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大王已死四字,驟然讓這王宮之中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死一般的沉寂。

可暹羅王明明並沒有死。

此時的暹羅王,腹部正血流不止,於是他拚命地捂著自己的腹部,隻是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一個個人。

他張口,血水自他的口裡溢了出來。

可這個時候,沒有人理他。

這些曾對他敬若神明的人,此時的表情都是冷漠的。

於是又有一人竄了出來,狠狠的一個金瓜,朝著這暹羅王的腦袋砸去。

冬……

血霧瀰漫,黃白之物飛濺。

手持金瓜之人,卻是一個侍者,此時,他擦拭了臉上的血,面上毫無表情。

那暹羅王隻是一聲悶哼,便徹底斷氣了。

…………

在特種千戶所裡。

尹王朱?正來回踱步。

他已習慣了將自己密封於此了。

這一次,張安世又找了來。

“怎麼還沒有動靜?已過去了這麼久,你知不知道彆人怎樣看我?”

張安世顯得很煩躁。

“應該快了。”

相較於張安世,朱?卻是很澹定,道:“若是實在不成,還有後手。”

“應該快了是什麼意思?”張安世緊緊盯著朱?道。

朱?便道:”我派人大肆賄賂了暹羅的大臣。“

“除此之外,我讓人殺死了臥佛寺的高僧。”

“我們潛藏在暹羅的人,也會同時開始放火,製造混亂。”

“還有高棉人,我許諾高棉人,隻要他們動手,不但給他們足夠的銀子,而且就算失敗,作亂的那些部族酋長,也可接到大明來,給他們安排好後路,”

張安世皺眉:“這些夠嗎?”

“若是這些還不夠,還有的是辦法,我們還可以……想辦法偷偷運一大批火藥去,時刻製造混亂。還可以讓人放出更多的謠言,專門針對那暹羅主戰之人,甚至……還可以買通他們的侍者……總而言之,有一切可用的辦法,那暹羅王是沒有勝算的。”

朱?信心滿滿地繼續道:“隻要我們將暹羅的士農工商,還有軍民與暹羅王區彆開來,采取不同的措施,那麼暹羅內亂,隻會是時間的問題。”

張安世不由道:“這一手……倒是有意思……不過……”

朱?抬眸道:“不過什麼?”

張安世笑了笑,卻是搖搖頭。

朱?覺得張安世話裡有話,卻不得要領。

張安世道:“話雖如此,可再無音訊,我這面子可就擱不下了。”

朱?想了想道:“請放心,若是這一次還不成功,我還安排了幾路人,這暹羅國就好像一扇門,哪怕這門再結實,隻要我們不斷地用衝車去衝擊,就遲早有衝開的一日。”

張安世搖搖頭,他看到了朱?眼裡似乎放著亮光。

這傢夥……似乎對窺探和搞破壞,有一種天生的敏感。

張安世便忍不住想,太祖高皇帝若是知道自己有這麼一個兒子,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都督,陛下有請。”

就在此時,卻是有校尉匆匆而來道。

張安世自是不敢怠慢,跟朱?揮了揮手,便立即舉步離開,趕著入宮覲見。

文樓裡。

轉眼這永樂十一年就要到了。

這個時節可謂是天寒地凍,朱棣此時正偎在軟墊上,他的身子有些不適。

文淵閣大學士與各部尚書,此時都在此屏息而立。

朱棣看到了一封奏疏,這封奏疏,是關於暹羅的。

朱棣皺起眉頭,顯得很是不悅。

見張安世來,朱棣隻抬抬頭:“來人,念給張卿聽一聽。”

亦失哈聽罷,便拿起了奏疏,念道:“臣安南副總督劉憲奏曰。”

原本安南的副總督乃是楊士奇,而如今,楊士奇去了新洲為總督,這劉憲便繼任。

“大明對暹羅,摒棄前嫌,於是派出雞鳴寺僧人入暹羅修好,本意乃使暹羅王知大明恩德,幡然悔悟,自此俯首臣服,奈何暹羅王非但不如此,竟敢……”

張安世連忙道:“陛下,這件事,臣已知道了。”

朱棣道:“朕要禦駕親征,卿家說不可。可為何錦衣衛竟在暗中安排僧人往那暹羅去議和?議和也就罷了,結果卻被暹羅人拒絕入境,使我大明蒙羞,朕……得知此事,真是如鯁在喉,朕堂堂天子,臉面何存?這是朱?那個小子的主意吧?”

張安世道:“陛下……”

朱棣搖搖頭:“你不要總為他說好話,他年少喪父,好,朕是他的兄長,養著他。他覺得宮裡不好,那也好,為了磨礪他,那便讓他去官校學堂。他不想就藩,朕也依他,讓他進入錦衣衛。他想乾大事,既是張卿推舉,朕也答應。無論如何,他總是朕的幼弟,為人兄長的,忍讓一二,也無可厚非。可是擅自媾和,且還讓暹羅王如此羞辱,這……哎……”

朱棣此時的表情,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於是張安世忙道:“這是尹王殿下的計謀。”

“他有個鳥計謀。”朱棣惱怒地道。

張安世:“……”

朱棣揮了揮手:“現在安南那邊,很是不滿,上奏來說……現在拖延了這麼久,還不如繼續進兵……”

張安世是瞭解朱高煦的,這位漢王殿下,怕是在安南,已經急得如熱鍋螞蟻。恨不得趕緊繼續提兵,殺進暹羅去了。

也就是因為錦衣衛接手,使他不得不忍耐罷了。

可他的耐心是有限的,因此表面上是副總督上奏,隻怕這就是整個總督府的意思了。

當然,朱高煦也不是傻瓜,他纔不會傻到自己提兵去上呢,這暹羅王也不是小角色,是以,朱高煦此番,怕是希望陛下下旨,然後海外諸藩王,一起抄傢夥上吧。

何況,現在沉王的腿傷已經大好,若是進展不順利,沉王還可以斷後。

隻見朱棣接著道:“朕本意想要親征,不過區區暹羅,確實不宜大動乾戈。是以,朕打算命諸王合力進兵,趙王、周王、沉王、唐王、寧王都已上書,磨刀霍霍,朕打算,給他們一次機會,朕這邊呢,給他們提供一些軍資,棲霞那兒,多供應一些火器,你看如何?”

張安世道:“陛下,諸王在海外各鎮,帶去的人馬並不多,他們既要彈壓周遭的土人,哪裡還有餘力,抽調大量的兵馬遠赴暹羅,臣倒覺得,還以為錦衣衛這邊……更為穩妥。”

朱棣若有所思,便道:“金卿乃兵部尚書,難道不該說點什麼嗎?”

金忠想了想,其實覺得隻要陛下不親征,其他都好說,那尹王確實不太靠譜,而諸王進兵,朝廷這邊反正也不必損失什麼。

於是他道:“陛下高見,而威國公,也曆來有遠見卓識,臣以為,陛下明察秋毫,而威國公的法子,也有道理。”

朱棣忍不住道:“到底什麼意思?”

“這……”金忠道:“當然陛下更技高一籌。”

朱棣不禁道:“朕看你不像測字的出身,倒像是做宦官的。”

金忠居然樂了,道:“陛下,臣測字可也,侍奉陛下亦可也。”

他這一番話,令朱棣忍俊不禁,笑著道:“孃的,朕的大臣,怎的沒幾個正形呢。”

說罷,他道:“罷了,朱?那個小子,朕隻是想想他,就有點生氣了,可不管如何,這也是朕的兄弟,湖塗是湖塗了一點,難得張卿家還總是為他美言。”

…………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封快報,連同著一個匣子,通過急遞鋪,八百裡加急,火速抵達了棲霞。

那傳信的騎士,呼嘯而過,徑直打馬進入了特種千戶所。

等到了千戶所衙堂,這騎士幾乎墜馬,卻早有校尉將他的馬牽住,有人扶著他下馬。

這個顯得疲倦至極,氣喘籲籲地道:“加急,加急……”

緊接著,此人便被人架著進入了朱?的值房。

朱?道:“是重要軍情?”

一般的軍情,雖然加急,卻隻是送往軍情百戶所裡進行甄彆分揀。

而這種要求千戶直接拆閱的,往往是最重要的訊息。

“請千戶過目。”

一封書信送到了朱?的面前。

朱?拆開一看,面上卻沒有多少變化,卻隻是道:“果然……是這個人。”

朱?接著看向來人道:“書信中的東西呢?”

這人取下了一個包袱,奉上。

這包袱拆開,是兩個匣子,其中一個大匣子,有人揭開,隨即……一個人頭便立即讓朱?側過臉去。

他和張安世一樣,心善,不忍看這樣的場面。

另一個小匣子,卻是一枚金印。

此印大有來頭,乃是當初太祖高皇帝所賜。

上書暹羅王之寶的字樣。

眾人見狀,都鬆了口氣。

紛紛道:“恭喜千戶。”

朱?卻是歎道:“這暹羅王勇武有餘,可是其他方面嘛,卻很是不足,我還沒用真正的殺招呢。”

眾人都笑,有一個百戶興沖沖地道:“大宗師當真是慧眼如炬,將這差事交給咱們特種千戶所……”

朱?卻笑了笑道:“你以為大宗師辦不成這樣的事嗎?”

“啊……這……”

整件事,大宗師,也就是張安世的表現,都很外行,每一次來千戶所,都是問東問西。

朱?卻道:“我們都是官校學堂出身,我們所施展的,哪一個本領,不是大宗師教授出來的?大宗師怎麼會不知這些手段呢?你們啊……虧得還在特種千戶所裡公乾的,我看你們在官校學堂裡的心理學課程是白上了。”

此時,終於有人恍然大悟。

整件事……大宗師都知道應該采取什麼手段。

甚至大宗師交給特種千戶所之前,就已經知道,應該使用什麼手法了,之所以大宗師一直都置身事外,而是將這事全部委托給了千戶。

隻怕是這些手段,過於毒辣,統統都是那種扇動、竊國之術,這種手法,若是大宗師親自去乾,隻怕形象不太好,不曉得的人,還以為大宗師是曹操呢。

可若是讓千戶,也就是尹王殿下來主持這件事,那就沒有問題了。

他是陛下的兄弟,是朱家人……手法雖然肮臟,可誰又能說出什麼來呢?

尹王朱?道:“立即帶著東西,我要立即去面聖。”

“喏。”

於是尹王朱?飛馬,帶著數個校尉,匆匆往午門趕去。

午門這兒,有禁衛見有人飛馬而來,都是錦衣衛的服色,正要喝問。

尹王朱?下馬,卻是理也不理他,隻拎了一個包袱,口裡道:“此我家,你盤問什麼?”

這禁衛急了,沒見過這麼囂張跋扈的,正待要上前,卻被一旁的一個宦官一把拉扯住。

這宦官堆笑道:“尹王殿下,奴婢去通報。”

“我去見我兄長,通報哥什麼!我回家與你們何乾?少拿這些來禁錮我!”

尹王朱?說罷,再不理他,大喇喇地走了進去。

這禁衛和宦官面面相覷,卻都不敢上前阻攔。

文樓裡頭,朱棣沒有急著讓大臣們散去,而是隨口提及到各府縣的情況。

現在整個直隸都在清丈田畝,鬨的雞飛狗跳,阻力最大的乃是蘇州,甚至還出現了清丈的文吏,下鄉被盜匪殺死的情況,而且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七八次,以至於不得不派兵隨文吏下鄉。

更有人聚眾於山中,竟要入山做賊寇,雖是官兵進剿,可這些本地人,熟悉地形,竟也堅持了不少日子。

直到左都督府直接借調了右都督府的模範營,直接架起火炮對著幾處可能棲息賊人的地點狂轟,這才製服。

當然,怨聲載道是有的,甚至不少大族,不得不舉家遷往臨近的浙江、江西等地。

對於這些亂象,那蜀王朱椿,似乎不為所動,笑罵由人。

說起來,右都督府,反而顯得低調了許多,畢竟人家的土地已經清丈完了,罵也罵了,現如今,張安世成日借債,四處都在想辦法籌措銀子。

可畢竟……這銀子總沒有伸手要到讀書人的頭上,雖然大家都在笑,這張安世大肆舉債,欠下钜款,遲早難以為繼。

可有蜀王在前頭頂著,張安世近來反而捱罵捱得少。

當然,對於這大肆舉債,朝中君臣,也聽到了一些風聲,大家對此頗有幾分憂心。

畢竟,借債本就不是好事,而且借下如此多的債款,將來要清償這樣多的利息,這和敗家子是沒有分彆的。

古人對任何借債之人都不會有好印象,隻不過……大家礙於顏面,沒有指指點點罷了。

正說著,朱棣突然臉色微微一變。

眾臣見他突然不做聲,不禁詫異。

卻見朱棣眉梢微微一動,瞪大著眼睛看著外頭,大喝一聲:“大膽,是誰在此窺探?”

可這文樓外,沒有半點動靜。

朱棣勃然大怒,隨即長身而起。

也就在此時,終於有人進來,道:“陛下,臣沒有窺探,臣隻是恰好來了。”

朱棣見他闖進來,一臉不喜,怒氣沖沖地看著他道:“你這個傢夥,怎的如此不省心?這是宮中……你以為是什麼地方,為何無人通報?”

亦失哈在旁很是惴惴不安,這事惹怒了陛下,陛下未必會責罰不守規矩的尹王,可下頭的宦官辦事不利,卻是跑不了的。

尹王朱?卻是理直氣壯地道:“我見我兄嫂,也要通報嗎?嫂子明明說要我隔三差五入宮見一見的,皇兄……”

“夠了,夠了。”當著外人的面,朱棣不想尹王朱?繼續談什麼家事,於是冷聲道:“你去大內便是,在此處做什麼!”

朱?道:“臣弟來稟奏……”

朱棣不耐煩地道:“有什麼事,先奏你的嫂子。”

“這事皇嫂可不能做主,她是婦人家,不管外事。”朱?道。

說實話,朱棣此時脾氣已經上來了,換做任何一個藩王,敢這樣和他說話,哪怕是兄弟,隻怕也要想辦法弄死。

偏偏朱?在他眼裡,本就是一個渾人!從一開始,朱棣就不曾對他抱有什麼期待,所以這個時候,他反而能夠接受朱?的性子。

於是朱棣視線一轉,便瞪了張安世一眼:“這便是你教導出來的?”

張安世倒是顯得很是澹定,笑吟吟地道:“官校學堂,隻負責教授才能,卻不負責教授他的品行,陛下,所謂子不教父子過,教不嚴師之惰,這人的品行和原生家庭……”

見朱棣的臉色越來越不好看,嘴都快抿成一直線了,張安世便立即道:“說來說去,是臣萬死之罪,臣下一次,一定好好管教。”

楊榮等人,暗暗搖頭,說實話,尹王這樣的性情,換做是誰都頭痛。

此時,大家對於藩王的印象,其實都還不錯,哪怕是渾人如漢王那般的,人家好歹也是熟知軍馬,至少還能在外衝殺。

可這位尹王殿下……顯然是被宮中寵溺壞了,這樣的人也幸好沒有去就藩,若真就藩,隻怕那藩地的軍民都要倒黴了。

朱棣便又瞪著尹王朱?,道:”你貿然來此,所謂何事?”

朱?道:“臣弟奉旨,經略暹羅……”

朱棣的臉抽了抽:“你倒還記得暹羅!若不是張卿家作保,朕如何給你這樣的大任?這都已大半年了,也不見你有什麼動作……”

“皇兄,已經大功告成了。”朱?抬頭,一副大家向我看齊,我宣佈一個事的牛逼哄哄模樣。

君臣們聽罷,一個個不禁愣了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了朱?的身上。

張安世也不禁詫異。

他雖覺得頗有把握,但是沒想到如此的順利。

朱棣卻依舊沒好臉色地道:“大功告成,什麼大功告成?”

“啪嗒……”

朱?隨手一伸,卻直接將隨身攜帶的包袱丟擲在了地上。

那包袱滾落,隨即兩個匣子便也隨之滾落出來。

那大匣子甚至直接被摔掀開了,而後……一顆頭顱直接展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朱棣見狀,倒還好。

可胡廣人等,哪怕是氣定神閒的楊榮,也紛紛皺眉。

朱?道:“暹羅王的首級在此。”

朱棣聽罷,大吃一驚,下意識地道:“如何確認這是暹羅王的首級。”

朱?便道:“另一個匣子裡,有當初太祖高皇帝賜他的金印。當時他還是王太子,出使過大明,太祖賜他印綬,誰料這個小子,回到了暹羅之後,居然起兵謀反,說他父王身邊有奸臣,殺死了他的父王,竊取了國王之位……此人頗有武略……熟諳弓馬,也很有韜略……”

張安世在一旁道:“彆說了,彆說了,說正經的……”

朱棣本是心裡震驚,正聽得津津有味呢,這張安世不說彆說了還好,一說,他猛地醒悟……

而後,朱棣臉上的橫肉顫了顫:“此人是不是……還出口成臟,成日罵娘,對身邊的人……動輒打罵?”

“皇兄……真是神機妙算。”

朱棣勃然大怒道:“你這畜生,朕今日大義滅親!”

說著,便怒不可遏的就要衝上去。

眾臣見狀,紛紛上前,苦勸:“陛下,何必如此……”

朱棣氣休休地想說點啥。

張安世此時道:“尹王殿下,這真是暹羅王的首級嗎?不對吧,這暹羅王也算是英雄,怎會落到這樣的地步?”

朱?早已習慣了皇兄對他動輒打罵,UU看書 www.u見朱棣要收拾他,他也沒躲,反正打一頓也就好了。

這時,張安世突然問起果然有了效果,朱棣也死死地盯著他,一副待會兒定要好好收拾你,卻又帶著一臉震驚的模樣。

朱?道:“這個容易,彆看大家怕他懼他,而且此人也真有幾分本事,可在我眼裡,不過土雞瓦狗而已,我反手就可取他的腦袋。”

朱棣瞪著他道:“你少來吹噓,此人是否是暹羅王,還未可知,朕倒想聽聽你,如何取的他人頭?”

朱?道:“很簡單啊,不過是教他眾叛親離而已。”

朱棣挑眉:“眾叛親離?”

朱?一臉自信地道:“對呀,分析整個暹羅國的情況,瞭解暹羅王身邊的近臣,還有國中士農工商們的實際情況,還有他們的軍中,甚至是王太子的性情,對他們分門彆類,將他們區分開來,刺探一切對我們有利的情報,而後……針對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手段。”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鳥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