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朱棣似笑非笑地看著張安世。

張安世有點心虛,便又道:“陛下,幼軍多是招募的軍卒,他們有銀子嗎?”

張安世現在確實差銀子。

如今半個直隸都是百廢待興,許多的鐵路,還有大量的橋梁都要修建,這幾乎是整個天下最大規模的一次大興土木了。

這般的大興土木,可謂是花錢如流水,甚至張家趁此機會,也進行了大規模的投資,手上也幾乎沒有多少餘錢了。

不過張安世還是需要面對一個問題,就是繼續花錢。

朱棣道:“幼軍有萬人,豈會讓尋常的士卒花費?自是這上下武臣如數上繳銀子罷了。隻是這樣的事,可一不可二,張卿……你可彆把人坑了。”

張安世聽罷,不禁樂了。

所謂的武臣,其實成分是比較單一的,往往的武勳的後代或者蔭官來擔任。

武臣之後,可以理解,許多勳臣的後代,往往都會從軍,擔任軍官。

而蔭官的情況則比較複雜,從明朝一開始,所有七品以上的文官,隻要任官一段時間考覈期滿後,皆得蔭一子,以世襲其祿。

這一相對寬鬆的明初任子蔭敘製度,其後漸受限製,而有附帶條款:這些受蔭子弟得先入國子監就學,而且得先通過特彆考試始得任官。不久,特彆考試的規定取消了,但蔭官隻限三品以上官員的直接繼承人。

這些人不需要參加科舉,即可為官,隻是這些官職,大多是散職,又或者是較為清閒的如太常寺、尚寶司之類的職位,也有人成為武職,或選拔進入禁軍。

畢竟科舉的難度實在太高了,而對於功勳卓著的文臣,一旦兒孫們不能科舉,基本上就成了平民百姓,若是不能蔭庇他們的兒孫,隻怕也沒有多少人願意儘心竭力。

隻是蔭官畢竟在正途科舉的大臣眼裡,並不算正經的官職,不過是領一份俸祿,有一份還算體面的差事而已。

正因如此,一般的重臣們,為了讓這些科舉無望的兒孫們未來還能有些許的才能,便會想辦法,將他們塞進有‘前程’的地方去。

譬如尚寶司,或者是太常寺、光祿寺之類,當然,親軍也是一個好去處。

現在陛下設立了幼軍,讓這幼軍充作皇孫的衛隊,而這……顯然就讓不少人鑽到了空子。

這皇孫,可是將來實打實的未來天子啊,若是將兒孫們充入幼軍,擔任一個武職,將來皇孫登基,即便不能委以重任,這輩子有皇孫庇佑,也可衣食無憂了。

所以張安世幾乎不去想,就知道這幼軍的武官們都是什麼貨色。

此時,他的眼睛發亮,心裡不禁在想:瞻基知我。

於是張安世唯唯諾諾,心裡歡暢了不少,當即辭彆出去。

…………

東宮。

此時,朱高熾的臉色很是鐵青。

他道:“從前最擔心的便是你的舅舅安世,現如今,安世長大成人,為人做事穩重了許多,原以為可以省一些心了,誰料到,你竟這般的不懂事。曆來隻有居上位者施恩臣下,何來居上者索取臣下的道理?瞻基,你怎敢乾這樣的事?現在這上上下下,都是怨聲載道……”

朱高熾的臉上,露出痛心疾首之色。

朱瞻基畢竟還是一個孩子,正站在角落裡,嚇得垂頭,不敢做聲。

朱高熾接著道:“父皇成立幼軍。本意是為你選賢,這是器重你的意思。可你卻將他們當做生財的器物,竟是強教他們購地,這是什麼道理?”

朱瞻基遲疑了一下,還是鼓起了勇氣道:“可是……可是……皇爺爺也沒有生氣啊。”

“混賬!”朱高熾大怒:“你皇爺縱容得了你,難道我這做父親的就能縱容你嗎?”

“我……我……我錯了。”

“你到底賣了多少地?”

“不……不多……三千七百餘畝……”

“作價幾何?”

“五百兩……”

朱高熾驟然之間,要昏厥過去。

“市面上的土地,不過作價十兩二十兩,你這還不如搶!”

“不能搶的。”朱瞻基道:“阿舅說……”

朱高熾氣呼呼地打斷他道:“你彆提你阿舅,你阿舅不懂事,難道你也不懂事嗎?”

朱瞻基:“……”

朱高熾沉重地道:“三千七百畝啊,五百兩銀子,虧得你開得了這個口!幼軍之中,才四百餘武官,你是一個都沒有落下,逮著他們強賣啊。”

朱瞻基可憐巴巴地道:“他們……他們……”

朱高熾怒吼道:“你這是教他們砸鍋賣鐵,是要他們的命!”

朱瞻基道:“窮的買兩三畝,也有富庶的,買三四十畝……”

“三四十畝,你知道多少銀子嗎?這是數萬兩,你是要他們的命!”

“可……可以借貸的……”朱瞻基道:“購地……即可去錢莊借貸,所以……所以……”

朱高熾一下子要跳起來:“你還好說……”

“這……這是阿舅教我的……”朱瞻基眼淚汪汪,眼眶裡淚水在打轉,樣子看著委屈極了。

可顯然朱高熾氣狠了,道:“你這逆子……逆子……”

此時,外頭有宦官道:“娘娘駕到……”

張氏卻已款款進來。

朱瞻基嚇得更厲害,因為很多時候,他的母妃比父親更加嚴厲。

此時,張氏卻是嫣然笑道:“太子殿下,這又是怎麼了?”

“你問問他乾的好事,我怎有這樣的兒子,此子不類我。”

張氏卻隻輕描澹寫地瞥了一眼朱瞻基,道:“殿下,為何不問明事情的原委呢?事情,臣妾也大抵知道了一些……依我看……瞻基做的也沒有什麼不對。”

朱高熾聽罷,不解道:“這樣荒唐,竟也……”

張氏卻已坐下,給隨來的宦官使了個眼色,宦官們躡手躡腳地告退。

張氏道:“且不說,瞻基這樣做,是為了自己的親舅舅,自家人……本就要守望相助。”

“哎……你是不知,這樣下去,要人心向背的……”

張氏的目光落在桌桉上的茶盞上,她拿起茶盞遞給朱高熾,才溫和地道:“臣妾要說的,就是這個問題。殿下,安世現在在直隸殫精竭慮,為的是什麼呢?為的不還是我大明的江山?說到底,不就是為了殿下和瞻基嗎?從前他治太平府,政績是有目共睹的,如今……又要大刀闊斧,現在需要銀子,不說其他的,咱們東宮,能不出力?”

朱高熾聽罷,一時語塞,他拿著茶盞,下意識地押了口茶,溫熱的茶水下腹,似乎也稍稍地平息了他方纔燒起的濃濃怒火。

老半天,朱高熾才道:“話雖如此,隻是此等行徑,這不等於是強取豪奪,是在掠民嗎?”

張氏搖搖頭道:“幼軍是父皇為朱瞻基建立的,裡頭的上上下下,將來都會是瞻基的班底,且不說……如今皇孫有難,就該他們報效的時候。退而求其次的想……他們購了地,就與推行新政的直隸拴在了一條繩上。”

“殿下所思慮的隻是手段的問題,而手段本質就是術罷了,用術的眼光去看待問題,所能見到的東西有限。可臣妾卻以為,殿下既是儲君,應該從‘道’的高度去看待這件事。”

朱高熾一愣,他揹著手,來回踱步。

張氏卻是道:“殿下,那商鞅變法,為何成功?”

朱高熾道:“是因為秦孝公的鼎力支援?”

張氏微笑道:“臣妾是無知婦人,對經史所知淺薄,自然遠遠及不上殿下深刻,不過……殿下之言,臣妾不敢苟同。”

朱高熾愣了一愣:“你說來聽聽。”

張氏捋了捋額前的亂絲,才平靜地道:“殿下若隻認為是秦孝公的支援,商鞅的變法才得以成功,那麼為何,秦孝公駕崩之後,他的兒子深恨商鞅,將商鞅車裂於市,商鞅死無全屍,可為何他的新法卻還是留了下來呢?”

“這……”

張氏道:“這是因為,哪怕即便是新上位的秦惠王雖痛恨變法的商鞅,那些舊貴族也恨不得生啖其肉,可在變法的過程之中,不少新貴隨著商鞅的變法已經封侯拜相,他們在秦軍和朝堂都已有了巨大的影響,這個時候,秦惠王除了誅殺商鞅泄憤,卻是絕不敢更改商鞅的變法。因為他也深知,一旦改回舊製,必定要觸怒這數不儘的新貴,必然會引發反噬。問題的關鍵之處就在於此啊,一場變法,若對舊貴隻有害處,卻無人得實利,這樣的變法是不能長久的。”‘

安卓蘋果均可。】

“唯有有人從中得利,並且改變了他們求取功名利祿的方式,那麼……一旦新法有了阻礙,纔會有一批人,堅定的與舊貴製衡,這纔是商鞅變法成功所在。”

朱高熾聽罷,若有所思,口裡道:“頗有道理。”

張氏接著道:“這裡的得利,其實讓人與新法捆綁一起,未必就一定能牟取什麼暴利。就說這一次,這些幼軍的武臣,他們為了皇孫,不得已而拿出了家中的財帛,統統都去購置了直隸的商業土地。”

“無論怎麼樣,他們也與直隸的新政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了。倘若有朝一日,新法失敗,回到從前的時候,這些土地,隻可用來耕種糧食,殿下想想看,這五百兩買來的地,豈不是一錢不值,現在呢……隻要新法還在,無論將來是盈,還是虧,總還有一個盼頭,不是?”

朱高熾聽到這裡,不禁苦笑:“哎……怎麼事情也不和我商量。”

張氏抿嘴一笑:“孩子長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見,怎可成日什麼事都詢問自己的父母呢,瞻基將來是要承擔大任的,他做了決定,那麼不妨就讓他試試看,無論是成是敗,若是成了,自是我家瞻基明智,可若是敗了,至少也可讓他吃一吃這教訓。就如稚童小兒學步一般,難道教人永遠在旁攙扶著,若是不摔幾跤,怎麼能成?”

朱高熾一時之間啞口無言。

朱瞻基頓時也覺得自己神氣了。

朱高熾瞪了他一眼,他才又乖乖地耷拉著腦袋,一副痛不欲生的表情。

“哎……這三千多畝地,可是一百多萬兩銀子,上天啊……一百多萬兩……”朱高熾搖搖頭,心疼不已。

不過卻再無他話。

…………

此時,在夏府裡。

夏原吉正看著家中的賬目,隻覺得腦子嗡嗡的響。

他乃戶部尚書,俸祿雖是不低,不過在京為官,開銷也是不小的。

好在夏家乃江西大族,頗有資財,日子倒也能過的去。

他這個戶部尚書,守著天下的財富,隻是任誰都清楚,陛下將銀子盯得比較緊,不說夏原吉這個人還算潔身自好,就算他真敢伸手,隻怕朱棣也能剮了他。

可現在……夏原吉隻覺得頭暈目眩。

一旁的管事連忙攙扶住他。

夏原吉喘口氣,而後狠狠地將這賬目丟在了地上,氣呼呼地怒罵道:“逆子……”

“爹……”

夏原吉的長子早夭,而夏原吉平日裡忙碌,打理家業的,便成了同在京城任蔭官的次子夏瑄。

看著父親氣得發紅的臉,夏瑄已是瑟瑟發抖,道:“皇孫先是找了數十個家中殷實的武臣,讓他們購地,此後再召我們幾個進去覲見,當下便教我們購地,兒子當然不肯,五百兩銀子一畝的地,這不是搶嗎?何況……竟還要咱們夏家購二十畝,我們夏家就算砸鍋賣鐵,也未必能湊出這麼多銀子來啊。”

“可是……可是皇孫說了……他已計算過……夏家能勉強購得起,咱們江西老家,不還有不少良田嗎?再加上那些已經購了地的同僚,都聽皇孫吩咐,拚命勸說,還隱隱威脅,倘若不購,便……便……”

“兒子當即便說,實在拿不出這麼多銀子,可否隻購三五畝……皇孫即讓兒子……借貸,兒子……雖萬般不肯,可架不住那些已購地的武臣,還有皇孫的威脅利誘啊。這天下,誰都可得罪的起,可誰敢得罪皇孫?”

夏原吉一臉心疼地擺著手道:“彆說啦,彆說啦。”’

夏瑄卻是急了:“爹,這能怪得我嗎?當初我是在尚寶司當職的,可爹自己卻說,現在陛下成立了幼軍,這幼軍護衛皇孫,一旦能進入幼軍,便不啻是進入了詹事府。隻要能侍奉皇孫,將來的前途必是不可限量,可爹……你看……”

“彆說啦,彆說啦……”夏原吉繼續搖頭擺手。

他緩緩坐下,眼睛空洞地看著虛空。

“爹……你沒事吧。”夏瑄擔心地看著夏原吉。

夏原吉端坐著,卻紋絲不動。

夏瑄還想說什麼,卻又害怕刺激他,便隻好拜在地上,大氣不敢出。

良久。

夏原吉突然拍桉而起:“他們這是明搶啊!我為官……俸祿沒得多少,卻連身家性命都給擄走了。現在舉了這麼多的債,這……這……還讓人活嗎?”

夏瑄哭喪著臉道:“錢莊的利息,還說給優惠,每年三厘息,比市面上借貸的利息……要低上不少,外頭都是五厘息以上呢。”

“你還覺得咱們占了便宜?”夏原吉氣得跺腳:“你還拿咱們的宅子和田產去做抵?”

夏瑄戰戰兢兢地道:“不隻如此……還……還……”

“還什麼?”

“還拿了父親的俸祿,說是……說是……”

夏原吉:“……”

夏原吉徹底的服氣了。

“爹,這上上下下的武臣,其實……其實都購了,也不隻是咱們夏家,刑部尚書金純的兒子,他買了四十多畝呢。聽說他們家世代行醫,是有名的有道世家,靠著給人治病,掙了諾大的家業……”

“好了,好了。“夏原吉道:“住口,住口!我要上奏,我要參劾……”

夏原吉說到這裡,卻突然泄了氣。

彈劾誰?

彈劾皇孫?

皇孫現在已經是朱家祖孫三代裡,夏原吉認為最理想的君主了。

好歹……皇孫他總不至口裡罵娘,或是像太子一般,過於優柔寡斷吧?

“哎……”夏原吉落座,幽幽地道:“大意了,還是大意了!怪我,怪老夫啊!隻想著為你謀一個出身,卻將你推到了火坑裡。早知如此,該當讓你在尚寶司裡當值。”

夏原吉搖搖頭,卻欲哭無淚。

…………

這種巨大的投資,對於整個市場而言,帶來的推動無疑是巨大的。

市場火熱到了讓人難以置信的地步。

一座座的作坊,拔地而起。

隻要開了作坊,就不愁銷路。

大量的匠人被招募,他們需要衣食住行,需要成衣,需要吃喝,隻要紡織出來布匹,就能立即換成銀子。

一座客棧或者酒樓,隻要開出來,就不愁沒有食客。

甚至作坊還沒有興建,訂單就已排到了年末,尤其是鋼材、木材、機械構件,這巨大的市場需求,已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

甚至……不少的匠人,一起湊錢,想辦法去向錢莊借貸,隻要將作坊興建起來,便可搖身一變,腰纏萬貫。

整個棲霞,或者說半個直隸,都好像瘋了一般。

所有人都覺得……好似地上滿是金銀,隻要彎腰就可拾取。

於是乎,各種各樣的作坊,如雨後春筍一般冒出來。

所有的作坊都在拚命的募工,這治理右都督府治下各府縣的工價,竟已超過了蘇州府的兩倍。

而蘇州本就是富庶之地,這是前所未有的事。

在鄺埜所負責的作坊區,幾乎每個月,就可收到了數十上百份關於購置土地開辦作坊的文書。

雖說有一些文書,並不合規,可這樣的盛況,卻是鄺埜無法想象的。

這隻是區區一縣而已,似乎每一個人,都在做著興建作坊,從此發財的美夢。

以至於鄺埜自己都覺得過於嚇人。

一個個鋼鐵作坊,出爐的鋼水,而後預製成了鐵軌,而後……被人用車馬送至工地,數十處鐵路都在開工。

這個時代的鐵軌,不似後世那般的麻煩,平整了土地,鋪上了路基,直接鋪軌即可。

因而,進展也是極快。

高祥每日都在和各種數據打交道。

尤其是有了表格之後,他對於數據的瞭解就更加清晰了。

此時,高祥在左都督府的值堂坐下,苦笑著道:“太嚇人了,公爺……真是聞所未聞。”

張安世不明就裡地看著他,道:“咋啦?”

高祥道:“你可知道,自打開建鐵路迄今,半年多過去,太平府的鋼產量增加了多少?”

張安世可沒耐心猜這個,便道:“彆賣關子。”

“三倍,足足三倍……”高祥的聲音裡儘顯驚喜。

跟高祥的反應不一樣,張安世卻是一臉平靜,並不以為意。

這不是很正常的嗎?市場旺盛起來,有鋼就能賣錢,而市場的缺口如此巨大,原有的鋼鐵作坊拚命在擴產,更多的商賈也盯上這一塊肥肉,拚命借貸籌資興建新的作坊。

這要是不翻番,那就白瞎了張安世這數百上千萬兩修建鐵路的資金了。

“真是鐵路一建百業生啊!”高祥搖頭晃腦地感歎,UU看書 www.uukanshu.com喜滋滋地接著道:“不隻鋼鐵,似挖礦……還有布匹等等的其他諸業,增長也是極高,礦產的產量也翻了三倍以上,還有布匹,翻了一倍……還有……”

“好了,好了。”張安世打斷他,道:“差不多得了,現在可還不是驕傲自滿的時候,這纔多少產量啊。就這點鋼產量,說出去也不怕人笑話。”

高祥卻依舊壓不住臉上的歡喜,道:“再這樣下去,真有些嚇人呢。”

張安世澹定地道:“你放心,將來缺少鋼材的地方,多的是……對了,聽聞左都督府治下諸府,不少人都來咱們右都督府治下。那位蜀王殿下,沒有生氣吧?”

“倒也沒有。”高祥道:“下官下文,試探過幾次,蜀王現在心思還在分地上頭。”

張安世點點頭,接著道:“這便好,現在最緊要的還是勞力不足。在這方面,你這個太平府尹,可得要好好想一想辦法,彆總是今日吃驚,明日覺得嚇人了。還是一心一意地乾點正經事吧。”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鳥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