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我的姐夫是太子第三百六十一章:一夜暴富

朱棣瞥了張安世一眼。

見張安世喜滋滋的模樣,心中不禁生疑。

他定定神,便看向夏瑄眾人。

這夏瑄,他是有印象的,此人……好像是夏原吉的兒子。

於是朱棣的眼眸不經意之間,便往夏原吉的方向掃過去。

夏原吉立即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眼睛落到其他處,彷彿是在說:這與我沒乾係啊。

而眼看著諸多的幼軍武臣叫屈。

眾人的反應也是不一。

有似張安世這樣莫名其妙樂得合不攏嘴的。

也有楊榮幾個這般一臉意味深長的。

朱瞻基則一副與己無關的樣子,這是楊學士乾的事,因而依舊親昵地依偎著朱棣,面色恢複了從容。

至於那位被人推出來的楊學士……

楊溥作為負責鐵路司的少尹,居然也很平靜。

他很清楚,這些是不可能帶來任何殺傷力的,這件事從始至終,都是皇孫與威國公的決策。

即便現在他做了這替罪羊,除了給他在太子、皇孫、威國公心目中增加更重的砝碼之外,並沒有任何的害處。

甚至,若是陛下因此大怒,直接下旨革除他的官職,也不會有任何的傷害,大不了回鄉讀幾年書,將來重新征辟。

朱棣踱步,口裡道:“卿等買賣田地,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如今豈可食言而肥?既是買賣,可有契書嗎?”

夏瑄等人聽罷,心都涼了,你也好和我們說法律?

隻是眼下,他們已經沒有退縮的可能了,夏瑄等人隻好唯唯地道:“雖結下契書,隻是……隻是……”

安卓蘋果均可。】

“隻是什麼?”朱棣瞪視著他們,略有幾分怒氣:“隻是覺得吃了虧,想要毀約,是以到君前鬨一鬨!爾等儘為蔭臣,蒙受國恩,安能如此?”

“萬死……”

夏瑄等人便忙叩首。

朱棣怒不可遏地道:“仁義禮智信,古人都說人無信不立,朕命卿等侍奉皇孫,便已是對卿等寄以厚望,卿等卻如此,意欲何為?國家的綱紀還要不要,個人的信義難道也蕩然無存了嗎?”

“你們口口聲聲說逼迫,這楊學士乃詹事府學士,而爾等父兄,不也位列朝班,位高權重,他如何脅迫你們?真是胡鬨,放肆!”

朱棣勃然大怒一番。

夏瑄等人雖有預桉,但沒想到是這個結果。

他們畢竟年輕,沒有什麼閱曆,現在陛下一通嗬斥,已是嚇得魂不附體。

而夏原吉和金純等人聽了,心也涼了半截。

他們沒想到朱棣這樣的耍流氓。

原本拿楊溥出來,是想要儘力地儲存東宮的顏面,而且儘量不招惹到張安世。

可哪裡想到,陛下居然來了個假戲真做,直接在這楊溥身上做文章。

他楊溥怎麼逼迫你們的?他楊溥憑什麼逼迫你們?

這是裝湖塗啊!

可偏偏,這個時候,你還拿他沒辦法。

因為陛下開始舉著信義的大旗,一副站在道德製高點上,咬死了你們自己公平買賣,又有契書作保,退錢是不可能的模樣。

夏原吉等人便有些繃不住了,再見夏瑄等人,一個個嚇得魂不附體的應對,心裡搖搖頭。

朱棣卻在此時道:“夏卿家……”

夏原吉忙上前:“陛下,臣在。”

朱棣手指著夏瑄道:“這是你的兒子嗎?”

夏原吉道:“正是犬子。”

朱棣道:“他口口聲聲,說是有人強迫他,取了他的家財,此事你做父親的會不知道?”

夏原吉隻好硬著頭皮道:“略………略知一二。”

朱棣道:“天子腳下,竟有人如此敲詐勒索,實在駭人聽聞,何況勒索的竟是爾戶部尚書,你乃國家大臣,既是知道,為何不奏?”

夏原吉的心又涼了半截。

你還好意思追究我的責任?發生了什麼,陛下你自己心裡沒數嗎?

可偏偏,有些東西,是不能擺在檯面上說的。

這事兒,站在這裡的人,每一個人都心如明鏡,人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可偏偏,就是不能說,否則你這就是掀桌子。

夏原吉遲疑地道:“臣……臣……”

朱棣怒氣騰騰地道:“莫非其中還有隱情?若是如此,竟有人敢欺到夏卿的頭上?這必是一樁驚天大桉,連戶部尚書亦要躲躲閃閃,閃爍其詞,可見惡劣到了何等的地步。”

夏原吉愣住了:“啊……這……”

朱棣道:“夏卿但言無妨,放心,朕不加罪。”

夏原吉苦笑道:“事情……臣還不甚瞭解清楚,是臣子與人胡鬨的緣故吧。”

“胡鬨?”朱棣道:“此前與人胡鬨也就罷了,現在竟還胡鬨到了禦前,怎麼……你家兒子還未斷奶嗎?”

夏原吉嚇了一驚,連忙拜下,沮喪地道:“臣萬死。”

朱棣這才心滿意足,心說……拿出來的錢,哪裡有退回給你們的道理?

真以為靠這個,就想拿捏朕?

當下,他牽著朱瞻基的手,道:“皇孫。”

“孫兒在。”朱瞻基一臉無辜的樣子。

“這樣的事,你怎麼看待?你若是朕,應該怎麼處置?”朱棣道。

朱瞻基一臉真摯地道:“皇爺爺,夏公乃國家棟梁,他辦事一向得體。今日隻是他兒子犯錯,皇爺爺怎麼能加罪他呢?”

“至於他的兒子夏瑄,乃孫兒的屬吏,他犯了錯,是孫兒治下不嚴,管教不當的緣故。故而若是他犯了罪,那麼孫兒也是難辭其咎。皇爺爺要罰便罰孫兒吧,至於夏瑄人等,到時孫兒受了罰,自會回去嚴加管教。”

這番話,甚是得體。

朱棣聽罷,很是高興,捋須大笑道:“吾孫有至仁,有孟嘗君之風。既如此,那麼就依你說的來辦!”

“夏卿家,還有你們……如此衝撞禦駕,罪無可赦,朕本要好好懲治,若非朕孫兒苦諫,朕絕不饒你們。今日念在皇孫的面上,又念卿等初犯,就不計較了。”

夏原吉:“……”

朱瞻基在旁道:“還不快謝恩。”

夏原吉的唇角飛快地抽了一下,卻也隻好道:“謝陛下恩典。”

夏瑄等人也一個個耷拉著腦袋道:“謝陛下恩典。”

夏原吉又苦著臉,努力地擠出幾分笑容:“也多謝皇孫美言,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唯肝腦塗地,報銷國家,死而後已。”

夏瑄等人也隻好泱泱地繼續朝朱瞻基謝恩。

朱瞻基樂。

張安世站在一旁,直看得目瞪口呆。

雖然作為同夥,張安世也不禁被這無恥之尤的爺孫二人給震撼了。

畢竟他張安世隻刮彆人的錢。

可他這外甥,已經不要臉到颳了人家的錢,還要人家謝他。

恐怖如斯啊!

那楊榮也奇怪地瞥了一眼朱瞻基,他為今日朱瞻基的表現,頗為震驚。

這位皇孫殿下,小小年紀,就如此深藏不露,卻不知是跟誰學來的。

楊榮偷偷地看一眼朱棣,又看一眼張安世。

金忠心裡一緊,隨即又長長鬆了口氣,還好……我老金窮,沒錢!

可見,貧窮也有貧窮的好處,至少沒有這樣的煩惱。

這段小插曲算是完滿解決,朱棣於是拂袖,拉著朱瞻基,便徐步進入了站台。

在這站台之中,是一輛輛待發的蒸汽火車。

隨後,便是鐵路司的人上前奏報。

朱棣一一點頭,這等典禮,其實對朱棣而言,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都是花架子,沒什麼實際內容。

當然,固然是花架子,可這卻像是祭祀一樣,朱棣若是到場,意義卻是重大。

這對於參與此次鐵路建設的人而言,不啻是巨大的鼓勵,而對於天下臣民們而言,也是一種風向。

陛下如此支援,那麼……這鐵路應當是靠譜的。

一個多時辰之後,朱棣來到了候車室,這裡空蕩蕩的,群臣則都乖乖地在外頭候著。

朱棣親昵地抱著朱瞻基,卻是將張安世叫到了跟前來。

當著外人的面,他自是對張安世笑容可掬,可私下裡,卻是拉下臉來。

他繃著臉,痛罵道:“以後休要再騙人錢財了!你們兩個,好歹也是皇孫和國公,就算是要掙錢,也不至到將夏原吉這樣的人都壓榨乾淨的地步。長此以往,他沒了錢財,又掌著戶部,豈有不貪墨之理?這樣乾,與那漢靈帝時的賣官鬻爵又有什麼區彆?”

張安世隻道:“是,是,是……”

朱棣卻是盯著他道:“你現在欠了多少銀子?”

張安世道:“發行出去的公債,已有六百萬兩……”

朱棣立即挑眉道:“就為了這一條鐵路?”

張安世連忙更正道:“陛下,是許多條鐵路,如今在建的有三條,規劃的也有兩條。”

“花費太大了。”朱棣一臉肉痛地道:“此物好歸好,不過……”

他搖了搖頭,那後頭的話,終究沒有說出去,卻是摸了摸朱瞻基的腦袋道:“明日,東宮給夏瑄人等,賞賜一些財物吧,每人賜一百兩……”

朱瞻基道:“我明白皇爺爺的意思,皇爺爺是怕他們吃不上飯。

朱棣莞爾一笑,接著道:“聽聞他們現在也欠了一身的債,是嗎?”

朱瞻基一本正經地道:“已經給他們很低的利息了,每月也才償還百兩銀子呢,那夏瑄,貸了一萬多兩,每月一百兩,也才還十年。”

朱棣:“……”

說實話,這話聽得朱棣一時說不出話來。

張安世卻在旁道:“陛下………我看……就不必賞了。若是賞了,倒像是東宮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

朱棣眼睛一瞪:“難道不是嗎?”

張安世此時倒是不得不佩服起夏原吉了。

夏瑄等人敢鬨,肯定是有夏原吉等人授意的,或許人家鬨事,壓根就不是為了銀子。

估摸著也是知道討不回銀子來,這銀子過了朱家人的手,還想奉還?

可這麼一鬨,夏原吉卻是拿捏出了朱棣的性情。陛下現在心懷愧疚,隻要拿捏住這個心理,彆看今日夏瑄鬨了事,可將來必有安排的。

張安世苦笑道:“陛下,依我看,他們買了咱們的地,也沒有吃虧。”

朱棣看著張安世道:“私底下,就彆說這樣的話了。五百兩銀子,你真以為朕不知地價?”

張安世道:“臣在太平府,有土地一萬餘畝,現在……才賣了三千餘畝呢……”

正說著,亦失哈匆匆而來道:“陛下,時辰到了。”

朱棣頷首,深深地看了張安世一眼,搖搖頭歎道:“好生用命吧,把心思放在賺錢的地方,少放在花錢的地方。”

…………

該走的儀式走完後,朱棣並沒有多逗留。

領著眾大臣,便又浩浩蕩蕩地擺駕回程。

棲霞一下子,又恢複如初。

隨著朱棣的大駕到了大明門,眾臣自然也就散去,各回衙署辦公去了。

幼軍的武臣們,則是一個個耷拉著腦袋,像霜打的茄子。

銀子沒退,還捱了一頓訓斥。

可陛下一言而定,眾人也無計可施。

這夏瑄下值的時候,與那金大洲一道自東宮出來。

二人是難兄難弟,自是一路埋怨早知如此,還是不要在禦前奏報,如今偷雞不成蝕把米。

金大洲家裡錢多,可買的地也多。

買的地多,就意味著貸的款更多。

此時,他苦著臉,一臉鬱鬱地道:“再如何,你家也才一個月還百兩銀子,我家就慘了,一個月一百八十兩,家中現銀已經告罄,就靠父親和我的俸祿,還有家中的一些收益撐著,若是中途有個什麼好歹,可就完了。”

夏瑄無精打采地道:“你有我慘?我爹說家裡困難,教我想辦法去我婆孃家裡拿點銀子呢,隻是我開了不了口,我爹好歹是戶部尚書,咋就這麼不懂事……他就不能從……”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一臉沮喪。

卻在此時,突然有人向他們招呼:“兩位軍爺……”

卻是路邊,一個穿布衣之人笑嘻嘻地招呼。

夏瑄抬頭一看,此人明顯是商賈。

商賈是很好分辨的,他們隻限於穿幾種顏色的衣服,而且不能穿絲綢,可他們又有銀子,雖不能穿絲綢,卻往往會選用質地極好的布料。

夏瑄懶得理會,堂堂夏家,是斷不和商賈打交道的。

可這人卻興沖沖地到了他們二人的面前,打躬作揖道:“兩位軍爺,莫不是在幼軍之中當差嗎?哈哈……小的有禮。”

夏瑄和金大洲二人面面相覷,卻頗為警惕。

這商賈堆笑著道:“鄙人乃是棲霞的商賈……姓陳,名容……”

一聽棲霞二字,夏瑄便驟然之間勃然大怒起來,冷冷地吐出了兩個字:“滾開。”

“軍爺彆生氣嘛……”這商賈卻沒有立即退縮,笑容可掬地道:“小的聽聞,幼軍這邊,有不少人……購置了諸多棲霞等站的土地,哈哈……小的訊息閉塞,有些傳言,可能不甚準確,若是有誤,也請軍爺……原諒則個。”

夏瑄眼裡噴火,在他們看來,這棲霞若是再加上商賈,那麼十之**,就是張安世的走狗了。

雖然大家都罵楊溥,可傻子都知道,皇孫的幕後,便是那位大名鼎鼎的威國公。那傢夥,可將大家坑苦了啊。

夏瑄面帶怒色,金大洲乃是刑部尚書金純之子,比文弱的夏瑄更有幾分凜然之氣,他大喝道:“什麼土地,什麼棲霞,我不聞這些事,不要擋路。”

這叫陳容的商賈,卻好像牛皮糖一般,絲毫不肯退讓,秉承著伸手不打笑臉人的原則,卻是笑嘻嘻起來。

因為他知道,眼前這二人必是幼軍之人無疑了,而看他們的架勢,在幼軍之中的地位隻怕不低。

否則京城這個地面,還真沒有哪個武人敢在大街上這樣囂張的。 www.uukanshu.com

畢竟,京城的水可深得很。

看來找對人了。

於是他繼續笑著道:“其實小人是來求購……一些土地的。”

金大洲冷著臉道:“求購土地,購什麼土地?”

“當然是那車站附近的地……”

這一下子,夏瑄和金大洲都有點迷湖了。

二人對視一眼。

夏瑄隨即道:“你想求購?”

這商賈忙道:“是,是,若是二位軍爺有,我們不妨好好談一談。”

夏瑄道:“有倒是有一些。”

“有多少?”這商賈一下子來了精神。

夏瑄道:“不多,也就數十畝而已,我數十畝,他也有數十畝……不過……這地價錢低了,我們可不賣的,沒有…三十兩銀子…”

三十兩銀子……

這商賈渾身顫栗。

商賈陳容開始激動起來,面帶紅光,而後……整個人血液都沸騰了:“三十兩一畝?”

三十兩銀子,對於夏瑄而言,已算是地價的高點了。

要知道,尋常的土地,也不過十兩八兩罷了。

陳容隻覺得眩暈,可很快,他猛地冷靜下來,他很清楚,有的便宜是不能占的,能在幼軍之中擔任武職的人,沒一個省油的燈,背後的家族都是位高權重。

你今日拿三十兩銀子一畝占了便宜,明日他回過味來,不弄死你纔怪。

於是他深深吸一口氣,努力鎮定地道:“三十兩,兩位軍爺莫要言笑,小的索性就開個價吧,六百兩一畝,這個價格……可算公道?”

夏瑄:“……”

………………

等下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