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我的姐夫是太子第三百六十三章:一將功成萬骨枯

張安世也顯得很客氣,他雖顯出幾分沮喪,卻又顯得對他們很熱絡。

夏原吉和金純對視一眼。

而後,他們對張安世頗有幾分警惕,畢竟對方太熱情了,熱情到讓人覺得有點不對味。

接著,便見張安世笑著道:“夏公……”

夏原吉立即正襟危坐:“威國公有何賜教?”

“今日我思來想去,實在是不應該,來,我以茶代酒,給諸公賠個不是。”

眾人一個個面面相覷。

當下,張安世將茶水飲儘,接著道:“購地的事,實不相瞞,乃我張安世所為。這些時日,我無時無刻不處在良心的譴責之中,哎……諸公都是國家棟梁,怎好賣地給諸公?哎……實不相瞞,賣地的事……實是我的主意……”

堂中一下子寂靜無聲。

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張安世。

這又是什麼情況?

張安世這般主動承認錯誤,倒是把大家給整不會了。

說來也怪。

明明是張安世慚愧認錯,可這傢夥直接當堂挑明,反而讓眾人顯得十分尷尬。

因為一時之間,無法應對。

你說是咬牙切齒,可你看人家都認錯了,而且畢竟是朝廷大臣,你又不能拿刀去劈他,這最後一層窗戶紙捅破,自然讓人進退失據。

夏原吉反應快:“原來竟是威國公所為,威國公……賣地的事……尚且不說,可是皇孫年少,你這樣做是要陷他於不義的。”

此言一出,格局就出來了,你坑了我們不要緊,卻怎麼能害皇孫呢?

張安世一臉慚愧地道:“哎,萬死之罪,萬死之罪,事到如今,我才幡然悔悟,夏公……金公,我對不起你們啊。我想好了,要不這地,退了吧,當初什麼價買的,就原價退回去,諸公……咱們……”

夏原吉和金純人等又是面面相覷。

這一下子,所有人已從震驚中反應過來。

還有這樣的好事?

隻是此時,夏原吉等人沒有露出喜色,隻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金純道:“怎麼可以做這樣的事,怎麼可以這樣慫恿皇孫呢?哎……”

夏原吉趁機道:“你若是能知錯便改,倒也是善莫大焉。這不是銀子的事,皇孫維繫著天下,現在你要亡羊補牢,卻也為時不晚。”

“是,是,是。”張安世耷拉著腦袋道:“諸公,退地的事。”

“退,當然要退。”夏原吉義正言辭地道:“不能再讓皇孫的名聲受損了。”

張安世道:“這樣的話,隻怕就要另外修一份契書了,就是不知這契書,你們能不能做主?”

夏原吉道:“我等乃家主,有何做不了主?”

張安世笑道:“好極了,哎……不過今日匆忙,等過一些時日,咱們再約定日子……”

“擇日不如撞日。”有人急了,站起來道:“大家平日裡公務繁忙,不如索性今日簽了契書,也好有一個了斷。”

“是極,是極。”

眾人紛紛點頭。

張安世一臉遺憾之色:“這樣啊,會不會太……”

夏原吉捋須微笑:“威國公……還是從善如流吧,難得今日大家相聚,不妨……就此了卻此事。”

後頭一句話夏原吉沒說,畢竟免得夜長夢多嘛。

張安世頷首道:“既如此,那麼……也隻好……來人,取筆墨來。今日簽定契書,明日清早,我便讓人將銀子送到諸位的府上,諸公……此前多有得罪,還請恕罪。”

這張安世的反應,讓夏原吉和金純人等突然覺得有些奇怪。

以他們對這張安世的理解,這可是涉及到了上百萬紋銀的事,他真肯退錢?

可眼下,似乎還是將銀子落袋為安為妙。

當下,也不遲疑,於是眾人倒也沒有囉嗦,當場修書立契。

張安世在旁看著,笑吟吟地誇讚:“啊呀,夏公這行書,真的沒得說,很有王羲之的風采。”

夏原吉一臉無語,不過他沒忍住:“我這行書,用的乃是歐陽體。”

張安世訕訕道:“差不多,一個意思。”

夏原吉較真了,其他的事可以含湖過去,可行書之道,怎麼能指鹿為馬呢?

於是他道:“王羲之的行書用筆細膩,結構多變。而歐陽詢每秉筆必在圓正,此二者天差地彆,怎可混為一談。”

張安世沒說話了。

一個個立下契書之後,張安世長長鬆了口氣。

夏原吉人等自也心裡一塊大石落下。

隻是夏原吉心裡還不禁滴咕,這張安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怎的好端端的肯退錢了?

心裡莫名有些不踏實。

眾人便又落座,張安世笑著道:“來……天色不早,該開宴了,我備下了薄酒……”

說到此處,外頭卻突然傳出吵鬨聲。

張三匆匆而來,焦急地道:“公子,外頭來了兩個人,一個自稱夏什麼夏瑄,還有一個,叫什麼金大洲,無論如何也要進來,說是要尋父。”

張安世道:“什麼夏瑄和金大洲,這兩個是什麼鳥?我又不是他爹,他們怎麼尋到我頭上來了?我張安世已經有兩個兒子,不缺兒子,叫他們滾。”

夏原吉豁然而起:“且慢。”

張安世看著他:“夏公……”

夏原吉道:“夏瑄是我兒子。”

“啊……”

金純也站起來:“怎麼,難道家裡出了什麼大事?大洲為人謹慎,今日怎的這樣唐突?”

他於是看向張三道:“快請他們進來相會。”

不多時,那夏瑄和金大洲二人便心急火燎地趕了進來。

他們一見自己的父親,便著急地大呼道:“爹……”

夏原吉眉頭一皺,忙上前:“怎麼,出了什麼事?”

“爹……咱家的地還在嗎?”

一聽說是地的事,夏原吉倒是長長鬆了口氣。

他還以為自己在老家的母親傳來什麼噩耗呢!

當下便怒道:“你急什麼,天沒塌下來。”

夏瑄卻急匆匆地道:“爹,你說呀,咱們的地呢?”

夏原吉捋須,眼角的餘光瞥一眼張安世,卻發現張安世已經不見了。

嗯?這小子乃是主人,方纔這麼大一個人還好端端在此呢,怎麼轉眼之間,他就如鬼魅一般不見了蹤影?

夏原吉按下心頭的疑惑,看著夏瑄道:“此地……當初強賣,不過我與威國公乃是舊相識,今日與他議定,這地……原價賣他……”

夏瑄聽罷,臉色一下子的蒼白如紙:“賣……賣回去了?爹……沒有簽字立約吧?”

夏原吉見他如此孟浪,不禁有些生氣,微怒道:“當然立字為據,纔可……”

“啊呀……”夏瑄和一旁的金大洲二人一起發出了慘呼。

夏原吉和金純人等俱都給驚住了。

“怎麼……出了什麼事?”

“完了,完了。”夏瑄哀聲道:“爹,咱們家要虧死了,那地……那地……已漲到了八百兩,不……可能八百兩還不止,爹……你這是將一萬多兩紋銀拱手讓人啊。”

此言一出,滿堂驚住。

眾人都覺得匪夷所思。

不過金純和夏原吉二人,卻突然意識到不妙。

若是如此,那麼就說得通了,難怪張安世今日如此的好心,原來竟是……竟是……

可夏原吉又有幾分不信:“你聽誰說的?”

“聽誰說?”夏瑄想著那麼多的銀子要不翼而飛,心頭就陣陣的痛。

他一臉痛不欲生地道:“人家來購地的人,都找上門來了,八百兩銀子,兒子都不曾賣呢!爹……你五百兩又賣回去了?這一下子……真是血本無歸了啊。爹啊,咱們買地的錢,是告貸來的,借了十年的貸,這利息也不小啊。這不就等於是……咱們的地在手裡轉了一道手,儘讓威國公吃了我們的利息?”

夏原吉下意識地睜大了眼睛,人都麻了。

他知道自己的兒子雖然年輕,可沒準的事,絕不會如此失態。

一念至此,他頓時千頭萬緒,無數的心思湧上心頭,算來算去,都是虧。

他是戶部尚書,對於錢糧的事非常敏感,自己就這麼點家財,而這家財還是祖上傳下來的,萬兩紋銀,怎麼不動心?

安卓蘋果均可。】

而且這萬兩紋銀的利益,可是夏家實打實的靠借貸來的資金成本掙來的啊。

夏原吉連說話的聲音也似是一下子無力起來:“這……這……怎麼會漲這麼多……”

“爹,你湖塗啊,這纔是剛開始呢,現在不毛之地,就是這個價,將來若是熱鬨了,天知道是什麼價錢……”

“張安世……張安世……”夏原吉不急眼是不可能的。

他雖不貪墨,一是怕死,二是想要給自己千秋之後留一個好名聲。

可不代表,自己就捨得這麼多白花花的銀子……就這樣沒了。

祖宗若知……

“張安世……張安世呢……”夏原吉口裡嚅囁,而後喃喃道:“張安世在何處?”

這一下子,大家也都反應過來了。

許多急眼的人,瘋了似的開始尋找。

一會兒功夫,便有人來道:“威國公方纔得了急報,說是模範營那兒有事,所以方纔方有打招呼,

星夜趕去了模範營……”

“何時回,他何時回來?”夏原吉雖然已經預料到這顯然是張安世有備而來,可還是不甘詢問。

“公爺說了……家事他不太放在心上,他心思都要放在軍事上。”

夏原吉又道:“那請……請你家夫人來見……”

“夫人……方纔已被公爺送回了孃家,魏國公對夫人和兩位小公子甚是掛念,所以……”

夏原吉臉色慘然。

這已不是損失銀子的事了,這是侮辱到了智商。

好歹也是進士出身,人中龍鳳,官拜尚書之人。

怎麼就會上這樣的當?

就在夏原吉還想張口說一點什麼的時候。

一旁的金純……突然覺得腦袋有些眩暈,竟是身子晃了晃,一下子倒地。

金大洲大呼:“爹,爹……”

一下子撲上去,發出哀嚎。

他拚命搖晃金純的身子,像篩糠一樣。

金純在這金純嚎哭之際,手指輕輕摳了摳金大洲,而後眼睛微微一張,給他使了個眼色。

金大洲見狀,猛地醒悟,繼續乾嚎:“我爹好端端的,竟要被威國公氣死啦……”

說罷,大哭起來。

於是眾人忙叫大夫。

大夫來了,也看不出什麼異樣,可金純就是不醒。

夏原吉在另一邊,則與眾人商量。

那叫張三的人,一直像牛皮糖一樣盯著他們。

夏原吉瞥了這張三一眼,道:“這不是銀子的事,這般侮我,這口氣斷咽不下去,契書……契書……”

他取了契書的手稿,幾乎是當著張三的面,對眾人道:“你看這契書,尚沒有保人簽字,還有這一句,原價退回……這四字,我看很值得商榷,什麼叫原價退回,何時的原價?當初我們是與皇孫簽的契約,就算是原價退回,那也該是皇孫與我等立字據,這纔好退回。可我們何時與張安世立過購買的契書了?既沒有和張安世涉及到買賣的關係,又哪裡來的退回?”

夏原吉的一番話說罷,便立即有人附和道:“不錯,這契書混淆不清,還有這一句……”

眾人七嘴八舌。

張三在旁聽得目瞪口呆。

夏原吉又道:“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現在因為如此,金公都成了這個樣子,不能不討一個公道。這地,是斷然不退的。於情於理,這說不過去。”

眾人都急眼了,紛紛點頭道:“夏公若肯站出來,我等與那張安世一決雌雄。”

“不忙……”夏原吉壓壓手道:“今日起,就住這張家,我看他躲到何時。”

畢竟在官場沉浮了許多年頭的人,夏原吉慢慢冷靜了下來,心裡已經有了一些計劃。

……

“咋樣了?”

張三連夜跑到了模範營的營房。

張安世見他來,劈頭蓋臉的便詢問。

“金公昏迷不醒了。”

“這是裝的!”張安世說得篤定,氣定神閒地接著道:“這樣的手段,我見多了。”

張三又道:“夏公他們還說,契書不規範……”

張安世冷笑道:“現在來說這個,還要不要臉?我就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張三訕訕道:“是,是,確實厚顏無恥。還有……還有……夏公他們說……說跑的了和尚……”

在這裡的,還有朱勇幾個,一聽張三這護,卻是先急了。

他們一開始並不知張安世為何突然連夜入營,現在才勉強知道,原來大哥得罪了人,當下朱勇怒道:“誰敢欺我大哥,難道不曉得我三凶之名!大哥,你彆急……我們這便去……”

張安世擺擺手道:“你不懂就彆瞎吆喝,大哥運籌帷幄,這一切都在大哥的掌握之中。”

朱勇道:“大哥,你彆勉強,你何時在模範營裡和咱們幾兄弟過過夜啊。若不是遇到了難事,怎會如此?”

張安世道:“這些都是我已預料到的,你不懂,我早已安排妥當了,夏公他們以為,我是要占他們的便宜,就為了掙他們手頭上這點銀子,才鬨出今夜的事來,殊不知,真正的後手才精彩呢!”

“好了,放心,大家沒事。你們彆添亂便是,到時讓你們開開眼,看看大哥的真正手段。”

朱勇摸摸腦袋,一時分不清大哥是故意堅強,還是另又有什麼鬼主意。

不過想了一會兒,他放棄了,決心還是沒腦子為好,琢磨事太累。

於是,又不禁心疼地看了張安世一眼。

大哥每日都在瞎琢磨事害人,真是辛苦啊。

…………

夜深。

有人躡手躡腳地來到了大內寢殿。

這腳步徐徐至寢殿門前。

而後,這殿門輕輕底開了一條縫隙。

帷幔之後,傳出朱棣警惕的聲音:“何人?”

黑暗中,UU看書 www.u有人拜倒在地,尖細的聲音道:“奴婢萬死……”

朱棣聽到這聲音,知道是亦失哈,才放下了警惕,不過卻還是有幾分惱怒:“何事?”

亦失哈輕輕地道:“外頭傳來了條子,說是……說是……張家鬨起來了。”

朱棣已趿鞋而起,衛宿的宦官忙給他披了一件衣衫。

朱棣壓低著聲音道:“人家夫妻鬨起來,關你鳥事。”

亦失哈忙道:“不,不是夫妻不和。是夏公、刑部尚書金部堂、劉公……這滿朝公卿……竟有不少人……好像是受了威國公的騙,說是威國公將他們坑苦了,現在正在鬨呢。奴婢覺得動靜太大,而且聽聞,金公和周公二人,已氣得昏死了過去。夏公等人……又留在了張家不肯走……”

朱棣聽罷,臉色驟變。

他無法理解,到底有什麼糾紛,以至於連夏原吉這樣的人,竟會如此失態。

還有金純……金純乃刑部尚書,也是頗有威嚴之人,他怎麼轉過頭……竟在張家府上,還能昏死過去?

聽這架勢,牽涉到的人可不少啊!

於是朱棣狐疑地道:“張卿這是乾嘛了?”

“好像還是土地的糾紛。”

朱棣挑眉道:“昨日不是已經和他們說清楚了嗎?怎的還來鬨?這地是他們自己買的,他們自己自願的事,還待如何?”

“好像事情並非如此,聽聞是……地價暴漲了。”

“暴漲……”朱棣本是勃然大怒之色,轉而,那扁著的嘴,竟開始微微上揚,眼裡竟也發出了亮光。

…………

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