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我的姐夫是太子第三百二十三章:功德無量

整個南直隸占地很大,幾乎占了後世江蘇和安徽兩省的面積。

而此處,也是大明的核心地帶。

此時的南直隸,占據了天下人口的兩成,賦稅居天下之冠。

不過南直隸雖大,可它的府卻一般很小,其他各佈政使司的府,往往管轄七八縣,甚至十個縣十一縣。

可在南直隸,下設的十四個府,如應天府,其實隻管理兩個縣罷了,太平府則是三個縣,寧國府的規模已是很大了,也不過是六縣而已。

這自然因為是此地乃是京畿,人口眾多,最是繁華,又是出於製衡的考慮,避免某府太大。

而現在,一個超級大府誕生了,足足有九個縣的太平府出現,而且還屬於南直隸的核心地帶,人口有近七十萬戶,三百多萬人口。這放在各佈政使司裡,雖人口的規模一般,可若是相比較為偏僻的佈政使司,人口甚至還多一些。

陛下直接大筆一揮,等於是奠定下南直隸內一個超級大府的格局。

而且按照此前開府的先例,也就是說,這個府不但享受京兆府的待遇,與應天府平齊,而且還可自免官吏。

這絕對是破天荒的事。

即便是楊榮,也不禁站出來:“陛下,此舉,臣以為不妥……”

“朕以為很妥。”不等楊榮說出理由,朱棣道:“寧國府百姓,飽受盤剝,已到了這樣的地步,朕以為,將其併入太平府,是恰當,也是合適的。”

頓了頓,朱棣又道:“若是諸卿之中,有人覺得自己可以擔當這寧國府知府大任,也可毛遂自薦。”

此言一出,大家都不吭聲了。

這個,就有點嚇人了。

蹇義都弄到了身敗名裂的下場,何況還是其他人?

於是朱棣接著道:“張卿家革除舊弊,很有一手。而且安置百姓,總能讓人刮目相看。朕隻歎的是,身邊如張卿家的這樣的人太少,若是多幾個,朕何至如此?諸卿當以他為榜樣,再來和他說什麼妥當還是不妥當吧。”

說罷,朱棣看向張安世,道:“張卿……太平府九縣,朕就交給你了,你定不能誌得意滿,依舊還是要儘心儘力,不要教朕失望。”

張安世忙道:“是。”

朱棣又道:“太平府的事,還是老樣子,有什麼事,都可以便宜行事,不必詢問文淵閣和六部,該怎麼乾就怎麼乾。”

張安世道:“遵旨。”

其實張安世清楚,這是陛下順了姚廣孝的意思。

要乾大事,張安世這一套行得通,既然行得通,那就讓張安世放手去乾。

隻有直接暴力地破壞規則,纔可建立新的規則。

當然,這其實也和張安世的身份有關,若是其他人,是斷然不可能授予這樣權柄的。

也虧得張安世乃是外戚,又是當今太子的妻弟,是皇孫的親舅舅。

倘若張安世是天潢貴胃,隻怕朱棣要一腳將張安世踹回新洲種菸葉去。

可若是其他人,怕也未必能夠放心。

再有就是,朱棣本就沒有太多的疑心,對人能有較大的信任。

對於這份信任,張安世無比真摯地道:“臣一定儘心竭力。”

朱棣點頭道:“這裡的事,你繼續安頓,朕給你三日時間,三日之後,朕要擺駕回宮。”

“是。”

張安世當下,告辭而出。

他剛剛出來,便有人疾步追上來道:“威國公。”

張安世駐足,回頭一看,卻是夏原吉。

夏原吉一臉鬱悶,他被人截胡了。

本來張安世打擊士紳,就有點挖他夏原吉祖墳的意思,畢竟夏原吉也是士紳人家。

原本抄沒了這麼多的耕地,夏原吉隻道總算有了一點安慰,畢竟他另一層的身份,乃是戶部尚書。

若是大量的耕地轉為官田,那麼戶部未來許多年的開支,就都可以放心了。

可最後,張安世卻將這一百多萬畝土地,直接給劫了去。

他苦笑,看一眼張安世道:“這麼多的土地……威國公可有什麼章法嗎?威國公……這土地的管理,可不容易。”

張安世道:“我自有辦法,不勞夏公操心。”

夏原吉卻是苦著臉,道:“朝廷也有難處。”

張安世顯然此時的心情並不是很好,很不客氣地道:“朝廷的難處,來自於那些不肯繳納錢糧的士紳,夏公不想著打擊這些該死的碩鼠,和我抱怨什麼?”

夏原吉:“……”

張安世道:“總而言之,戶部可彆惦記著太平府,太平府已經很艱難了。”

夏原吉沒想到張安世竟來哭窮,一時瞠目結舌,最後搖搖頭,便沒再多說什麼。

張安世隨即至府衙的前堂,開始召集人手。

卻在此時,有人來報,少尹高祥也到了。

原來是張安世抽調太平府的官吏,高祥作為少尹,本是抽不開身,好不容易將手頭上的事解決,怕張安世這邊忙不開,便興沖沖地趕來。

聽到高祥特意趕來,張安世的面色倒是平和了許多,帶著幾分關切道:“他都一大把年紀了,倒也不怕路上累著,車船到了何處?”

這來稟報的侍衛道:“隻怕再有半個時辰,就要到渡口。”

張安世道:“我去接他。”

對於高祥,張安世現在已漸漸的敬重。

這人本是個老油條,混日子的好手,不過現在有了太平府的激勵之後,協助張安世,將這太平府治理的得心應手。

一個人的潛力是很可怕的,積極性調動起來之後,高祥好像老樹開了新枝,將他一輩子為官所學來的情商和經驗,統統都奉獻了出來。

張安世騎馬,直接來到渡口,恰好此時,高祥的船剛剛到岸。

見威國公親自來接,高祥滿面紅光,活到他這個年紀,圖的就是一個面子。

同船的幾個文吏也看出了高祥的心思,發出嘖嘖的聲音:“高少尹,威國公親自來接你了,隻怕是各部的部堂,威國公都不肯如此呢。”

“是啊,是啊,威國公隨行慣了,不喜官場禮儀,倒沒想到他親自來。”

高祥心裡不禁得意,此時心花怒放,卻摸著鬍鬚,道:“好啦,這是威國公體恤我等,上岸吧。”

上岸之後,和張安世見禮,張安世步行,與他並肩而行。

寒暄了幾句,張安世急不可耐地直接進入正題:“陛下有旨,命太平府署理寧國府六縣,這寧國府六縣,撤銷了。”

此言一出,高祥大吃一驚,愣愣地道:“呀,這……這……”

這訊息是他絕對想不到的。

這等於是太平府的人口增加了一倍,而土地則增加了三倍。

他這個少尹,也隨之越來越水漲船高了。

張安世不吝誇讚地道:“說來說去,也還是高少尹這些日子,乾出了真成績,這些政績,陛下都是看在眼裡的。”

“哪裡,哪裡,都是威國公的功勞。”

“我們就不要寒暄了,還有一個好訊息,那便是……這兒抄沒了一百七十萬畝土地,陛下也任我們處置。”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野果閱讀!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高祥隻覺得眩暈,有一種老鼠掉進了米缸裡的感覺。

他顯得難以置信,便不確定地道:“這……一百七十萬畝?”

不過很快,高祥其實也就心裡有數了,抄沒隱田,那些傢夥們,藏了這麼多的土地,被抄出來,也是情有可原。

高祥和夏原吉等人不一樣,他現在算是死心塌地的跟著威國公乾了,幾乎將自己的身家性命,統統都掛在了張安世的身上。

對於那些該死的士紳,他已沒有了多少好印象,抄了也就抄了,或者說……早就該抄了。

於是高祥沒有其他廢話,很直接地道:“那麼公爺有什麼看法?”

張安世駐足,凝視著高祥,用一種鄭重其事的態度道:“這也是我我想好好和你商議一下的原因,我細細思量……這些土地,不如索性,分出去給寧國府們耕種。”

高祥又是大吃一驚:“分……分出去?”

這真真是他想都想不到的事。

張安世徐徐道:“以永業田的方式,每戶可給十畝二十畝,足以讓他們生活了,這樣的土地,不允許買賣,田賦要比尋常農戶所擁有的土地高一成,這一成,其實就相當於的官府收了他們的租,這既提高了官府的糧賦,而這一成租,可有可無,遠非佃農們租種土地可比。而且……也讓本身擁有土地的小農們,心裡舒服一些。”

高祥若有所思地道:“這樣……會不會有什麼後患?公爺………真要分下去,隻怕真要群情洶洶了。”

張安世大笑一聲,接著道:“從前我也是這樣想的。有時候,也會瞻前顧後。可現在我想明白了,除非咱們不乾人事,可但凡隻要打算儘心治理一方,就一定會群情洶洶。有人要哀嚎,那就讓他們哀嚎好了!有人哭,就會有人笑,其他的雜音,不必理會。他們若隻是哀嚎也就罷了,可若是除了哀嚎,還敢乾點什麼,卻要教他們來問問,我的刀利否。”

高祥於是沉默了片刻,而後道:“那就分,擁有二十畝土地以上的,不予分地,無地者,按男丁來分,用永業田的辦法最好,不得買賣,稅賦比其他的土地高一些,官府的糧食,也就有了保障。不過……這可不是小事,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來保障,如若不然,大家難免要覺得不平。”

“這事兒……我看還是得調更多太平府的人來,他們與六縣的人物瓜葛,而且辦事也得力。當然,單憑這些人,要短時間內解決這些事,也不容易,不如……再抽調一些官校學堂的學員也來協助吧,打打下手也好。公爺,分地的事,就是要快刀斬亂麻,絕對不可拖泥帶水。”

他頓了頓,繼續道:“一旦拖延,就可能有人從中作梗或者從中做文章了,公爺彆小看某些人,這些人……可精著呢,他們未必有本事成事,卻總能壞事。”

“所以……下官的意思是,先抽調人手來,隻假作是要更精確的丈量土地,並且尋訪人口,每一戶人,每一口田,都要明明白白,等到一切妥當了,再突然發榜出去,爭取十日之內,將地全部分出,再授予各戶永業田的田契,公爺你看怎麼樣。”

張安世便道:“可以,那這事你來辦,到時要辛苦你,你來坐鎮這六縣,我這個人管一管大方向還可以,教我管這些繁瑣的事,怕要頭痛了。”

高祥點頭:“下官得先製定出一個章程來,還有……此事事先也不必和人商量,等丈量,人力和物力都齊備的時候,再一氣嗬成。”

二人議定,有了高祥,張安世也輕鬆了許多。

又過了幾日,他便隨朱棣一道擺駕回宮。

而此時……一場葬禮,

也即將開始。

隻是這葬禮開始之前,火化也是至關重要的問題。

朱棣親自過問了這件事,畢竟……這是姚廣孝的心願,他心心念唸的就是燒出一個舍利來。

而且若是真能出舍利,也證明瞭姚廣孝生前的功德。

姚廣孝若是正確,其實就證明瞭朱棣正確。

他們二人本就是休慼與共的關係。

悲痛之餘,朱棣選定了良辰吉日,又親自扶棺,領著太子、張安世和百官至雞鳴寺。

雞鳴寺裡,朱棣領著百官在此開始等候。

百官們竊竊私語,其實他們也不懂這燒舍利是怎麼個燒法。

隻是古人們,大多對於未知的事,總還懷著敬畏之心。

姚廣孝其實在許多人心目中並不算什麼好人,更談不上什麼有德高僧。

甚至在市井之間,人們稱呼他為妖僧。

現在,終於這妖僧……要開始進行檢驗了。

朱棣在大成寶殿之內,揹著手來回踱步,顯得有幾分焦慮。

若是張安世的法子也燒不出,那麼……

他皺著眉頭搖搖頭,若如此的話,姚師傅怕死不瞑目呢!

一旁的朱高熾,臉色也不好,道:“父皇,你先坐下歇一歇吧……”

“不必。”朱棣煩躁地搖頭道:“哎……朕知道……許多人想看姚師傅的笑話呢,哎……”

這些時日,朱棣的心情都是鬱鬱。就算已經過去幾天了,朱棣依舊還沒完全從姚廣孝死去的悲傷裡走出來。

朱高熾便不敢再多言,隻欠身坐著。

在這雞鳴寺,張安世為了燒舍利的便利,早就在此,建了一個巨大的爐子。

這巨大的爐子,完全是在第四代鍊鋼爐的基礎上打造。

新的鍊鋼爐,早已不是當初燒舍利時那等小把戲了。

此時,張安世先朝著姚廣孝的屍首又拜了拜,此時不禁動情道:“姚師傅……一路走好。”

當下便下意識的又想痛哭。

他忍著悲痛,朝眾人道:“開始吧。”

姚廣孝隨即便被推入火爐之中。

緊接著,便開始點火。

很快,這裡的屋頂上,便冒出滾滾的濃煙。

因為姚廣孝死得太過突然,所以在臨死之前,張安世沒辦法提前給他喂一點什麼。

這就給燒舍利的工作,帶來了許多的不確定性。

不過……

既然姚師傅沒有吃藥,那麼就另想辦法了。

張安世在這爐子裡,特意開了一個小孔。

而後……一面哭:“姚師傅……你大恩大德,若是在天有靈,從前我若是做了什麼錯事,你千萬不要責怪我。我那時年輕,不懂事。”

淚如雨下之間,不忘從袖裡掏出一些粉末來,往那洞口灑。

“姚師傅,我捨不得你……嗚嗚嗚……”

張安世不斷地掏袖子,一點點地將這粉末倒進去。

一旁燒爐的校尉,個個低著頭,不敢抬頭看。

跟隨而來的朱勇、張軏、丘鬆三兄弟,見張安世哭得傷心,朱勇便上前道:“大哥,節哀。”

“我太傷心了,你……你來罷。”

朱勇噢了一聲,便也從自己的袖裡開始掏東西,往那洞口,不厭其煩地塞。

朱勇袖裡空空後,張軏便也上前。

到了丘鬆時,丘鬆似是被張安世的哭聲所感染,也不由得眼圈有些紅:“大哥太重情義啦。”

“快……快……”張安世催促。

丘鬆道:“我……我……”

他猛地,取出一個火藥包……

‘張安世哭聲戛然而止,渾身打了個激靈,道:“你這是要乾什麼?你什麼時候帶進來的。”

丘鬆忙道:“大哥,彆急。俺長大了,俺不傻了,俺將東西裝在這裡。”

丘鬆將那包袱擱在地上,鬆綁,揭開,堆積的小山似的粉末便露在大家面前。

“拿鐵鍬來。”

張安世:“……”

丘鬆幾鍬下去,足足十幾斤的粉末幾乎要將那洞口塞滿了,隻能用一根鐵鉗,狠狠地往裡一捅,方纔重新疏通。

張安世又哭:“我的姚師傅啊!”

接著回頭看他幾個兄弟一眼,道:“好了,你們快滾,彆礙事。”

“噢,噢……”三人連忙避讓。

校尉們將頭埋得更低,隻恨自己爹孃為啥要給自己生一對眼睛。

張安世又繼續悲切地道:“姚師傅,你這輩子,最愛金銀,今日……這些……不成敬意……”

張安世取出一錠金子,猛地往那洞口裡塞。

“大哥,金子也能嗎?”朱勇忍不住又上前。

張安世道:“你少囉嗦,這金子卡住了,拿鐵鉗來。”

一通鼓搗,燒了許久,張安世也哭了許久,眼淚都要哭乾了。

終於……爐火停了。

隻是卻需冷卻一些時間。

丘鬆此時從外頭溜進來道:“大哥,陛下和百官,都在外頭等的急了。”

張安世倒是有些不耐煩地道:“我知道他們急,叫他們彆急。”

算著時間,終於爐門打開,有東西被推了出來。

隻見這東西比一個足球還要大,不過外頭都是灰塵,完全看不出裡頭的是什麼。

張安世急忙吩咐道:“快,快,抬出來,抬出來。”

校尉們便七手八腳地將東西抬出來。

張安世道:“我先去見陛下,你們待會兒……讓僧人們將這抬到大成寶殿。”

張安世也懶得去看最後燒出了什麼,隻吩咐人不要隨意動。

這東西,就好像開盲盒,還是讓彆人親自揭開來纔好,若是打理得過於乾淨,反而顯得對得道高僧的不尊重。

張安世匆匆地出了爐房後,便急急忙忙地趕到大成寶殿。

見了朱棣,立即行禮道:“陛下……姚師傅……已歸西了。”

朱棣顯出幾分激動:“他……他的屍骨……”

張安世道:“臣…………待會兒請僧人抬來,我等都是**凡胎,還是僧人們去操辦妥當。”

朱棣頷首,歎了口氣,又憂心忡忡地道:“燒出了什麼東西嗎?”

“這……”張安世道:“這可不好說,不過想來姚師傅乃得道高僧,必能……”

朱棣一聽這話,就沒有聽下去的興趣了,煩悶地道:“知道了,知道了。”

朱棣又煩躁不已地走了幾步,好不容易定下神,落座,呷了口茶。

張安世則乖乖地欠身坐在楊榮等人之下。

隨即,這寺中傳出了一聲悠遠鐘聲,沒多久,一隊僧人,便抬了東西來,隻見上頭用一個巨大的白布蒙著。

百官們見狀,一個個湊上來。

他們或是交換眼神,或是嘖嘖稱奇,還有懷著期待,也有人……想瞧著笑話。

朱棣也連忙站了起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他似乎又想起了什麼往事,禁不住有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張安世倒是依舊坐在原位,他對此,不甚期待。

雖然不知道……最後的化學反應是什麼,最後會燒出什麼東西,但是……又大又圓的舍利,卻是有的。

僧人們開始誦經。

誦經之後,有一個老僧,親自接開了白布。

隨即,開始有僧人清理灰儘。

除了張安世,這裡的人都睜大了眼睛,定定地看著。

隨著僧人一點點的清理……這小山一般的灰儘之中。

突然……一抹金光,在這刹那之間,彷彿刺了所有人的眼睛。

而這一抹金光,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所有人的眼睛,在此刻……直了。

這金光……越來越耀眼。

慢慢的……它開始顯露出原形。

這是一個比人的腦袋還大的舍利,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宛如金燦燦的太陽一般。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