心,這可比自己虧錢還難受。於是王某成日輾轉難眠,好幾日沒有睡好覺,後來也終於下定了決心,竟也去購地。”

“他家乃是地方大族,又有不少至親為官,似他這樣有信用的人,錢莊是最喜歡的,當下他貸下了數千兩銀子,去購置了七八畝土地。隻是這個時候,他不禁捶胸跌足,隻恨自己為時已晚,若是早一些購置,隻怕同樣的價錢,卻能買上十幾畝土地。”

朱棣聽罷,禁不住哈哈大笑道:“原來如此,你的意思是……如今將這地買了去的,竟都是王某人等?”

“**不離十吧。”張安世很認真地道:“而且臣查知,購置土地的,多為讀書人,甚至還有不少官卷,以及一些地方大族子弟。”

這倒真是出乎朱棣的意料,他一臉詫異地道:“這又是何故?”

張安世便道:“地的價格太高了,隨便一畝,一般的小民可能積攢一輩子銀子也買不上。而商賈倒是有銀子,可絕大多數的商賈,至少臣在右都督府這邊所瞭解到,這幾年因為修建鐵路,市場需求太大,因而不少商賈幾乎將所有的身家都投入了生產之中!”

“他們又沒有土地可以向錢莊抵押,就算有,也早已在擴大生產時抵押了,實在沒有多餘的銀子,再投入到鋪面裡去了。”

朱棣驚異地道:“竟是如此,這樣說來……太平府各處車站的土地,統統都賣了?”

“是,統統都賣了,賣的一乾二淨。”張安世道。

朱棣沒有問得銀多少,因為這是機密,要問也是待會兒私下裡詢問。

不過現在他不禁身軀一震,此時神清氣爽,這樣說來,當初舉債,十之**,這鐵路的銀子非但沒有虧,反而掙回來了。

隻見張安世又道:“臣思來想去,這都是夏公等人鼎力支援,若非夏公,就沒有臣的今日。此番頭功當屬夏公、金公等諸公,陛下……夏公為鐵路修建,為我新政打開局面,立下汗馬功勞,他日新政若是能夠大功告成,夏公人等,實在功不可沒。”

夏原吉聽罷,臉色驟變。

金純:“……”

相比於金純等人,夏原吉作為戶部尚書,顯然是比他們更瞭解其中的關節的。

畢竟是和錢糧打交道的人,雖然不熟悉張安世的種種套路,可像他這樣絕頂聰明之人,其實隻需稍稍點撥,便立即能知道其中原委。

完蛋了。

他臉色變幻不定。

在這個過程之中,他竟是走了槍。

這樣一鬨,天下皆知,也讓張安世趁此機會,將那些土地全部出售。

高價售出,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張安世已經將自己的風險出清,而這些風險,就轉移到了買家的身上。

買地的人,根據張安世所分析,多是官卷、士人、士紳,而且都是高價購置,身上還揹負著錢莊的貸款,十之**,甚至還將能抵押出去的東西都抵押了。

這也意味著,這地一旦價格出現問題,不知多少人要滅門破家。

可以說,這一次的搶購過程之中,完全是處於一種不理智的情況之下進行的。

因為不少人,為了痛斥張安世,他先入為主的,就已將土地的價值不斷估高。

這其實也可以理解,價格估的越高,越顯得張安世原價購回的可恨,而堂堂尚書和朝中諸公,居然為了爭地,和錦衣衛指揮使反目,這本身也證明瞭土地極高的價值。

人心的可怕就在於此,因為人很多時候,壓根就不在乎事實,他隻講立場,一旦站到了張安世的對立面,為了痛斥張安世,那麼那些反對張安世的那個圈層之人,幾乎人人都會眾口一詞,咬定了這土地價值不菲。

除了個人的情感判斷之外,當你的至親好友,你身邊的同僚、同窗、同鄉、故舊,每一個人都好像鸚鵡學舌一般,車軲轆似的反覆念著這地好,這地太好了,價值連城,這樣的土地,張安世竟還想五百兩買回去,這是喪心病狂開始。

其實這個時候,眾口一詞,三人成虎,哪怕起初無法接受這樣超高地價之人,此時也會怦然心動。

何況這事廣而告之,精準地對著反對張安世的群體投放,而這個群體,恰恰是原先熱衷於依靠土地食利的群體,最重要的是,他們還有銀子,他們有質押的土地。

這是精準打擊,一個都不肯放過啊。

夏原吉:“……”

一念至此,夏原吉隻覺得如芒在背,因為……在整個過程之中,他都被人當了槍使。

現在謎底揭曉,若是地價還能維持倒也罷了,可一旦將來維持不住呢?

他夏原吉就真的成了新政的大功臣,因為那些憤怒之人,第一個反應就是……

這是不是夏原吉和金純人等與張安世一道聯手做的局!

這其實也可以理解,張安世有土地,夏原吉等人手裡也有土地,為了何炒高土地的價值,故意鬨出事來,吸引大家去買,這不等於是挖好了火坑,好教大家往這火坑裡跳嗎?

到了那時,必定是夏原吉人等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要知道,夏原吉這個人,在新政的過程之中,一直做到緘默不言。

一方面,他內心是承認新政對國家帶來的巨大好處的。

而另一方面,他作為士人出身,舊官吏的代表人物,又知道新政繼續這樣下去,對於士紳必是毀滅性的打擊。

個人的情感與國家的大義交雜在一起,使他能做的,就是沉默,並且極力想要一碗水端平。

可如今……一切成空,他感覺自己好像一下子被張安世綁上了一輛戰車。

而這戰車會駛往何處,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否會身敗名裂,他也看不清。

他唯獨知道的,就是已徹底被捆綁,車門焊死,下不了車了。

此時,不少人的目光,下意識地朝著夏原吉看來。

許多的眼神,都顯得格外的古怪。

夏原吉如芒在背,低垂著頭,默不作聲,他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照理,地要回來了,好像還掙了不少,可是……他為何想哭?

好你一個張安世……

夏原吉忍不住默默地咬牙切齒,可當他抬頭看著張安世時,痛恨的目光,又如冰雪一般的溶解。

因為理智告訴他,這個時候,他是決不能反目的。

反目的代價太大,不是因為張安世的身份,而是因為……

到瞭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微笑,表示自己智珠在握,一切儘在掌握之中。

若是這個時候翻臉,信心被擊潰,再傳出什麼糟糕的訊息,然後導致地價暴跌,隻怕張安世不必動手,那些瘋搶了土地的人,也要將他活埋了。

於是夏原吉面上微笑,一副功成不必在我的表情,雙目之中閃爍著睿智的光澤,嘴角微微勾起似有若無的淺笑。

朱棣此時顯然心情大好,大笑道:“不錯,夏卿、金卿等諸卿,也是功不可沒!這樣纔對吧,國家治政,就該上下同心同欲。好了,夏卿,你方纔說要奏張卿的事,可還有什麼要補充和奏報的嗎?”

夏原吉此時還能說什麼,隻能道:“陛下,臣無事可奏了。”

朱棣便笑著頷首道:“朕最擔心的啊,就是將相不和,前些日子,朕也聽說了一些風言風語,如今方知,這不過是誤會,二卿乃朕之藺相如與廉頗也。”

夏原吉:“……”

張安世道:“陛下精通文史,典故信手捏來,臣以後一定要多讀書,也如陛下這般。”

朱棣深切地看了張安世一眼,他此時滿腦子想的都是銀子的事。

卻還是不得不耐著性子道:“諸卿還有何事要奏嗎?哎呀……今日本要廷議,卻因為此事,耽誤了不少時辰,朕這些日子,大病初癒……”

這話就差直接叫他們滾蛋了。

眾大臣們是很有眼力見的,隻好道:“臣無事可奏。“

朱棣非常滿意,忙道:“既如此,那麼……罷朝。”

朱棣說著,暗暗地給張安世使了一個眼色。

這君臣自是早有默契的,張安世立即會意,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其餘之人則三三兩兩地告退出去。

夏原吉腳下更像是裝了一個小馬達似的,風風火火的便走。

有人本還想與之步行攀談,夏原吉卻也好像視而不見,一溜煙便疾走而去了。

百官之中,不少人深吸一口氣。此次廷議,資訊量太大。

許多人若有所思,以至神色之中,不免帶著幾分擔憂。

金忠很有精神。

他穿梭在退朝的人群之中,好像引人注目的那一隻花蝴蝶,一下到這個人身邊,低聲問:“劉公,你說……張安世說的那個王某,是不是你?”

“哎……金公,彆問了,彆問了。”

“你還真是王某?”

“哎……閒話少敘,閒話少敘。”

金忠又跑去另一人的身邊:“李公……”

這人神情一肅,連忙道:“下官有事,告辭。”

金忠隻好歎了口氣,不禁喃喃道:“難怪老夫掐指一算,方纔入殿時,見這殿中黑氣森森,似有妖氣沖天,難怪,難怪了。”

安卓蘋果均可。】

“金公……”

倒是這時有人踱步而來,邊叫喚金忠。

金忠駐足,回頭一看,卻是楊榮與胡廣。

金忠笑了笑道:“楊公、胡公,你說,張安世所言的那個王某,是不是你們?”

楊榮神情依舊澹定,微微一笑道:“七百兩銀子做了王某,後來見了一千一百五十兩的時候,覺得不對勁,便售賣掉了,當然,我說的非我,是我兒子楊恭。”

金忠詫異道:“楊公的兒子,若是我記得不錯,應該才八歲吧,小小年紀竟有這樣的經濟之才,真是教人欽佩。”

楊榮平靜地道:“隻是因緣際會而已,我見人人都議此事的時候,就發現不對頭了。”

金忠卻是視線一轉,落在胡廣的身上,道:“胡公呢,胡公可曾是那王某?”

胡廣可沒有楊榮的從容,苦笑道:“我還沒反應過來呢,尚不知發生了什麼事,這地就售罄了。”

金忠便感慨地道:“胡公比我強。”

倒是胡廣一副追根問底的語氣:“金公也做了這王某嗎?”

金忠搖頭。

胡廣鬆了口氣:“UU看書 www.uukanshu.com人都說金公多謀,看來…和我一樣。”

金忠笑道:“卻也有不同,金某也有所判斷。”

胡廣便好奇地道:“那為何不效楊公呢?”

“無它。”金忠捋須,慢悠悠地道:“窮爾。”

胡廣:“……”

好吧,他無力反駁!

三人一面並肩步行,一面你言我語。

頓了頓,胡廣則不由道:“張安世這個小子,真的壞透了,夏公和金部堂,這下隻怕要糟了,好好的,被置身於水深火熱之中……”

金忠卻是笑道:“這一手,很有姚和尚的影子,真不愧是姚和尚的繼承人。”

楊榮抿著嘴,頓了一下,道:“再觀後效吧,此事接下來,定不簡單。”

…………

除了張安世,其他的臣子已經走了個清光。

朱棣舒舒服服地坐在龍椅上,而後又讓人給張安世賜座。

張安世落座之後,亦失哈親自斟茶上來,氣氛倒是顯得輕鬆。

張安世隻輕輕抿了口茶。

朱棣定定地看著張安世道:“你和朕說實話,這是不是你一早就安排好的?”

朱棣的語調帶著幾分篤定,似乎已經確定了。

張安世倒也沒找藉口,實在地道:“不敢隱瞞陛下,確實是早有預謀。”

朱棣便笑了笑道:“那你就和朕老實交代,此次商行掙了多少?”

嗯,這纔是他心底的重點。

“臣……沒算細賬,不過,純利一千五百萬兩紋銀上下還是有的……當然,也未必準確,得等實賬出來。”張安世小心翼翼地道。

朱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