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我的姐夫是太子第三百六十四章:揭開謎底

朱棣疾步走出寢殿,低聲道:“出來說。”

他的聲音已不見嘶啞和疲憊。

亦失哈匆匆尾隨出殿。

朱棣劈頭蓋臉道:“你從頭說。”

亦失哈不敢怠慢,忙將自己所能打聽到的事情原委說了一遍。

朱棣眼眸微微眯起,他揹著手,來回踱步,良久之後,朱棣道:“這樣說來……這樣說來……這地價,是如何漲的。”

亦失哈道:“東廠這邊,也查過,那車站……得天獨厚,將來必為商業繁華之地……”

朱棣頓時醒悟:“哎……朕怎麼沒有想到啊,對啦,朕想起來了,張卿……張卿曾言,他在各處車站囤積了不少土地,是嗎?”

亦失哈道:“奴婢也記得,有數萬畝呢。”

朱棣倒吸一口涼氣:“是嗎?”

朱棣揹著手,繼續踱步,他時而沉吟,時而抬頭,道:“所以……那夏原吉等喪儘天良的傢夥們,非要鬨?好啊,簽了契書都不認賬,真是無恥之尤。”

亦失哈苦著臉,本想應和一句,不過他終究還有幾分底線,沒說的出口。

話也不能這樣說啊,當初強迫著人家高價買地,現在地價漲了,趁著人家沒有反應過來,簽下契書,卻又想將人家踢出局去。

這不等於是白套了人家的金銀去給你建設鐵路了嗎?

朱棣隨即道:“這樣說來……這樣說來……讓朕想想,讓朕想想看……這件事,暫時不要聲張,就當朕不知道,你明白嗎?這幾日,朕身體有些不適,要在大內將養一些日子,給朕隔絕內外吧。”

“啊……陛下,外頭的事,不管了。”亦失哈道。

朱棣道:“這等事,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張安世躲去了模範營?”

“是。”

“看來他早有防備,肯定有他的辦法,那朕就坐山觀虎鬥了。”朱棣道:“朕若是牽涉進去,這臉面還要不要了?”

亦失哈道:“陛下聖明。”

次日,訊息傳出,天下震動。

此事本就是張安世理虧,再加上又涉及到了兩個尚書,還有許多朝廷重臣,那刑部尚書金純直接告病,自是惹來了無數人的非議。

街頭巷尾,如今都在瘋狂的議論。

原本許多人對張安世就極為不滿,恨不得對張安世喊打喊殺,現在挑到了錯處,自然是添油加醋,大加撻伐。

張安世則躲在營中,與朱勇三兄弟同吃同睡。

這些日子,張安世忙碌,平日裡大家見面不多,如今久違重逢,不免更親昵了一些。

“大哥……成日待在營中,嫂嫂不會生氣吧。”張軏心細一些,見張安世無所事事的模樣,不禁道。

張安世道:“她回孃家去了,我需再呆十天半個月纔好。”

“大哥,我聽說,外頭許多人都在找你。”

“讓他們找便是,不礙事,這模範營比紫禁城還安全。”

“可一直躲著也不是事。”

“你放心,很快事情也就解決了。”張安世笑了笑。

就在此時,一個錦衣衛模樣的人來見。

張安世抖擻精神,而後道:“叫他來。”

隨即,一個魚服之人匆匆進來,卻是陳道文,陳道文如今還任千戶,朝張安世行了個禮,道:“見過都督。”

張安世落座,和顏悅色道:“怎麼樣,外頭情形如何?”

“雞飛狗跳,到處都在……”

張安世道:“無妨,你說便是了。”

陳道文道:“都督……到處都在痛罵都督。“

張安世道:“他們是怎麼罵的?”

“卑下不敢說。”陳道文怯怯道。

張安世不由道:“也罷,那我也不聽,還有什麼情況?”

“還有便是……”陳道文道:“夏公他們,現在下了值,便往內城的張家去……”

張安世道:“真小氣……”

“還有不少人跟著去湊熱鬨,在張家外頭駐足旁觀呢。”

“知道了,知道了。”張安世道:“繼續打探便是了,還有,一定要切記,不要胡亂拿人。”

陳道文苦笑道:“有些兄弟,實在忍不住,有時聽了街頭巷尾的議論……”

張安世微笑著搖頭道:“那也得忍著,能拿人算什麼本事,忍人所不能忍的人才能成大器,教他們多學學我,我忍辱負重,不也這樣心平氣和過來了嗎。”

陳道文隻好道:“是,卑下……一定交代下去。”

張安世頷首:“去吧,對了,將那朱金叫來。”

“是。”

到了傍晚,朱金氣喘籲籲的來了。

張安世一見到,笑吟吟的道:“如何?”

朱金道:“已經安排妥當了。”

張安世微微一笑:“好的很,辛苦了。”

張安世拍了拍他的肩,歎了口氣道:“接下來,就很有意思了。”

朱金苦笑道:“都督……其實……”

張安世打斷他:“好了,休要囉嗦,去忙你的去吧。”

一連十數日。

夏原吉依舊還是下值便來張家。

他就不信了,張安世能躲一輩子。

這口氣他咽不下。

這輩子都沒有人敢如此侮辱自己的智商。

當然最重要的是,眼下朝野內外,對於夏原吉都抱有極大的同情。

即便是陛下,此時也不好說什麼。

他這個戶部尚書,此時若是不站出來,其他跟著他一道受害的人,隻怕要說他軟弱。

何況,這可是真正的真金白銀啊,是夏家的家業。

眾人到了張家,張家的人居然也配合,不敢攔著,乖乖開門,夏原吉人等對張家可謂是輕車熟路,隨即進去,甚至張家很貼心的給夏原吉人等預備了客房。

到了房中,夏原吉歎了口氣,而已下值的夏瑄也到了房裡,給夏原吉斟了一盞茶。

聽到夏原吉歎息,夏瑄道:“父親……”

夏原吉擺擺手:“真是斯文掃地啊。”

夏瑄道:“父親,要不算了。”

夏原吉搖搖頭:“不能算,氣氛到了這個地步,就算老夫算了,隻怕這京城內外,也要將老夫重新推回到風口浪尖上,你說……這張安世掙了這麼多不義之財,怎麼就連這點油水,他也要颳走?此人真是貪得無厭啊。”

夏瑄道:“我聽人說,張安世欠了不少銀子……”

夏原吉搖搖頭:“這纔是讓老夫最擔心的。”

夏瑄道:“父親的意思是……”

夏原吉道:“張安世此人,乃天縱奇才,老夫不客氣的說,論起作文章和為官之道,老夫勝他十倍,可論諸多奇思妙想,老夫不及他萬一,這樣的人……若是能念及蒼生,惠及社稷都算是小了,將來振興天下,當真能治出聖人所言的堯舜之世的,必為此子。”

夏原吉又道:“可這樣的人,若是不以匡扶天下為念,隻念一家之私,心心念唸的,便是強取豪奪,他越是聰明伶俐,越是有天縱之才,反而可能禍害國家,你想想看,連老夫這等人的錢財,他都敢如此,若是其他人呢?”

夏瑄道:“父親這個時候,還說這些做什麼。”

夏原吉擺手:“你不懂,老夫乃國家大臣。哎……想當初,那姚師傅……為他張安世鋪平新政的道路舍下了性命,哪裡料想到,如今……竟落到這樣的境地呢?”

夏瑄道:“姚師傅的死是因為……”

夏原吉謹慎的看了夏瑄一眼:“這些話,可不能隨意對外說,自然……這也隻是老夫猜測的,未必當真,姚師傅故去,若換做彆人,這般含冤死去,老夫倒以為未必沒有可能。可那姚廣孝是何等人,如此精通權謀,能整死他的人,還沒有人出生呢。也罷,不說這些閒話,無論如何,這一次,老夫和那張安世……算是拚了,我且看看,他永遠一輩子龜縮不出。”

說著,便又道:“到了月底,便是廷議,他這威國公,右都督府都督,錦衣衛指揮使,有本事不要上朝,且看他能躲幾時,總要出來,給我們一個交代。”

夏瑄道:“都怪兒子,兒子……實在萬死,若不是因為我惹出事端……”

夏原吉擺擺手,笑了笑道:“這不怪你,怪老夫,老夫眼瞎。”

當夜便在此住下不提。

到了月末。

這京城內外,依舊還是議論紛紛。

人們都在議論,眼下這個局面,廷議那張安世是否也閉門不出。

因為張安世的龜縮,已有不少人對此更為關注了,這京城之中,再沒有人比他們更願意看張安世的笑話。

寅時二刻。

此時天色依舊伸手不見五指。

模範營裡,張安世卻已帶著一隊衛隊出來。

張安世口裡嗬著白氣,雖是穿的厚實,還是覺得有些抵不住夜裡的寒意。

一隊衛士護著他,隨即打馬往京城去。

到了接近卯時時,方纔入京城,隨即,便直奔午門。

午門外頭,入朝的百官已大多久侯,等到宮門一開,於是袞袞諸公們魚貫而入。

夏原吉來時,左右張望,不曾見到張安世的身影,不覺失望。

而其他的諸公,顯然也心裡不禁大失所望,那張安世……真的臉都不要了,

為了掙這些銀子,他至於嗎?

直到百官紛紛進入了午門,張安世才騎馬姍姍來遲,他落馬,隨即便有宦官迎來:“張都督……要遲了,要遲了,時辰就要到了。”

張安世笑著道:“我掐著時間到的,不怕,肯定趕得及,你幫我進城門洞裡看看,那入朝的是否走遠了。”

宦官苦笑一聲,進宮門打了個轉:“已去百步之外了。”

張安世點頭,這才進去,不忘道:“不錯,人挺機靈,下一次……我找機會和我姐夫說說,教東宮將你討去東宮裡去。”

這宦官聽罷,受寵若驚,忙是拜下:“奴婢半殘之身,為人所賤,今日能蒙都督垂愛……”

張安世擺擺手:“好了,好了,再會。”

張安世出現在崇文殿的時候,立即引起了殿中的轟動。

不曾想到,張安世今日還真來了。

偏偏此時在殿中,需注意臣儀,誰也不好張口說什麼,隻是一雙雙眼睛,一個個奔著張安世去。

張安世站定。

隨即,朱棣升座。

朱棣昨日就在等張安世派人來告假,左等右等,沒等著,心裡本是想罵,這個傢夥膽子大的很,廷議若是不來,連假也不告,還真是放肆。

現在見到張安世紅光滿面,真真切切的站在自己面前,朱棣心裡搖搖頭,卻也很快便不將此放在心上。

百官行禮。

朱棣隻澹澹道:“今日所議……”

“陛下……”夏原吉站了出來。

朱棣目光落在夏原吉身上,敢在這個時候打算朕的話,看來夏原吉這一次,真的是氣的不輕。

朱棣微笑:“要奏何事?”

夏原吉道:“臣有萬死之罪,所奏的乃是臣的家事,今日廟堂之上,卻以家事為念,實是無地自容。隻是……此事若不言,臣心裡如鯁在喉,是以還是決心不吐不快。”

朱棣搖搖頭,目光在眾人面上逡巡。

顯然不少人是帶著看熱鬨的心態來的,一個個臉上帶著揶揄的模樣。

朱棣道:“說罷,說罷。”

夏原吉道:“臣要奏威國公……”

張安世這時站了出來:“夏部堂可是要奏關於那地的事嗎?”

夏原吉道:“威國公作何解釋?”

張安世道:“我不解釋。”

夏原吉:“……”

張安世道:“夏部堂還請息怒,這件事……是我的錯。”

夏原吉:“……”

原本以為會迎來一場唇槍舌劍,誰曉得,張安世的姿態竟是放的如此之低。

不過一個人不可能上兩次當,所以夏原吉更是心中戒備:“那麼威國公要待如何?”

張安世道:“此前的契書,全部作廢,這些土地,該是夏部堂的,也還是夏部堂的,不隻如此……夏部堂因此導致的其他精神損失,我張安世也願補償,這樣吧,各家的所有在錢莊借貸的利息,算我張安世的如何?”

夏原吉:“……”

這崇文殿裡,所有人錯愕的看著張安世。

這還是張安世嗎?他們可從未見過張安世這般認慫的模樣。

夏原吉嚅囁著嘴,竟是說不出話來,他有點懵,無法理解,張安世為何如此退讓。

其實這件事,屬於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從道德上而言,張安世確實不厚道,可若是從律法來看,畢竟當初自己白紙黑字,立下的契書,即便自己可以挑出一些毛病來,那也是一場無頭公桉而已。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換源app!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可張安世居然直接退讓了,甚至連借貸的利息,他也願意承擔。

這麼多人的利息,可也是一筆銀子啊。

張安世道:“怎麼,夏部堂還覺得不滿意?”

“這……這……”夏原吉一時竟不知從何說起。

張安世道:“夏公既無話可說,那麼金部堂……金部堂以為呢?”

金部堂‘昏厥’了幾日之後,早就乖乖戰術性病情好轉,老老實實當值了,他也原本以為這是一場惡仗,哪裡曉得,還未開始進攻,對方便已卑躬屈膝。

他咳嗽一聲:“若是如此解決,再好不過。”

朱棣:“……”

朱棣臉上反而露出了不喜之色,你張安世坑人銀子便坑人銀子便罷,畢竟張安世是以商行的名義來賣地和訂立契書的,這豈不是惹來了天大的麻煩,轉過頭,這銀子還不掙著嗎?

那商行裡頭,朕可是占了大頭。

隻是此時,又不便發作。

張安世道:“那麼……倒是要恭喜夏部堂和金部堂還有諸公了,據我所知,現在你們的地,已漲到了一千三百兩銀子, www.shu.com這地退回給了你們,如此一來,當初五百兩銀子一畝的地,轉頭便淨賺了八百兩,恭喜,恭喜……”

夏原吉聽罷,頓時腦袋充血,下意識的道:“漲的這樣的多?”

說完他就後悔了,這些話不該出自自己的嘴裡。

張安世笑吟吟的道:“可不是如此嗎?說來也奇怪,原本這地價,其實也是不溫不火,雖有人問津,可……手頭這麼多的地,想要全部售出去,卻也不易。可你猜怎麼著?”

所有人看向張安世,一個個屏住呼吸。

見張安世在此停頓,大家個個支著耳朵,卻不見下文,不免有些心急。

朱棣此時也忍不了了:“有話就說。”

張安世才笑吟吟的道:“可自打夏部堂人等鬨出事來,天下震動,群情洶洶之後,還真奇怪………這朝野內外,居然有不少人都來詢問太平府各處車站的土地了,大家爭著搶著要來買,臣實在抵擋不住如此的熱情,一再抬高售價,可買者如雲,還有人,眼睛都不眨一下,說出手便出手,所以……說起來,還要多虧了夏部堂和金部堂諸公,若不是你們……我這一萬七千多畝地……真不知該如何售出纔好,現在好了,不但短短數日便統統售罄,而且還價格連日上漲,陛下……臣……臣不知還如何感激夏公和金公纔好。”

朱棣聽罷,一雙狹長的眼眸,驟然之間變成了豹眼。

而在此刻,許多人終於開始回過味來了。

………………

第二章送到,還是有一點虛弱,所以休息了一下才寫出來,更的遲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