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愛筆樓]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張安世吃痛,連忙後退一步。

立即恢複了謙虛謹慎的模樣,道:“臣萬死。”

朱棣狐疑地道:“就憑這個,就可以防鼠疫?”

“不。”張安世直言道:“鼠疫危害甚大,豈是靠一樣東西就可以成功的?”

張安世頓了頓,這一次老實多了,乖乖地道:“除此之外,臣還準備了三種措施。”

朱棣凝視著張安世,等著張安世的下文。

卻見張安世又從袖裡,取出了一個精細的小盒子。

當著朱棣的面,打開盒子,從裡頭取出了一個小丸,這才又道:“臣還命人,將這個進行分發。”

朱棣見眼前這丸子,好奇地道:“這丸子……內服?”

張安世連忙道:“不不不,陛下,這……這可不能吃,此物也有毒,這叫樟腦丸,用來驅散蚊蟲、蟑螂、跳蚤等物。”

朱棣細細看著這丸子,有些狐疑,便道:“這又有何用?”

張安世道:“這是從煤油中提煉的,此物擱在角落,可揮發出氣味,使蟑螂和跳蚤之物,避之不及。”

頓了頓,他接著道:“有了這煙一燒,再加上這樟腦丸,便可隔絕掉絕大多數的跳蚤。陛下,臣發現鼠疫的傳播,其實問題不在老鼠的身上,而主要在於老鼠身上的跳蚤,想要解決鼠疫,那便需解決跳蚤的問題。”

“樟腦丸這個措施之後,還有一個舉措,便是教人在晴天時,將被褥和家裡的一些傢俱,清洗之後,進行晾曬。”

朱棣顯得驚奇,道:“晾曬就夠了?”

“是的。”張安世道:“太陽滋養萬物,也令那蟲蟻無所遁形,能夠殺滅世上絕大多數的毒素。”

想了想,張安世接著道:“當然,以上的舉措,都隻是防備,用一層層的防護,令染病之人的數目降到最低,數目少了,救治就有辦法了。”

張安世侃侃而談地繼續道:“病患少,大家也就能定下心來,心定了,且知道如何滅絕它的傳播,那麼就可對有限的病患進行救治。臣開了一個方子,這方子倒是不能對症下藥,卻也有一些效果,病人隻要得到悉心的照料,且有人對他們進行清潔,提供一些豐富的食物,他們痊癒的機會,就可大大的提高。”

朱棣聽罷,禁不住問:“這煙和樟腦丸,可供應多少?”

張安世露出了幾分為難,道:“煙的供應……隻怕不多,不過樟腦丸……卻是有多少要多少,這是從煤油裡提煉出來的。”

“煤油又是什麼?”朱棣一臉無語。

張安世:“……”

張安世隻好繼續耐心解釋:“這是從火油那兒提煉的,用蒸餾的方法,便可將火油中的煤油提煉出來,這煤油原本是臣打算取代蠟燭售賣,除此之外,還可用於未來橡膠的洗滌,以及機械的養護,此物比之蠟燭而言的優勢在於:燃燒完全,亮度足,火焰穩定,不冒黑煙,不結燈花,無明顯異味。”

朱棣道:“……”

說到這裡,張安世壓低了聲音,接著道:“陛下非要問起的,那麼臣就索性細細講一講吧,現如今,許多作坊因為灰暗,所以必須點燈作業,可蠟燭的卻不好用,一方面是蠟燭有煙氣,而且亮度也略差,許多作坊做工,若是亮度不足,便難免影響效率。”

“不隻如此,還有一些作坊,不適合點燃蠟燭,因為火光暴露出了易燃物之下,容易引發火災。臣這邊利用煤油,可製成馬燈,夜裡出門在外,提了這馬燈,可擋風遮雨,作坊裡做工,也不至讓火苗曝露在外,這煤油作坊產量也是不小,如今已在蕪湖縣的作坊開始試產了。”

朱棣:“……”

朱棣覺得自己可能漸漸要被張安世帶歪了,可心裡卻好奇起來,於是道:“這與蠟燭無異的東西,也能掙銀子嗎?”

張安世認真地道:“陛下,這東西的好處,是不可估量的。掙銀子自不必說,須知道,這是必需品,一旦千家萬戶都用上了煤油,那麼每月都需有煤油的開銷,若是天下人人都用上,哪怕是每個月從一人身上掙十文錢,這也是一個天文數目。”

“不隻如此……有了這馬燈,那麼咱們的船行,便可以開拓夜間的業務。這作坊……也是如此。”

張安世說到此處,心裡為工人們默哀。

要知道,古代的社會,除了更夫之外,是沒有所謂的夜班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倒不是因為士紳和商人們不想,實在是做不到。

可煤油燈的出現,顯然為此創造了條件。

很多時候,張安世也不知道,某些所謂時代的進步,到底是進步還是退步,不過……似乎這唯一做的理由就是,天下尚未大同,這等進步最大的作用,就是捲了。

張安世又道:“除此之外,這馬燈若是交付軍中,也有極大的作用,有此馬燈,軍中夜間行動不是更為便利嗎?”

朱棣聽罷,眼眸霎時亮了幾分,大喜道:“不錯,不錯,所言極是。”

二人滴滴咕咕了好一陣。

這君臣二人的聲音雖說不高,卻也不是咬耳朵,完全避開其他人的耳目,在場的人也都幾乎聽明白了。

隻是……

這讓楊榮等人的臉不免有些發青。

好好的鼠疫,怎麼說著說著,卻又成了買賣?

此時,大家又不敢阻止,便隻好耐心地等著。

朱棣此時來了興趣:“意思是……要賣馬燈?”

張安世篤定地道:“對,陛下,賣了馬燈之後,這馬燈是一門大生意,最緊要的是,馬燈賣了出去,它就需要每月購置煤油。”

朱棣深以為然地點頭,接著便道:“這個事,要抓緊著辦,馬燈已開始製造了嗎?”

張安世如實道:“已經出來了幾個樣品了,臣想大規模地製造,所以務求廉價,物美價廉,纔可想辦法將蠟燭徹底淘汰掉。”

朱棣點點頭,隨即就道:“下一次,取幾個馬燈來給朕看看。”

“遵旨。”

張安世接著道:“臣其實還有一事要奏請。”

……

胡廣:“……”

胡廣氣息開始有些不穩了,他已經忍了又忍,可現在……

他顯得有些義憤填膺,鼠疫這麼大的事,談了一半,居然跑去談他們的買賣。這豈不是將國家大事視若兒戲嗎?

這胡廣距離楊榮較近,趁著朱棣和張安世專心於他們的君臣奏對時,悄悄地靠近了楊榮,低聲咕噥道:“楊公……這有些不像話。”

他聲音壓得很低,有若蚊吟。

楊榮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了胡廣一眼,卻還是同樣低聲回覆道:“這是好事啊。”

“好事?”胡廣皺著眉頭,聲音微微變得高亢,好在張安世那邊說話吸引著大家的目光,倒是沒有人注意到他的異常。

楊榮道:“你相信,天快要塌下來了,這時候威國公尚且還能談笑風生,且滿心想著他的買賣,這就說明,鼠疫的事,他已有十足的把握了。如若不然……此人畏死,隻怕早已嚇得瑟瑟發抖了。”

胡廣:“……”

胡廣細細地咀嚼著楊榮的話,也漸漸恢複了平靜,卻還是忍不住道:“可還是不像話。”

楊榮卻道:“能解決眼下天大的難題,便是活人無數的曠古未有之功!至於其他的細枝末節,又何必計較?若是什麼都計較,會很心累的。胡公……你心思本就淺,要將這心思放在關鍵的地方。”

胡廣覺得自己好像又被內涵了什麼。

不過細細一想,卻也覺得楊榮之言,十分有道理。

說來說去,好像還是自己心事太多了。

……

另一邊,朱棣揹著手,盯著張安世道:“還要奏請什麼?”

“這煙……”張安世指了指掐滅的煙,道:“陛下,此煙有毒,可也有一些用處,臣原先在想……這東西……待解決了鼠疫之後,便剷除掉,不過……臣又在想,或許將來,這東西還有用處,既為了防止此物禍害天下,陛下不妨下一道禁令,不得授權,關內諸省不得種菸草。便是各地藩土,也不得引種。”

朱棣噢了一聲,這不過是小事一樁而已,不過張安世特彆提起這個,總是覺得怪怪的。

他壓下心頭那股奇怪,又道:“還有嗎?”

張安世道:“要害,就害臣吧,將來若是再有什麼鼠疫,或者用得上這菸草的地方,可怎麼辦?就請陛下另下一旨,隻準新洲種植菸草,如何?”

朱棣道:“新洲?”

張安世道:“臣查過了,菸草這東西,確實適合新洲種植,隻有這菸絲,不得進入關內售賣。”

朱棣聽罷,倒沒有在這件事上過多猜測,卻道:“菸草的事,朕不懂,可朕卻懂你,你實話說,這裡頭是不是有什麼利可圖?”

靠自己猜多累,還不如直接問呢!

張安世連忙睜大了眼睛,道:“陛下將臣當什麼人?”

朱棣卻是不語,隻直直地繼續盯著他。

在朱棣的目光逼迫下,張安世終究敗下陣來,最後乖乖地道:“陛下,此物有毒,可毒性慢,若是在關內生產售賣,難免毒害軍民百姓。可在關外和其他地方,此物若是售賣,確實可以掙那麼一丁半點的銀子,臣主要是在想,新洲的人口稀少,土地卻是頗多,若都種糧,糧食倒是夠吃了,可多餘的糧,若是拿船運出去售賣,隻怕運輸的價格還是高了一些,得不償失,不如種植一些經濟作物,給臣掙一點三瓜兩棗的錢,臣也好藉此招募一些人開墾,讓新洲多增一點人力。”

朱棣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不禁道:“哼,你還想湖弄朕?果然是有利可圖!不過……張卿曆來有功於朝,你既想掙一點銀子,那就準了。朕下旨,關內和諸藩國,都不得引種此物,違者誅之。新洲的菸草,是不準進入關內嗎?關外和諸藩地呢?”

於是張安世如實道:“那裡可以,臣主要是想做一點海洋貿易。”

朱棣掃了亦失哈一眼,

便道:“亦失哈,你記下,待會兒教翰林擬詔。”

亦失哈忙道:“奴婢遵旨。”

張安世剛纔還以為朱棣不願意呢,此時聽到朱棣如此爽快,一下子鬆了口氣。

而後,他意識到……新洲終於……要發達了。

大明的對外貿易,是永遠不用擔心的,哪怕是最貧弱的時候,靠著瓷器和絲綢,都有大量的金銀流入。

而現在新洲,也多了一項貿易的神器,憑藉著這個,足以確保源源不斷的金銀,可以流入新洲,有了大量不菲的收入,就不愁沒有外來人口流入了。

想要牢牢占據一個地方,無論是軍事征服還是文化侵入都有效果,可再大的效果,也抵不上數不清的移民。

至於丟掉大明的市場,張安世倒是無所謂,未來靠著西洋和倭國,還有朝鮮國,甚至將來更遠的天下諸國,都足以讓新洲暴富。

張安世此時心裡樂嗬嗬的,連忙道:“陛下大恩大德,臣無以為報。”

朱棣擺了擺手,便道:“好了,好了,方纔我們說的是什麼?”

張安世立即拉回了思緒,道:“鼠疫。”

朱棣這纔想起來,心裡不禁生出幾分愧疚之心。

在這樣的災禍面前,自己怎麼就突然跟著張安世一道興致勃勃地談起買賣呢?

於是他立即繃起了臉,掩蓋住心頭的那份尷尬,肅然地道:“這樣說來,京城若有鼠疫,也可解決?”

張安世認真地道:“有了福建那邊的經驗,臣敢擔保,可以解決問題,現在最緊要的是,要讓這建寧發生的事,廣而告之!”

“如此,纔可讓軍民百姓們知道,鼠疫不足為患,等大家的心態都平和,再傳授防疫之法,也就可以事半功倍了。”

朱棣頷首:“此事……”

他看向楊榮等人,眼中帶著嚴厲,道:“卿等可都聽明白了嗎?”

大臣們立即道:“臣聽明白了。”

朱棣便吩咐道:“文淵閣與六部,要在各州縣放出告示,還有邸報中,也要大肆報導。自然……這些還是其次……張卿這邊也要抓緊……想辦法拿出你那些藥來。”

朱棣恢複了信心,一掃此前的憂心忡忡,此時又有幾分誌得意滿的模樣了:“若是鼠疫當真可平,朕便親自前去告祭太廟,好教太祖高皇帝知道………”

眾人紛紛高呼萬歲。

此時,大家的心情都鬆弛下來。

連張安世告辭之後,也是走路帶風。

楊榮卻在後頭快步跟上,叫住張安世道:“威國公,是否可以將這解決的方法,擬出一個章程出來?文淵閣和六部這邊,也可照著章程來執行。”

張安世好說話地道:“這個好辦,我明日清早,便讓人送來。”

楊榮微笑,凝視著張安世道:“威國公果然非同凡響啊,此次……威國公若是真能平息鼠疫,便是天大的功勞。”

張安世微微一笑:“區區寸功,不足掛齒。”

楊榮左右張望了一眼,卻是點撥道:“陛下要去太廟祭告太祖高皇帝,難道威國公不知什麼意思嗎?”

“什麼意思?”這話還真是將張安世問倒了,張安世一頭霧水地看著他道:“難道不是通知太祖高皇帝嗎?”

楊榮又笑,一臉彆具深意的樣子道:“以後你會明白的。”

張安世卻是不肯了,可不能夠這樣的,說一半留一半,想乾嘛。

於是道:“楊公,還請賜教吧,你這話說一截,我睡不著。”

楊榮卻又笑了笑:“不是我不肯說,實在是……此等事,不能說,妄測帝心,是大忌。威國公還是自己想吧。”

這話說的張安世心裡愈發的狐疑起來,心頭就更加好奇起來了。

於是他覷見姚廣孝恰好在前頭走,便告彆了楊榮。

他追上了姚廣孝,道:“姚公,我想好啦,我要給你燒一個比你還大一圈的舍利出來。”

姚廣孝嚇了一跳:“威國公,貧僧年紀大了,方外之人,雖然有時對於生死的事,也有幾分澹泊,可若是能壽終正寢,多活幾年,貧僧……也絕無死念。”

張安世詫異道:“這是什麼話,誰讓你去死?”

姚廣孝道:“你開出這麼高的價碼,依著你這錙銖必較的性子,這肯定是有危險的事要托付。”

張安世道:“姚公啊姚公,我視你為自己的至親長輩,你這樣想我?”

姚廣孝可不吃他這一套,道:“你還是說一說,到底存著什麼心思吧。”

張安世便也不多囉嗦了,道:“方纔陛下說要告祭太廟,是什麼意思?”

姚廣孝詫異道:“你竟也看出來了?”

這傢夥平日也不笨呀,連這個也沒看出來?

張安世很實在地道:“我沒看出來,所以才問你。”

姚廣孝便微微一笑道:“沒看出來,為何要問?人不要自尋煩惱,好好地想著怎麼將這鼠疫的事辦好纔要緊。”

張安世聽罷,更是一頭霧水了。

這怎麼看著,其他人都懂,就他不懂?

見張安世一副想繼續追問的樣子,姚廣孝率先道:“貧僧是不會告訴你的,不是因為你我之間,關係不夠親密,所以才隱瞞你什麼。而是有的話可以說,有的話,死也不能說。你也彆多想了。”

張安世禁不住歎口氣道:“為何你們看得出來,我卻看不出?真是怪哉,明明我比你們……”

姚廣孝聽罷,露出不屑之色:“你這是什麼意思?哼,你還嫩著呢,雖然你這小子平日裡有許多突發奇想,確實令人匪夷所思,可你想的事,是怎麼利用萬物去解決問題。而貧僧窮儘一生,想的卻是怎麼去琢磨人。你彆小看這些門道,人心比萬物可要複雜得多。”

張安世倒是老實起來,道:“受教,受教,那下一次,煩請姚師傅教一教我。”

“你不必學。”姚廣孝很認真地告戒張安世道:“其實啊,人愚蠢一些好,愚蠢的人有福。貧僧絕沒有誆你,如若不然,你看貧僧,算計了一輩子,可得來的是什麼呢?名為陛下肱骨,卻不得繼續在空門之中,更不敢娶妻生子,也不敢封侯拜相,這……就是貧僧的代價。”

張安世道:“姚師傅的意思是……”

姚廣孝道:“當天下人都知道,我姚廣孝懷有帝王之術的時候,那麼方纔所言的東西,就和我姚廣孝無緣了。似你這樣,不去猜度人心,不學屠龍之術,現在豈不是快活無比?既掌錦衣衛,又可裂土分封,所以啊,凡事都有代價,你要向我學的那些東西,對你而言,代價是不可承受的。”

張安世此時倒是隱隱猜測了一點什麼,沒有繼續追問下去,便道:“明白了,我要去救災,我阿姐說的沒說,少和亂七八糟的人打交道。”

姚廣孝:“……”

他怎麼覺得紮心了呢?

邸報開始大肆報導,隨之,一封封旨意開始下達。

不得不說,這對穩定人心起了極大的作用。

緊接著,張安世便已開始在太平府親自督促鼠疫事宜。

派人開始清理街道的汙水,同時鼓勵大家將被褥拿出來晾曬,分發樟腦丸。

而菸草不多,因此,主要是在各縣的一些人口密集之處,UU看書 www.kanshu.com還有容易引發感染的區域,直接燃燒。

一時之間,太平府的許多地方煙霧繚繞。

張安世又想辦法,在這煙中新增各種花椒等物,反正這瞎幾把什麼都新增一些。

這樣的做法有兩個好處,一個是有一些東西確實燃燒起來,產生的煙氣有驅蟲的作用。

而另一方面,則是將這些混在煙中,可以大大地降低菸草燃燒讓人產生成癮的可能。

畢竟……那刺激的煙氣,足以讓人聞到一次之後,就足以終身難忘,覺得作嘔,沒有人願意再嘗試第二次。

緊接著,便是騰空了幾處大宅,而後進行徹底消毒,同時招募了一批大夫,做好準備,隨時接收病患。

甚至各縣還拿出了一筆錢糧來,招募一些人,專門對各處進行一場大掃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