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最新網址: 陳禮不敢怠慢,慌忙領著陳道文馬不停蹄地趕到了午門外頭,打算在此等候張安世。

可問了守門的禁衛,方纔知道,張安世之前就已經出宮了,卻不知為何,又突然被緊急召了回去。

這一下子,陳禮卻有些急了。

他看向陳道文道:“不能耽擱了,這事太大,得讓宦官們傳個信纔好。”

隻是雖是這樣說,陳禮乃錦衣衛指揮使僉事,可到了宮中,卻是矮人一頭。

他想了想,卻有辦法,開始往陳道文的身上一通搜尋。

陳道文不明就裡地道:“叔,你這是乾啥?”

果然,一枚金元和七八枚銀元很快被搜了出來,陳禮笑道:“就知道你小子出門,肯定帶了不少錢。”

於是將這錢攥在手裡,覷見那禁衛不遠的一個宦官,朝那宦官招呼,笑著道:“公公,我等需要傳一些訊息入宮,還請公公……跑一趟。”

說話之間,將這些金銀統統往宦官手裡塞。

宦官接錢,藏在袖裡,一切行雲流水,卻依舊還是端著架子的模樣:“什麼訊息?咱可說好,宮裡規矩森嚴,可不是什麼訊息都能傳的。”

陳禮道:“我乃錦衣衛指揮使僉事,有大事要向威國公稟奏,還有這兒……”

他取了簿子,交給這宦官,接著道:“聽聞威國公在宮中,煩請將這東西帶給威國公,威國公看了也就明白。”

一聽威國公三個字,宦官的臉色就微微有些變了。

這一下子有些尷尬了,宦官露出不甘的樣子,稍稍做了一些思想鬥爭,卻吸了口氣,又乖乖地將金銀從袖裡掏了出來。

塞回給陳禮,就努力堆笑道:“原來是威國公的事,早說嘛,這都是舉手之勞,怎好要金銀呢?大公公說啦,宮裡和錦衣衛是一家人,你等著,咱這就去。”

說罷,取了簿子,便一溜煙的跑了。

陳禮不禁唏噓,掂了掂金銀,很順手地塞回自己的懷裡去,口裡感慨道:“還是公爺面子大,沒有吃不爛的地方。”

陳道文直愣愣地看著陳禮:“叔,我的銀子。”

陳禮頓時臉一繃,瞪他一眼道:“伱母親總是抱怨你平日裡花錢無度,不是安生過日子的,這銀子叔給你收了,將來你兒子娶媳婦的時候用。哎,你爹死得早啊,叔得要多顧著你點啊!”

陳道文:“……”

…………

朱棣此時就如熱鍋上的螞蟻。

東宮的情況,讓他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雖然早有安排,可鼠疫可怕之處,就在於即便是太子、太子妃和朱瞻基即便入大內,可誰能確保他們三人是否已經有過感染?

鼠疫的可怕,便是致死極高,幾乎各地的奏報來看,都是整個村落的死亡。

等到眾臣去而複返。

其實已有人事先得知了情況了。

楊榮乃是福建人,福建發生這樣的事,他就早有關注。

隻是此等鼠疫,莫說他是文淵閣大學士,便是他乃天王老子,也沒辦法解決,隻能乾看。

每一次福建佈政使司將一份份人口死亡的情況奏報上來,他便心急如焚,不忍去看那奏報。

現在東宮竟也出現了鼠疫,更讓他心中像壓了一塊大石。

“陛下。”

朱棣急得眼睛已是紅了,帶著幾分焦躁道:“東宮有宦官病死,太子一家……隻怕……”

張安世聽罷,隻覺得腦子裡嗡嗡的響,鼠疫的傳播是極快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穩了穩心神,才道:“陛下,現在情況如何?姐夫……太子和太子妃,還有皇孫,無事吧?”

朱棣目光幽幽,歎道:“哎……看來這真的是上天賜下的災禍啊。”

天人感應這一套,之所以有市場,其實是可以理解的。

譬如朱棣,他當然不相信這一套,甚至對於許多讀書人玩弄這一套,十分生厭。

可當事情發生在自己的家人身邊的時候,尤其是自己的兒孫身上的時候,情況就可能完全不同了。

他的子嗣並不多,孫兒也寥寥,這和朱元璋動輒二十多個兒子,數百個孫兒相比,完全不同。

從大內至此,這一路來,朱棣坐在乘輦上,心裡想著的是,莫非這當真是自己靖難,惹來了上天的怨憤嗎?

又或者自己做錯了什麼?

後世有一句話,叫萬事不決,量子力學。

而在這個時代,當人萬事不決的時候,則是疑神疑鬼。

朱棣的臉色顯得極難看,他疲憊地抬頭看了眾臣一眼,才道:“下旨……大赦天下……”

一聽大赦天下,不知道其他人什麼反應,但是張安世反而急了。

張安世對於大赦是極反感的,雖然皇帝們極愛大赦,可畢竟是慷他人之慨。

多少好不容易抓到的惡徒,一句大赦,卻是放虎歸山。

而且他覺得大赦天下這一套,簡直就是自欺欺人。

隻是張安世反感歸反感,現在卻沒心思計較這個。

朱棣有些哽咽地繼續道:“萬方有罪,罪在朕躬,這彌天大禍,為何要加諸朕之子孫與臣民身上。”

他露出不甘,有一些怨憤。

“你們……你們可有良策,難道就無一人有良策嗎?”

這個問題,顯然超綱了。

大家都默不做聲。

即便是聰明如姚廣孝,他的策略也是擺爛。

不過今日,朱棣卻沒有責怪,他隻是癱坐在龍椅上,眼神黯淡無光,顯得很無力。

這等事對於朱棣而言,打擊是最大的,因為他是一生好強之人,似他這樣的要強之人,總以為一切在握。

可面對這鼠疫,卻發現,自己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倒是張安世開口打破了靜默,道:“陛下,眼下當務之急,是想辦法清理街巷,尤其是要對廚餘的垃圾進行專門的處理……除此之外……”

楊榮卻在此時打斷道:“威國公,問題不在此。誰都知道,鼠疫乃是因為死鼠導致,若是能滅鼠,當然可以活人無數。可問題就在於,鼠疫發生,天下震動,人人自危,此時何止是尋常百姓,即便是差役和軍卒,也是茫然無措。”

“威國公所言的事,無一不需大量的人力物力,可在此時此刻,太難了。”

這其實纔是現實的情況,大家都是人,碰到了這種情況,張安世所說的事,其實用處並不大,因為現在根本無人去管顧這些。

張安世此時也是心亂如麻,他惦念著姐夫一家人,害怕真有什麼閃失,可同時,他也擔心著自己家。

靜怡和孩子卻不知怎樣了,徐靜怡此時又懷有身孕,若是有什麼好歹,那可就真的糟糕了。

大家都慌,張安世也隻是一個凡人,他又何嘗不慌呢?

就在此時,亦失哈匆匆而來,道:“陛下……陛下……”

他剛從東宮接了人來,特彆趕來稟奏。

朱棣看著亦失哈,露出幾分關切道:“如何?”

“太子殿下一家,已接入大內了。“

朱棣沉著臉道:“教人隨時觀察他們的情況,讓他們好生呆著。”

亦失哈道:“是。”

與此同時,一個宦官火急火燎地抵達了文樓。

他知道陛下正和大臣們在議正事,便在外頭探頭探腦,有些猶豫,是不是該進去稟告。

朱棣本就大怒,見有宦官竟敢在此窺測,便立即大怒道:“何人?”

宦官嚇了一跳,想躲也知道躲不過,卻隻能硬著頭皮,連忙走了進去。

大概因為害怕,結結巴巴地道:“陛下,奴婢……奴婢……”

朱棣此時的心情正糟糕著呢,直接指著這宦官道:“拖出去,喂狗。”

宦官腦子裡一片空白,人都麻了。

這頭命令才下,就立即有禁衛快速衝了進來,生生將這宦官按倒在地。

這宦官一倒,袖裡的一份簿子便抖落了出來。

隻可憐這宦官嚇得身如篩糠,張口欲言,卻是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眼看著他就要被禁衛拖拽出去。

張安世低頭看著地上的簿子,眯了眯眼,猛然道:“且慢。”

禁衛們猶豫地看一眼朱棣。

誰料這個時候,張安世已撿起了簿子,翻了翻,而後……張安世露出了驚詫的臉色。

他喃喃道:“陳道文……陳道文回來了……這狗東西……回來了,為何……為何……”

張安世失了神。

宦官這才反應了過來,像一下子找回來了自己的聲音般,連忙道:“陛下,奴婢萬死啊,奴婢萬死,這是錦衣衛那邊,說是有緊急的口信,要報知威國公,奴婢……怕耽誤事……”

朱棣此時已顧不得理會那宦官,卻是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張安世。

張安世則是一副聚精會神的樣子。

他一字一句地翻閱著簿子裡的每一行字。

姚廣孝覺得這個傢夥,在禦前竟如此失儀,想到張安世燒舍利和建佛塔的承諾,忍不住咳嗽一聲,提醒一下。

可張安世卻是渾然不覺,好像對此充耳不聞。

他隻是繼續低頭看著,像是癡了。

尤其是裡頭的數據,張安世一個數字都不敢遺漏。

眾人見他如此,也不知張安世到底葫蘆裡賣著什麼藥,此時,卻都不禁默然。

看了很久。

張安世終於深吸一口氣,而後抬頭起來,他雙目,突的放出了光。

張安世此時就感覺自己像是喝醉了一樣,雙腳似踩在棉花上,晃晃悠悠地走了幾步,而後才移開了簿子,看向了那宦官,道:“何時送來的訊息,來的人是誰?”

宦官顯然給嚇得不輕,卻還是硬逼著自己好好回答:“這……就在方纔,來的是兩個人,一個自稱是錦衣衛僉事,還有一個……是個青年。”

張安世不理會其他人不解的目光。

卻是繼續對這宦官逼問:“他們還說了什麼?”

“說是有大事奏報,噢,其中那青年,風塵仆仆的樣子,神色十分疲憊……”

張安世又深吸一口氣,眼中似有了確定,便道:“知道了,好啦,不要拿他,讓他下去吧。”

姚廣孝一聽,皺眉,覺得張安世這傢夥,實在有些膽大,陛下說拿下,你張安世還敢當著陛下的面,改變陛下的口諭?

莫非到頭來,是貧僧給他張安世燒舍利?

姚廣孝又咳嗽。

張安世依舊還是不理會,他生怕自己搞錯了,又取了簿子來看了看。

而後,整個人陷入思索的狀態。

朱棣隻凝視著張安世,一言不發,從張安世的舉動來看,他感覺那個簿子非比尋常。

倒是胡廣有些忍不住了:“威國公,出了什麼事?”

張安世道:“現在有些事,還沒有確定,得問明之後再可放心。不過……從這簿子裡記錄的數據來看……”

張安世接下來說的話,震驚四座:“防鼠疫的方法,有效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眼睛都直了。

“什麼意思?”朱棣急了,睜大著眼睛,死死地看著張安世:“有效?你說什麼有效?”

張安世道:“陛下,其實怎麼防鼠疫,臣也吃不準,就如楊公所言,一般防疫的辦法,在鼠疫面前,根本無效。”

所謂一般的辦法,就是所謂的保持衛生,做好清潔,消滅傳播源之類。

可實際上,這等事,說起來容易,可在這個時代,做起來卻比登天還難。

地方官府,豈會不知道老鼠乃是傳播源,可問題就在於,一旦鼠疫發生的時候,你哪裡去抽調人力去乾這個?

人心惶惶之下,更彆提,讓人去滅鼠和清理垃圾了。

一般的情況,往往是哪裡出現了鼠疫,那個地方便幾乎所有人都閉門不出,祈禱自己不要感染,而一旦傳染上了鼠疫,便隻能等死。

而且一般情況,是一戶戶的人傳染,外人根本不敢靠近,大夫更不敢登門。

這個時候,就算不病死,那也基本上一家人要餓死了。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這幾年福建和江西佈政使司的鼠疫,往往對於鼠疫災害的統計,根本不是按人來算的。

而是按戶,一戶得了,全家死絕,無一倖免。

張安世顯然也瞭解這個時代的實際情況,可現在不一樣了。

在眾人的錯愕之下,張安世眼中的光越發的亮,篤定地道:“臣有一種藥,可以解決鼠疫。”

朱棣:“……”

楊榮道:“為何不早說?”

他是福建人,現在眼睛都急紅了。

你要是早說,福建何至到現在這個地步。

張安世道:“也是現在才找到了方法,哪怕是兩個月之前,即便有方法,也無計可施,因為少了一味藥。”

楊榮:“……”

聽到此處,楊榮也隻好禁不住說一句,時也運也了。

朱棣則是急道:“把話說明白。”

張安世道:“陛下,鼠疫的問題,關鍵在於防治,這病傳染起來太厲害,因此極容易導致天下人人心惶惶。所以最重要的是,解決傳染的問題。”

“臣早就發現了一味藥,可能能夠將感染之人的數量降到最低,隻有將人數降到最低,大家的心也就定了,即便是偶爾有染病的人,也可組織人力進行治療和幫助,如此……這鼠疫的殺傷力,也就可降低到最低。”

朱棣臉色越發的激動起來,他定定地看著張安世道:“當真有效嗎?”

張安世便道:“臣就是擔心沒有效果,所以特命錦衣衛,往福建建寧府去嘗試。陛下,這就是比對的結果,臣將建寧府城劃分爲三個區域,再將其分為甲乙丙三個坊。”

“其中甲坊一千三百二十人,乙坊一千一百五十人,丙坊一千四百人。此三坊,用高牆阻隔起來,甲坊采用了臣的藥物,乙坊和丙坊則……隻好順其自然。”

眾人認真聽著,生怕自己聽漏了一個詞。

張安世則是慚愧地接著道:“非是臣不想將整個建寧府城都用藥,實在是……臣現在的藥,也是有限,隻能……”張安世歎了口氣,有時候,人每天做的都是選擇,某種程度而言,甲坊的人是幸運的,可對乙坊和丙坊的百姓而言,卻是不公。

朱棣倒沒有責怪他,而是道:“結果如何呢?”

慈不掌兵,朱棣當然清楚,相比於拯救千千萬萬的人,張安世的所謂哀怨,根本不算什麼。

這其實也是古人和後世人的道德觀,後世之人,稍稍有點傷痛,便好似是錐心之痛一般,戀人分個手都好像天要塌了。

可在這個時代,死人是常態,哪怕是太平盛世,人也如草芥一般,等你還來不及傷痛,便有更大的災難降臨你身上了。

張安世道:“其中乙坊一月之間,染病三百七十二人,死一百六十五人。”

眾人沒有表情。

張安世卻覺得有些窒息,卻依舊道:“丙坊要好一些,染病兩百一十人,死六十五人。”

朱棣道:“甲坊多少?”

張安世道:“染病三人,死一人。”

此言一出,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幾乎所有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染病三人……

這……

張安世道:“當然,這不是長期的觀察,可能甲坊還有一些染病之人沒有察覺出來,不過大抵的判斷,應該是不會差的,那就是……甲坊的情況,得到了極大的緩解。而因為許多軍民百姓沒有染病,所有大家對於鼠疫,也就不再懼怕,這裡頭還記錄了,乙坊和丙坊在這天災之後,定有**,其中絕大多數的問題都是百姓閉門不出,還有就是染病之人,根本無人照管,出現不少人餓死。當地的大夫,也不敢出診,而且……還有人死之後,屍首也難以料理,這反而加劇了鼠疫的傳播。”

“可在甲坊之中,情況卻是相反,因為染病之人少,大家有了信心,百信們恢複了生產,得病之人,也得到了悉心照顧,雖然此病依舊可怕,可隻要能得到良好的救治和照料,死亡的人數,便會大大的降低。”

朱棣聽到此處,好像胸口一股悶氣,一下子宣泄了出來,本是急紅了眼的人,現在眼睛依舊泛紅,這時心裡卻有無限的感慨。

重要的是,張安世的這個觀察方法,很讓人信服,將投藥的區域與未投藥的區域進行比對,最後得出結論。

“這是神藥啊。”朱棣忍不住道:“張卿家……”

張安世尷尬地道:“其實,這並非是神藥……反而……可能是毒藥……至於臣……臣現在還很慚愧……”

楊榮等人,俱都振奮起來。

好像一下子,恢複了精神一般。

所有人都興高采烈的樣子。

楊榮道:“這是什麼藥?”

張安世說著,卻是從袖裡掏出了一個盒子。

而後從這盒子裡,抽出了一支捲菸,當著所有人的面,用火石點了一根,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煙氣出來。

朱棣:“……”

看吧,我張某人還是很牛逼的,當著皇帝面前來一根華子,就差再翹一個二郎腿了。

張安世沒有將煙吸入自己的喉嚨,卻很快吐了出來。

這玩意有害,尤其是沒有過濾嘴的捲菸,那害處就更多了。

他不過是拿來裝裝逼而已。

張安世撣了撣菸灰,便道:“陛下,就是這個。”

“這個?”朱棣看著這玩意,好奇地道:“這是什麼香?”

張安世道:“這不是香,是煙。”

朱棣此時還有些不可置信,此時一步步下了殿,繞著張安世,嗅了嗅。

這煙味顯然很刺鼻,UU看書www.kanshu.com他下意識地皺起眉來,露出了不悅之色。

朱棣道:“這有何用?”

張安世道:“驅鼠。”

朱棣:“……”

張安世之所以吃不準鼠疫的防治,其實也是這個原因,上一世,他大抵記得自己瞭解黑死病的曆史,得知在1665年,英國鼠疫氾濫,人們調查中,意外發現吸菸者染病率和死亡率大大低於其他人,於是得出結論:吸菸可以防範瘟疫。當局下令所有學校學生心須在學校抽菸,違者受罰。

此時,張安世接著道:“此煙有毒,所以臣讓人在甲坊那兒,每日燃燒此煙,但是想不到,竟當真起了奇效。”

朱棣卻是猛然大怒起來,一拍張安世的腦門,喝道:“你這驢入的,既是有毒,你還吸到嘴裡,不學好的東西!”

(本章完)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掌上閱讀更方便。